第一百六十三章 幕后之影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深山,老林。

    距雷伟再甩掉顾小军,已经是过了夜加挨边天的时间。

    如今已经是第二天的临近日暮,雷伟出现在距离蓉城以西二百六十公里之外的山坳小村。

    当时顾小军出现在鸡冠山的山庄,潜入到他面前,说他走到哪里,他都能抓到他,雷伟第反应是“你他吗的开什么玩笑”,其次他当时脑海电光火石,认为大概是手机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否则只有可能是自己的司机,然而那个其实身上还背着好些案件,如果不是他的庇护,早不知道要做多少年牢的人没道理会反叛他。

    但无论是不是对方,到那种份上雷伟也不可能再相信。

    当时第时间把身边两个女的推向顾小军,两个女的还算是张琳训练有素,顿时爪鱼样的把他顾小军缠了个结实,不光如此,那薄纱样的衣服早褪得干干净净,这么纠缠,再加上保安队的拦截,雷伟奔出了山庄,这次谁都没有带上,自己驱车就往山下扎。

    顺着乡道省道,往最为偏僻的山岭走,这些路对于外人来说可能摸不着头绪,但雷伟却很熟悉,那些年在附近的县搞矿藏开发的时候,每块有储藏的山头别人看来是穷乡僻壤,但在他们这样的人眼里,那都是金山银山。

    然后他就来到了处仅只有自己知道的山村里,这个村子几乎废弃,在这里等死苟延残喘的老人,称这里为葛村,说是以前茶马古道从外面那座山绕了过去,若是往这沟里偏点,那村子可就将是多少年风吹雨打不去的风光,而不是现在这幅萧瑟景象。

    雷伟以前来的时候,多少都给村子里的孤寡老人带些东西,米面,药品,生活日用品,越野车车车拉进来,这里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好人,经常做善事,对他是感恩戴德,又大骂他们原来那个山头搞拆迁的不是个东西,说是他们村下面有矿,强行征地推了他们的村子,弄得家离子散,年轻人对抗拆迁队伤的伤,残的残,剩下的被赶走,心灰意懒,再也不愿意回来。只剩这些没有人看顾的孤寡老人,不得已到了葛村这个交通不便的废村栖身等死。

    看顾了几个老人,有人握着他的手,恳切说小雷,要不是这些年他送药送吃的,自己恐怕早百十年就埋在了后山,那些年看到你为我们掉眼泪,你可真是天底下心肠最好的小伙字,搁以前,都能给你盖座庙子,知道你心善,辈子好人有好报!说着老人又是抹泪。

    雷伟劝慰了老人们番,走出来,把关机的手机后盖打开,从兜里掏出张新卡,插上去,开机,然后,他打了个电话过去。

    他必须要知道,如今局势,到了哪步。

    不会,电话接通,里面传出的是个年男声。

    雷伟道,“是我。警察都蹬鼻子上脸,查到我的公司来了,现在还蹑着我,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是谁要动我?你都摆不平了?”

    电话里那个男音拖长了声调,用种缓慢而陈述的语气道,“你不要着急……这个事情,是突然爆发的,自下而上推动,是个叫程斌的不知深浅的愣头青,弄得我也很被动,但我已经在积极寻求解决途径了啊……”

    雷伟压低了声音,“我这边得到的消息,王光华已经在他们手里了。要是他扛不住……”

    那个年男声淡淡的出言打断了,“现在的问题,就是你只要不被抓到,你不被抓到,那就切都好说。”

    年男声停顿下,声音已经森严起来,“人,是给抓了。今天在他们手里,明天在他们手里,但迟早会有不在他们手里的时候……无论他供出了什么,屈打成招的供词,是不足以得到采信的……再者,我还听说了,王光华身体不太好,又在看守所那种地方,条件差点,再加上他自己畏罪……什么事都不好说,对吧?”

    雷伟嘴角已经有了笑意,瞳孔凝成了个圆点,“那么现在……”

    “只要你不在他们手里,再把些小事情尾巴给安排好了,我就有办法……要知道,民营经济促进的是产权和自由,推动着社会和经济的良性发展,任何觊觎企业家财富而采取构陷的方式对待企业家,这是对国家法治和发展的践踏和破坏啊……”

    那个年男声慢条斯理,“这之个别人蛮横的滥用职权,打击报复行为,是定会进行清算和惩处的,我们的队伍里出了这样的些人,令人痛心惋惜啊……”

    挂了电话。

    雷伟摇摇头,笑了起来,然后,他从手机里抽出丢了这张卡,又换上了张新卡,拨打了另个电话。

    ……

    王立刚刚到办公室,手机铃声作响,他拿出来看了眼,然后快速接起,听到里面的声音,脸上就露出了笑意,“‘纵有神龙起沧海,难赋豪情祭乌台……他年若有凯旋日,是我卷土又重来!’雷哥要是这关能过,往后就是马平川!”

    雷伟道,“你现在,把我们相关的账目都给处理下……钱算不上什么事儿,那些钱,迟早百倍回来,所以能处理就处理了,最好不要留下任何的痕迹。”

    王立刚笑,“这空城计唱的好,不光要唱,还要唱得让对方肠肝都悔青!”

    雷伟沉声道,“还有,你那边给我查下,程斌是个什么人,背后到底是什么来龙去脉……”

    王立刚道,“我已经在调查了,这个叫程斌的,山海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你琢磨出什么来没有?”

    雷伟在这边眯起了眼睛,那两个关键点他哪能忽略,“山海市……姓程的……”

    “程飞扬?伏龙?”雷伟脸色狰狞。

    王立刚在那头沉默了下,又道,“雷哥,说实话吧,路子不太像。”

    “我们和伏龙打仗,不光是在蓉城,他们开始有崛起苗头的时候,我其实就在封堵程飞扬了。这程飞扬商业上面确实有些野路子,连吴枝山都了他的招,但说实话,这事儿,不太像是他做的。要知道,如果这个程斌确实和他勾连很深,那么其实我们在他们势力范围,譬如山海市的时候,恐怕就已经能接触到他这方面的力量了……事实是,哪怕我们竞争得再狠,程飞扬都没有这么做过。”

    雷伟沉声,“你的意思是……”

    王立刚雪茄灰叩在了烟灰缸里,“肯定是有什么,我们忽略了。”

    “到底是什么,忽略了?呵……”

    雷伟牙齿白森森的亮起来,“那继续查……查到了,你要告诉我,因为我到时候要亲自看着对方的眼睛,让他瞑目。”

    ……

    挂了电话,王立刚办公室的铃声,骤然响起。

    像是疾风骤雨扑面来。

    再次接起电话听了,王立刚就笑,“刚打电话呢,怎么,我委托你帮我办的事情,有没有好消息了?”

    电话那头个声音道,“王立刚,你个人吗?”

    王立刚道,“你有什么直接说。”

    那头的人道,“你让我查的事情,我找了我这边山海公安局的个亲戚,线的,知道了些内幕……这程斌背后,还真是不简单。”

    王立刚皱眉,“怎么说?”心里敏锐的觉察到某些不寻常的端倪。

    “我那个亲戚,去年连环绑架杀人的刘志国团伙在山海市落,他也是当案的参与干警之,后面还被记了集体等功,他透露说,当时刘志国团伙之所以能够被打尽,那件案子甚至能够得到破获,当事人个大官可以被拯救出来,完全是因为……程斌的,侄儿。”

    王立刚愣住了,就像是山重水复之时,脚踏出,却已经在悬崖万丈深渊边缘的既视感。

    心头像是落针可闻的寂静。

    “怎么……说?”

    “出于保护他的心理,直以来,这边都没有公开,但是那个少年,当时最早撞破刘志国团伙,然后循着车胎轨迹路追踪,给他叔叔报告方位,和刘志国伙人周旋,而后,突击组才找到了那处刘志国预计的投湖地。”

    王立刚持着话筒,但是脸上的肌肉线条,正在渐渐凝结。

    震惊全国的六二大案,杀人如麻的刘志国团伙落,此事造成的影响,至今还有人津津乐道。

    而这个大案当时风暴的核心。少年,破案,追踪,还有……周旋!?

    这他吗的,是个什么……

    “可以说,程斌,甚至山海市的套班子,能够在那场风暴顺利处理下来,得以保全……都得归功于程斌这个侄儿!那往后程斌在这短短年,副局长前面就挂了个常务的头衔。”

    王立刚有些艰涩开口,“他侄儿的名字是……”

    副总裁办门被撞开,是个最近倒向他的心腹女高层,脸的惊慌,“王总,警察上门了,说是有些事情要你配合调查!”

    话音未落,王立刚就透过洞开的门,看到了那边出现在过道处的警察,还有贝拓这处办公层人人的震动表情。

    与他门对门吴枝山的办公室,那个布鞋儒装的男子,正从那边看进他的房门来,眼神流露着惋惜和复杂。

    而王立刚此时接打的电话,在那个可能石破山崩的答案面前……戛然而止!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