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他不是少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已经鸦鸦灰暗了下去,距离此时风暴心蓉城数百公里的这个山头,很多东西,正在抽丝剥茧的现形。

    雷伟能够走到这座“两江环抱旧城址,九天开出玉锦城”的蓉城,自忖是真刀真枪搏杀出来,经历过大大小小的劫难和坎,从宾县,到卢市,往昔峥嵘岁月,无论是扬言让他走不出宾县的“小金刚”,还是“王老三”,或者曾经差点就砍到他脑袋上的“三虎”,那些带着血腥气的过往,个个被他踩在脚下的人物,才成就了他个雷伟。

    道坎过,他在江湖上的威名就越盛筹,然后发现能动用的能量,别人要给的“面子”,遇事的对手都先自己掂量掂量,不够分量的,往往就不自讨没趣,隐忍而退了。

    步步,这才能有他今天的地位和造化,这些年经营构建的关系,颇具规模的鑫隆……但此时看着远方天光尽墨,雷伟却能清晰感觉到的是,这些年积攒的这些身家,正在崩塌。

    幕后的真正对手是谁,他还无所知。

    雷伟手上的打火机啪的亮起,点起支烟,烟丝燃烧的星火,在这个夜里尤其醒目,他要多想想。

    身边的基业在塌,塌了也就塌了,这次闹得蓉城这般闯动沸沸扬扬,只要他不倒,那些溃散的,重新聚起来凝实将更快,而且比以往只增不减,这是从宾县走到今天这步,雷伟可以说是切身体会的规律。道劫数但凡趟过去,往后就是越加万夫辟易,马平川。

    很多的办法和后续,他已经有了盘算,首先要调查出来这次动他的幕后黑手是谁,其实不难,没有金钱拗不开的口打不开的关节。

    并不仅仅这次了,以前还有几次类似情况,想动他的人雷伟早就通过各路渠道进入耳朵里。能打死的,他都要威慑江湖般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打回去杀回去,让对方自食恶果。

    而暂时没办法的人,那就该怎么怎么,妥协退让还是隐忍,都可以……只要能过去,他有的是办法找补回来。要不然当年那个卢市最初让他远避不敢露面,声势当年时无两的“王老三”,后来又怎么犯了事,被他走关系强行推动枪毙的?

    忍时海阔天空,换来的,就是他后续有来的报复手段。

    雷伟狠狠吸了口烟,此间的天地,只有烟头的红猩烧灼。

    下刻,雷伟身子蓦然僵,他的瞳孔骤然缩聚成点,然后向右下方移动的时候,在乌云遮蔽了星光月光的夜色,雷伟所站着的位置后方的栋破漏早废弃的木屋门墙边上,不知何时,像是有团鬼魅般的事物正靠墙存在于那处。

    紧接着雷伟原本还叼着的烟,被黑暗里凭空探出的只手,从他嘴角摘了去了。

    雷伟侧过头,就看到了皮肤颜色几乎和此时的夜色融为体,果然是块黑炭的顾小军。

    顾小军的那件皮衣有多处脏污和破损,甚至他的脸上,还有道刀划破的血痕,然而,这些也都掩不住他脸上的那份笑意,“其实我们的人早发现你来这里了,大概是昨天凌晨的时候吧,嗯,你鸡冠山的那个山庄,还真是有点麻烦,确实拦了我段时间,你那个老相好,是真的对你好,甚至可以不惜代价。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也祸害了她?我大概就晚你几个小时到这里吧,到的时候……刚好看到日出。这是个好地方。”

    “然后就是在这里,陪你坐了天,这么晚了,就是为的等份这个东西。”

    顾小军手里的逮捕证件亮出来,“近二十个小时不眠不休的讯问,王光华没扛过我们的突击审讯,都招供了,所以现在抓你,有合情合法的理由。陪你等了很久,我现在很困,我们赶紧回去交差。”

    雷伟四下搜索,顾小军侧了侧头,废弃山村的几个要口位置,都出现了身着警服的身影。

    给雷伟就势上了手铐,雷伟收回目光,神情狞狠,“是谁策划的?是谁在背后动我?伏龙的程飞扬?好手段啊……”

    顾小军摇了摇头。

    雷伟怔住,这个最大的可能,都脚踩空了,雷伟很有种遭遇无妄之灾的失控,“冯右廷,想搞我的周湾半岛,两个亿被我回绝,如今搞这手法?”

    顾小军摇头。

    雷伟匪夷所思,又带着几分狂意,“赵磊赵区长?怀恨在心,这动静巨大,我看他是要玉石俱焚了?”

    顾小军还是摇摇头,道,“我好像还有些话,没有说完,对啰,这就是那第三个秘密。”

    停顿了下,顾小军道,“如果我不是现在这个身份,说实话,我宁愿得罪他爸,也不愿意得罪他……”

    雷伟内心翻江倒海,已经在搜肠刮肚思考究竟是哪个手眼通天又睚眦必报的大人物的后辈。

    最后是顾小军的声音,“你还敢让人给他记耳光。所以自作孽不可活,今时今日你的下场,都是咎由自取。不过你放心,刘志国直到被枪毙,都不知道自己栽在谁的手上。至少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边的雷伟神态和表情都凝固着,那双曾经说是在蓉城江湖道上看谁眼,道上的人都要哆嗦的眼珠颤动,好半晌后,这个双手被铐着,接近米个头的黑道魁首,才发出声音,“……哈!?”

    然后又是短暂的刹那,雷伟才笑起来,“我信吗!?”

    ……

    雷伟被控制在顾小军等人开过来的改装依维柯后面钢架焊出来的囚室,这辆依维柯前方就是他们的三菱越野车开道。这两辆车前后,没有任何警务标志,不过以风驰电掣之势在夜色下行进。

    雷伟反背着手,手铐靠在了硬板座椅下面的根钢管上,老赵和江潮左右在他旁边看守,这个小车队已经行驶了两个钟头。

    后座的窗户被封死得严严实实,上面的钢丝估计还能防弹,虽然漆了黑漆,雷伟仍然能够通过黑色窗户隐隐透出的光,知道这是进了城区。

    车辆在市区里行驶,然后在伏龙公司拐角的道路上停了下来,雷伟有些疑惑,前面越野车上的顾小军下来,打开了依维柯车厢后门,然后点起烟,问雷伟要不要?

    雷伟点了点头,顾小军拿着烟上前让他抽了两口,然后这才退出来,老赵江潮也下了车,站在后车厢不远,看上去倒像是他们这个押送雷伟的小队只是路边停下来休息抽支烟?

    雷伟狭长的眼珠子眯起来,不明就里的时候,个身影,上了囚室。来到双手被反铐在身后凳子钢管上的雷伟面前。

    雷伟铐着手的手铐猛地和金属摩擦发出“锵!”得声,他想站起来,却又被力道给扯了回去。就在车厢边的老赵冷冷看进来眼。

    程燃就这么坐在雷伟的对面,双眼睛平静的看着他。

    雷伟突然笑了,然后扭头对车厢外道,“玩什么啊……程飞扬你是不是就在外面?”然后他看向程燃,“让你爸进来,不要搞这些故弄玄虚,这次算我栽了,要我付出什么代价,我认,什么都可以谈。”

    程燃摇摇头,“没有,是我让车在这里停下,我就看看你……没有谈判,没有生意。”

    “我只是来,跟你告个别。”

    ……

    “好了好了,不要玩了,我承认,你们演的很好……我认了,我跟你赔礼道歉,让你爸来,我们来谈谈,想要多少?我鑫隆集团手头上有个水电站,还有个铅锌矿,收着不高,估价不低,水电站未来我打算弄下,搞个几个亿,铅锌矿再过几年,找个壳来装,保守也是几十个亿,我把我的股份让出来,就看你有没有魄力。怎么样?这些够不够,算让你们盆满钵满了!你爸卖多少东西,打多少乱七糟的交道,还挣不到这份。”

    雷伟边说着,肉疼吗,说不疼是假的,这算是他真正的家底了,可现在,不花钱消灾怎么行?不过他又显得很轻松,能谈到这些,基本上也就是没有问题了,他相信,对方不容拒绝的。

    可是他等待的程飞扬始终没有出现,程燃,摇了摇头,“你怕是对我爸的伏龙有什么误解,他不缺这个钱,未来,你这些歪门邪道,在他面前,算个什么东西?而我,我也不缺钱,在我面前,就更不算东西了。”

    “几十个亿啊……你在想什么……你……懂什么……”雷伟忍不住啐了口。

    但随即雷伟就渐渐不说话了。

    因为眼前这个他原本以为算是青钩子娃娃的眼神。

    在他这种有时候往往眼就能把旁人看穿的人物面前,此时不寒而栗的,是这个少年,那双眼睛,眼睛的最深处……那不是个少年。

    “你不明白,你说的那些东西,没有比我现在看着你强多少……活化石。以前我们没有机会见,你大名鼎鼎,今天,我们终于可以见最后面了。”

    “你想我死?你要整死我……”雷伟阴森道,他此时说话的语气,哪里像是跟个少年在说话。

    “是你自己往自己脑袋上套绞索,与我何关。”

    雷伟笑起来,“你们以为王光华杀人,可以指控得了我?事实上,那是对方放言说要给我枪……王光华背着我把那人杀了……这是千真万确的。我最多就是有个庇护罪和知情不报罪,我没有下令啊,所以你们攀咬不到我身上来。”

    雷伟笑着,这也是他最大的依仗,他没有说谎。王光华杀人的时候,连他都震惊了。可兄弟如此义气,他不可能不管,所以当时给王光华安排了。

    以前他做的那些事情,早没有了证据,唯独就是王光华这块,是他的软肋。不过事到如今,也该把王光华丢弃了,丢车保帅嘛。这事,最多判几年,他远远构成不了死罪。

    所以要是程燃和那个叫程斌的以为这样能整死他,那就大错特错了,后面,才是他雷伟施展手段的时候。

    然而他面前的程燃,却笑了起来,“就算王光华杀人,的确不是你的授意,但你好像忘记了,有个罪名叫做——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在你的纵容和组织下,围绕你展开的杀人,故意伤害,持枪,非法拘禁,金融犯罪等等案件,像你这样罪大恶极的首恶,般都是从重,还不要说数罪并罚。其次,央很快就要下达新的件精神,指示整风打黑运动,你可以试试,到时候辩解辩解,请个律师上上诉,看看你还能不能活着。”

    “不是我干的你要栽到我头上来,你们这是要整死我!我不服……程飞扬,你来跟我谈,我不跟你儿子说!你出来啊——!”雷伟猛地挣起,但无奈脚也被拷住,起身又被身后的手铐拉回去。

    程燃起身,准备走下车厢,忽然想起什么,转过身来,抬手就打了雷伟耳光。

    “对了,这个还给你。”

    雷伟还处于被那巴掌扇懵的状态,老赵和江潮上来,把车厢门关了,然后他就听到了,应该是下了车的程燃,对外面顾小军的说话,“刚才他用脸来撞我的手,你听到了,我的手好痛……”

    雷伟头重重撞在车壁上,瞠目结舌。

    那是个……什么怪物!?

    ====

    去睡了,明天要看不到十张票,我程大锤……哼哼。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