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离群索居之王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拘留所里,情况越来越不对劲,最开始的几天袁奎还很好过,王志进来后,说起鑫隆集团的变故,而后情势,就好像骤然变化。

    每天操场的“放风”时间,会发现被抓进来的人越来越多。以往所里的警官面对进来的人往往还会问问情况,说不得还会调侃下,说着抱怨什么人都送进来给他们增加负担,但随着进来的人明显进入个高峰,看守的警官也越加显得沉默。

    这种沉默带来种无形的力量,好像彰示着外间有种风暴,正在发酵酝酿。

    接下来拘留所每天操场“放风”的个小时里面,些事情在这些关押进来的人透露的口风信息之间,逐步显现。

    据说警察开始大批抓捕和鑫隆集团,雷伟帮有关系的犯罪嫌疑人,卢晓东被另外立案,牵扯到其他的刑事案件,就连在宾县的仇靖都被抓了。这些都是进来的人透露的,林林总总,嫌疑稍大甚至和刑事案件挂钩的,都不会关押到这边来……总之,这些所体现出的,都是副如今蓉城震荡,雷伟帮正在崩塌的事实。

    而所有这些进来的人,无论是给雷伟守项目工地犯事的,还是其他涉及暴力事件进来的,共同的个念头,就是太快了,眼看他还宴宾客,转眼间好像就楼塌了。

    然后操场放风的时候,各种说法,这个时候已经是到处在传,有说雷伟得罪了某个大人物的,有说雷伟这次是突然犯事的,肯定是有什么把柄被逮住了,有个则是鑫隆公司执行七队的个人,是在雷伟授意下对某个工厂厂长进行逼债,而被抓进来的。

    从他口透露出的东西,说是雷伟千不该万不该,就是在打击伏龙公司这上面,动用了太多不正当手段,现在本就是以经济建设为心,蓉城今年还确立了要在实体工业上面进步优化和促进,雷伟这种做法,就是顶风作案,现在据说很多人举报,证据确凿,大抓捕才开始。

    然而这条消息进入袁奎的耳朵里,还是敏锐的抓到了重点……伏龙!

    事情的骤转直下,难道不正是因为他当时听了鑫隆公司个头目的授意,去堵那个叫程燃的小子,要给他爸程飞扬个教训,那巴掌之后,才扇出了这么个地动山摇?

    这个时候,同个监室的,已经有人反应过来后,连续两天晚上,半夜三更,他突然被蒙着被子暴打,监管进来后,也找不到人,也就只好说着不痛不痒的“你们都是革命兄弟,不要搞打击报复这套,否则被发现决不轻饶。”

    袁奎觉得自己被针对了。

    现在他鼻梁骨折,额头高高肿着,晚上整夜整夜的不敢睡觉,他也曾血气方刚,抄社会的时候,也可以说是刀架到脖子上不皱半点眉头,但现在,那些黑暗里伸过来的拳脚,连雷伟帮这样的存在也在隐秘而凌厉的打击瓦解的局面,让他感觉自己的渺小。

    但即便这样,袁奎内心仍然还是有那么份怀疑。

    “不可能吧?”

    直到有天,监室这边门被打开,有人把他给叫出去,面对鼻青脸肿的袁奎,这边的警官象征性的问了下,又说是普法警官要拿他做典型,有个“在押犯人现身说法”的活动,准备准备,写篇意义深刻的检讨,到时候在蓉城十给学生进行检讨宣讲,这两天给他换个监室。

    十……在押犯人现身说法……

    袁奎还有些懵的情况下,转换了监室之后,发现那个人监室里面,个个人看到他进来,都纷纷起立。

    “袁奎哥……”“袁哥……”

    “我们……”

    “也进来了……”

    都是袁奎认识的,片区的混混社会青年,这其有几个,当初他打程燃的时候,就在现场,譬如说当时扬言要让那个学生跪着不穿裤子自打耳光的长头发青年高庆,还有耳朵打着耳洞,穿着韩流运动服,打架号称坦克,当时也扬言要让程燃喝“黄酒马尿”的孙峰“孙大胖子”,这些人曾经在袁奎被抓进来后,还出现在十附近威吓的。

    实际上事后哪怕十外面有警车巡逻,这些混子也在外街故意有恃无恐游荡,甚至有的还无视巡逻车,光明正大的就在十校门口,什么都不做,就对程燃嬉皮笑脸恐吓的。

    如今,都在这里了。

    片刻后,看着这些人身上的监服,袁奎开口,“你们,也是……‘在押犯人现身说法’?”

    群人点头。

    袁奎脑袋里像是洪水溃堤。

    然后就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种寒悸的感觉,从背脊涌上脑门。

    那个直萦绕脑门不通透甚至不愿相信的可能,再无半点怀疑的轰然破闸。

    ……就是他!

    ……

    警车风驰电掣驶入十,十方面也把星期五下午的两节课给停了,进行专门的法制教育活动。

    那场事件过后,伴随着如今蓉城在挖出了雷伟很多材料后的明确打黑行动,附近派出所也在雷霆出击,进行街区的“执法整治,守护群众”行动,同时还兼进行“深挖扩线、铲除源头”,集整治暴力违法,盗窃,涉黄涉赌等犯罪活动。批平时称王称霸的混混进了拘留所,如今能够明确的感觉到,外间道上的人人躲避风头,而原本这个时候因为很多缘由管束不到位的街区,风气明显肃然新。

    此时所有的学生都聚集在操场上,队形是按照星期升旗仪式的各班站位,因为可能时间比较久,预计历时个小时,所以要求都人人搬凳子椅子,搬椅子下楼的时候,刚好遇到位于下层楼的郭轶群人,扛着各自的凳子出来,看上去很跳的样子,面对程燃众,瞪了几眼过来。

    主席台那边就是大横幅挂起来的“蓉城十法制教育暨在押犯人现身说法大会”。

    所有人就位后,学生们交头接耳,还在议论这场法制教育大会。然后就是主席台座位上的校长拿起了话筒,开口,“同学们,现如今的社会,是法制的社会,有些不良社会风气,我希望广大同学们不要受到影响……我们十的学生,要始终奉行,造福人民,德达材实的目标,那么如何达成这个目标呢……就要持身以正!持身以正,不能做危害社会,威胁他人人身安全之事……我觉得,学校管理者要高度重视法制教育,要把它作为项大事来抓,不能流于形式,要落到实处,因此今天的这个大会,很有必要!下面,就有请我们区公安分局局长,跟大家讲述如何防范犯罪的讲解……”

    说是法制教育,实际上区分局局长还是在当着此时的全校表态,要维护学校附近的治安风气,要让校园的上空永远纯净、澄澈,永葆独特魅力。

    在片掌声,然后就是由荷枪实弹的武警严密看护下,穿着囚服、带着手铐和脚镣的五名犯人,走到了台上。

    当看到首当其冲的那个囚犯的时候,下方学生之间的小范围,掀起了阵惊噫的声音。

    因为有的人已经认了出来,因为他们其实印象极其深刻,那个青年就是当时堵在学校门口,打了程燃过后,顺势就去自首,当时让人们感觉社会险恶的混混。

    而现在,袁奎正在台上,面对话筒,字句都透露着沉重和悔恨,说他当年人生叛逆期的时候,开始厌弃学习,经常和些社会上的青年谈“人生、理想”,不听从任何人的劝告,私自退学去找了份汽车修理的工作,期间结识了几个不良弟兄和“大哥”……

    等到袁奎那涕泪横流的“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的声音回荡的时候,面对这个场面,在场的师生,还是很受震撼。

    而当时程燃被堵起放学出来的很多人,这个时候,包括了侧头震惊的张平,远处六班的秦芊,袁慧群,还有那边的郭轶和他那帮最初为他打抱不平趾高气昂的人……

    对又对的目光,穿透广场上颗颗脑袋的间隙,四面方又汇集于,落在了程燃的身上。

    众目睽睽之下的程燃,此时只是抬起头,看着台上,目光平静。神情像是川西东方那座离群索居的“孤王”贡嘎神山,面容又有如万古冰川角峰刃脊……不动分毫。

    这难道不正是当时程燃面对这群人时,如出辙的表情?

    所以也就是当时的他既不是什么被镇住吓懵了,也不是什么失神落魄……而好像是他现时的眼神,穿越时空,从那刻起,就早已预料到了今时今日的这刻。

    被押犯人现身说法。

    人头的攒动,不知哪个学生,骤然开口,然后顿时引发阵窸窸窣窣的认同附和。

    郭轶和他那群朋友发现声音来自旁边的个同是当天足球队的班队长,这个牛高马大的学生平时就爱主持正义,也有威望,但当时面对门口那群社会青年,他也只是选择了沉默和退避。

    但有的人不会在风暴退避,而是迎上去,打祂个稀巴烂。

    而现在,面对长久的阴暗和压抑沉闷在心底的那份普通人的不甘和畏惧的宣泄释出,他冲那个青年方向竖起大拇指喊出的那声是。

    “真……”

    “牛逼啊!”

    =======

    明天第三卷收尾,后天开新卷,完美!求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