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战斗的光芒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蓉城伏龙大楼原本是华通公司九二年修建落成的,十七层,在此时的蓉城也算座高楼,外立面整体是真石漆和无光黏土面砖,像是汽车动力曲轴样设计的楼体构造,再加上楼顶根电信发射塔,如程燃这时候家里摆着本土杂志《科幻世界》封面画的未来感。

    程燃记得以前喜欢站在市区高楼大厦的根脚,抬头仰望,最好是晴空和布满繁星的深夜,从那样的视野,仿佛是感觉自己身处成群结队的战舰之间,向着无尽的宇宙苍穹进发。

    建筑物在这片大地上生长,伏龙大楼在薄雾逆着光,这是九九年。

    从此处楼顶俯瞰,大地高楼与高楼的间隔,是藏青色明清时期留下的平房屋瓦,间或点缀着红砖墙的建筑,更多的低矮居民楼群,绵延起伏。下班时刻,公路两旁用石墩和铁管分隔出来的非机动车道,满是自行车铃叮铃作响的车流。

    城北有大面积的郊区,城南是如今城市化火热起步沸腾的工地,飞鸟成群结队从城市半空掠过。没有改道的货运火车线还在西面,要通行只能穿过因为时光斑驳而裸露出红岩石面的地下隧道。所以往往有些衣着朴素校服的男男女女,就在火车车窗映着红色霞光轰隆而来的铁轨轰鸣声挥手道别。

    多年以后,当城市里已经听不到火车声之时,这不算悦耳的声音,大概也会成为他们记忆的部分。

    ……

    火车轰鸣,去往远方,时代也同时滚滚推进。

    当人类世界从电波讯号转变成以数字信号作为主流连通世界的那刻到来,场前所未有的变革,就悄无声息的发生。

    只是多数人无法抬头看天,山雨欲来犹然不觉,便不知洪水将至。没有低头看地,夜临悬崖也疾步如飞,便坠落群山之间。

    只有少部分的人,他们耳聪目明,提前嗅到了空气潮湿的风,裹挟着风暴即近的气息,他们感到了地面的震颤,远方的雷鸣,便星夜兼程,要在地动山摇之间,踏足峰峦之巅,摘下日月星辰。

    那样的未来,人类的世界以以前绝对无法预测和想象的速度发展。

    1997年程燃初毕业前夕对姜红芍说站在时空的高维,观看人类社会就像是聚散无常的沙塔,而从这样的时间点迈向未来的时间线,社会的物质存量和信息增量将相对于过去的上千年社会演变成百上千倍的速度快速变化。那是成千上万的沙塔在顷刻间竖立,也会成群结队的顷刻间死亡。

    人类无法想象未来会有个普通人可以随身的智能小金属和玻璃板,就能超越如今能够击败国际象棋冠军的超级计算机“深蓝”的运算力。

    可能想象过,却仍然觉得遥远的每时每刻,任何地点,都能联系到,通过视频看到想见到的人,想不到无论是在世界的哪个角落,只需要短短几十毫秒的延迟,你就能和地球另端的人起游戏,起交流。

    还无法尽信那些曾经被封印在图书馆里的知识,专业人士的论断,大师的作品绘画,影音资料,会有天只需要个人智能设备的几个简短操作,就能予取予求的呈现在个人面前。

    科幻是人类仰望未来的窗口,但是即便是当代最厉害的科幻大师,面对于那样未来的预测,也都相形见绌。

    那被称之为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正蓄谋已久的悄然袭来。

    虽然未来世界的国家格局未曾改变,但社会格局,却的的确确的为之剧变。

    那里将死去无数的人,也会有很多探索者迎来新生,他们领悟了那样未来的发展规律,并利用规律建立了秩序,成为了新时代的掌控者……以及领袖。

    他们本就是在成千上万的尸山血海杀出来的,也深知未来其自身也可能倒下成为废墟的天。

    而今,依托于那个叫做互联的事物,那场由大洋彼岸掀起的浪潮,正漂洋过海的轰击这个古老沧桑的国度。

    这个在无数人口称奉的“黄金时代”,在这里来去匆匆,熙熙攘攘的众生,很多人在风口功成名就,享受镁光灯的轰炸和媒体铺天盖地的渲染,有人修建了最高的大楼,有人夺得了这个国家电视台的标王,有人力挽狂澜于即倒,成就当代造富神话。

    但很快这些时之喧嚣,却又在急剧变化的时代洪流暗淡,消散,就像是个泡沫,迅速兴起,然后很快又破灭消亡。

    巨头在崛起,巨头也将陨落,那些足够影响并改变未来的独角兽们,正在夹缝角落蛰伏,求存,演变,并等待着……在时代破茧而出的期始。

    ……

    程燃在伏龙大楼的楼顶,老远就看到他之前以五块红砖搭出来的“捕鸟装置”顶上的红砖已经盖上,说明里面已经有货。

    心头喜上前,这种捕鸟装置是小时候传承自程飞扬,其实说到底就是以四块红砖围成个“口”,用根竹片支撑顶上的红砖,露出下面砖块围出来的陷坑,再在其撒点米粒,支撑的竹片被撞掉后,顶砖叩下来,刚好形成个密封的结构。

    程燃小心翼翼扒开点砖块缝隙,正露出下面的条小灰雀,黑豆的眼睛正有些惊恐四顾,程燃探手把麻雀捣腾在左手,右手从裤兜里掏出把米来,小心翼翼喂食,不会松开手,麻雀竟不飞,小家伙大概饿坏了,就在地上杵着,头不停在程燃手里啄食。

    下方隐隐传来歌声,是伏龙大楼里进行的新春团拜会,这个春节,伏龙日子大概不必过得紧巴巴,个基本点,防灾害系统在政府推广下铺开,订单给了伏龙有力支撑,销售获得大量现金储备。

    然后紧接着蓉城的事件,雷伟派和贝拓王立刚的倒塌,令蓉城本地相关工厂的生产力也解放了出来,特别伏龙还给予了些厂子以支持更新换代,专程为兼容伏龙打造生产线。

    其次程飞扬确立了员工培训计划,分批次进行,将派遣员工前往发达国家相关大学机构和企业参观取经,不闭门造车,让视野和国际接轨,第站就是日本的些企业,在团拜会上,程飞扬就宣布了这个消息,并表示“日本的很多著名企业都经历过九死生,但现在他们还好好的活着,这就是成功。因此成长的伏龙,眼下的主题,就是要走出去让大家去学习,去借鉴这种成功。”

    伏龙今年还做了很多事,研发上投入,和些地方电信部门成立合资公司,当然还有分散投资,程燃的CQ只是这些众多项目的个小项目,李明石钻研进来,还让很多人觉得他不务正业大材小用,但肯定明面上是不好说的。

    新春团拜会还是老套的思路,伏龙各个部门出节目,大多数都是这个时代的大合唱之类,今天早上程燃就看到很多人脸上的妆化的跟猴子屁股似的,有的部门男的穿着西装革履,打着红色领带。女的就是白色衬衣红色小领结和黑色工装裤,满满停留了个世纪的风格。

    程燃忽得听到身后有声音,程燃回过头,看到程飞扬通过楼道门走到楼顶上来,最醒目的也是两片涂红的脸蛋,有些想笑,却又让人笑不出来。

    曾经的记忆,程飞扬这幅装扮的时候还正是风华正茂,如今额头多了抬头纹,眼角的纹路也更深了。

    团拜会还没有结束,但是他讲了话过后,就躲了上来。

    程燃笑,“爸,是不是你徒弟又在撺掇让你上去唱歌了?”

    心想这也就是这个年头,要往后再推下,如果伏龙能够到达那个目前无人敢想的高度,程飞扬每次团拜会的亮相,是不是都能占据门户站的头条?

    程飞扬副“不堪回首”的表情摆摆手,在程燃身边坐了下来,然后道,“最近这段时间,你还是要早点回家,不要到处走动,我还是让陈广接你。”

    雷伟虽然已经被抓捕,与其集团有关的人也随之被追究,但是这些都只是证据确凿的部分,确实还有些和雷伟私底下交往的人,或者他的亲属,并没有在他那个集团名单之列,甚至还有些暗线,没有浮出水面。尽管程燃所起到的作用,只有位于真正推动这场打黑除恶风暴核心的人才有所知晓,而且慑于雷伟已经进去了,他残余的些外围,未必敢轻举妄动,但还是以防万,在这件事情没有完全平息下去的时候,还是谨慎点最好。

    虽然程斌现在是风暴的风眼,很为忙碌,但是前几天里面,还是和程飞扬见了面,对于在这场行动,虽然有程斌和各方面调动的力量,甚至在这背后谢候明知晓都利用自己的能量参与进来,而程斌又何尝不知道在前期程燃起到的按图索骥的关键作用。

    程斌和程飞扬碰头,虽然都知道程燃手里有天行道馆,有桌游的销售体系,是有群人的,但是这场风暴很关键的那些东西,程燃真的就是依靠手上的这些所得知的?

    偏偏个是自己儿子,个是侄儿,却都觉得这小子从初毕业前夕的那个时刻,就好像发生了突飞猛进的变化,偏偏这种变化又没办法用确切的道理来解释,如果真要说,大概就是……突然之间的成长吧。

    只是这成长,下子有点吓人而已。

    程燃点点头。程飞扬和他并肩坐着,眼看到了那几块仿佛穿越时空的红砖捕鸟装置,旁边的灰雀还在散步啄食,也吸引了不少鸟雀落在前方的地面。

    程飞扬有点恍惚,犹记得当年物质匮乏,家里哪里有那么多别的孩子拿在手里让人眼馋的玩具,却又抵不住眼巴巴的程燃,只好灵机动想到办法,带着几岁的程燃在山海的老楼房楼顶搭这种捕鸟装置,那个时候的程燃还是个矮个小调皮蛋,老楼房房顶长满杂草,深的能没过小程燃的头去。

    而现在,同样是这样的简易捕鸟童年的逸趣,程燃个头已经在他之上,他仍然有标枪般挺直的背,但整个人,又好像缩小了圈,没有那么高大了。

    已经不太高大的父亲伸手摸了摸并肩坐着的儿子的脑袋,揉了揉,程燃头柔软头发被他有着老茧的有力大手揉个凌乱散,程燃眼神幽怨……这是亲爹啊。

    结果没有等来原本在这种场面下应该可能诸如“比我高了啊爸爸老了啊”之类有些触动的话,而是程飞扬笑着端详了程燃此刻不在他之下的个头半晌,叮嘱,“是不是期末要到了,三十名的成绩上面,是不是还该迈个大步?”

    看到程燃脸错愕的样子,程飞扬又得意的笑起来,好像在表示你老子还是你老子,别以为现在工作忙了点,你就以为我麻痹大意……

    ……

    ……

    “大快人心,这真的是大快人心。”

    浣花溪的那栋倚河小楼之,陈慧妍就着目前蓉城发生并进行着的事情,对姜越琴拍手称快。

    “你还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火爆脾气薇薇,在那种场合下,坚定不移的推动打黑除恶,这是何等的政治觉悟啊……我看好你,这种直言不讳,正邪势不两立的意志,我觉得你以后能走到的路,不可限量啊,就等着你挂帅那天……”

    姜越琴笑了笑,“又在胡乱捧杀了。”

    陈慧妍道,“这可不是捧杀,这是顺应人心,先前雷伟那群人已经搞得是乌烟瘴气,风气也大有问题,雷伟雷伟的名字,以前就是如雷贯耳,谁敢招惹,现在你看,真是墙倒众人推,可见之前他们是多么天怒人怨。我听说他们伙同贝拓公司的王立刚,压些厂子的事情,这可是妥妥阻碍社会生产力的进步啊。”

    “就你是套套的话。雷伟这样的人倒下,是好事,”姜越琴道,“雷伟集团构建的过程,相关的问题,能不能得到拨乱反正,能不能得到教训,这才是根本。”

    陈慧妍笑吟吟道,“不过话说回来,这回那个伏龙公司,是不是算最大的得益者……我听说,红芍的那个同学,家里就是伏龙的吧……”

    姜越琴脸上原本还有的笑意,渐渐的收敛了。她盯着眼前仿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好友,“你什么意思?”

    陈慧妍连忙摇头,笑道,“哪敢有什么意思……就是想知道,你这位英明神武的主母,接下来会怎么处理?”

    “我们家这朵小花,也长大了,有自己的判断,我说过了,很多事,我是不会干预的……不过,我倒是想见见这个叫程燃的……”

    陈慧妍微微愕然,“你的意思是?”

    “红芍不是会请些朋友吃饭吗……”姜越琴停顿下,“到时候请客,就到家里面来吧。”

    陈慧妍恍然,再看姜越琴的时候,发现自己这位自学生时代就风风火火的闺蜜,眼帘微微半闭,内里的眼瞳,闪烁而眯聚起光芒。

    这样的神情,她曾经在很多时候见过。

    那是她们当年整个辉煌的大学时代,曾经在民主评议会上可以大小事舌战群儒,无人是其对手的姜薇。也是因为看不惯那些宣称着要“嫁鸡嫁狗也要嫁出去”,“争先恐后抢公派”,视能出国就高人等的人,捧着红宝书看了三个月后,托福和gre考了当年最高分句轰动的姜薇。那还是托福600分制,gre2000分制的年代,而就在当时片轰动之余,无数外国高校对她抛来橄榄枝的时候,她却将过来洽谈的招考人拒之门外,概不接受那些旁人看来高川仰止的国内高校,惊掉了地眼球……

    这就是当年学校里最传奇的姜薇,如今这个陈慧妍熟悉的老同学兼好友,这个时候的目光,就是和当年如出辙……

    那是战斗的光芒。

    ======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