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有千重山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自图书馆见后,好几天时间打上照面的时候程燃都看到秦芊眼神冷怨,弄得程燃很有些摸不着头脑,大概也就归结于女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的范畴。

    这个时期的女生,虽然从年龄来看两世灵魂的程燃可以倚老卖老把她们称为小姑娘,然而说实话各自的人生观,世界观已经成形,已经很有想法,最多就是阅历人身经验上有所欠缺。先不说姜红芍这样的异数,就是很多人,思想比成年人都要现实。

    在十这里,本身也汇集着家境优越的学生,无论是经商还是从政,哪家父母都恨不得把自己人生经验股脑灌输到子女脑袋里面去,所以道理上他们是不欠缺的。

    表面上有的人看起来乖乖巧巧,私底下真要老练起来,比很多社会摸爬滚打几十年的人嘴巴还能说,说起来更头头是道。

    每代人看下代都觉得是早熟,其实说到底还是接触的事物已经不是个量级,信息时代的曙光已经降临,互联的到来,电脑硬件存储能力的提升,大大加速了人们获取知能的速度,化上,港台美国电影潮流冲击,影响着年轻人方方面面,自然没法用以往的眼光以偏概全。

    这个时期的人,刚刚摆脱九零年代那懵懂的时刻,万物萌芽,脚已经迈到了信息大爆炸时代的当口。

    过往的认知不断被新生事物颠覆,既已经开始摆脱懵懂,社会也开始少了几分混沌和混乱,新的秩序开始建立,英雄披荆斩棘,领着追随者张旗扬帆,在大航海的新世纪浩浩荡荡大浪淘沙。

    汹涌的未来,正逐渐逼近。

    而作为目前省内最好高的十,对这些也未必没有未雨绸缪,譬如学校方面这个时候的计算机课就相当高大上,经常会有附近几所重点大学的教授过来亲自传道授业,而也不乏发掘出些这方面有天分的学生,学校重点给予资源倾斜。

    这倒是早有先例,因为目前十些个考在北大清华的学长,已经有出来开始搞出站,卖了十万美元,成为了现今媒体议论大学生做互联成功焦点,蓉城本地报纸更是大书特书。

    前不久回母校开校友会,就说起十当年给他们开设的计算机课的启蒙,总而言之弄得校方领导是与有荣焉,于是在这方面就开大了口子,恨不能未来再出几个这方面叫得出名头的校友,要不怎么美国大学最有潜在价值的就是校友会呢,作为素质教育桥头堡国家示范高的十多少也存有这样的“名校思维”。

    姜红芍最近有羽毛球比赛,程燃又因为雷伟事件余波,导致每天上放学陈广的桑塔纳亲自接送,其实这想起来还挺带感,位曾经的侦察兵给自己开车上放学接送啊,放里,那妥妥是霸道总裁富二代的待遇嘛,可就是车差了点,也不是玛莎拉蒂迈巴赫,而是因为跑惯了修的不太好国道被崩起来的石子把漆面砸的有点坑坑洼洼任劳任怨的桑塔纳。

    陈广这种以前侦察连的也不是什么可遇不可求的高人,这个时候国内的保镖行业还比较乱,甚至可以说没多大市场,俞洪敏在去年九年才差点被张北团伙劫财把命送掉,后面才后怕的搬离那个旧单元楼,这个时候打拼出来的新富阶层,很多崛起于草莽,没那么多安全观念意识,走哪都带上个拉屎不离身的特种保镖。

    很多退伍兵出来还要分城市农村户口,要是农村兵回来,退伍费本就没多少,生活来源也无着落,无非是给私企当保安,看门门卫,要不自己工地干点苦力活,蹬三轮卖力气,混得好的自己创个业,开个小饭馆能把生活支撑起来,多年以后连队战友会,也不至于太寒碜。

    说到底能够真正靠自己闯出来的还是少数,那个年头村里戴着大红花敲锣打鼓送上去当兵的,光荣无比,可回来后也意味着缺乏生活技能,有的生活所迫,混黑道的杀人越货的也不少。

    所以伏龙这方面因为本身是军工出身,对这些感同身受,程飞扬对退伍兵是优先招纳,方面希望培养出骨干的保卫力量,深知这些军人出身有军人烙印的退伍兵们,其实稍加打磨,给予引导,就是块块璞玉。

    也明白这些人旦丧失对生活的信心,凭借过人的蛮力耐性和技术,还真可能造成重大动荡和不安。

    人不能决定自己的出身,但却是有选择的权利,在面对生活重压的时候,伏龙至少是给了这部分人个有选择的机会,生活不应该是条越走越狭隘的死胡同。

    程燃有次好奇问起陈广他和顾小军要是打起来,到底谁厉害?

    陈广倒是破天荒思考了段时间,做过兵王的人就是这样,没有那么老兵油子爱张口胡咧咧吹大口气的毛病,更多的时候是谨言敏行,遇事首先是冷静分析为第要义,其实程燃觉得陈广很有自己都没发现的天分,那就是过硬的素质和带兵的长处,陈飞扬有透露过未来伏龙海外扩张的时候,想要把陈广派出去作为海外保安教官,这意味着大概没多长时间,程燃可能就要和自己这位陈叔隔海相望了。

    最后陈广才说,你当是武侠呢,好吧,满足下你,你要说单纯搏斗体能的话,你小军哥正是盛年,六四开吧,他六我四。但要是说比军事素养技能,都配发装备在山岭野外侦察游击几天几夜,大概我六他四,老班长经验总是要占点便宜的。

    最近老姜羽毛球比赛,都在放学过后那段时间,据说是打过场次过后,大家就起在外吃小炒,参与球赛的人员关系突飞猛进,不管是不是个班,都大多打得火热。

    放学陈广就在外面等着,般他都不会先吃饭,都是接了程燃回伏龙公司,停好车才去自己的单元宿舍,而程燃其实说起可以不让他来接自己了,但没用,来程飞扬迫于徐兰压力不松口,而来陈广也认为有这个必要,让别人在外等久了自然不好,所以程燃放学后最多驻足看两场比赛就得走。

    最近临近期末,那个“姜弹簧”的CQ头像都是灰色的,程燃在家里多是和她以手机短信往来,般都是询问她回家没有,后来是到点左右她主动发短信过来,“我到家了。”,“到家啦,先看会书。”此类。言简意赅,但也照顾到程燃的关注。

    其实高二课程还是很紧,特别十这里,看似宽松,但那只是老师不管你,如果要严格按照老师进度,每天都是拉得满满的,绷了根弦。特别是临近期末,姜红芍每天上课,下午放学打球,然后和人起吃饭,点左右回家,距离睡觉这段时间就是看书温习,连轴转。最多会发短信说,“我洗澡了,会床上看书,睡觉跟你说。”

    往往会让程燃生出丝遐想。

    而每天两人睡前,老姜又会传讯过来,“我睡了,晚安。”,“困了,晚安了。”也有她看书做题太困了睡过去,没能说晚安的情况,但第二天般会有短信过来解释。

    这段时间,两人就以短信的方式,维持着最基本的问候,在学校里,却是各有各的轨迹。

    只是有些事情,却也又拿给好事者宣扬出来,譬如在校园小报上姜红芍和朱旭之间最佳对的事情,因为球赛接近最后白热化,也开始在学生宣扬出来。

    本来羽毛球比赛进入最后男女混双阶段,姜红芍身边配合的也就成了同样挺进决赛的朱旭。

    而这也更加引发好事者在放学看比赛时的起哄和围观。

    身为年级第的男女争夺者,两人更有话题性,更让很多人遐想两人成为对,走在学校里那种可能会让很多人津津乐道十几年学生时代的完满,很多人可能在最好的时候遇到了最好的人,也拥有了最好的段感情,但往往残酷的是,对方却可能不会出现在你的任何寸未来。所以有时候能看着个当年学生时代完满的典型能从而终走入好的结局,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就是值得慰藉的事情。

    程燃这天背着书包,其实就站在起哄的人群。看着那边那个高大的男生和旁边那个几乎是让围观人众目不转睛的女生。

    突然肩膀被拍了下,程燃转过头,秦芊正歪着头把他给看着。

    她手里正拿着袋朱古力糖豆,嘴里塞着吃,边看打羽毛球,边看程燃,把手上的口袋往前送,看向程燃,问,“你要不要吃?”

    程燃看那口袋开口比较小,他这只手估摸着也没法伸进去,嫌麻烦打算拒绝,正待摇头,秦芊察言观色,持糖豆袋子的左手翻,莹白如玉的纤长五指并拢伸掌在下面接出粒,然后反手就塞到了程燃的嘴里。

    看着这幕的两人身边人群,豁然让出空间,起哄声大作,顿时打破此间的氛围。

    毕竟前有秦芊食堂送牛奶,又有如今素手喂糖豆。

    那头场上的羽毛球赛到了个捡球暂时断的间隙,感受到嘴里传来朱古力化开苦涩的甜味,看到眼前就这么雷厉风行的秦芊,程燃觉得自己满脑子是思密达的。

    几乎下意识往球场间看去,果不其然,那头是朱旭和他旁边的姜红芍,这头是他和秦芊。

    双方目光交汇之时,仿佛有千重山。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