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各取一字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之前王玉兰叫谢侯明应该是大姑父,已经改正。)

    ----

    谢乾领来的人是两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个面相正,宽口阔颌,个相对瘦削,但目光奕奕。进来的时候,三人还直说着话不停歇,看到谢飞白三人,王玉兰整个背都挺了起来,矜持打招呼,“叔叔。”

    对于谢乾,王玉兰可是不陌生,当年家里最早做生意做到国外去的,后面回国后,依靠几百万启动资金,个人占股百分之三十,拉了自己懂技术的海归同学,起建立了四通公司,这往后,四通公司找对风口,发展顺风顺水,在关村闯出番名头。作为新闻专业毕业的,立志在这上面闯出片天下的王玉兰,何尝不知道谢飞白这个小叔目前的风云程度。

    谢乾围着根赭红条纹围巾,风尘仆仆,却又气定神闲,自带气场。

    面对王玉兰谢飞白程燃三人的招呼,他冲他们回了个招呼,目光和程燃对上,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和他起的两个男子也冲他们笑了笑,但很明显三人之间刚才就有没解决的话题,谢乾又聊开了。

    他语速极快,而且引领话题,在讨论着投资上面的内容,有时候他言就下了论断,那个面容宽阔的男子则总是笑着应和,那个瘦削的则从旁说出自己的意见,每次插口都恰到好处,刚好是语速极快的谢乾话语断的刹那间。三人聊天,很有种层层推进的艺术感,这往往不是貌合神离,而是真正聊得投机酣畅。

    进门之后,桌子的菜已经摆好,谢乾还待跟谢候明夫妇介绍,但其实谢候明和那个面相周正的男子早先握起手来。

    “谢老总,谢老总忙忙碌碌,以前我们见过几面吧,今日有幸沾谢哥的光到你家来做客吃饭,荣幸啊。”

    谢候明笑,“周局长说笑了,你们商务局还是多支持我们工作啊。”

    “说什么支持哦,你是老大哥了,我是配合你才对。”

    周武是市商务局局长,也是谢乾以前的同学,谢乾这次来蓉城,其实就是有几个投资要谈,周武也属于帮忙牵线搭桥,希望利用老同学的关系,让谢乾在蓉城落实部分业务。

    而谢乾带来的另人,则是目前硅谷思投资顾问公司的副总裁,名叫冯山,目前是在为谢乾的融资奔走,具体是帮忙包装谢乾的公司,推广给投资人,四通公司和华渊公司的合并,就有他在其牵线搭桥,四通和华渊合并后,拉来了千五百万美元的强力资金援助。

    大家上桌,介绍,氛围片融洽。

    谢乾道,“两位莫不要以为我是为了省钱,拉着你们来我大哥家蹭饭。”

    谢候明瞪了他眼,“都是自己人,家常菜最好。听谢乾说要请你们,我赶紧把大家招呼家里来,外面吃饭,太正式了,没有那种气氛了。”

    周武笑起来,“敬大哥杯,都是自己人,我作为小兄弟的,以前和谢哥上学的时候,就听说你做菜有手,那时候是垂涎三尺啊,没能尝到你的手艺,所以听谢乾说来你家吃,我是求之不得!”

    冯山则是先吃了口菜,赞不绝口,“我也敬大哥杯,我和谢乾是兄弟,在家里面谈事情,其实比外面,更能畅所欲言。”

    张薇知道主角是面前这群男人,就在旁笑着,也不插话。

    而王玉兰则心潮澎湃,眼前的人,蓉城市商务局周武啊,最近才大力推动了西部产业园落地的人,商报对他的报道是不遗余力,蓉城官场的少壮派新星,王玉兰初入职场,商报集团那种有政府背景的集团里面,知道的不多,但也是听说了,两个写栏目的大记都想采访这个周武,还是集团老总出面去说项,结果周武回应只想低调干事,这是商务局的功劳,不要在自己身上用力,只适当接受个访问就是了。

    结果两个大记为了这个机会都差点打起来,明争暗斗的,各种刀枪唰唰唰交锋。置身其间的王玉兰只是听着身边的人传得玄之又玄,说是周武背靠省委大佬,是个实干派,有能力的人,就可以这么任性,背后大佬支撑他,是要打造蓉城招商引资重点城市形象的,这可是握着尚方宝剑的人。

    而眼前,这么个传说的人物,竟然就这么在自己面前,温和的附和着谢乾。

    另位冯山的,王玉兰初出茅庐,倒是不知道太多,但听对方是硅谷那边奔走的创投人,言谈之间,尽是让人眼花缭乱的信息,王玉兰也只能心头咋舌。

    说到底,人家还是冲着谢飞白这个小叔谢乾来的,眼前这些人,可都是能够得上上新闻稿了。说不得今天这顿饭吃下来,蓉城和IT业界,又能多几条影响深远的商业决策。

    作为新闻专业毕业的,王玉兰知道这些都是何等重要的资源,这些人物有多大的能量。而她就在他们面前,能亲耳听到他们对世情的看法,他们不为人知的经历,对于个新闻人来说简直是打灯笼都找不到的际遇。

    谢侯明还不忘介绍了下王玉兰,说这是谢飞白姐姐,她是新闻专业,刚刚毕业,上大的高材生,如今在商报集团上班,谢乾就顺便跟周武说,老周你以后照顾下我这侄女。

    周武笑着点头,说我记下了。也不多说话,但王玉兰知道,这就是往心里去了,要是表面上话说很足,说不定真实就要打个折扣,反倒是传闻的周武这样,口唾沫个钉,才值得信赖。这都是谢乾叔叔的能量啊,王玉兰心里像是吃了蜜样的甜。

    接下来席间就成了谢乾和周武,冯山三人的谈话场,偶尔谢侯明会插两句口,后面又会把话头交给三人。

    冯山为人幽默风趣,也是经历丰富,各种见闻张口就来,成为饭桌上的活跃机。周武虽说是商务局局长,也是名校出身,只是很多经济上面,外资公司的运作这类,还是要向冯山请教。

    王玉兰知道自己是晚辈,在这种场合是完全插不上话,只是全程专心致志倾听,时而随着三人谈话的笑点笑起,时而停下筷子眼睛不眨的被话题吸引,她现在就是想知道,他们这个位置上的人,天到底谈论些什么。

    谢飞白则是属于全程被忽略的透明人,个人安静吃菜。

    程燃听着谢乾三人的交谈,主要的话题,还是在如今的资金问题上。原来四通公司现在和华渊合并,奔着全球最大的华人站去了,部门被全部打散重组,重组的过程大量招人,十来条战线同步挺进,运作成本大幅提高。

    用谢乾的话来说,是“银子哗哗哗的往外流”。

    现在迫切需要钱,问题是前期的千五百万美元融资,当时带回来,打进北京账户,轰动了关村,但也发生了问题,这个年代国家为了阻截“假合资”现象,外汇汇出管制极其严格,北美那边根本没法用到这笔钱。其次,要做大格局的互联企业,并最终走向上市这条路,这笔钱也是肯定不够用的。

    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需要融资,需要开拓业务,说到现在,四通公司其实还是亏损运营,广告业务其实并不多,前几个季度收入也就仅仅是不到百万美元,而最大的收入反倒是售卖以前四通的平台软件。个互联企业,现在最大的收入竟然是销售软件,自然是不太能说得过去的。

    谢乾所以考虑的就是未来战略重心。

    而周武则是盯住了谢乾现在兜里无法往北美花销的那千五百万美元,想要多少让他拿出些留在蓉城这边产业园,也在向他推广业务。

    冯山这边则是有很多想要过来融资合作公司的项目,和谢乾对接。

    听到这些,程燃大体有了个判断……谢乾,是走到了这步了啊。

    资本蜂拥而来的时候,谢乾当然是被围拱在其的核心,是红人,风光无限。但这本质也是在稀释他自身股份的事情,而等到稀释到个危险值的时候,如果公司顺风顺水,倒还好说,如果旦遇上些风吹草动,恐怕就要失去公司的控制权。

    但这其实程燃也不可能改变谢乾要走的路,他走的这条路,就是融资,壮大,然后上市的过程,他会成就这家公司,也会因为这家公司,承担起落风雨。但这其实本身,就是他这样的开创者所要经历背负的东西吧。

    现在是谢乾,周武,冯山三人,围绕着未来四通公司发展的战略重心,开辟怎样的展现,争议个没完。

    谢侯明知道这是他们关键时期,和张薇也不插口了,等他们自己琢磨。看来这种烧脑的事情,他们此前就在研究了。

    谢乾道,“我和冯山觉得,目前还是和香港的光明卫视联合,将我们门户站和电视媒体结合起来,充分利用双方合作的优势,缩短实现盈利的进程,开辟‘宽屏跨媒体合作’最好。所以老周,你的产业园项目提议,恐怕就要搁置下了。”

    王玉兰心头跳,这么说来,商务局的周局长,是被自己叔叔给拒之门外了?

    周武喝了口酒,苦笑了下,道,“唉,还是没能说动你么,没关系……你有你的考虑,只当是我们的考虑不周吧。你小子要是以后这条路走通,可别忘记了是拒了我的功劳,到时候别忘请我吃饭。”

    周武话是这么说,但看得出很是低落的。不过这本就是各为各的事业,都是成年人,各有重心考虑,虽然是朋友,可都不会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插入友情的干扰,那是不成熟的表现。

    程燃倒是恍然,前世的类似谢乾四通站的那家公司,也是做出了这个选择,大概门户站在这个时期,都会有这么步的考量吧,但最后事实上证明这是步臭棋。

    想了下,程燃开口,“我觉得跨媒体合作模式并不好,第,个是卫视荧屏,面对的是电视机观众,个是门户站,面对的是民,受众重叠就不高,我觉得广告商不会感兴趣这种模式。其次,合作后的边际成本其实是很高的,这直接失去了四通公司天生互联的低信息成本优势,到时候内容支出会很高,反倒是拖累四通的发展。”

    “相反,周局长的建议,我倒是觉得可以考虑下,西部产业园拥有些SP内容商,伴随着手机的普及,未来四通在无线上面的拓展,可能是个很好的盈利突破口。”

    说完了,程燃又对众人笑,道,“当然,我先前才看到本互联书,是这么写的。”

    席话之间,桌上寂静。

    周武讶异看来,冯山看着突然开口的程燃,眉头已经皱起,显然对程燃直接打破他和谢乾的既定方案感觉愕然。

    在这个桌子上,程燃其实本身就像是和谢飞白样是家里小辈的存在,王玉兰还时不时附和微笑,适当的时侯提出些见解,虽然是外行,但不冷落女士的冯山会尽可能浅显易懂的幽默解答,往往活跃气氛。

    按理说在这种场合,哪里轮得到他们说话的时候。

    偏偏这个程燃还信口雌黄。王玉兰心里面已经翻倒了,心想这谢飞白果然不靠谱,随随便便带个人来,就敢插口大人们的说话了,家里面大人说话,哪里有小辈插嘴的份!?

    王玉兰当下有些忍不住了,开口道,“你到底知不知道大家在讨论什么内容,还互联,写互联的那些人,恐怕现在连电脑是个啥都没弄清楚,写本书发行上市两年时间,这两年后,所写的东西都全部落伍了!而今天谢乾叔叔他们做的事,以后才是会被报道的,你懂什么?”

    王玉兰是心想估摸着这个程燃自觉是十的学生,跑出来卖弄了,可你面前都是大佬,你个小小高生还卖弄个什么劲!自己离开了十多年,现在这所学校的学生都是这么张扬了么?

    结果王玉兰说着,却发现席间气氛不对。谢侯明在思索,周武脸色尴尬,又露出苦笑,只个劲的喝闷酒,他倒是没想到,居然是个小辈帮自己说起话来了,这算是个什么事啊……

    但谢乾,却愣住了。

    然后他开口,“噢,原来这是不行的啊。那行吧,那就按你说的办,我就和老周合作吧。”

    冯山顿时愕然。周武手抖,杯酒差点溢出来。

    王玉兰本身还对程燃说话,这个时候点点扭头,看向谢乾。

    这么大的事情,未来全球最大华人门户站的战略重心,就在程燃这句话之间,天平扭转!?

    周武还在发愣之间,谢乾勾住他的肩膀,碰了杯,“那这样,未来的战略重心扩展走无线业务,蓉城西部产业园这边,我们出个合作方式,打出名头,以后也好找老外融资啊,老周你到时候可得多费心了。”

    谢侯明笑着,帮忙坐实这件事,“依我看啊,小周局长其实是个干实事的人,是真的想把我们蓉城的产业基地打造起来,如今强强联手,未来这方面,周局长就是奠基石啊,可喜可贺。”

    周武就只有“嗯嗯……”点头。心头连串的问号,这难不成是谢乾这老同学跟自己玩苦肉计?

    和周武喝了定军酒,谢乾转过头对程燃道,“还有个问题,我们并购了华渊,现在应对未来上市的新的名字还没有决定下来,你看该叫什么好?”

    冯山也愣住了,现在合并后的公司名字,更是引得北京和北美方面高层是争议不断,报在谢乾这边,也是迟迟未定。

    怎么……问起眼前的这个少年?

    程燃想了想,道,“华渊公司的域名是sina吧,被你们四通公司并购,那就各取个名字,我看,就写作Tona,通浪好了。”

    谢乾豪迈拍桌,“通浪!……就叫这个了!”

    谢侯明举杯笑道,“我觉得还不错。”

    而现场此刻,周武频频看向程燃,也不知道他在观察什么。冯山也是脸惊讶过后,旋即又像是被谢乾感染,生出股子畅爽,“好,那就如谢总所言,叫这个名字也好!各取字。”

    大圆框眼镜也遮不住的王玉兰眼睛,大大的张着。

    ======

    大章节哦,求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