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变故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山海的水灯节在初二晚上,俞晓杨夏他们来约程燃的时候,已经很多人了,之还有谢东,刘科宏,张鑫,浩浩荡荡,这之刘科宏的父亲刘攀也在队伍里,说是跟着大家起。

    其实刘攀是被田丰交代过了,让全程跟着这群孩子,但刘攀是知道田丰真正的叮嘱,是让他看着点程燃。

    前年出过谢候明的六二事件,如今伏龙又在蓉城经历风雨,现在的程飞扬,身家也是不样了,身上担着的摊子今非昔比,难保不被人惦记。

    当然,这些方面其实程飞扬也没有特别着意,但田丰作为跟着起打拼上来的老臣,不得不帮他把没考虑到的考虑进来。特别是程家人的安全问题,不容有失。

    刘攀以前就是汽车兵,在山海华通,也就是负责后勤开车,后面第批下岗,当年困难时,妻子每天都是在下午临收市去买菜,因为那个时候菜最为便宜,也不大遇到熟人。

    儿子刘科宏个大小伙子,还穿着打补丁的球鞋和衣服,导致在球场被人笑话,但刘科宏这孩子也是懂事,外面的委屈,家里从来不说。

    学习用具实在没有了,才会向父母开口,而在此之前个作业本正背面都被写得密密麻麻了,有次刘攀在儿子房间,看他破旧的书包和常年穿在身上的件补了又补的单薄校服,断了又用透明胶粘起来的钢笔,个人坐在地上,双目通红。

    没有经历过那种环境的人,不会知道那种人到年,上有老下有小,自己每天都在悬崖边缘的境遇。

    程飞扬重组建立伏龙,刘攀这样的老员工都被召回来,他被安排了开车的工作,底薪起步就超越如今山海的大多数白领,出车还有补助,算下来,足以让家人过上体面的生活。

    伏龙对待后勤司机的待遇是很高的,伏龙的司机常年要带着技术员和销售人员奔波在县市的国道山路之间,每个经验丰富的技术员和销售人员都是伏龙重要的战斗力,他们的安全不容有失,所以伏龙不吝给司机开高工资,保证他们的生活待遇,保证他们的精神体能都处于良好状态,才能安全扩张。

    这在很多人看来,也是伏龙让他们从心底认同,甘愿卖命的原因,就是对每个细胞的尊重。这切,都是当初写进伏龙基本法的内容,也不怪类似顾城西这样的学院派教授,对伏龙这么个诞生于西南隅的公司的管理和运营方式,津津乐道甚至于往后直接搬上管理学教科书纲程分析研究。

    刘攀对程飞扬家,极其敬重。

    群人到了水灯节现场,在湖边看到美轮美奂的灯会展,这些都是政府请的当地最好的木工,板眼手工搭起来的架子,再运用瓦楞状的透光布,山海玻璃厂和玻璃作坊的吹塑玻璃,水晶,配合声光电构成的个世界。

    工艺和绘图的手艺,都非常的漂亮,以程燃的眼界来说,后世的类似灯会更多的是商业和工业的野蛮入侵,譬如角钢搭得架子骨架,方便快捷,电脑出图喷绘,省事也有效率。但却独独缺少了匠人气息,这些秉持传统工艺的匠人们,手工打出来的木架子将“龙”、“脸谱”、“皮影”、“牌坊”、“花海”、“亭榭”、“火树银花”等等这些元素勾勒支撑得非常到位,而手工的作画更富含传统手工绘者的见解和灵魂。

    龙的表情惟妙惟肖,体态腾云驾雾之间,尽是优雅灵动。宝塔,牌坊,山雨楼,再加上这些灯光间走过的倒映出红彤面容的女孩,有的是“接汉疑星落,依楼似月悬。别有千金笑,来映九枝前”的美感。

    而这些在未来高速发展的商业社会,都很快的消失了。灯会还是以往的灯会,但那些曾注入了灵魂的柔软,却不复存在了。

    灯会到高峰,无数的礼花自对岸射向天空。

    干大院小伙伴,随着人群,集体“哗!”得惊叹出声。

    真个东风夜放花千树。

    在那些不断于天际绽放的礼花间,程燃左右看着四周的这些朋友们,俞晓,姚贝贝,柳英,杨夏……后世对这幕已经淡忘了吧,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想不起来每年起长大的朋友们,聚在起看烟火的心情了。

    那是那种,大家在这个不知道未来怎样的大世界,抱团在起,只需要眼下彼此温暖的感觉。

    杨夏的侧颜在烟花的盛放间极美,然后直觉得好像有人偷偷看自己的她目光微微向两旁扫视,其实今天她本身就穿着好看的衣服,出门路过来,路上打望她的人还是很多的,只是有些都被杨夏盯回去了,多数是不敢和她对视的自惭形秽。

    她眼睛向斜右扫了眼,刚欲收回,转头,那双倒映着玉壶光转的眼瞳,正好和程燃目光对上了。

    两人面面相觑。

    而后杨夏头迅速转回去。

    程燃愣了下,心想她该不会是以为自己刚才突然感怀发呆的时候……直是在偷看她吧。

    在几朵礼花相继炸开后,程燃再向杨夏处看了几眼。

    她再没有转过头来。

    只是耳根子越发泛红。

    也就在这个时候,突如其来的爆发了变故。

    原来在看烟花的时候,俞晓不自觉的往旁边挤了下,而因为身处人群,俞晓也丝毫不觉置身的旁边,就有四个身着正装的男子将个穿着休闲运动服的男子保护在其内的群体。

    很明显央的男子来头不小,四个保镖身着正装,本身就是个警告,透露出让旁边人退避三舍的信号,这样其实也是最大限度的避免麻烦。

    因为这个阵仗,所以这群人周围,有眼力劲的人都保持了距离,而这个时候正在烟花展,看得高兴,随着人群推攘,俞晓脚下不稳踉跄,不由自主的就朝这群人倒了过去。

    他倒过来的速度快,对方明显是专业的,反应也很迅疾,出手摁上俞晓胸口,俞晓只觉得胸口闷,然后传来很大的力道,整个人就反方向的推飞出去,他这个过程想抓刘科宏,想抓张鑫稳住身子,却只是撕扯到了他们的衣服,崩开了张鑫两粒扣子,还是没停住去势,最后撞在了程燃身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众人的观展。

    程燃朝旁边退了两步,才抵消那股力道把俞晓给扶住,再看来处,那边的保镖仍然保持着四个方位站着,出手推俞晓的人手已经收了回去,但表情俨然很平静,而其余三个保镖也只是朝他们方向看来眼,面容酷色到没有什么表情,仿佛刚才只是推开了块挡路的土鸡瓦狗。

    被四个保镖保护在间穿着休闲衬衫,休闲裤的男子双手插裤兜,继续看着天空,好像身边发生的推攘事件,并不足以打扰他看烟火的心境。

    而放在大院这帮小伙伴眼睛里,着着实实是有些傻眼的,他们能明显感受得到,被四个保镖圈在其的那个休闲衬衫三十多岁的男人,肯定是有身份有来头的人,这幅好像在电视里才见到过的情景,就这么出现在他们面前。

    只是这感受很不舒服,因为自己这边被对方直接推出来的是俞晓。那种对方的冷鹜,绝对居高临下的感受,还是清晰的传递给了他们每个人。能眼从对方的眼神里,分辨出他们划出的界限。

    阶层的界限。

    说实话,给在场众人的震动还是比较大的,以至于现在包括了俞晓,都处于些愕然的状态里,没有人说话,又对对方不客气的冷漠给镇住了。

    程燃的声音这个时候响起,“你没事吧?”

    他扶着俞晓,俞晓尚未从震动回复过来,只是连连摇头,“没事,没事……”

    程燃看向眼前五人,道,“不该道个歉吗?”

    四个保镖的眼神看着这个高生模样的青年,浮上说不清道不明的讥诮,这个时候最间那个为首的男子才低了低头,看了程燃眼,这眼仿佛是在欣赏他的开口,只是他没有回应他,就像是他从发达地方来到这么个落后小地方,不需要理睬蝇营犬吠,等闲人哪有和他搭上话的资格,他对身边保镖偏了偏头,转身准备离开。

    程燃既然开了口,旁边的刘攀上前怒道,“你们怎么回事,他们只是孩子,有这么推人的吗?如果发生踩踏了怎么办?”他当然看出了这群人的不般,但身边的是程老总的儿子,论身份,刘攀觉得管你是谁,如今的伏龙杠杠的,说起谁不拍胸脯,雷伟都打趴下了,程老总怕过谁?

    其次,这人的保镖的确为了自己划下的“禁区”,动手粗暴推开了个孩子。你凭什么这么蛮横,这还是没动手打人,打人的结果肯定不这样,但这么做,难道不该如程燃所说道个歉?

    就在刘攀准备上前理论的时候,走在后面的那个保镖转过头来,眼就把衣着朴素的刘攀打量了个干净,根指头隔空指过来,说的是腔调比较奇怪的普通话,“警告你第次,不要靠近,否则后果自负。有些人不是你们惹得起的,不要自找麻烦。”

    刘攀梗着脖子就要上前的时候,程燃从旁把拉住了他的袖子制止了。

    很明显,对方那四个保镖都是专业的,看得出体态匀称,富含爆发力,自己这些人过去,不会占便宜。

    那个保镖以目光飞快巡视遍,确认了他们没有进步异动后,带着几分倨傲的表情转身跟上他“老板”的步伐。

    这场突如其来的事件让大家的灯会都扫了兴,而且颇有些沉默,路上还在猜测对方是什么人。

    俞晓走在程燃旁边,低声道,“他们应该是港城来的,我刚才听到间那个人说在福星大酒店里面,点了个名模飞过来……就是因为这话,我转过头去看,才没站稳的……”

    程燃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