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教做人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听到秦西榛回应说同意在山海见罗凛面,陈木易是真的觉得疯了疯了。

    他只感觉到股热流冲头,“我觉得这个事情必须要慎重啊,你不能冒险啊……”

    秦西榛在电话这边道,“他说的不错啊,我也觉得是那样……”

    “是哪样?你要是让对方见面,又晾他几天,这就是得罪他了啊,罗凛什么人啊……你这样,等我过来再说。”

    “不必了吧,你不是也在过年吗,还陪家人。我已经跟他打过电话了。”

    陈木易心凉了半截,道,“那这样,我这立刻买票飞过来。你们见面,我过来从好说话些。”

    挂了电话,他这边已经翻江倒海,满脑子的“是不是有病,是不是有病啊!”眼下陈木易觉得只能尽量把事情影响缩减到最小,秦西榛给对方打了电话,说了改天见面,这种把对方置于于末位的态度,很难说会造成怎样的后果,陈木易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头两个大了,眼下必须前往山海,才可能不至于让事态恶化。

    而就在陈木易抓耳挠腮的这边,罗凛已经是第三次给秦西榛打过去电话,这次电话的内容已经带着掀桌子的不客气了。

    “秦小姐陪家里人,我理解……但是既然说了邀约再见,而再,再而三的避我,就让我怀疑你的诚意了,这样吧,山海丽晶大饭店,初七,我摆桌。若是秦小姐还不到,那我罗凛就不奉陪了。”

    听到秦西榛在那边的解释,罗凛挂了电话,股邪火腾冒起来,被窝里的女子探出头,刚说了两句想附和嘲讽,就被他重摁进被子里。

    罗凛享受着被子里的起伏和大腿内侧传来往脑子灌的阵阵酥麻,脑子里交替闪烁秦西榛的身影,这些年他喜欢哪个女子,没有摆明了身份和砸钱弄不来的,而秦西榛横空出世,在他们私底下圈子里,些眼睛毒辣的人,循着她的背景琢磨,笃定这还真是株出淤泥而不染的兰花。

    这个消息在他那些圈子里炸开的时候,很多人都跃跃欲试,甚至传出风声,某位娱乐圈大佬其实也对秦西榛有所觊觎,九零年代初的名当红女星,就是栽在这个大佬手上,被收为禁脔,如今却结局凄惨。只是此前准备把秦西榛放在大荧幕合作的时候露出些端倪,秦西榛警觉退缩,走独立音乐人路线,暂时斩断了这些触手,更避往国外进修。

    然而在这条路上走,再加上秦西榛这么个清倌人的背景,在那片鲨鱼群聚之地,更是某些人的催情药,相信要把她得之而后快者不是少数,在很多人看来秦西榛被侵染是迟早的事情,现在关键是谁能给她**,拔得头筹?

    罗凛是不甘人后的,所以他这趟内陆之行并不算低调,不少人都得到了消息,也是对某些圈子亮明秦西榛是自己的目标,划出界限,就避免了些人的染指。也同时在向秦西榛施压,相信他的表态,会通过秦西榛和其经纪人所接触的业界,身边的人,传达到秦西榛这边,这是双管齐下。

    然而没想到的是,罗凛仍然还是连吃了好多个闭门羹,早些通过些场合对秦西榛示意的时候,她不为所动,如今在山海这边,他通过陈木易敲打,对方开始也是打马虎眼。如今秦西榛那边说可以见面,却另行通知他时间,而且罗凛连催促几次,秦西榛都以还没时间的借口吊着他,他的恼怒就有些上头了。

    这两天他召来了两个港城三线模特,在酒店里胡天胡地,但满脑子还是想的秦西榛的影子,这就像是块明明在嘴边却吃不到的肉,弄得他心头是猫抓火燎。最后他实在是按捺不住,直接给秦西榛打电话过去,定明了最后期限,甭管秦西榛跟他玩的什么猫抓老鼠的游戏,他已经决定摊牌了。

    当然,这里是山海,是秦西榛的地盘,罗凛既然要摊牌,倒也不是毫无准备。

    得益于他老爸在大陆的慈善活动,家里运营的个基金会早就联络了山海这边的市政府秘书长,对方是承诺了他的安全问题,保证他这位罗家三公子的观光之程无虞。所以罗凛身边不仅仅是他随行的保镖而已。

    初六,陈木易赶到山海,立即紧急约了程燃和秦西榛见面。见面在家咖啡馆里面,这个时候的山海当然没有什么好的咖啡馆,咖啡味道也不并正宗,以后世常见的快餐咖啡的味道来衡量,差距是很大的。

    只是在这里聚拢的三人里,陈木易当然没心情喝咖啡,“我们应该秉持低调发展的计划……明天我去出面跟对方道个歉,由我来说好吧,尽量把这件事消化了。”

    “没办法低调啊,”程燃被陈木易拖出来,也是有点无奈,本来在初七之前不打算见他的,但又觉得让他处于这种焦虑状态好像不好,所以安慰下他,“现在的秦西榛,人可以低调,但行事已经低调不了了啊,这不是某些实体行业,你个人可以隐藏在事业的锋芒之下,秦西榛的事业越好,意味着她个人的知名度越高,这是定局了。”

    秦西榛就坐在旁边,用吸管喝着杯鲜榨果汁,和陈木易以往极有主见的印象完全不样,她只是在喝果汁,然后听程燃说而已。

    咖啡馆玻璃窗外面,天色暗下去,山海市渐渐亮起华灯。

    陈木易觉得事已至此了,叹口气,“那你们要怎么做?”

    “就谈事情,摆明开来,让他不要想不切实际的东西,划清楚界限最好,这样以后也不来往。”

    “就这样?”

    “还要怎样?”

    陈木易松了口气,显然情况已经不可逆转了,就是不惜得罪对方明里拒绝,陈木易觉得幸好自己过来了,有他在场,至少罗凛这边,他能够做润滑剂,同样是得罪对方,但如何不把人得罪死,这是门学问,当下陈木易就道,“那我们编排编排明天的说辞,这样,西榛你表明个委婉的态度就够了,我来承受对方大部分的说辞……”

    入夜,山海这座小城仍然处于春节后的氛围,夜色绛染之下,临湖的城市,又是平静的湾灯火。

    而在这里最豪华的酒店房间里,在临湖阳台的罗凛,有种在港城的感觉,他那边打着电话,电话里传来夸张抑扬顿挫的笑声,“哈哈,点啊,有冇将个细天后搞上床啦!?”那人的笑声落后下,电话的那端背景传来很多人的哄笑。

    “东仔话罗哥你返嚟,开个游艇派对畀你庆祝丫!”

    罗凛冷哼,“不识抬举。”

    “哇哦,罗哥嬲啦!不得了嘞。讲嚟听吓……”

    “小天后有苦头食啦……”

    听到那边哄然竞相的打听,罗凛挂断了这群等待出结果好事者的电话。

    其实先前他大哥还打了电话过来,显然他大哥罗铮也听到了他到内地的消息,话语里只是提醒他玩归玩,不要弄出事情来,港城楼市崩盘,他们董孚置业集团主席的父亲前些年大肆购进物业,如今价值最高折损了百分之七十,幸亏集团及时抛货止损,但也是损失惨重,最近遭到董事会部分董事和股东们的弹劾,他们父亲正在全力应对这次危机,正是敏感时期,别被人抓到把柄,罗凛也就回应只是在自己这都躲外面来了,还能怎样。

    说到底,罗凛也是觉得,要是个小小乐坛歌手不识趣,他们罗家在唱片和娱乐圈还是有股份和话语权的,在些地方给对方些教训,那也只是信手拈来的事情。根本无伤大雅。这都是他游戏的射程范围内。

    本身,属于他父亲和大哥的那个世界,他是插不进手的,罗家是典型的传统思维,长子继承制,有大哥担起家务,他所需要做的也就是享受人生罢了。

    在他范畴内,做些事情,还是没问题的……

    毕竟,只是个没有任何后台背景的大陆妹而已……

    是该教教她怎么做人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