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吃人的妖精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爸,您今天一定得把那个死丫头交给我。您不知道她都做了什么,我受了多大的委屈。”叶怀柔在叶贤的怀里声泪俱下的控诉。

    一进门,凝月就看到这一幕,叹了口气,无奈的走了进去。

    看到凝月,叶怀柔如同见到了仇人一般,直接扑了过来,粗鲁地把凝月拖到客厅中央。

    “好啊,你个小贱人,居然还敢回来。来,你自己跟你爷爷说,你把你小姑父怎么了?”

    原本就一肚子委屈的凝月,看到平时疼爱自己的爷爷,此刻正一脸严肃地看着她。好像真的相信了叶怀柔的话,再加上昨天发生的一切,千般情绪堵在心头,竟让她一时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只有眼泪扑簌流下,像断了线的珠子。

    “你还敢哭!平时不是挺高冷的吗?现在想起装可怜了,我告诉你,晚了!既然你不敢说,那我来说。”

    看到凝月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叶怀柔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指着她的鼻子,咬牙切齿的说,“爸,昨晚这丫头居然偷偷摸摸的跟我老公出去约会,你看她穿得骚里骚气的,还有那一脸的狐媚像,简直就是个不要脸的小贱胚子。”

    在一旁的寒瑭,攥了下拳头,怒目瞪着叶怀柔,“把嘴巴放干净点,你可是凝月的长辈。”

    叶怀柔冷哼一声,“长辈怎么了?她干得出来,还怕人说!”

    如此的颠倒黑白,歪曲事实。此时的凝月抹了抹脸上的泪,恢复了清冷,“爷爷,事情不是这样的。是箫岩借为我补过生日为由,强约我出去的,我这里有通话和消息记录。”

    叶怀柔阴阳怪气地笑了笑,“谁知道那个记录是不是你伪造的,毕竟勾引姑父这么见不得人的事,你都做得出来。”

    “你!”凝月恨不得上去给她一个耳光。

    “爸,她可不仅仅是勾引萧岩,她还伤人!在包厢里,她见萧岩拒绝,便恼羞成怒,竟然打伤了箫岩的一只眼睛,现在我老公还在医院里躺着呢。爸,您可得为我,为你女婿做主啊!一定要严惩她,最好让她去坐牢!”

    寒瑭听着叶怀柔满嘴的胡言乱语,气得脸色发黑。他绝不能忍受凝月被人这样的诬陷跟诋毁。他从怀里抽出几张照片,递给叶贤,“爸,您看看这几张照片。”

    叶贤接过,脸色瞬间就变了。

    寒瑭沉声道,“那胶囊里是媚药,从箫岩身上搜出的,上面还有他的指纹。”

    叶怀柔的脸色惨白,却仍不改口,“谁知道这照片是怎么来的,爸,这根本不能信!”

    “照片是秦暮传给我的,难道连警察你都不信?那衣服你应该觉得眼熟吧?”

    凝月扫了一眼照片,直接指出来,“昨天萧岩穿的就是这件衣服,酒店监控一定也拍到了。”

    叶怀柔仍然死咬不放,“光凭这些就能说明是萧岩下的药?叶凝月你还真有本事,勾引不成还想栽赃是不是?”

    凝月被气得瑟瑟发抖,特别是一想到萧岩那副嘴脸,就恶心的想吐。这时,一双温柔的手,抚上了她的背,待她情绪稳定后,寒瑭将她拉倒了自己的身后。

    “是箫岩对凝月意图不轨,在凝月的酒里下了药。凝月拼死抵抗,出于自保,才打了他的眼睛。凝月用过的杯子,里面还有药物残留,警方已经掌握了这些,证据确凿。”说到这里,寒瑭看着叶怀柔,眼里没有一丝的温度,“还有,敢伤害凝月的人,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叶怀柔被寒瑭这嗜血冰冷的话,吓得身子一颤。

    寒瑭转身,捋了下凝月额前的碎发,温暖的笑了笑。凝月望着这个保护自己的男人,再次湿润了眼眶。他回来了,还是那个宠爱自己的人,凝月忽然觉得很幸福。

    听完寒瑭的话,还有摆在眼前的照片,叶贤已经彻底了解了真相。

    而叶怀柔也傻了眼,事实竟跟萧岩告诉她的完全不一样。她不死心的摇了摇头,不,一定是小贱人跟那个养子说了谎,一定是这样。

    “爸,您别信他们的话,是他们两个联合起来骗你。就是那个勾引人的小狐狸精不检点,还反咬一口,在这里颠倒是非。爸,您信我,我是你的亲生女儿啊!”

    叶贤看了看凝月跟寒瑭,最终将目光落到叶怀柔的身上,“证据就摆在眼前,你让我相信你什么?就凭你是我的女儿?可他们一个是我的孙女,一个是我的儿子,都是我的亲人。我,只相信证据。”

    “不!爸,顾寒瑭从小就护着她,以前他们合起来欺负我的事可没少干。我身上流着你的血,而那个死丫头,她那种戏子的女儿,是最会迷惑人的。我哥也是这样,被程文珊勾去了魂,最后还送了命,都是活该!”

    儿子英年早逝,一直是叶贤的心病,只要想起来就痛,更别说被叶怀柔骂他‘活该’。

    ‘啪’的一声,叶贤一巴掌打到叶怀柔的脸上,“你在这里乱说什么!你哥死了这么多年,不见你有半点伤心,还处处针对凝月。现在自己的丈夫不知廉耻,做出丢脸的事,竟然还跑到我这里胡搅蛮缠,实在可恨!”

    叶贤越说越激动,气得双手发抖,抬起右手,指向门口,“你滚!别在这气我。”

    叶怀柔捂着瞬间肿起来的脸,万念俱灰地看着叶贤。

    见爷爷真的动了气,凝月上前一步,声音里透着嘲讽,“我要是你,就回去好好问问萧岩,他的伤到底是怎么来的,是不是活该。你在这里不分青红皂白的谩骂,除了惹爷爷生气,还有什么用!”

    “叶凝月!你个下贱胚子,还敢教训起我来了。除了一副狐媚的外表,你还有什么?你跟你那个戏子妈一模一样,都是吃人的妖精,你们两个连血都是脏的,看到你,我就恶心!”

    凝月真是服了,竟被她给气笑了,“翻来覆去就是这么几句话,你说的不烦,我听都听烦了。”冷瞥她一眼,继续说,“你跟萧岩还真是绝配,我祝你们永远在一起,省得再去祸害别人。”

    “你!”叶怀柔手指着凝月,透着阴狠,“我发誓,以后只要我在叶家一天,你就别想好过。叶家有你没我,有我没你,你给我等着!”

    叶怀柔像疯了一般,抬起手冲着叶凝月就要扇过去,可没等她的手落下,就已经被寒瑭狠狠的抓住,“我说过,你再打她,我饶不了你,记不住吗?”

    叶怀柔被寒瑭阴冷的眼神吓到,手臂被甩出去的瞬间,脚下一个踉跄,狼狈的倒在地上。

    “死丫头,我不会放过你的!”她吃力的站了起来,揉着自己被捏的生疼的手腕,放出狠话。

    在强烈的愤怒之下,叶怀柔紧攥着拳头,气冲冲地去了医院。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