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死亡真相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自从叶贤去世之后,除了每天必须要处理的事情以外,凝月都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谁也不见。不吃也不喝,一待就是一整天,完全将自己封闭了起来,不去接触外面的世界。

    郭婷端着餐盘,来到了凝月的房间,“吃点东西吧,什么都不吃身体怎么受得了?”

    见她好像没听到似的,郭婷叹了一声,继续说,“凝月,你别不说话啊!好歹应一声,让我最起码知道你还是好好的。”

    凝月看了她一眼,眼里雾蒙蒙的,“我没事儿。”

    郭婷觉得她似乎又清瘦了,本来就瘦的身子,愈发显得单薄,“凝月,你这样,之后的事情还怎么支撑下去?后面等着你去应付的事还有很多呢,别事情没处理完,你自己的身体就先垮掉了。”

    毕竟叶家在本市是排的上名号的大家,当家人去世,必然会引起不小的波澜。郭婷知道,需要凝月出面的事很多,她是真的心疼这丫头。

    凝月苍白着脸色笑了笑,宛若池里的白莲,“你放心,在爷爷的事情没处理完之前,我一定不会让自己倒下的。”

    “凝月,别再强撑着了。你也不是超人,怎么可以二十四个小时运转不停歇呢!你也需要情感的发泄,需要休息,更需要好好吃饭。心里难过,不要憋在心里好吗?”

    自从那天凝月在得知叶贤去世跟在医院哭了一场后,就再也没有在她的面前落过泪。

    凝月的心里有多难过显而易见,但不再发泄出来,只憋在心里。郭婷真的很担心她会出什么事。

    “我只是想让爷爷走的安心一点。从小到大,爷爷没少为我操心,那天在他床前,他说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我。现在他离开了,我应该变得坚强,不再让他为我担心。”

    凝月毫无波澜的说出这番话,却让郭婷无言以对。现在的她,表面平静的仿若一池湖水,但内心的痛苦也只有自己知晓。

    对于自己的身体,凝月一点感觉都没有,似乎麻木了一样。她已经有几晚未曾合过眼,就算闭上眼睛,也全无睡意,一直到天亮。

    看凝月这个样子也不是个事,郭婷走了出来,悄悄给顾寒瑭打了电话。

    “喂,是我。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了凝月爷爷去世的消息。她现在整个人的状态非常的不好,晚上难以入眠,你能不能抽空来看看她?”

    郭婷知道,虽然他们之间隔着许多误会,但是这个男人还是那个能让凝月感到心安的人。

    听到这,寒瑭的心‘咯噔’一下,“好,我会去的。这段时间照顾好她,如果有什么事情,及时给我打电话。”

    顾寒瑭还是不愿直接走进叶宅,便像之前一般,深夜,他从凝月的卧室窗户跳了进去。

    凝月躺在床上,虽是闭着眼睛,但一直紧蹙着眉,不停的翻腾,根本就睡不安稳。

    寒瑭轻步走了过去,坐在床边,有规律的轻拍着凝月的身子,如同她小时候那般。

    或许是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或许是这熟悉的感觉,渐渐地凝月的呼吸平稳下来,也不再乱动。

    借着月色,寒瑭仔细的看着凝月,发现她的脸色很苍白,没有一点血色,整个人都消瘦了好多。本来身上就没什么肉,现在更是瘦小的可怜。

    顾寒瑭像抚摸珍宝一般的,扫过凝月的脸颊,却不敢用力,生怕吵醒了睡梦中的人。

    寒瑭坐了很久,一直待到了后半夜,才不舍的离开。淹没在夜色之前,他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人。

    这一觉是凝月自从爷爷走后,睡得最安稳的一次。

    顾寒瑭拿着手上助理递给他的资料,拨出了一个电话。

    “聂芸,十点半,你公司对面的咖啡厅见。”

    “好,好的,我一定会准时到的。”

    没想到顾寒瑭居然会主动约自己,聂芸整个人都处于云端之上,飘飘然起来。

    聂芸在家里,将自己好好地打扮了一番。她站在镜子前,无数遍确认自己的妆容,没有丝毫的瑕疵,才出门。

    聂芸直到走进咖啡厅,见到顾寒瑭前,整个人都还沉浸在‘男神主动约自己’的状态之中,完全不可置信。

    坐下后,聂芸一副娇羞的模样,对着顾寒瑭。

    然而寒瑭却直接进入了正题,“你是不是去见过叶贤?”

    听到这个名字时,聂芸一怔,有些僵硬的笑了下,“你说什么?我并不是很懂。”

    ‘应该没人知道自己那天去见了叶贤,所以一定不要慌张。’聂芸一直在给自己做心理暗示。

    看着这女人装傻充愣的模样,寒瑭只觉得无比的可笑与厌烦。

    这个女人有限的智商,倒是都用在了装傻跟演戏上。

    顾寒瑭觉得很有意思,为什么身边缠着他的女人,都这么爱演戏?她是这样,那个林琳更是如此。

    “你到底有没有去见过叶贤,他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系?既然我今天坐到这里来问你这件事情,就证明我手里有证据。”

    闻言,聂芸整个人颤抖了两下,被顾寒瑭散发出来的阴冷,给吓着了。

    “对,我是去见过他。”迫于无奈,聂芸只能承认了。

    顾寒瑭紧接着问道,嘴边冷冽的笑容更深,“你对他到底说了什么?”

    聂芸怯怯地看着他,声音有些发颤,“那天我进去之后,他问我凝月跟你的关系怎么样。我说,”她顿了顿,“说因为你对叶贤的恨意,所以将所有都报复在了凝月的身上。他觉得是自己害了凝月,一时情绪激动,后来就没有呼吸了……”

    她知道这一切肯定瞒不住,无奈全都老老实实的交代了。

    顾寒瑭听着聂芸的话,眼神微微眯起,却带着嗜血的光芒,让聂芸情不自禁地抖了抖。

    “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的,聂芸!”顾寒瑭直接撂下这么一句很有杀伤力的话。

    聂芸红着眼眶,眼里是惊慌与乞求,“不要!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太嫉妒凝月了,才这么说的,我真的不知道他会因为两句话就丧命。求求你,放过我吧!”

    寒瑭笑了下,透着彻骨的寒冷,“任何伤害凝月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