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凌厉的手段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聂锋看着自家的聂氏在自己的手中覆灭,一时间整个人都变得颓废。

    他整日泡在酒吧里,一连着很多天都没有踏出去过。

    聂锋痛恨自己走到了如今的地步,在昏暗的酒吧里,他摇着杯中的酒,一口闷掉了所有。

    一个妖娆的女人摇摆着身姿,朝聂锋走过来,顺势就要倒在他的怀里。

    “哟,帅哥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

    聂锋一把推开了越来越靠近自己的女人,“滚开,立刻给我滚。”

    女人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反应过来之后,向聂锋大吼道,“哼!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呢?这不是聂大少吗?还真的把自己当回事了?”

    女人挑眉看着面前的男人,最近聂氏破产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她一眼就认出了聂锋。

    听到这句话,聂锋更是气的不行,扬手就要打她。

    女人躲得很及时,“切,老娘还不伺候了呢!没了聂家的光环,现在谁还看得上你。”

    说完之后,女人扭着翘臀,端着酒杯走远了。

    恰巧今天秦暮来到这家店扫黄,一眼就看到了在吧**自饮酒的聂锋。

    在工作全部结束之后,秦暮示意其他人先走,自己来到了聂锋身边。

    秦暮虽然不是他们商业圈子里的人,不过对于聂氏的事情也是知晓的。毕竟聂氏曾经也有雄踞一方的实力,这段时间的商业新闻都在报道聂氏破产的事情。

    秦暮拍了拍聂锋的肩膀,多年的兄弟,此刻见到他这般模样,忍不住劝道,“聂锋,你别再喝了。”

    聂锋转头发现是秦暮,却没有什么好脸色,“别管我!”

    想他们从小三个也算是一起长大的,现在自己却是他们之中混的最差的一个,聂锋的心里极度不平衡,也让他变得有些扭曲跟阴暗。

    “我们还是朋友不是吗?你看看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你还有家人,暂时的困难算不了什么,你还可以从头再来。”秦暮扫了一眼,看到他的面前全都是散落的空酒瓶。

    想来聂锋应该已经在这里待了很长时间了,身上的萎靡跟酒味,让秦暮很难将他跟过去的聂少看成是同一个人。

    “从头再来?秦暮,你是不是在说笑话?就我现在的样子,哪有资本再来一次?我已经一无所有了,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前呼后拥的聂家大少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悲?”聂锋根本无法接受现在的一切,心中全都是对顾寒瑭消磨不尽的恨意。

    秦暮蹙眉,严肃的说,“但如果你就这样放弃的话,那就真的没救了。我所认识的聂锋,不是这样轻易言败的人。”

    “不言败我又能怎么样?我现在的样子,还不都是拜顾寒瑭所赐!要不是因为他狠辣的手段,我怎么会落魄至此,全都是他!”聂锋的眼里带上了凶光,仿佛想要将寒瑭给生吞活剥了一样。

    听闻聂锋的话,秦暮顿时一惊,“你到底在说什么?这件事情怎么会和寒瑭有关系?”

    聂锋再次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怎么,你不相信?但可惜啊,他就是这种小人。”

    聂锋嗤笑秦暮的单纯,这个傻小子,整天跟在那家伙的屁股后面,居然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聂锋,注意你的措辞。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见他始终不听劝告的倔强模样,秦暮也不在这里自讨没趣了。

    走出酒吧,秦暮拨出了电话。

    “寒瑭,聂锋说,是你搞垮了聂氏?”秦暮知道无缘无故,他一定不会做这样的事。

    “我给你发段视频,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件事情?”顾寒瑭仰躺在老板椅上,望着落地窗下川流不息的人群。

    “我刚才在酒吧里看到了聂锋,他整个人的状态都很不好,并且一直说是你害聂氏破产的。”对于聂锋现在的模样,秦暮还是感到惋惜的。

    “只能说这一切都是他们自找的!他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不是我们能掌控的,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如果他有上进心,就不会止步于此。”

    关于聂锋此刻的状态,寒瑭不是没有恻隐之心,但一想到聂芸做的事,寒瑭觉得自己对他们家已经很仁慈了。

    “对了,最近你帮我多关心一下凝月的情况,那种场合,我不适合出面。”临挂电话之前,顾寒瑭特地叮嘱了一番。

    “嗯,你放心。”

    秦暮想到郭婷也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挂上电话没多久,秦暮就接到了寒瑭发过来的视频。

    视频里是聂芸在叶贤病房里的始末,一举一动都昭然若是。

    突然间,秦暮觉得顾寒瑭对聂家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同时,他也没有想到,那个也算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女孩,居然如此的恶毒狠辣,竟对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说出那样恶劣的话。

    她该是有多歹毒,才能那么平静的挑拨离间,撒出这样大的一个谎言?

    聂家破产后,连房子也被银行收回拍卖。

    现在他们一家人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平日里生活奢侈,他们也没有什么积蓄,现在身上剩下为数不多的钱,也才只够租住一间较小的两居室。

    将行李搬进去的时候,看着跟以前天差地别的屋子,聂芸的心中就只剩下对凝月的恨意。

    觉得如果不是因为她,自己怎么会被嫉妒蒙蔽了双眼,跑到叶贤的面前说了那样的一番话,导致惹来这么大的麻烦。

    ‘叶凝月,我会让你也受到跟我现在一样的遭遇,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聂芸攥紧了拳头,心里狠狠的发着誓。

    自从那天楚昊然来过叶宅之后,他每天都准时来到这里,帮忙打理叶贤的后事。

    看着一直忙碌不停地凝月,他忍不住劝道,“你去休息一会吧,听郭婷说这些日子你睡得一直都不好,再这样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

    凝月随口应了一句,“没事,我撑得住。”

    秦暮来看过几次凝月,见她始终是这样的状态,心里担忧不已。

    无奈下,他给顾寒瑭打了电话,“那丫头谁的话都不听,对叶老的丧事,事无巨细,吃不下,睡不好,很憔悴。”

    寒瑭觉得自己的心被人揉碎了般,“我知道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