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原来是塑料姐妹花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但是我心里真的好难受,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凝月扯着顾寒瑭的胳膊,无法相信这一切,但是又不得不相信,证据就这么**裸地摆在自己的面前,根本无处可躲。

    “别怕,去跟她说清楚。无论发生任何事,我都会在你的身边。”

    聂芸那个女人如此的有恃无恐,就是看到凝月一直拿她当朋友。

    “好!”凝月擦掉眼角的泪,自己不该再让爷爷,让寒瑭担心。

    她站起身,拿出手机,拨通了号码,“聂芸,下午有时间吗?你刚才说的事情,我想到办法了,出来见一面吧!”

    “好好好,那就在我们之前经常去的那家咖啡厅吧。”

    聂芸没想到凝月会这么快就给自己回复了,当下一阵狂喜。

    “好,到时候见。”凝月听到聂芸张口说出之前经常去的那家咖啡厅的时候,心里还是有波动的。

    曾经的那些过往,从今天见过面之后就都不存在了吧!

    聂芸,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会做出那样的事情,看来都是我识人不清。

    “好了,没事了。”顾寒瑭从身后将凝月环抱住,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从寒瑭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见小王子又拉了一条门缝,正对着自己偷笑。

    这次顾寒瑭冲他眨了眨眼睛,好像在说,‘怎么样,我厉不厉害?’

    窝在寒瑭的怀里好一会,凝月的心情才彻底的平复下来。

    看到凝月红肿的眼睛,顾寒瑭一阵心疼,再次把帐都记在了聂芸的身上。

    吃过午餐,顾寒瑭送凝月到了咖啡厅的门口。

    凝月坐在车里有些犹豫不决。

    寒瑭握住她的手,语气很轻,“我在外面等你,说完就赶紧出来,不要看她在那里装可怜。”

    凝月听话的点了点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打开了车门,向咖啡厅走了过去。

    看到凝月进入咖啡厅的背影,寒瑭的目光之中有些意味颇深。

    宝贝,希望这次你可以勇敢的面对这一切。

    凝月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了聂芸,她不急不缓的走到了聂芸的面前。

    “你来啦,快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最喜欢喝卡布奇诺。”

    看到凝月,聂芸很激动,自己的钱终于有着落了,所以她没有注意到凝月眼中的冷意。

    “这么多年,难为你还记得我的喜好。”凝月淡漠而疏离的回了一句,但是聂芸却没有在意,她满脑子都是在见到凝月的那一刻充斥的希望。

    “毕竟我们是好朋友,我怎么会记不住,当初我们可是经常腻在一起……”

    这边的聂芸,还在试图怀念过去的日子,却不知道这无疑不是在加剧凝月对她的厌恶跟反感……

    凝月也不急着戳穿她的阴谋,在她的对面坐下之后,淡然的开口,“聂锋出了什么事情,居然需要这么多的钱去解决?”

    “你也知道,自从我们家破产之后,啊不对,是在你出国之后,我哥就开始酗酒,现在更甚。之前他喝酒喝多了,把人给打了。那人背后有很强的黑势力,再加上我哥之前借高利贷没有还上,现在都堵在我家门口,要求赔偿跟还债。”

    聂芸无比的庆幸在自己来之前特地准备了一番说辞,以备不时之需。所有的理由都是事先想好的,没想到果真派上了用场。

    凝月听到她的回答之后却是突然就笑了,笑容愈发的让聂芸不知所措。

    此刻的聂芸,终于注意到凝月脸上的笑意是透着嘲讽的,这一刻她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她感到事情似乎没有朝着自己的预想发展,而是偏离了最初的轨道,“凝月,你现在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聂芸稳着心神,装作无事的问了一遍,难道是自己太敏感了吗?

    “相信你?你让我怎么信你?”

    看着她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凝月愈发觉得曾经的自己是有多么的傻,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那样无条件的相信她。

    “你可是我的好朋友,难道我们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吗?”

    聂芸仍然在做着最后的努力,难道是哪一步出了错误?此时的聂芸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直直的盯着凝月看。

    “你怎么说的出口的?我的好朋友?对,你是我的好朋友,但是我的好朋友却是害死我爷爷的真正凶手。你觉得这件事情讽刺不讽刺?你告诉我啊!”

    凝月终于说了出来,她注意到聂芸的表情在一瞬间就僵硬掉了。

    凝月甚至为自己感到了可悲,她到底被这个女人骗了多久,才能让她如此肆无忌惮的戏耍自己?

    顾寒瑭坐在车上,也很担心凝月。

    虽然他潜意识里相信凝月一定可以应对这些事情,但他还是控制不住的担心。说实话顾寒瑭更愿意为她创造一个没有欺骗跟隐瞒伤害的单纯世界。

    透过玻璃,顾寒瑭并不能看到任何的东西。索性他慢慢地平复了焦躁的心情,在心里默念一定要相信凝月。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寒瑭一直守在门外,自己答应了凝月会等在门口陪着她,就一定不会食言。

    聂芸稳住心神,一脸的吃惊,“凝月,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我怎么会害死你的爷爷,我最尊敬你爷爷了,难道你不知道吗?”

    此刻看着对面的凝月,其实聂芸已经清晰地了解到,恐怕她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根本不是想从自己这边证明什么。

    她今天约自己过来,只是为了让自己认识到她已经知晓了一切。

    “凝月,我真的没有杀你的爷爷。”

    聂芸不知道凝月怎么突然一下子激发了所有的事,明明自己已经隐藏好了,怎么又被突然翻了出来。

    “既然你没有杀他,那你告诉我,他到底是怎么去世的?你给我一个让我信服的说法啊!你怎么会如此残忍的对待一个躺在病床上的老人!”

    聂芸坐在那里一片沉默,没有任何的回应,

    这看在凝月的眼里,更加的生气,“你到底为什么不肯说实话?”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