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反误了一家性命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否则的话单就是这一次的事情,只要缪如茵出手,那么不要说是一个齐澳纳了,就算是连德钦吉塔也会被一起处理掉。

    而杨帆这个时候也从温山口中得知了齐澳纳居然派了杀手过来想要杀死缪如茵,当下杨帆的脸色可就不好看了,他关切地先上上下下地打量了缪如茵一番,待确定缪如茵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是那眼底里染上的怒意却并没有任何的消散,现在这事儿他只要一想起来还是会有些后怕,如果,如果出了一点意外,那么岂不是现在在自己面前的这个明媚的少女便会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温山我和如茵现在就离开缅甸,你帮我们订一下距离现在最近的航班。”杨帆可是真的急了,虽然他一直都知道缅甸这个地方有些乱,可是却真的没要想到这个地方居然可以乱成这种样子,虽然这几年他一直过来参加公盘,可是却还是第一次直面这样的事情,一想到住在自己隔壁房间的少女差一点就香消玉殒了,他便止不住地一阵后怕。

    温山张了张嘴刚想要阻止杨帆,缪如茵便已经开口了:“不行,现在我还不能离开缅甸,明天是公盘的最后一天,我还要参加呢!”

    杨帆差点没一个仰倒,这个丫头的胆子要不要这么大啊,她到底知道不知道那齐澳纳既然可以一次动用了四个杀手来要她的命,这个丫头到底知道不知道,一次不成功,那齐澳纳还可以再来第三次,第三次……

    缪如茵看着一脸焦急的杨帆,却是抿着嘴轻笑了笑,只是还不待她再开口说什么,房门便已经被人敲响了,打开门,便看到了德钦吉塔带着人推推搡搡地进来了一个人,杨帆定好几个一看到便立马认了出来,那个人不是齐澳纳又是谁呢?

    齐澳纳这个时候也看清楚了房间里的缪如茵,温山还有杨帆三个人,当下他的脸色便不由得大变,这个小丫头居然没有死,这,这,这怎么可能呢,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不过他的目光很快地便落在了温山的身上,于是他明白了,是了,一定是温山帮的忙,如果没有温山的话,只怕这个小丫头早就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哼!”温山一看到齐澳纳当下便沉着脸冷冷地哼一声,这个家伙明知道自己与缪如茵的关系,结果居然还敢动缪如茵,这不是摆明了不肯给他面子嘛,对于这个认知可是令得温山十二分的不满,就算是缪如茵不提这事儿,那么他也是不会放过的,这个家伙果然很该死,还真以为顶着一个虚名的翡翠大王的头衔便可以在缅甸横着走了不成?

    德钦吉塔伸手在齐澳纳的背上一推,当下齐澳纳便是一个踉跄然后直接摔倒在缪如茵的面前,德钦吉塔道:“如茵你说,这个人怎么样你才能消气?”

    缪如茵的目光深了深:“我这个人不喜欢麻烦,更不喜欢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杨帆一惊,有些不敢相信这话是面前这个少女说出来的,这意思这是分明不但要断了齐澳纳的性命,同时也要断了他家人的命。

    不过相较于杨帆的震惊,温山与德钦吉塔两个人却是同时一笑,在他们看来这样才对呢,毕竟没有人喜欢一天到晚地总是被人算后帐,所以有些时候做人就是得心狠手辣一些才行。

    不然的话,只怕现在他们每天晚上睡觉都不能安生了。

    齐澳纳听到了这话不由得大吃一惊,他怒视着缪如茵:“你不能这么做!”

    缪如茵的眼睛微眯了一下,那两点寒光如同两柄刀子一般直射进了齐澳纳的心底里,令得他的心头不由得为之一寒,接着便听到了少女那淡漠得不带丝毫温度的声音:“既然你敢要我的命,那么这便是你必须要付出的代价,而且齐澳纳我可以向你保证一件事儿,你和你的那些亲人就算是死后,也不可能再进入轮回了。”

    一句听着似乎平平淡淡,可是听在房间里其他人的耳朵中,却是已经多了不同的意味,要知道缅甸可是全国都信仰佛法的国家,所有的人可以说都是佛教信徒,而现在一听到面前的少女居然说就算是齐澳纳和他的家人死了,也不会进入到轮回,这种下场对于佛教信徒来说都是极为残忍的一件事儿。

    齐澳纳的嘴角抽动了好一会儿,这才道:“不可能的,你做不到的。”

    缪如茵对于他的咆哮声却如同没有听到一般,少女的脸上笑容依就是清浅如故:“信不信与我何干。”

    说着她的右手便已经按在了齐澳纳的额头上,接着一股黑光涌动,然后房间里的几个人便看到齐澳纳的瞳孔放大了,接着他那已经了无生机的身体便软软地倒在了地面上。

    解决了齐澳纳,缪如茵倒是也没有开口询问齐澳纳家人现在在哪里,只是含笑开口让温山把面前的这具尸体也处理掉。

    看到缪如茵的手段,温山心里对于缪如茵的感观再次被刷新了,而杨帆与德钦吉塔两个人却是吃惊不小,杨帆是真的没有想到缪如茵居然敢真的杀人,而且还是当着他们大家的面儿便直接动手了,而德钦吉塔却是惊讶于缪如茵的杀人手法,他完全没有看出来。

    不过三个人倒是都很明白的并没有开口去多问什么。

    ……

    只是当天色黑下来之后,缪如茵便将大黑召唤了出来,然后向着窗外一指:“去大黑!”

    大黑既然已经吸食了齐澳纳的灵魂,所以找起齐澳纳的那些亲人们便是无比的轻松了。

    只是在缅甸仰光市外的一个不起眼的小寺庙里,一个已经不知道在此枯坐了多久的老和尚却是缓缓地张开了眼睛,看着那黑沉的夜空,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唉,自做孽累家小啊!”

    而当第二天一大早便听到齐澳纳的家人居然无一活口,而且死因不明的时候,温山直接喷了一口刷牙水,而德钦吉塔却是将刷牙水全都咽了下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