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雨夜袭杀之人面虫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东方弦月很是有些沉默地靠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正在开车的少女。

    “师兄你不要这么看着我好不好啊,这样子很容易让人家误会的。”缪如茵扭头看了东方弦月一眼,抿嘴一笑,那笑容可是极尽甜美。

    东方弦月也是无奈地笑了笑,这个家伙啊,没事儿的时候便喜欢捉弄自己,看来自己现在可是给了这妞一个错觉了呢,那就是自己是可以任由着她欺负的存在,呵呵……在心底里暗暗地笑了几声,所以如茵啊,你现在尽可能的高兴吧,等再过些日子等你习惯了,那么便该换我来习惯了。

    “师兄!”缪如茵的心头一动:“要不我们直接开车去京城吧,毕竟现在咱们的别墅可是不大,这几小只住进去怕是不会适应的。”所以这事儿无论怎么想也是将这几小只放在师傅所有的那座大山里才是再合适不过的吧。

    东方弦月的脸色一沉,拒绝得还真是斩钉截铁:“不行,绝对不可以。”

    缪如茵看了一眼东方弦月那难得一见的黑脸,却是翻了翻眼皮,她自然也是很清楚自家师兄担心的到底是什么,好吧,说真的她其实就是抱着想要去探探东方家底儿的心思,可是师兄你拒绝的话就不能说得委婉一点吗,居然这么直接,这么干脆,人家完全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往下接了:“师兄……”

    听着身边少女那幽怨的小声音,再加上那盯着自己各种怨怨念的小眼神,东方弦月的心尖也不由得颤了颤,不得不说此时此刻他只觉得有一根羽毛正在撩拔着自己的心尖。

    东方弦月很是有些无奈地看着少女,本来想要再继续冷着一张俊脸说上几句,可是看着少女可怜巴巴的小眼神,他却终于只能是在心底里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绷不住了,于是东方弦月抬手在少女的头上拍了拍:“好了,不是说了吗,等到明年六月你高考完咱们就回京城,还是说你没有信心可以考进京城大学?”

    激将法这招儿,可以说是从古代的时候便传了下来,虽然经过了这么多年,可是就算是到了现在也一样适用。

    所以当东方弦月的声音才刚刚落下便看到少女的眼睛立马便瞪圆了:“哼,不过就是一个京城大学罢了,如果不是本小姐必须要去京城,本小姐直接申请出国留学了。”

    “既然你如此的有信心那么这么急干嘛?”东方弦月笑眯眯地反问了一句。

    “呃!”一时之间缪如茵倒是有些语塞,话说她着急是为了什么啊,还不是为了自家师兄好啊,如果不是想要试探一下东方家族的深浅,她才不会巴巴地往京城去呢。

    但是话既然都已经说到这份儿上了,那么这个话题自然也不用再提了,于是缪如茵便直接开着车向着家的方向而行,是啊,家……虽然只是暂时的,可是却是真正的家,等到家里的成员,师兄夺回肉身,重阳和清明都能找回来……再加上老头师傅和哑叔,她的家便真正地圆满了。

    正开着……缪如茵的目光却是突然间一凝:“师兄坏了,前面有交警在查车。”

    虽然她已经通过汪震国的关系拿到了驾驶证,可是,可是现在她的车里可是有着太多的野生动物……而且尼玛还是活的。

    东方弦月很是无语地看了一眼自家小师妹,这妞居然无时无刻不忘记和自己演戏,于是他便直接闭上了眼睛,身子往椅背上一靠,反正以那些交警的肉眼凡胎,无论如何也看不到自己的,所以他自然也不用担心。

    缪如茵扭头看了一眼不准备理会自己的师兄,当下磨了磨自己的一口小白牙,然后沉声道:“大黑,出来帮忙吧!”

    随着“喵呜。”一声猫叫声响了起来,接着一股冰冷的黑意便自金玉九层塔内流泻而出,很快的这股黑意便已经流到了那几小只的身边,接着便直接一团,将几小只包裹了起来了。

    看到这一幕,缪如茵又不忘提醒了一句:“还有那些东西。”

    所谓的那些东西可是指虎皮,熊皮,人参等等,虽然那不是自己打的,只是消灭偷猎者的战利品罢了,可是这种话你能和交警同志讲吗?

    必须不能啊,就算是她缪如茵敢讲,人家交警能听才怪呢,到时候指定会认为她是偷猎者……

    好吧,虽然她是重生一世了,可是却也从来都没有想过把自己送进监狱里玩去,也整个儿监狱风云出来。

    “停车!”随着缪如茵的车开近,前面几个拦车检查的几个交警中立马便分出了一个人向着缪如茵的车做了一个让她靠边停车接受检查的手势。

    少女依言停好了车,然后滑下车窗扬起一脸的笑容看着走过来的年轻交警:“这是怎么了,我来的时候还没有人查车呢?”

    是啊,你来的时候做的火车,人家交警再怎么管理机动车辆可是也管不到火车的身上吧。

    交警一看到这张年轻而娇美的小脸时,也是一怔,话说这个少女也太年轻了一点吧,这,这个少女不过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模样……微微侧了侧头,他看到副驾驶位置还有后面的座位上都没有人,当下不由得皱了皱眉,刚想要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缪如茵却是已经一抬手便将自己的驾驶证递了出去。

    年轻的交警接过了驾驶证看了看上面加盖了钢印的驾驶证,看了看上面的照片然后又看了看面前的少女,好吧,果然是同一个人。

    “把车打开我要检查一下。”

    “好的,没有问题。”

    缪如茵相当的配合,立马便推开车门跳了下来,主动打开了后面的车门,还有后备箱的门,任由着年轻的交警仔仔细细地检查。

    “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缪如茵一脸好奇地问道。

    年轻的交警伸手在车底板上敲了敲,听听看有没有什么异样,一边倒是很痛快地回答了缪如茵的问题:“最近我们收到消息有不少的偷猎者进了长白山。”

    “哦,这样啊!”缪如茵心里暗暗地为自己点了一个赞,还好自己够机灵:“那些偷猎者还真是可恶呢,查到了一定得把他们关进监狱里呆几年才行,不然的话这些人可是不会长记性的。”

    很快确定了缪如茵的车子里没有异样,于是年轻的交警便将驾驶证还给了缪如茵:“好了,你可以走了。”

    而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却是缓缓地自后方驶来,年轻的交警立马便做出手势,示意那辆轿车靠边停好,而那辆车果然放慢了速度,只是却缓缓地自缪如茵的车旁驶过,其车后面的车窗是摇下去的,一个坐在后座上的中年男人正冷冷地看向缪如茵车的副驾驶的位置上,然后唇角一勾露出了一个冰冷而森然的笑意。

    缪如茵也抬头看了过去,倒是直接与那个中年人的目光撞了一个正着,当下她只觉得一阵的头皮发麻,这个男人的眼神给她的感觉很不好,怎么说呢,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被毒蛇盯上了一般。

    当下缪如茵不由得眯了眯眼睛,这个男人居然能看到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自家师兄……

    这个感觉令得她有些不安,特别是再看到那个中年男人勾起的唇角时。

    不过缪如茵却是很快地收回了目光,然后重重地一踩油门,车子便飞快地驶了出去。

    “师兄,你认识那个人。”这是肯定句。

    东方弦月的眼神有些深邃,好一会儿都没有开口说话,就在缪如茵以为身边的男人不准备开口回答自己这个问题的时候,男人却是终于缓缓地开口了:“东方家族之下其实还有五个附属家族,这是自上古进起便已经归附于了东方家族,分别是妫、姒、嬴、姞、妘五族。”

    听到这五个姓氏,缪如茵不由得吐了吐舌头:“我以为这五个姓氏其实已经消失了呢,专家都这么说。”

    东方弦月也笑了:“wang上不是有人说华夏其实最应该向外国出口的就是专家吗,这五个姓氏其实并没有消失,只是从明面上看是消失了而矣,他们其实一直都存在着。”

    “刚才我们遇到的那个人,他姓妫,名叫妫涔,对东方家族极为忠心,哑叔的嗓子被毁就是他的功劳那就”东方弦月倒是一脸淡淡定地开口道。

    他说的内容并不多,可是却实打实地将那个阴冷男人的身份说明白了,当然了缪如茵自然也是听得很明白:“也就是说师兄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也有他的一份功劳呗。”

    东方弦月抿了抿嘴,没有说话,这分明就是等于默认了。

    少女的眼睛里迸射出了如同寒冰般的厉色:“刚才他既然已经看到了师兄,那么想来他一定会告诉东方家族的吧。”如此说来他们平静的日子便要被打破了。

    毒蛇神马的果然一点儿也没有爱。

    东方弦月却是摇了摇头:“妫涔其人生性好大喜功,他既然看到了我,那么只怕他会觉得这根本就是奇货可居,所以他只会想要亲手将我带回东方家族。”

    “好啊,不怕他掂记,就怕他说出去。”缪如茵高兴了:“怎么样,师兄要不要咱们师兄妹两人一起联手先搞掉这个家伙再说?”

    东方弦月点了点头,以他对于妫涔的了解,那个家伙既然已经看到了自己,那么便会真的如同一条毒蛇一般,从后面冲过来狠狠地咬上自己的,所以这真的不是自家师妹想要找妫涔的麻烦,而是那个家伙自己想要入坑啊,那么他便只有一条路留给妫涔了,那就是成全他。

    “只是妫涔的实力很不错,我们两个还得小心一点应付才行。”东方弦月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个家伙绝对是一个硬碴子。

    “对了,师兄,那五家人里,就没有和你交好的,能站在你这边帮你的吗?”话说她家师兄不管怎么看也不像是那种人缘很差的那种人吧。

    “赢家,我与赢家的少主赢楚是好朋友,所以赢家一直因为赢楚的关系而站在我这边,所以现在只怕赢家会时时处处受到妫家,姒家,姞家还有妘家的打压,而且东方家族应该也会出手的。”东方弦月说着便叹了一口气:“说起来倒是我害了赢家呢。”

    “呵呵,这有什么好叹气的,只要师兄你宰了东方端阳那么赢家便可以乘风直上了。”在缪如茵看来一切和自家师兄做对的人,便都是她的敌人,所以她对于东方端阳其人可是没有半点的好印象,甚至还恶毒地想过那货怎么不一出门就被车撞死呢?

    好吧,身为奇门中人,就算是被车撞了,也不会说死就死的,是她想得太多了。

    抬头看了看天空,阴云渐拢:“看来要下雨了,师兄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落脚……”

    话还没有说完,缪如茵的心头却是突然间一动,于是她便直接将车停在了路边,然后推开车门便走了下去,只是那脸色却绝对称不上是美好。

    “怎么了?”既然没有太阳,所以东方弦月自然也不在意在大白天的出现在户外。

    缪如茵没有回答,不过一双眸子却是死死地盯在车后盖上的一个米粒大的绿点上,如果离近仔细看,便会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绿点,那根本就是一只绿色的小甲虫,只是这只甲虫倒是与缪如茵所见过的其他的绿色甲虫不一样,因为它居然长了一张小小的人脸。

    东方弦也看到了,只是他倒并没有觉得吃惊:“这是妫家特有的人脸虫,在妫家,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体内都会被种上一只人脸虫的母虫,然后在与人斗法的时候,妫家人最为拿手的便是操纵人脸虫进行攻击与防御。”

    “人脸虫,有趣啊,不知道如果昆虫学家们发现了这样的虫子,会不会感觉很惊喜呢。”

    “当然不会,因为每一只人脸虫,在远离母虫十公里三天后便会直接死亡,甚至在它们死后都不会有尸体留下,因为它们在死亡前一刻体内都会产生自燃现象。”

    “果然是好手段呢!”缪如茵称赞了一句:“看来这只人面虫应该还具有定位功能吧,凭着这只虫子便能找到我了。”

    东方弦月点了点头,自己的这位师妹果然是聪明无比,很多事情完全不用自己说得太明白,她一点一就透不说,而且还能够举一反三。

    而就在缪如茵找到了一个小瓶,想要将这只人面虫装进小瓶的时候,小紫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车里钻出来的,一看到这只人面虫,当下那双紫色的小眼睛便立马亮了,然后竟然直接一扑,居然一口便将这只人面虫给吃了。

    “喂,小紫你不要命了!”缪如茵可着实是吃了一惊,她怎么不知道小紫这货居然还会吃虫子,话说这不应该是鸟干的活儿吗,可是小苍那货可是连车都没有下。

    一伸手将小紫拎到了自己的面前,缪如茵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下,还好这货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

    低头看了看小紫,却是发现这货居然还一脸的意犹未尽,于是缪如茵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师兄,这货不会是喜欢虫子吧……”话说她怎么不知道她居然还有这样的本事儿,竟然可以让一只好好的小兽改变食性?

    东方弦月却是笑了:“小紫应该只是喜欢吃有毒的东西,这人面虫可是有剧毒的。”

    缪如茵的眼睛亮了,有毒神马的她一向很感兴趣呢,当下少女便笑意盈盈地开口道:“那这么说起来这个家伙的牙应该也是有毒的吧。”她记得小说里但凡会吃毒物的貂儿牙齿可都是有毒的呢,这绝对是一大杀器呢,嗯,她喜欢,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

    东方弦月一看到缪如茵那亮闪闪的目光,也是无奈地一笑,明明灵魂不是小孩子,可是却还是有着几分难得的孩子气呢,不过这样的子的缪如茵却是也格外的可爱。

    很快的东方弦月为小紫检查了一下它的牙,然后很肯定地点了点头:“小紫的嘴里有四颗毒牙,只是毒性倒是不怎么强。”

    缪如茵一听到这话,立马兴奋地一爪子便将小紫拎到了自己的面前:“哈哈,太好了,小家伙,你放心从现在开始你家主子我一定会多配点毒yao来喂你。”

    至于小说中所说的用毒蛇和毒虫来喂养这事儿,人家缪如茵根本连想都没有想过,捉那种东西多麻烦啊,嘿嘿,还是配毒yao对于她来说是小菜一碟,而且效果应该会比吃那些毒蛇,毒虫更好呢。

    不过既然小紫已经将人面虫吃了,那么只怕身后的妫涔便追不上来了。

    这可不行,缪如茵看了看自家的师兄,然后随手在虚空中画了一道符,用这道符将东方弦月的气机锁定在了这里,只要妫涔赶到这里那么便可以感觉到东方弦月的气机。

    引君入瓮这种事儿她也是会做的呢。

    ------题外话------

    今天这本书便正式上架了,喜欢游游和这个故事儿的亲还请继续支持游游,谢谢大家了,每每上架都会损失一部份的读者,在此也祝那些朋友可以尽快地找到他们喜欢的书。

    还有在此之前的那些倒v的章节,看过的亲们便不用再订阅了!谢谢大家!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