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雨夜袭杀之撒豆成兵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果然那位妫涔还真的是没有辜负缪如茵对他的期望呢,待到大雨从天而落的时候,妫涔的车便已经开到了之前缪如茵车停的地方,虽然外面的雨很大,可是妫涔却似乎完全没有看到一般,他直接推开车门便走了下去,那一张脸孔阴沉得如同乌云压城一般,而那一双眼睛也是阴沉得似乎其中没有丝毫的生机一般。

    站在雨中,那落在了妫涔身上的雨水飞快地打湿了他身上黑色的prada西服,他抬起脚,黑色的皮鞋踩在那已经积了些许雨水的柏油路上,一连走出了四步他才停住,这里便是他的人面虫消失的地方,呵呵,真是没有想到呢,东方弦月你现在明明已经失去了肉身,而且灵魂也不全,居然还能拥有着如此敏锐的洞察力,所以说果然是东方本家还有我们这些人一直都小看了你吗?

    妫涔眯了眯眼睛,而这个时候司机也走了下来,撑起一把黑色的大伞为妫涔遮雨,这是一个长相有些憨厚的中年男人:“少主人,您的衣服已经都湿了,还是先回车里吧。”

    妫涔却是没有理会中年男人,他抬眸向着前方看去,虽然这暴雨中已经看不到什么了,可是,可是他却似乎还可以看到东方弦月所坐的那辆车。

    中年男人有些担心地看看这雨,又看看妫涔那冷漠到近乎于死人般的脸孔,他张了张嘴本来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可是却终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他只要陪在少主人的身边便好了,而且少主人也不是一个很喜欢听他们这些人啰嗦的人,往往他们自以为的好心劝说听在少主人的耳朵里便是看不起他的能力了,所以,他还是不得不将自己心头的担心强行按捺住了。

    妫涔又站了片刻,便直接转身走出了雨伞的范围,中年男人忙举着伞向着妫涔追了过去,可是却没有想到妫涔只是走出了两步便突然间一回身,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却是寒光闪闪。

    “少主人……”中年男人不期然地正对上了妫涔那双阴冷的眸,当下心肝都不由得为之一颤,少主人的目光真的是好可怕呢,可是这个时候妫涔却是已经一抬手便将他直接扒拉到一边去了,然后他又紧走了几步,抬手在空气中抓了几把,接着又将手放在鼻子底下狠狠地闻了一下。

    中年男人很是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老实说直到现在他也没有看出来自家的少主人这到底是怎么了,不过这个时候妫涔却是笑了起来,起初的时候那笑声还很低,根本无法盖得过那暴雨的声音,可是渐渐的,他的笑声却是变得高亢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且从中年男人的角度看起来却是可以清楚地看到他那因为大笑而不断颤抖的肩背……

    妫涔的笑声压过了暴雨的声音,他的双手突然间向前伸出,随着他双手上的动作,无数的雨点便开始在他的身前凝聚,渐渐的竟然形成了一个硕大的水球,而在狂笑声中妫涔握掌为拳,直接狠狠地向前一挥,于是只听到“哗啦”一声响,那硕大的水球便直接被他一拳打碎。

    “哈哈哈哈,东方弦月,你是我的了!”雨水不断地顺着他的脸孔滑落而下,聚集在他的下巴上,然后再滴落……可是他的那双眼睛却是睁得大大的,一直以来死沉的黑眸里却是难得地闪动着一种叫做兴奋的光彩,是的,他真的是太兴奋了,他从来都不知道这天底下居然还有一件事儿可以让他兴奋到如此的地步。

    中年男人直到这一刻才听到了东方弦月的名字,当下他的脸色一变:“少主人你看到东方弦月?”

    妫涔这才将目光落到了中年男人的身上,他开口了,声音在这暴雨声中显得格外的阴冷冰寒:“是,怎么你有意见?”

    中年男人的身子一抖,这事儿他怎么能有意见,更是怎么敢有意见呢,于是他忙小心地陪着笑脸,然后再次体贴地把雨伞举在妫涔的头上。

    妫涔皱了皱眉,带着十分的不悦:“拿开,这么大的雨这东西早就没有用了。”

    说着他便迈着一双长腿向着车的方向走去。

    中年男人忙跟在妫涔的身后,不无担心地道:“少主人您既然发现了东方弦月的踪迹,那么便赶快将这事儿报于家主知道吧,这事儿只要报到东方本家那里,咱们妫家一定会得到不少赏赐的,到时候说不定少主人一直心心念念所想的月光草便真的可以得到了。”

    “不必了!”妫涔毫不在意地直接开口:“家里的老头子胆子都已经够小的了,倒是把你们也训成了一个个的胆小鬼,你们到底知道不知道这个世上有句话叫做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东方本家,又怎么敌得过将东方弦月交给东方本家的功劳更大呢,只要我可以将东方弦月交到东方本家的手里,那么……妫家便有可能成为东方本家四大附属家族中的首位,其他三家也会从此仰我们的鼻息过活。”

    虽然心里已经明白了只怕现在自家的少主这是已经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可是中年男人还是有些担心:“少主人,那个东方弦月可是,可是东方家族这千年来号称最强天才的人啊,少主人……”

    只是中年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便只觉得眼前一花,接着一只拳头便夹带着雨水重重地轰在了他的脸上,这一拳的力道巡视大,居然直接将他那还算是壮硕的身子直接轰得倒飞而出,一连飞出了三米才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溅起了雨花飞舞,而他手中的雨伞也掉在了地上在那风雨中滚来滚去。

    “咳,咳……”中年男人刚咳了两声,身子动了动想要爬起来,可是这个时候妫涔却又快步冲了过来,他的大手直接便掐在了中年男人的鼻子上,强迫将他的脸抬起来,男人有些惊恐地发现自家少主人在看向自己的目光中那其中的杀意居然是毫不掩饰的,这令得他相信自家的少主人只怕是真的想要杀死自己了……

    惊恐让他不由得张大了嘴巴,拼命地想要呼吸,可是脖子被人掐住,他这么做只能是任由着这带着泥土气息的雨水断地灌进去。

    看着中年男人那大睁着的双眼,还有他飞快变得有些青紫的脸色,妫涔冷冷地勾了勾唇角,那声音似乎是从嗓子深处生生挤出来的一般:“你的意思是我比不上那个东方弦月吗,你是觉得我不如东方弦月吗?”

    中年男人拼命地将嘴巴想要再张得大一些可是却还是没有办法说一句——没有,出来。

    他,他,他这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家的少主子居然对东方弦月还有心结不成,难道说……当年在自家少主子小时候,有一次家主带着少主子去东方本家马参加一个盛会,结果回来的时候,少主子却是受了重伤,当时家里的人个个都觉得很奇怪,只是不管是家主还是少主人两个人都保持着缄默的状态,无论谁问也不肯说出真正的原因,难道少主人的那身伤是被东方弦月打的不成?

    中年男人只觉得自己瞬间便真相了。

    眼看着自己手下的中年男人便要死在自己的手下了,妫涔这才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他一抬手放开了中年男人的脖子,一脸若无其事儿地站了起来,在雨中活动起了自己的手腕,东方弦月这一天我可是已经等了很久了,那一年那一天的事儿我不会忘记也从来没有忘记过。

    而中年男人却是忙侧身过去,一边剧烈地咳嗽着,一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刚才,没错就在刚才的时候,他真的觉得自己已经要死了,还好,还好少主人及时地放开了手。

    脚步声响了起来,中年男人忙抬头向着妫涔的方向看去,却是看到妫涔已经走到了车旁,然后直接坐进了后座,他并没有去关车门,而是冷冷地抬头看向中年男人,声音更是冰冷无情:“既然没死,那么还不快点过来开车,如果你再敢耽误我的事儿,那么便是你百死也还不起。”

    “是,是,是……”中年男人忙连连点头,便狼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也顾不得去拣地上的雨伞,便忙小跑着过来,先帮妫涔关上了车门,然后这才打开驾驶座的车门坐了进去,只是当屁股与座椅一接触的时候,衣服的布料里便有水被挤了出来,直接顺着皮质的座椅流了下来。

    不舒服,非常的不舒服,可是现在中年人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他伸手一拧车钥匙,发动着车子在风雨中向前驶去,而在车后黑色的雨伞却被风雨吹着一路滚下了柏油路……

    前面便是一个十字路口,中年男人在红灯中停下了车,妫涔抬头按下车窗,将自己的大手伸到了车外,感觉着那道若有若无,让他厌恶并且怨恨的气息,然后冷冷地开口道:“往右拐!”

    “右?”中年男人吃了一惊,不过还不等他开口问什么呢,妫涔不悦的声音便再次响了起来:“我让你往右便往右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到底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

    艰难地吞了一口口水,中年男人便不敢再说什么了,右边那道路……他虽然没有走过,可是却也听人提起过,这条路不祥,而且据说每一个走过这条路的人都能看到一些很古怪的东西,甚至还有人在这条路上遇到过鬼打墙,而且时间长短不一,有的人一天便能从中走出来,有的人却需要三五七天,还有的运气最不好的那种人,直到饿死也没有走出来,等到他们再被发现的时候却是已经变成了一具具的干尸。

    可是不管传说中的这条路再如何的可怕都敌过此时此刻坐在自己身后的少主人更可怕,所以顾不得多想,中年男人已经直接一打方向盘车子便漂亮一甩尾拐到了右边的道路上,然后风雨中黑色的轿车便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向前前方飞快地驶去。

    这场暴雨似乎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不说,而且居然还有着一种越下越大之势,这样的天,天黑得似乎也格外的早。

    而中年男人的黑色轿车依就是在风雨中继续奔驰着,他现在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他们拐到这条路上到底多久了,只是自从上了这条路,便再也没有遇到过任何的岔路口,更没有再看到红绿灯,似乎只是一条笔直的道路,而且还只有他们这一辆车……

    “少主人!”中年男人终于忍不住了,他有些干涩地开口道:“少主人,咱们是不是遇到鬼打墙了,你看路边的这块石头我好像已经看到了二十几次了。”

    妫涔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不过相较到中年男人而言,他却显得异样的冷静:“没事儿,你掉头往回走!”

    “是!”中年男人应了一声,当下便直接打方向盘将车掉头向着来时的方向继续飞快地驶去。

    只是这一次的情况还是一样的,来时的路似乎也一下子变得漫长了起来,无论他们怎么开,无论车速是如何的快,可是看那前路却是渐渐地黑暗了起来,就算是他打开了车灯,可是却似乎不但驱不散这无边的黑暗,而且那越发浓重起来的黑暗似乎可以吞噬车灯的亮光一般。

    妫涔的眼睛眯了起来,这一次他却将头伸出了车外,那股令得他怨恨的气息似乎渐渐地清晰了起来,是了,是了,这一次一定是东方弦月的算计,是他故意让自己落在这样的圈套里的,东方弦月真是没有想到啊,你这个东方一族中千年不遇的天才,居然也会有用如此下作手段的一天呢,果然是鬼不能和人斗嘛。

    而就在这个时候正在开车的中年男人的眼瞳却是一下子变大了起来,天呐,他这是看到了什么,在前面的大路上居然赫赫然正立着两头张牙舞爪的老虎,特别是那脑门上斗大的王字在这灯光的照射下居然格外的清晰,而两只老虎似乎也发现了他们,居然发出一声惊天的虎哮声:“吼……”

    “少主人,少主人……”中年男人有些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不过他这才一扭头的功夫,便听到妫涔闻哼了一声,然后便忙缩回了头,而他用右手捂住的右脸上正有着鲜血不断地从他的指缝中流了出来。

    “少主人,这是……”

    “喵呜……”接着又是一声猫叫声响了起来,在这雨夜之中这声猫叫居然显得格外的诡异,而与此同时中年男人便对上了一双绿油油的猫瞳,天,天,天,谁能来告诉他一声,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猫……

    而大猫的爪子这个时候也从那道开着的车窗里伸了进来,那寒光闪闪的利爪直接向着妫涔的咽喉处抓了过来。

    “快点关车窗!”

    妫涔怒喝道。

    “哦,哦,哦……”中年男人一边应着一边慌乱地伸手按下了一个按钮,于是一时之间四个车窗便都向下落去。

    “笨蛋!”妫涔怒骂了了一句,而趁着这个机会,黑猫居然又一爪子拍在了妫涔的脑袋上,那锋利的抓子居然生生地勾下了妫涔一块头皮。

    妫涔这个时候也终于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张黄色的纸符,抖手便向着黑猫拍去。

    可是他的动作虽然快,不过那头黑猫的动作居然更快,竟然直接身形一闪便消失了一个彻底。

    “少主人你受伤了。”中年男人一脸的担心,而这个时候他又发现,刚才出现在道路上的那两头老虎也不见了,所以他们果然是遇到了鬼吗?

    心里这么想着,虽然现在妫涔已经受伤了,可是中年男人却是重重地踩下了油门,现在的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快地离开这个鬼地方。

    妫涔这个恨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东方弦月那么光明磊落的一个人居然也会玩起了偷袭……而自己居然一个没有防备竟然还真的着了道了,这让他气恨得差点咬碎了一口牙。

    “吱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了起来,中年男人有些呆了,仪表盘上明明显示油箱里还有油呢,可是,可是这车居然自动灭火了,他再打火,却完全没有动静。

    “哼,别白费力气了,有人不想我们离开这里了!”妫涔冷哼了一声,便推开车门走了出去,雨水落在他的头上和脸上,当下便混合着血水在他的脸上晕染开来,一时之间倒是将他渲染得越发的狰狞可怖起来。

    “东方弦月有种你特么的便给我滚出来啊,居然偷袭我……”

    车子里中年男人的颤抖着双手掏出了手机,他飞快地拔出了一个号码,可是那边却响起了一阵“嘟嘟”的声音,低头细看他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居然一点信号也没有。

    而就在这个时候几粒豆子却是不知道从何处滚落而下,接着一个清冷的男声便响了起来:“撒豆成兵!”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