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替他选择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我先给爷爷打个电话,看看德钦秀夫那个不孝子有没有也取我爷爷的血!”德钦吉塔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森然居然带出了一股透骨冰寒的杀意。

    缪如茵看着德钦吉塔眼帘微垂,掩住了眼底里的厉色,德钦秀夫嘛,这种渣爹真的是应该除之而后快才行。

    缪如茵从小便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所以她对于那些所谓的要孝顺其实并不感冒,前世的时候,她身边便有朋友从小母亲生病死了,后来父亲娶了后妈,后妈带过来两个孩子都比她大,于是她的父亲便成了那两个孩子的亲爸,而成了她的后爸,家里不管什么事儿错,不管是不是她干的但是错都是她的,挨了打挨了骂后还得向后妈和后妈带来的孩子赔不是,用她爸的话来说,谁让她是亲生的,所以她就应该受委屈,就应该以德报怨,就应该各种的孝顺。

    缪如茵对于这些却不以为然,亲爹如又如何,只要你不干一个身为亲爹的事儿,那么孝顺你个屁啊。

    温山也是一脸担心地看着德钦吉塔,如果,如果德钦秀夫真的丧心病狂地取了德钦丹旺的血……那么……

    德钦吉塔的心里已经是怒极了,他拿着手机那大手都在不断地颤抖着,拔了好几次才按对了爷爷的电话,响了两声那边老爷子便接起了电话。

    “爷爷!”德钦吉塔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静下来。

    可是老爷子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呢,当下便听出了自家孙子的语气有些不对,于是老爷子忙开口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和我说说,不要瞒我!”

    “爷爷,那个人最近有没有去看你,有没有做什么事儿,哦,还有那些大夫这几天有没有人抽血验血的?”德钦吉塔的声音忍不住带出了颤音,那握着手机的手上青筋毕现,如果爷爷身边的保健医生被德钦秀夫收买了,那么这事儿可就彻底不好办了。

    “哦,倒是没有抽血,不过今天应该会抽血。”德钦丹旺的声音很快便传了过来,不过还不待德钦吉塔再说什么,那边老爷子却是已经话锋一转:“如茵丫头和你在一起吧,你让那个丫头接电话。”

    德钦吉塔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机递给了缪如茵,少女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老爷子。”

    “叫爷爷!”德钦丹旺道。

    缪如茵自然不会和老爷子较针,于是便立马从善如流地道:“爷爷!”

    “嗯!”德钦丹旺很满意地嗯了一声,然后这才道:“丫头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缪如茵不语了,这事儿她觉得应该让老爷子知道,虽然老爷子身体一直不好,可是吃了自己的yao丸再加上老爷子这辈子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心智又岂非常人所能与之相比的,而且这事儿可事关老爷子的儿子还有那两只……呃,儿子是亲生的,那两只也是亲孙子亲孙女啊。

    所以这事儿无论如何老爷子也是一定要知道的,可是看德钦吉塔的意思,只怕是并不想让老爷子知道,毕竟……

    德钦丹旺笑了一声:“丫头说吧,我老头子这辈子风风雨雨经历得太多了,还没有什么事儿是我挺不住的,是不是那个混蛋又干了什么了了?”

    看到德钦吉塔投过来的担心目光,缪如茵在心底里叹了一口气,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不错,德钦秀夫想要害死我四哥。”

    “什么!?”电话那边响起了老爷子惊怒的声音:“丫头,说给我听听。”

    “事情是这样的!”缪如茵当下便将事情说了一遍:“本来四哥刚来的时候我看他的面相还没有什么,可是我们到了广州,四哥从车上下来,我便发现他的印堂处已经有了黑色的死气,而且那死气中隐隐透露着红意,这正是江湖中已经失传了的血邪术,爷爷,不得不说德钦秀夫还真是有着几分本事儿呢,居然能请到这样的人,不过只怕他还不知道吧,这样的人一向都是请神容易送神难。”

    “不管德钦秀夫为了这一次的事情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但是对于出手的人来说都是要背业障的,而且既然德钦秀夫将他和他的那两个子女的血交给了那个人,呵呵……”缪如茵只是两声呵呵,虽然没有将话明说出来,可是老爷子却是也能猜出来几分。

    果然沉默了片刻便听到缪如茵继续道:“爷爷,我们奇门中人对于自己身上的东西都是极为在意的,比如说掉落下来的头发,血,甚至剪下来的指甲,都会收拾得很干净,因为这些东西只要落在有心人的手里,那么想不死都难。”

    “而且!”缪如茵想了想还是对德钦丹旺表明了自己的决定:“爷爷,我先把丑话说在前面,不管四哥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虽然都会尊重他的决定,可是我缪如茵的哥哥被人如此的算计,那么我便也会让那人付代价的,就算是不让他死,那么我也得让他吐半身血出来!”

    杀气腾腾的话语,令得房间里的三个人同时一怔,温山怔了片刻便扯着嘴角笑了起来,然后他抬起手在德钦吉塔的肩膀上拍了两下,德钦吉塔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当下对温山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同时一笑,这样护短的妹纸……值了!

    当然了他们两个人在这个时候自然也不会同缪如茵客气,因为他们知道如果缪如茵遇到什么事儿,需要他们帮忙的话,他们也会如此做的。

    而杨帆却是震惊了,虽然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见缪如茵如此了,可是,可是不得不说一次比一次更震惊,然后他再看看温山与德钦吉塔两个人的笑脸,当下却是苦笑了一下,他如何能看不出来这是缪如茵对于德钦吉塔的维护之情,不得不说他是真的很羡慕呢,可是,可是他与缪如茵之间的关系似乎已经回不到从前了。

    一想到这里,杨帆的眼底里便闪过了黯然与失落。

    而这个时候电话那边德钦丹旺的声音却是传了过来,老人的声音带着一种异样的沉重:“唉,既然那个混蛋连自己的儿子都想要害,那么我便也没有这样的儿子了!”

    德钦丹旺现在也看明白了,自己的儿子之所以这么做,不过就是为了趁着他老头子还没有死,扶着他的小儿子上位,这样的心思在老爷子看来不是不能有,可以有,虽然都是德钦秀夫的儿子,但是十根手指头还是有长有短的呢,所以身为父母有偏心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你居然为了一个小儿子而想要整死长子那便不是老爷子可以接受的了,特别是这个儿子之前还动了自己的心思,在儿子和孙子二择一的难题面前,老爷子的选择很明确。

    “好的,爷爷我知道了,您放心好了,就算是为了四哥,我也不会要了德钦秀夫的命!”缪如茵的声音淡淡的,只是至于那两个想要抢夺她四哥东西的野种,她可没有说也会放那两只一条活路。

    放下了手机,缪如茵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腕间的时间,然后抿了抿嘴:“四哥,我们也不要耽误时间了,现在便开始吧。”

    德钦吉塔有些诧异地看着面前的少女,这是她替自己做出选择了。

    不过缪如茵却并没有看他,而是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了一个玉质的小碗,还有一枝笔以及一把银质的小刀:“把手给我!”

    “如茵!”德钦吉塔看着面容难得冷肃下来的少女,心中却是有些不安。

    “四哥,现在对于你来说最重要的人应该是爷爷吧,那么就算是为了保护爷爷你也应该知道你要选择哪一种方法了,至于德钦秀夫,你放心他不会死的。”那种渣男,死了也太便宜他了。

    德钦吉塔点了点头,然后便将自己的右手伸了过来:“我知道了,那么一切便麻烦如茵了。”

    银质的小刀灵巧地割开了德钦吉塔的手腕,鲜血立时便涌了出来,少女倒是一滴都没有浪费,直接用玉碗接住,一直到玉碗里的鲜血装满了,少女这才用手指在德钦吉塔的伤口处轻轻一抹,然后三个人便发现那处伤口的血居然直接止住了不说,而且德钦吉塔的手腕上现在只有一道浅红色的痕迹。

    对于房间里三个人惊讶的目光,缪如茵却是视而不见,她拿起笔,端着玉碗,便立在了房间中间,整个儿人的气息完全内敛,灵力顺着手指注入到了手中的那枝笔上。

    待得少女的双眸睁开,那笔尖处居然隐隐地有金光闪动,接着便看到少女飞快地蘸了一下玉碗中的鲜血,然后便在地上笔走龙蛇地画了起来,那是一组古怪而古老的图形,温山,德钦吉塔三个人这是第一次见到,可是随着这血色的图形渐渐成形,一股阴寒之气便充斥在了整个儿房间中。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