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敢有图谋我者反受其殃(1)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而此时此刻缪如茵那边的大阵也终于在东方弦月,安费扬古还有大黑三才阵的护持下正式启动了。

    缪如茵盘膝坐在正中间,淡淡的红色血雾自地面上升腾而起,少女的面容端肃,双手结太上老君指,口中念念有词:“天道毕,三五成,日月俱。出窈窈,入冥冥,气布道,气通神。气行奸邪鬼贼皆消亡。视我者盲,听我者聋。敢有图谋我者反受其殃。”

    而随着她的声音,那血雾居然渐渐地蠕动了起来,于是一张熟悉的人脸便在半空中凝聚而出,那张人脸赫赫然正是德钦吉塔的脸孔,缪如茵的声音冷沉:“冤有头债有主,我四哥与此事无关,皆是受人所害,今日结阵在此,图谋其者反受其殃……:”

    于是半空中的血色人脸崩坏,地面上的血色图案完全亮了起来,一时之间整个儿房间里憧憧然如同鬼宅一般,带着一种浓重的血腥还有一种异样的森然。

    随着血光大作,那崩开的血雾便又再次凝实了起来,一个人脸重新形成,缪如茵一眼扫去不是别人赫赫然正是德钦秀夫,身为一个父亲居然用尽心思来害自己的亲生儿子,这样的父亲连畜生都不如,而紧随其后很快的在德钦秀夫的脸孔两边又出现两张年轻的脸孔,虽然缪如茵没有见过这两个人,可是她却敢断定这两个人应该就是德钦沙田与德钦达美。

    既然这两只的父母用了他们的鲜血,那么便也应该让他们好好地体验一下什么叫做彻骨之痛了。

    “反噬!”随着少女的一声低喝声响了起来,那房间里飘荡的血雾便化为了一条条血色的灵蛇一般,一条条的向着德钦吉塔,德钦沙田还有德钦达美三个人的五官里钻去。

    ……

    “嘶!”德钦秀夫突然间只觉得自己的头疼难忍,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双手抱头背靠着冰冷的墙壁缓缓地蹲下身去,不过他的妻子库喜娜素季吉利看着他这般模样,却是不悦地皱起眉头:“你这是又是想要做什么?”

    “我,我,我的头好疼!”德钦秀夫的刀把音充满着痛苦。

    “头疼?”库喜娜素季吉利有些不愿相信:“你根本就没有这个毛病,怎么会突然间头疼呢。”其实现在她更想说你是不是又突然间舍不得杀死你那个不孝子了,所以才会装模作样地想要假装生病呢。

    “我真的是头很疼。”德钦秀夫的语气也不好了起来,夫妻这么多年他又怎么可能不了解自己的这个妻子,所以从她的语气中便已经能听得出来她话里的意思,于是他也有些不高兴了,这个女人现在可是越来越刻薄了,再也没有从前时候的温柔可人与体贴入微了,他都已经为了他们的儿女下定决心要杀了他和她姐姐的儿子,她怎么还不知足呢。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心脏却是也突然间狠狠地收缩了一下,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有着一只看不到的大手,狠狠地在自己的心脏上握了一下子一般。

    “啊!”这一次他不禁疼得叫出声来了,而身子也终于倒在了地面上,因为强烈的痛苦而紧紧地蜷缩成了一团。

    看着德钦秀夫地不断抽搐着的身体,库喜娜素季吉利这才知道敢情自己的丈夫并不是在装模做样地骗自己,于是她这才灸切地蹲在了德钦秀夫的身边:“你这是怎么了?”

    德钦秀夫现在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就没有不疼的地方,他张大着嘴巴拼命地想要将自己现在真实的感觉说给库喜娜素季吉利听,可是他的嘴巴张了半天,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来任何的声音。

    “你这到底是怎么了,你告诉我啊,告诉我啊,我,我,现在就叫救护车。”库喜娜素季吉利伸手想要扶起德钦秀夫,可是她的手指才刚刚碰到德钦秀夫的身体便只感觉到一阵冰冷的触感,他,他的身体怎么会这么冷,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碰到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活人的身体,而是一具死人的身体。

    库喜娜素季吉利的心尖一颤,这个时候一种异样的不好的感觉便在她的心头扩散开来,虽然现在她的一颗心全都扑到了自己儿子德钦沙田的身上,可是,可是她却也明白自己的丈夫德钦秀夫可是绝对不对死,如果他死了,那么以老爷子的性子,只怕便不会再承认她们母子三人的地位了。

    只是手机掏了出来,她这才吃惊地发现自己的手机上居然连一格的信号也没有。

    “怎么可能!”库喜娜素季吉利睁大了起来,她试着拔出了急救电话,可是却完全无法接通,于是她又飞快地从德钦秀夫的身上摸出了他的手机,同样的也是完全没有信号。

    “你,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出去打电话叫救护车!”库喜娜素季吉利忙对德钦秀夫说了一句,便顾不得许多,直接拿着手机踩着高跟鞋飞快地离开了地下室。

    只是到了地上依就是没有信号,库喜娜素季吉利这一次可是真的有些怨了,而且她也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对了,要知道这个地方本来就是她亲自选择的,所以她很清楚这里其实是有手机信号的,可是,可是为什么现在却没有了呢?

    就在她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时,两辆华丽的跑车却是从远处驶来,库喜娜素季吉利抬头看去,不看还好,这一看之下她的脸上便失去了血色,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双儿女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要知道这种事情她自然是不会和自己的儿女说了,虽然她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自己的儿女,可是这种血腥而残忍的事情,身为人母又怎么会去污了自己儿女的耳朵呢,就算是血腥也收她们夫妻两个人来沾染就好了。

    而且这个地方极为的隐秘,她的儿女并不知道才对,可是,可是现在他们两个人却偏偏过来了。

    两辆跑车同时停在了她的身边,车门打开,德钦沙田与德钦达美兄妹两个便走了下来。

    “妈妈!”兄妹两个人的神智现在还是很清醒的,只是他们的眼底里却有着淡淡的迷惑,话说他们两个人也不知道他们这到底是怎么了,居然会莫名其妙地开着车来到这种偏僻的地方,而且为什么妈妈也会在这里呢?

    “你,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呢?”库喜娜素季吉利有些紧张地问道,因为太过紧张的关系,她那握着手机的手都不由得更紧了紧,指节处苍白一片。

    她没法不紧张,她在自己儿女的面前一向都是温柔贤淑的形象,如果,如果被自己的儿女知道了自己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儿女又会如何看待自己。

    “我们也不知道。”德钦达美摇了摇头。

    德钦沙田也是道:“是啊,好像突然间便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一定要来这里,于是就来了。”

    “什么?!”库喜娜素季吉利惊呼出声,不过她也立刻便有反应过来了,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现象,于是她忙伸手推着自己的儿子和女儿:“你们两个现在立刻马上开车离开这里。”

    而德钦达美已经看到了德钦秀夫的车,于是面露惊奇:“咦,爸爸也在这里吗,妈妈那爸爸呢,是不是在里面。”一边说着她便想要往里走。

    “听妈妈的话,你们两个人现在就赶快离开这里。”这一刻库喜娜素季吉利满脑子所想的就是要快点让自己的儿子远离这里,至于自己的丈夫,她已经顾不得,毕竟她很汪楚地明白着一点那就是她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下去把他们的爸爸扶出来,因为那样的话他们便能听到地下室里那些女孩子们的惨叫声:“快点离开。”

    “为什么啊?”德钦沙田有些不理解了。

    “别管为什么,反正你们只要知道爸爸和妈妈这都是为了你们好便行了,快走!”库喜娜素季吉利有些急了,那种不安的感觉已经扩散到了她全身的每一个毛孔了,她有着一种直觉,如果自己的子女再不离开这里的话,那么便会发生很严重的后果。

    “哦!”德钦沙田与德钦达美两个人一看到自家妈妈急得汗都下来了,便也只能是点了点头了,毕竟他们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妈妈会急成这般模样呢。

    看着两个孩子拉开车门重新坐回到车里,库喜娜素季吉利这才感觉到自己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儿了,可是她的那颗心才放下去一半,便看到德钦沙田与德钦达美两个人的脸上一滞,然后便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接着这两个人便再次从车上走了下来。

    “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库喜娜素季吉利也发现了不对劲儿。

    “妈妈,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我的身体好像不受我的控制了!”德钦达美的声音里带着急切与哭腔。

    德钦沙田也是跟着开口道:“之前开车来这里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