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身残志坚常月梅(一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了这话,纳赛尔,吴启等人,甚至就连徐东来校长都忍不住笑出声音来了。

    陈倩气得火冒三丈,那张本来还能算得上是清秀的脸孔,此时此刻却是已经几近扭曲了,再看向缪如茵的时候,她的眼锋几乎化为了锋利的刀子一般,恨不得直接将面前的少女给撕裂掉。

    这样的怒恨,令得陈倩几乎想要发狂,对于缪如茵这个女生,就算是她的成绩再怎么好,她也从来不认为缪如茵这个学生好,因为在她的面前自己堂堂副校长的威严根本就是荡然无存的:“缪如茵你居然敢这么和我说话,你这是忘记我的身份了吗?”

    缪如茵挑眉,这个老女人这是在提醒自己她是副校长吗,当下少女笑了,露南了一口整齐的小白牙:“当然记得呢,你不是副校长吗,可是不知道副校长又是否记得我们这些人的身份吗,我们可是学生,你觉得你说那种话便合适吗,还是说在陈副校长这里有的只是只许周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呢?”

    陈倩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异常的难看,要知道她在以前的学校里,便是这样行事作风,可是却一直没有出过什么问题,因为以前的时候学校可是她的一言堂,所以才造就了她的飞扬跋扈。

    徐东来也是十分的无奈,老实说对于这位陈副校长,他也是忍到极限了,这个女人也太把她自己当回事儿了。

    而因为这里的动静,车厢里的其他人也都向着他们这边看了过来,那低低的议论声也不断地响了起来。

    而听着那些议论声,陈倩只觉得自己这一次可是丢人丢大发了,于是她的心头怒火更起:“缪如茵,你只是一个高中生,便不自量力地去为产妇接生,你这根本就是不能正视自己的能力,而且好高骛远不知道脚踏实力,只怕你出手根本就是害了那个产妇还有她的孩子,我真的是为咱们恩倍学校有你这样的学生而感到痛心疾首,而且我刚才就已经说过了,你的一切行为全都属于你个人的生为,我们学校是绝对不会为你的行为买单的,你就等着回去接受处分吧。”

    吴启有些担心地看着缪如茵,本来刚才他也是想要和大家一起过去的,可是却因为听到陈倩居然与徐东来讨论起来要如何给缪如茵处分的事情,于是他便留了下来,他必须得为他的学生据理力争。

    所以当下他便直接挡在了缪如茵的身前:“陈副校长,如茵也是救人心切,这样的行为应该得到夸奖而不是处分或者是批评!”

    “这个,我能说两句吗?”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却是在众人的身后响了起来,缪如茵回头一看来人正是本次列车的列车长,于是少女眨巴了一下眼睛。

    只是缪如茵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呢,陈倩便已经迫不急待地率先开口道:“列车长,我为我们学校的学生给你们添了麻烦而深感抱歉,对不起了,不过之前她过去的时候我阻止了,可是她却不肯听我的话,所以这件事情只是她个人的行为,与我们学校无关。”

    “哦,这样啊!”列车长点了点头:“本来我是受那个年轻母亲的请求过来代她对你们学校表示感谢呢,因为如果没有这位缪同学的话,只怕她会真的是一尸两命呢,而现在却是母子平安,并且也是这位缪同学的出手相助,也为我们提供了极大的帮助,既然这是这位缪同学的个人行为,那么日后我们送锦旗过去的时候,便只写缪同学的名字就行了。”、

    “……”于是徐东来校长,还有陈倩副校长两个人都傻了,一时之间完全不知道该做出如何的表情了。

    而吴启却是立马高兴了起来:“哇,如茵太好了,太好了……”

    看着吴启那长长公了一口气的样子,缪如茵的心头却是一暖,而徐东来校长这个时候却是已经反应过来了,当下他立马换了一副表情,过来与列车长握手:“哈哈哈哈,刚才是这位陈老师在和你开个玩笑,我们既然是带着学生一起出来的,那么自然会为学生的行为负责任了!”

    缪如茵勾了勾嘴角,这个徐校长还真是油滑得紧呢,有事儿的时候他躲在后面,现在没事儿了他便跳出来了,呵呵……

    这样的人缪如茵虽然不喜欢,可是却也不会管,而且他想要地么便拿过去好了,她可是早就从徐东来与陈倩的面相上看出来了,这两个人的路不长,特别是陈倩,一个嘴上都不停地为自己积累恶业的人,赚得多了自然便会有报。

    而且这事儿她也不会插手,既然有天收,她多那个事儿干嘛。

    而徐东来那边已经热情地向列车长介绍了起来,他们学校的在哪里,叫什么名字,这些必须要说清楚,而且还留下了自己的手机,让列车长他们送锦旗的时候提前和他联系。

    纳赛尔也是一脸嘲讽地看着徐东来和陈倩,然后直接翻了一个白眼,拉着缪如茵道:“咱们还是继续坐着吧,正好到黑省青市是吃晚饭的时间呢1”

    于是几个人便又欢欢喜喜地坐在一起继续聊天去了。

    ……

    黑省青市是黑省的省会城市,而且其经济发展速度也很快,徐东来带着一行人出了火车站,这一次的考点设黑省一中,只是黑省一中只负责提供考场,倒是并不会管他们的吃与住,不过徐东来在来之前,便已经打电话在黑省一中附近订了房间了,所以一行人便直接打车到了慧民宾馆。

    分完房间,放下了行李,至于吃饭什么的,缪如茵倒是并没有想要和徐东来他们一起,看着陈倩那张黑得几乎都可以滴下水来的脸,她便没有什么食欲了,而且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修复与陈倩之间的关系。

    而程明与纳赛尔两个人一收拾完东西,便直接过来叫上缪如茵,三个人便一起离开了宾馆。

    黑省是粮食大省,这里拥有着极为广阔的黑土平原,其土质极为的细腻而肥沃。

    所以缪如茵三个人只是简单地吃了一些东西,便直接坐车去了粮食市场,虽然时间略有些晚了,可是粮食市场却还没有开门,看着诺大市场里,那林立的粮食店铺。

    缪如茵的目光闪了闪便走了进去。

    这间粮店的老板是一个黑瘦的老者,本来老者正在打扫店铺,准备关门,一看到有人进来了,便立马热情地招呼了起来:“三位需要点什么?”

    “哦,这黄豆不错啊!”缪如茵看着那颗颗饱满的黄豆,眼睛不由得一亮。

    老板点头:“那当然了,我们黑省的黄豆是最好的……”不过话说到这里他的脸上便也是一片的苦笑:“可是这两年黄豆却不好卖,也卖不上价。”

    “哦?”缪如茵挑眉。

    “我们家便有好几十晌的地呢,这几年种的黄豆都亏本,唉,明年我们是不打算再种黄豆了!”老板继续叹气。

    缪如茵的目光微亮,不过却又继续和老板东拉西扯地又问了一些事情,然后便带着程明与纳赛尔晃进了其他的店面,而所问的情况都与第一家那黑瘦的店主所说的大同小异。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从明年开始,黑省的黄豆还有白沙克,小麦,高梁米等便会大量地向国外出口,而也是从明年开始的,粮食的价格也开始上涨了,而且其后几年,一直到自己死的时候,粮食的价格都是居高不下的。

    待得三个人走出了粮食市场,程明看着缪如茵那深沉的眼眸,不禁笑了起来,他很自然地开口道:“怎么,你又把心思动到黑省的粮食上了?”

    纳赛尔看了一眼程明,不过很快的便将目光重新落在了缪如茵的身上。

    缪如茵倒是也没有想要瞒着程明与纳赛尔,一来这两个人是她的朋友,二来这两个人也是值得信任的人:“是的,不过我还需要再找一个人。”

    她记得黑省从明年开始便会崛起一下一个女强人,她是小儿麻痹症患者,可是却身残志坚,在前世的时候,她还曾听过她的专题演讲呢,那个女人姓常叫做常月梅。

    而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常月梅的家就在青市附近的农村。

    今年也是她最难的一年,记得常月梅在演讲的时候说过,她站在河边差点跳下去,想要了结她自己的生命。

    “我们正式竞赛是哪天?”缪如茵突然间开口问道。

    听到了这个问题,纳赛尔和程明两个人同时都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无语,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缪如茵居然糊涂成这样,话说这妞到底还记不记得他们这一次来到青市到底是要干什么的吗?

    “后天,明天让我们参观黑省一中,熟悉一下环境!”程明含笑开口道。

    “哦,这样啊,那我有事儿今天晚上就不回去了,呃,反正你们就和吴老师说,我后天肯定能赶回来的。”说着她也不管这两个人是什么反应了,当下便直接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