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湘西赶尸人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缪如茵并没有走太远便遇到了几个急惶惶奔过来的医护人员,而且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惶乱无措的苍白之色,缪如茵一伸手便抓住了一个自自己身边跑过的年轻男护士:“出什么事儿了?”

    “那个,那个,太平间里,太平间里……”年轻的男护士很明显是有些太过的惊骇了,一时之间居然说不出来完整的句子,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终于将话说完整了起来:“有死人复活了……”

    缪如茵听到了这话,当下便轻勾了勾唇角,死人复活,真的是太有趣了,而对于这样有趣的事儿,她也一向是相当的喜欢呢。

    当下她便放开了这个年轻的男护士,然后身形一动便化为了一阵风向着太平间的方向而去了!

    停尸间里是一片诡异的宁静,少女淡淡地站在停尸间里,看着这里面余下的三具尸体,这三具尸体都是老人的尸体……

    目光自那三具老人的尸体上扫过,不过很快的她的目光便落在了一张空空的停尸床上,在那床的下面还有着一张白色的用来盖尸体的单子,当下缪如茵的目光便飞快地闪了闪,当下她便几步走到了床边伸手拣起了那块单子,放在鼻子下轻轻地闻了闻然后她的眉头微皱,缓缓地抬起了头来,此时此刻她的目光有些幽深,一股异样的感觉在这个时候浮现在心头。

    缪如茵的眼睛微眯了眯,而这个时候东方弦月的声音也在她的心头响了起来:“如茵,这里不对劲儿呢!”

    缪如茵点了点头:“是啊,而且还是很不对劲儿呢!”

    东方弦月的声音一顿,随后便又很快地响了起来:“如茵你最好去问问这里是不是以前还发生过丢失尸体的事情。”

    经过东方弦月这么一提醒,缪如茵的心头一震,便又立刻冲了出去。

    缪如茵很快便伸手抓住了一个刚刚自她身边经过的身着白色大褂戴着口罩,根本看不出来其长得是什么样子的男人,只不过看他那很是有些花白的头发,想来也不是什么年轻人,应该是一个老男人吧。

    这个人的脚步匆匆,而且头微垂,一副不看周围专心急急赶路的架式,所以就算是缪如茵迎而来他倒是也没有注意到,在少女伸手一把便将他扯住的时候,这个男人很明显的眼神便立马闪了闪,不过因为缪如茵此时有些着急,倒是并没有注意到,很快的男人便听到了少女的声音:“你知道不知道医院里以前丢失过尸体吗?”

    男人的眼帘一垂,然后抬手摆了摆:“我不知道,我很忙没时间关注这些问题。”声音才刚刚落下,男人便已经甩开了缪如茵的手便疾步而去。

    看着男人那渐渐远去的背影,少女的眼睛却是渐渐地眯了起来,刚才她似乎闻到了什么味道……只是那种味道又到底是什么味道呢,她一时之间倒是还没有想到,只是……

    那个男人虽然并没有回头,可是他却似乎能感觉得到少女的目光,当下他脚下的步子便越来越快了起来,而前面一个拐角已经近在咫尺了,口罩下的嘴角微微挑了挑。

    而这个时候缪如茵的声音却在男人的身后再次响了起来:“麻烦你等一下。”少女的声音未落,脚下的步子便已经动了,她快,那个花白头发的男人却也不慢,当下三步并做一步,身形一闪便已经闪进了那处拐角,待到片刻后缪如茵追到这里,却已经再看不到了那个花白头发男人的背影了,当下她的一双眼睛微微眯了眯,那个味道她想起来了,那是一种尸臭味道,而且她可以很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那个男人绝对不是一个死人,那个人绝对是活生生的大活人,可是一个正常的大活人身上又怎么可能会有尸臭的味道呢,要知道就现在来说,就算是在殡仪馆里工作的人,身上也是不会有这样尸臭的味道的,特别是那个男人身上的尸臭味道还很重。

    很明显那个男人不只是和尸体打交道,而且只怕打交道的频率还很勤呢,甚至还不只是一具尸体。

    所以那个男人到底是干嘛的?

    “师兄,心里有数吗?”缪如茵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便求助地问东方弦月。

    师兄就是师兄,而师兄的最佳用处便是在师妹有疑问的时候为自家师妹解惑的。

    “湘西赶尸人!”东方弦月很肯定地道。

    赶尸也称移灵,俗称吆死人,是中国湘西地区的一种运送在他乡死去的本地人遗体回乡的技法。属于巫文化,亦说与祝由科有关。苗族是最早发明兵器、刑法、巫术的民族;其中赶尸作为一种民俗事项,是巫术的一部分。赶尸,也与蛊毒、落花洞女一起,并称为“湘西三邪”。

    相传几千年以前,苗族的祖先阿普蚩尤率带兵在黄河边与敌对阵厮杀,直至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打完仗要往后方撤退,士兵们把伤兵都抬走后,阿普蚩尤对身边的阿普军师说:“我们不能丢下战死在这里的弟兄不管,你用点法术让这些好弟兄回归故里如何?”阿普军师说:“好吧。你我改换一下装扮,你拿符节在前面引路,我在后面督催。”

    于是阿普军师装扮成阿普蚩尤的模样,站在战死的弟兄们的尸首中间,在一阵默念咒语、祷告神灵后,对着那些尸体大声呼喊:“死难之弟兄们,此处非尔安身毙命之所,尔今枉死实堪悲悼。故乡父母依闾企望,娇妻幼子盼尔回乡。尔魄尔魂勿须彷徨。急急如律令,起!”原本躺在地上的尸体一下子全都站了起来,跟在阿普蚩尤高擎的“符节”后面规规矩矩向南走。而这也是第一次的赶尸,也是赶尸的起源。

    缪如茵的目光微微闪了闪,然后一抿嘴:“湘西赶尸人怎么会来到京城呢,他不会是想要在京城赶尸吧,那东方家族怎么可能会不插手呢?”

    缪如茵这话可是一点儿也没有说错,要知道按着奇门江湖中不成文的规矩来讲,这些奇门中人如果在哪里安身立命,那么他便自然而然地要护持那一方的百姓,而这个现在出现在这里的湘西赶尸人,很明显他捞这偏门可是真的捞过界了呢。

    东方家族既然将他们族内的祖宅安置在京城,那么从另一个方面而言便也是说明京城在奇门江湖的划分中属于他们东方家族的地盘,所以这个湘西赶尸人如果敢在京城里赶尸的话……那么便可以说他这是在打东方家族的脸,而且这一巴掌下去,打得可是绝对非常响呢。

    东方弦月听到了缪如茵的话,却是沉默了片刻,就在缪如茵以为他这是默认了的时候,他却是再次幽幽地开口了:“呵呵,只怕他是东方家族请来的也未可知啊,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东方家族与湘西赶尸人可是一直都有联系,而且现在在湘西赶尸人的日子也并不是很好过,所以东方家族每年也会拿出不少钱来资助他们的生活。”

    所以师兄你的意思是说,东方家族已经与湘西赶尸勾搭成奸了是吧,当然了至于东方弦月所说的那种什么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事儿完全就不在缪如茵考虑的范畴内,话说以她师兄的本事儿会记错吗?

    这个问题根本就不用问的好不,必须不能啊!

    “有意思,不过师兄那如此来说东方家族这是到底想要干什么啊?他们是需要这些湘西赶尸人将尸体从外地赶到京城呢,还是需要那些人将尸体从京城赶到别的地方?”事情似乎越来越好玩了。

    不过这个问题,东方弦月却是表示了自己是真的不知道:“这事儿属于东方家族的机密,而我只是一个弃子。”

    不知道就说不知道好了,还幽怨地找理由,师兄你有没有觉得自己突然间有些矫情了。

    既然纠结这个问题也得不到答案,于是缪如茵便很快地找到了值班的护士长,这是一个已经在这家医院工作了近三十年的老护士了,相信如果医院里真的丢失过尸体的话,她一定会知道。

    护士长也没有想到缪如茵居然会向自己打听起这尸体失踪的事情,不过对上少女那双清澈而好奇的大眼睛,她倒是有种不忍拒绝了:“唉,说起这事儿啊,我还真知道呢,可以说每年我们医院的太平间里都会丢尸体,也就是因为发生了丢尸体的现象,所以医院才会在太平间里安装了摄像头,说来也奇怪,那些明明都是死得不能再死的死人了,可是居然会自己从床上坐起来并且下地行走……”

    “而且丢失的这些尸体都是不足四十岁的,超过四十岁的尸体从来都没有丢失过。就为了这事儿,这三十年里我们医院一共搬迁过三次,可是不管怎么搬,尸体还是该丢就。有一次有几个新来的保安胆子挺大的,就相约晚上一起去抓那些自己离开太平间的尸体……”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