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菁萃女书院陈惠苹院长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虽然徐东来很清楚缪如茵这个少女是很优秀的,可是在他看来却还是认为缪如茵的优秀只是存在于国内,或者说只是存在于他们这样的小地方,而一旦真的走出去了,那么缪如茵也是会铁定就要被人比下去的。%d7%cf%d3%c4%b8%f3

    于是他再看缪如茵的目光也多了一分审视与轻漫,在他看来缪如茵如此想要转学去香港,根本就是没有自知之明,而且中国的老祖宗不是还有一句话说得好嘛,就叫做宁为鸡头莫做凤尾的吗,可是缪如茵现在明明已经**头了,居然还想要去做凤头不成?果然是年纪太小了,根本就不知道就凭着内地的教学那也是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达到香港水平的,而且其他的都可以暂时放下不说,单就是英语这一项,内地的学生便赶不上香港的学生。

    要知道在现在这个年代,很少有学校会采用外教来教授英语的,所以很多的学生所学的不过是哑巴英语,这些学生们在书本做起英语题,说起语法来都是头头是道的,可是如果真的让他们进行英语的听说的话,那么便立马会被打回原形了。

    而香港的那些孩子,自从上学起所接触的便是英语教学,所以单就是英语的听说方面,徐东来便认为缪如茵也是不如香港学生的。

    只是他带着几分挑剔地看向缪如茵,只觉得面前的这个女孩子根本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可是面前的少女反应却是极大为的淡然,甚至她还很是平静地与自己对视。

    于是校长办公室里一时之间便陷入到了一种诡异的沉默当中,这样的沉默不由得让人感觉到十分压抑,而且又一堂课的上课铃声也响了起来,于是还是徐东来不得不率先打破了这样的沉默:“哦,可以的,不过缪如茵你确定香港的菁萃女学院会接纳你成为一名大陆的转学生吗?”

    不错,这绝对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缪如茵听到了这话,只是淡笑着点头,少女的笑容里有着无尽的自信:“是的,我确定。”

    “既然如此那么便好了,你还有什么事儿吗?”徐东来问道。

    缪如茵自然还有事儿:“徐校长,在转学之前我还有很多的事儿需要处理,所以从现在到我转学离开之前我还得继续请假。”

    徐东来:“……”他现在是真的觉得缪如茵这个学生没有个学生应有的样子,明明只是一个学生,而既身为学生那么自然是应该要以学习为主的,可是你看看她,这才刚刚请完一个月的假,现在居然又要接着请假,她是不是没有搞清楚这里可是学校而不是大车店。

    不过就算是香港的高中,那么在接收大陆的转学生时,也会要看大陆学校对于这个转学生的评价了,徐东来的嘴角勾了勾,哼,到时候缪如茵也不要怪他这个当校长的不给她好的评价。

    想到了这里,于是他点了点头:“好,我同意。”

    既然已经拿到了假期,缪如茵便也不多在校长室停留了,因为正值上课时间所以她自然也来不及去和程明告别一下便直接晃出了校门,反正她又不会现在就离开这里,等到赴港的事儿确定下来,她再和朋友们好好地聚一下就好了。

    只是……手又紧紧地握了一下书包里的那个古朴的木盒,纳赛尔那个家伙可是知道自己手机号的,只是那个小子居然在他都转学了,也没有想过要给自己打个电话说明一下……

    虽然心里有点小小的怨怨念,可是缪如茵也不是那种会强人所难的人,她知道虽然纳赛尔那个家伙看起来很是有些不着吊的样子,可是那个家伙很聪明,并且他更是很明白地知道他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又应该怎么去做。

    只是想必他所选择的那条路应该不会怎么好走……想到这里,缪如茵不由得轻笑了一下,纳赛尔是如此,而她缪如茵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她选择的这条路不也是布满着荆棘的嘛。

    “在想你的那个同桌?”东方弦月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啊!”缪如茵大大方方地承认了:“他的路只怕会很难走,不过以他那个人的性子来说,就算是再怎么难走,他也会咬着牙走下去的。”

    东方弦月嗯了一声。

    而很快的缪如茵又握了握拳头:“我和师兄也是一样,我们两个人所要走的路也不怎么好走,可是却也必须要义无反顾地走下去,而且只有我变得足够强大了,可以掌握住足够多的资源了,那么日后我才能够在我的朋友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

    白玉棺内,东方弦月轻笑出声,果然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不管遇到什么事儿总是会让自己斗志昂扬的。

    缪如茵自己也没有想到,她回到家里只是给香港菁萃女书院的院长陈惠苹女士发了一封邮件,第二天她便接到了来自香港的电话。

    而且这个电话居然还是陈惠苹院长亲自打来的,两个人直接用英语,法语,俄语,意大利语四种语言进行了交流,这通电话的时间很长,就连缪如茵自己也没有想到这通电话居然整整打了三个小时的时间。

    电话里,陈惠苹院长问了她对华夏当前国情的看法,对世界经济大环境的看法,还有她对于自己的定位,她的公司发展前景,和发展规划与定位。

    当然了有些关于公司的事情,那却属于公司自己的机密了,而这些事儿缪如茵自然不会说,于是她只拣了一些自己能说的说了出来,而且两个人还针对华夏的古典文化还有现在文化,以及华夏的教育也进行了交流,不得不说这一次的电话,虽然缪如茵很清楚这其实是陈惠苹院长对自己的一次电话面试,可是两个人交流起来,她倒觉得电话那头似乎并不是自己未来的院长,而是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般。

    缪如茵这边通过这通电话对陈惠苹院长有了一个认识,而电话那边远在香港自己院长办公室里的陈院长,对于这位大陆的高三学生也多了一个全新的认识,通过这番交流可以说缪如茵带给她的更多的却是惊喜,她不是一个封闭的人,相反她很开明,而且眼看着香港就要回归华夏母亲的怀抱了,自然也有着越来越多的大陆学生申请想要转入香港的学校就读,可以说她通过电话已经采用这样的方式“面试”过不少的大陆学生了。

    这个缪如茵不只是英语,还有法语,俄语,意大语不但是精通标准,而且也是十分的纯正,如果不是知道电话那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华夏十六岁的少女,她都会怀疑那边是不是真的有一个英国人,法国人,俄国人,意大利人在和自己通话,而且少女的眼光也是在这个年纪的孩子们少有的远见灼识,特别是她的脑子很清醒,看问题也看得很透彻,并用也会一针见血地发现问题的所在,而且她的语言艺术也很精道,甚至让人不敢相信她真的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

    再看看她入学申请表上那父母的一栏完全是空白,而在备注上也写得很明白,她是一个弃婴,在孤儿院生活到八岁便离开了孤儿院,而现在她不但成长得很优秀,甚至她已经开创了自己的公司,虽然还很小,可是却代表着一个少女的启航。

    优秀的孩子,陈院长见过太多了,可以说在她们学院里,优秀的孩子遍地都是,而且其中大部份的孩子,家里也都是非富即贵的,可是就算是这样的孩子现在也没有人可以达到缪如茵现在所在的位置。

    于是这令得她的心里居然生起了一种期待,是的就是期待,她现在可是真的很期待这个大陆来的转学生,可以为菁萃女学院带来一阵风,一阵春风。

    所以在两个人通话的最后,陈院长很认真地道:“缪同学,很荣幸你能加入我们菁萃女学院,我很期待你的到来,同样也很期待与你的见面,三天内你的入学通知书就会发往内地。”

    “谢谢陈院长,我也很期待与陈院长的见面,更期待未来在菁萃女学院的学习生活。”

    挂了电话,缪如茵直接欢呼了一声:“师兄,我成功了!”

    东方弦月的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了她的身边,有些无奈地看着开心的少女,然后抬手摸了摸她的头:“你进入菁萃女学院,是那位陈院长的幸运。”

    “师兄你也太高看我了,你家师妹我可不是什么香饽饽,而且人家菁萃女学院那可是名校啊名校,而我现在不过只是一个名不见经转的小人物罢了!”

    是的,现在的她只不过就是一个名不见轻传的小人物,但是却也只是现在。

    而接下来嘛……

    缪如茵取出之前欧阳竞交给她的那厚厚的一叠资料,好吧,现在开始便是找人行动了,不管怎么说她都得在去香港前将这些人找到,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不向国家开口,不以功臣自居,而且又因为为国家执行任务而身有残疾,只怕他们的生活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她不怕用残疾人,而且缪如茵相信,就凭着那些军人的铁血与志气,他们就算是身体不完整了,可是也不会输给那些身体完整的人,因为这是他们骨子里涌动的军人血性所决定,也是他们身为铁血军人的傲气。

    “贺征,男,三十二岁,双腿残疾,现家住河北省王各庄!”缪如茵的纤纤玉指点在了第一个名字上:“那么我们便先去见见这位贺征吧。”

    ……

    河北省王各庄贺家。

    一大早起来,王玉花早起喂猪喂鸡,结果两只公鸡居然直接便扑扇着翅膀子打了起来,王玉花看得恼火,便直接站在院子里放声大骂:“该死的贱货,老娘又不该你的又不欠你的,养着老的居然还得养着一个小的,老娘还真是欠了你们贺家的,也不好好地看看现在家里过得是什么日子,有一个拖油瓶还不够,居然又多了一个瘫子的拖油瓶,还真以为当了几年的兵就不得了了,人家当了兵回来都分配到了好单位,可是我们家这个回来不但没有单位接收,反而还成了残废了,有本事把自己搞残废了,怎么就没有本事把自己搞牺牲了呢,牺牲了还有抚恤金呢,现在整个残废在家,什么也没有……”

    听着外面大嫂那抑扬顿错的叫骂声,在耳房里正在编筐的贺长征脸上也是一片铁青,自从他回到家里,像是这样的叫骂他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了,可是就算是次数再怎么多,他却还是无法习惯,可能也许他这辈子也无法习惯吧。

    年迈的老母亲拄着柺杖从厨屋出来,颤微微的手中端着一碗稀饭,而外面的大儿媳妇看到了又是一阵大骂:“吃吃吃,腿都没有了,还一天天的只知道吃吃吃,怎么没有直接吃死你……”

    老母亲紧抿着嘴,虽然快被大媳女指到自己的老脸上了,可是却还是推开了贺征的屋门。

    “妈!”贺征一看到老母亲走了进来,忙开口道。

    从部队回来的时候,他是坐着一张新轮椅回来的,可是大嫂却将那轮椅拿出去卖了钱,所以现在的贺征只能坐在地上一个草垫子上,本来政府出钱要给他按个义肢的,只是嫂子说她们家自己按,于是便领回了那笔钱,存到银行里等着给自己的大侄子将来上大学用。

    而这一切老母亲和自己的大哥都知道,可是嫂子泼辣大哥为人老实,所以说白了这个家里当家的也是自己的大嫂,而回来后部队也是给他联系了接收单位的,可是嫂子却直接找了人拖了关系,直接将她娘家的弟弟安排进去了。

    是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可是嫂子却也从来都没有给过他任何的好脸子。

    而且本来他在当兵前,便订了婚事,河北农村这边订婚都早,可是当知道他双腿残疾后,女方便直接退了亲事,这事儿他也是同意了的,毕竟他也不想拖累人家女方。

    只是这每天都在嫂子的大呼小叫的叫骂声中,他倒是没有关系,可是他却不忍心看着自己的老母亲都这么大岁数还因为自己的关系每天被嫂子这么骂。

    伸手从老母亲的手里接过那碗稀粥,贺征倒是并没有喝,只是端着那碗粥看着粥碗里自己的倒影。

    贺母看着小儿子,心里犯疼,眼里发红,伸手在自己儿子的脑袋上摸了摸:“唉,老二啊,你也别怪你嫂子,她那个人就是那样……”

    听着老母亲的叹息,再看着那张慈爱而苍老的脸孔,贺征低下了头,他沉默了好半晌这才一握拳头:“妈,我想搬出去住,我再住在这里也是给您和大哥添麻烦……”

    贺母皱眉不赞同:“那怎么行,你这个样子……”自己要怎么养活自己啊。

    “妈,我能自己养活自己的……”

    只是贺征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他的屋门被人直接从外面一把推开了,王玉花阴沉着脸站在门口,很明显刚才屋子里母子两个人的对话她全都听到了:“好啊,那你现在就搬出去,还真以为我愿意养你一个拖油瓶不成。滚,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玉花!”贺母忙上前几步,伸手想要去抓王玉花的手臂,现在可不能将自己的小儿子赶出去,可是王玉花却连个眼神也没有给她,直接一闪身便躲了过去,贺母却是已经急切地再次开口了:“玉花不能啊,不能啊,而且之前将老二的工作给了你弟弟的时候,不就说好了嘛,老二会一直呆在咱们家里的……”

    贺母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呢,王玉花那边却是已经怒从中起:“那工作本来就是我弟弟的,如果真的给了这个残废,人家单位早就不要他了,老东西有本事你也和你的二儿子一起滚出去啊,人家都是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可是自从我嫁到你们家来就没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现在还得再多养着你一个残废的二儿子……”

    尖锐的叫骂声,远远的缪如茵便听得很真切,当下她皱起了眉头,询问地看向身边的王村长。

    王村长的脸色有些讪然,王玉花对自己的残废小叔子不是打就是骂的,这个全村里的人都知道,可是知道归知道,那也是人家老贺家的家事,就算他是村长也是不好管的,可是以前的时候都没有什么,可是……

    偷眼看了看身边一身笔挺军装的少女,王村长的嘴角抽了抽,这人虽然年纪看起来有些太过的年轻,可是人家可是从京城大地方来的,还说贺征可是战斗英雄,贺征这都回来两年了,现在京城的部队还派人来专程看望他,这也说明部队没有忘记贺征,可是,可是让人家听到这些话……

    这不管怎么想都不好吧,于是王村长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这个,这个,不是贺征家!”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