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如茵的想法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不管怎么想都不好吧,于是王村长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这个,这个,不是贺征家!”

    听到了这话,缪如茵脸上的笑容便有些深了起来,她的声音虽然依就是清越的,可是却带出了几分莫名的婉转:“哦,那里不是贺征的家?”

    王村长只觉得自己的脑门上有些汗涔涔的感觉,这位到底是谁啊,虽然年纪不大,可是给人的压力却是真的很大啊,要知道本来他还自忖自己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对上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子,要知道自己吃过的盐绝对要比这个小丫头吃过的米还要更多呢,而自己走过的桥也肯定要比这个小丫头走过的路更多,可是现在他才知道不说别的,这个少女的那通身的气质与气派便不是自己可以与之相比的,而且还有她的那眼神,那双漂亮的眸子虽然清澈可是却带着可以洞悉人心的通明,只是一眼便让他觉得在这个少女的面前自己一切的心思都无法遮掩。

    于是在少女的注视下,王村长有些僵硬地抬手抹了抹自己额头上的冷汗,有些讪讪地道:“那个就是贺征家,他,他回来便没有了腿,所以便和他娘,他大哥还有他大嫂住在一起……他嫂子那个人,性子有些急……”

    缪如茵挑了挑眉:“可是我记得当年贺征退伍的时候,部队晨也安排了他的就业啊,那接收单位呢,他怎么没有去?”直觉上缪如茵便猜到了这当中肯定有事儿。

    王村长看了一眼缪如茵,有心不说的,可是看着少女眼底里的眸光渐冷,想了想还是不得不道:“那个,那个名额被他嫂子的弟弟给占了。”

    “占了?”

    王村长只觉得占了这两个字从少女的口中婉转而出的时候,却似乎带着浓浓的嘲讽,这令得他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呵呵,部队争取到的名额居然有人想占就占了,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呢,不过王村长,不知道村长与贺征的嫂子是什么关系,我记得他的嫂子似乎也是姓王的吧?”

    “这个,这个,这个……”王村长只觉得自己的舌头有些打结了,他倒是想随便扯点什么把这事儿给绕过去,可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总有着一个声音告诉他,最好不要糊弄这个少女为好,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道:“我,我是她堂叔。”

    缪如茵的眼睛眯了眯,眼底里冷意迸射,而这个时候她和王村长已经走到了贺征家的大门外了,因为家里没有狗,而且距离主屋还有一段距离,所以王村长便直接推开大门,引着缪如茵走了进去,只是在迈进大门的那一刻,缪如茵注意到了在那大门的门框上还钉着一块已经显得有些陈旧的红色铁牌“军属”两个字极为的显眼。

    王村长已经走了进去,他一边走一边提高着声音招呼王玉花:“玉花,玉花,家里来客人……”

    缪如茵只是看了他一眼,倒是也没有说什么,她自是看得出来,这位王村长其实也是想要王玉花不要再问了,可是也许是因为王玉花骂得嗓门太大了,居然没有听到,而且现在她正对着自己的婆婆怒目而视:“老东西,老娘嫁给你大儿子,可没有想到居然还要养着你和你小儿子两个拖油瓶,既然你舍不得这个残废,那么你就和他一起滚蛋好了……”

    “大嫂,我娘是你婆婆,你怎么可以这么和她说话!”贺征也是真的生气了,他的一双大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手背上青筋毕露。

    “呦嘿,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朝我大呼小呢,你住我的,吃我的,穿我的,有种你滚啊,你舍不得你娘那么便带着你娘一起滚啊!”王玉花双手叉腰继续扯着自己的大嗓子,丝毫不知道此时此刻她的那位村长堂叔的脸色已经黑得可以滴出水来了,他本来还想要再出声提醒的,不过却被缪如茵给阻止了。

    缪如茵只是在小说中还有影视剧里看到过所谓的泼妇,今天倒是真的开了眼界了,居然可以真真正正地看到所谓的泼妇到底是什么样子。

    而王玉花只觉得光是骂还是不够的,居然又一把推开了自己婆婆直接冲了进去,一伸手便将贺征床上的被褥抱了起来,然后看也不看一眼直接扔到了院子里。

    “玉花,玉花,算我求求你了,不能啊,不能啊,可不能啊……”贺母哭着伸手阻止王玉花,可是却被王玉花用力推了开来:“滚吧,老东西!”、

    贺母一个不防备便向着地上倒去,缪如茵眼底的目光一闪,忙一个箭步上前,伸手扶住了贺母。

    而这个时候贺征也从房间里爬了出来,一看到自己的母亲没事儿,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的胸膛在剧烈地起伏着,一团火焰在他的胸腔里熊熊燃烧着:“大嫂,我走,我带着我娘离开。”

    “哼,好,那你们便也不要再耽误了,快点走吧,不过到时候活不下去了,可别再来找我!”王玉花冷哼,她可是容忍这一老一残忍得够够的了。

    “好,我贺征一口吐沫一颗钉!”贺征面色沉肃地道。

    “说得好,不过这位……呃……女士!”缪如茵忍了又忍又终于把泼妇两个字在即将脱口而出的时候换成了女士,好吧,在某些时候还是要给别人点面子的。

    陌生而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王玉花这才扭头看了过来,一看到自家的院子里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个陌生人,于是一挑眉又想要骂人。

    “玉花你给我闭嘴!”王村长还是很了解自己这个堂侄女的忙开口道:“这位是从京城来的同志,是来看贺征的。”

    一听到这话,贺征,贺母还有王玉花三个人的目光便同时落在了缪如茵的身上。

    少女先扶着贺母到一边的凳子上坐下,然后又走到了贺征的面前,伸手将他也扶到了凳子上,看着贺征膝盖下那空荡荡的裤管,眼底里的冷光更盛了起来,她没有回头,声音里也没有丝毫的怒气:“王村长,我记得在贺征回来的时候,部队应该将他的抚恤金还有安义肢的费用全都拔过来了,而且应该还有一部轮椅的。”

    王村长又为难了:“这个,这个……”

    王玉花拧眉:“你是谁?”

    只是她的话才刚刚出口,便被王村长又一眼狠狠地瞪了回去。

    其实缪如茵问出口,也没有指望王村长和王玉花回答自己,她冷哼:“我倒是不知道你们王各村就是这么拥军的。”

    王村长的身上一寒,立时便打了一个哆嗦。

    “不过我这一次过来是要带走贺征的,哦,还有贺大娘,既然你们已经断亲了,那么以后也不得再以军属自居了,门口的那块红色的军属铁牌也可以摘下去了!”

    而此时此刻贺征却是盯着缪如茵在看,看着少女身上那笔挺的军服:“你是,你是……”

    “我叫缪如茵,是欧阳老爷子让我来接你的!”

    “欧……”嘴唇嗡动着只发出了这么一个音节,贺征便再也说不下去了,眼底里的泪水在这一刻无论如何也止不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首长居然还没有忘记自己。

    “和我离开这里。”缪如茵说着,转目看向王村长和王玉花:“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个小时内给我拿张轮椅过来!”

    王玉花现在也有些傻眼了,虽然她只是一个农村妇女并没有太多的见识,可是就算如此,她也看出来了,这个穿着军装的少女来头不简单呢。

    只是轮椅……村里可没有卖的,那得去县城里才有的买,而一个小时的时间根本来不及。

    王村长也是有些为难,他想了想:“那个,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我找个车带你们去县城……”

    而贺征现在却是已经从初见缪如茵听说首长还记得自己的激动中回过神来了,他抬起手用手背抹了抹眼睛,然后笑了,自从回到家,可以说这是他两年以来最开心的笑容了,他不是笨蛋,也猜到了为何老首长会拜托这么一个年轻的姑娘将自己接回去,于是他看着缪如茵很肯定地摇了摇头:“不,我不能和你离开,我现在这样的情况,我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

    “谁说是添麻烦了!”缪如茵一笑,她蹲在贺征的面前与他平视着,少女的眼中是满满的赤诚:“是一个很适合你的工作岗位,你放心吧,这绝对不是老爷子走后门的,而是那家企业要招收的就是退伍军人,而且我相信退伍的老兵一个个也绝对不会是孬种,所以你一定会胜任的,虽然你现在没有腿了,可是你还有双手,未来还会有义肢,而且还有你的其他战友,你们大家会在一起的。”

    贺征呆呆地看着缪如茵,好半天这才开口问道:“真的?”

    “自然是真的,如果你不放心贺大娘,那么也可以带着贺大娘一起。”

    王玉花的脑子倒是转得挺快的,这一会儿的功夫她也听明白了,敢情是自己的这个残废小叔子时来运转了,京城里居然还有人记得这个残废。

    当下王玉花的小眼睛转了转,好事儿啊,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儿啊,倒是没有想到这个残废居然还有用处,于是想了想,她便又准备开腔了。

    “这位……女士,你刚才的行为我可以不追究,关于你们之前是怎么对待的我们的退伍老兵,我也可以不追究,可是我却会保留追究的权力,所以你还是见好就收吧!”缪如茵可没有打算给这个泼妇面子,话音刚落还不待王玉花反应,便转头看向王村长:“看来王村长在这个位置上坐得真是太久了,居然连自家的亲属都管不好,那么你又如何能管理好一个村子呢?”

    王村长又是一个哆嗦,被这个少女冷冰冰的一眼扫过来,他只觉得自己的脊背都是寒凉的,而且他也听明白了一个意思,那就是如果自己还想要继续当这个村长,那么便管住了王玉花,不要让她再起什么幺蛾子。

    当下王村长便冷冷地一眼横向王玉花,不让她再闹了,王玉花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闹就不闹,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那个老东西可是最疼她大孙子的,等到时候让她大孙子在她面前转一圈,还不是得给自己家好处。

    缪如茵的目光自王玉花的脸上扫过,然后微微垂下眼帘:“那么便麻烦王村长先找个车过来吧。”

    而她的一双手却是缩回到了袖子里,手指微曲,一道黑色的煞气便被弹进了王玉花的体内,这样的人必须要受到教训才行呢。

    于是这边还一门心思想着好事儿的王玉花,怎么也没有想到从这天夜里开始,她只要一合上眼睛便是恶梦连连,而且身体也是每况愈下,三天两头便会病上一场,虽然不是什么大病,可是小病也很折磨人啊。

    当然了这都是后话。

    贺征的大哥一直在外面打工,只有农忙的时候才会请假回来,所以现在倒是并不在家,而贺征对于这个所谓的家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当下便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也只是一个小背包,便与贺母两个人一起坐上了王村长找来的车,本来贺母是不想离开的,可是一来不放心自己的小儿子,二来再看看自己的大儿媳妇那横眉冷对的样子也着实是有些心寒了。

    而等到了县城里,缪如茵直接寻了一家最好的旅店带着这母子两个人便住了进去,而她也拿出了那叠资料放到了贺征的面前:“这些便是欧阳老爷子给我的,他的要求就是让我将你们这些人全都找出来,我的公司只收退伍军人与军烈属,所以将你们交给我,他放心,所以这里还请你看看,有没有你认识的人,可否请你帮我联系一下他们,毕竟我这么一个个地找上门去,真的是有些太耗时间了。”

    贺征听到了这话心里却是狠狠地震了震,他吃惊地看着面前的少女:“你说,你的公司?”

    缪如茵点头:“是啊,我的公司。”

    贺征看着少女一身绿色的军装,话说他怎么不记得军人可以经商的说法,而且还是光明正大的开公司?

    “我现在还是一个学生,不过我同时也是军人,不是正规军,我是被特招进入的,不过只是如果有任务需要我,我才会跟着一起出任务,如果不需要我,我还是老百姓,不过为了找你们的时候方便行事,我就把军装穿上了!”缪如茵自然看出了贺征眼里的疑惑所以便随口解释道。

    贺征点了点头,然后便翻看了一下缪如茵给他的那些资料,看着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他的眼睛也一点点的湿润了:“这里的人我差不多都认识!”一边说着,他一边从自己的背包里,摸出一个自己一直以来十分珍视的笔记本,翻开那里面全都是他战友的姓名还有电话。

    缪如茵一喜,便直接将自己的手机放到了他面前:“那好,你先用这部手机,和他们联系,让他们先都来京城吧!”她突然间有了一个想法,京城里的连锁超市,她想要专门辟出一间来由这些残疾军人来运营。

    她不知道她能做些什么,可是在看到贺征的嫂子是如何对他的,她突然间有一种很迫切的想法,她想让社会都能了解这些残疾军,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那不为人知的付出,还有他们退伍后不管生活是再如何的艰辛却依就不肯给国家添麻烦的胸怀,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最可爱,最可敬的人。

    她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可是如果有更多的人来与她做一样的事情,那么才可以真正在实现,既然这些英雄们已经为国家流了血,那么便不应该再让他们流泪了。

    华夏不是有句古语叫做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吗,那么这一次便让她来做那第一点的星星之火吧。

    贺征的心里也被缪如茵感染了,他不厌其烦地给那叠资料上的每一个人打着电话,将这个好消息带给他们每一个人。而缪如茵却是拿起了他的那个笔记本翻看了起来,这上面有很多名字,有些名字并不在这资料上,于是在贺征再次挂断一个电话的时候,她开口问道:“这上面的人都是你的战友吧?”

    “是啊!”贺征点了点头:“现在他们都退伍了。”

    “他们过得好吗?”

    贺征想了想还是诚实地道:“有过得好的,有不好的。”

    “那么便都问问他们吧,只要他们愿意便也来京城吧,我的公司需要很多人。而且我的公司也只收退伍军人还有军烈属。”

    贺征看着少女那认真的脸孔,不知不觉间男人的眼里居然溢满了泪水,他吸了吸鼻子:“谢谢,谢谢你缪小姐!”

    贺征不知道面前的少女为何会这么做,可是,可是她却是在的的确确地为他们这些老兵办了大实事儿。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