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无耻的人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贺征的电话打得效果倒是相当不错的,而且他的那些老战友们接到了贺征的电话,特别是再一听说居然是这样的大好事儿,一个个都很开心,倒是有不少人都点头同意的。%d7%cf%d3%c4%b8%f3

    当然了其中也有一些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更改了联系电话,电话打过去居然是找不到这个人。

    于是面对这样的情况,缪如茵便只能是亲自出马了。

    ……

    吉林省吉林市李家村。

    一个缺少了一只眼睛的男人,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便早早地起来了,他穿好衣服推门走到了院子里,点燃了院子里的炉子,将昨夜便填好的猪食煨热,然后将猪喂好,便又走出了院子,按了按自己胸前的口袋,那里放着几张薄薄的钞票,今天是他给他支助的贫困学生汇钱的日子,虽然他的日子现在也不是过得很好,可是他觉得现在的自己还是有能力可以帮助一下其他人的。

    远远的几个早起来准备上学的村里孩子看到了他,便一起大叫了起来:“独眼聋来了,独眼聋来了,你不是应该住在村外面吗,你怎么又进来了!”

    “独眼聋滚开,独眼聋滚开!”

    这些小孩子一边叫着,一边不断地拣起地上的石子向着男人扔过去。

    男人的脸色不变,甚至便是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自从他少了一只眼睛回到村里,便被村里的人嫌弃着,他们说看到了他,晚上睡觉指定会做恶梦的,而这些小孩子最初的时候一见到他都是吓得转身就跑,后来也不知道是哪个孩子带的头儿,这些孩子们一看到他便向他丢石子,叫着骂着。

    起初的时候,他的心里的确是不好过,可是现在他的心早就已经也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麻木了,反正已经没有了感觉。

    石子不断地打在他的身上,可是却并没有阻止他向前而去的脚步,而有些早起的村民听到了小孩子的叫骂声,便呼喝两句,催着孩子们快点去上学。

    早起来的人在农村是不少的,可是当这些人自男人身边经过的时候,却鲜少有人会和他打招呼,就好像他们完全没有看到男人一般。

    邮局距离村子倒是不远,横穿过村子再往前走不过十里地就到了,他复员回来,部队对他也算是不错了,给他找到了接收单位,单位便直接将他安排守大门,只是因为他是独眼,白天怕吓到人,便让他只上晚班,一个礼拜休息一天。

    工资虽然不高,可是也足够他每个月花用的,还能余下一些,于是他便资助了一个贫困儿童,这个孩子虽然家住京城,可是却因为家里太过的贫穷,父亲又在早年出了车祸而身亡,母亲又浑身是病,所以那个孩子差点便上不成学了。

    他当年也是因为父亲早亡,母亲重病才不得不辍学的,所以这件事儿一直藏在他的心底,是他最为遗憾的事儿,所以他真的不想看到那个孩子与他留下一样的遗憾。

    他的步子看起来走得并不快,可是步幅却不小,而且每一步与每一步之间的距离居然都是一样的。

    等到他走到了邮局,正好也到了邮局上班的时间,邮局里的工作人员也早就习惯了他每个月的这一天都会来汇钱,于是一看到他顶着一只独眼出现的时候,柜台里的工作人员便直接拿了一张汇款单给他:“先填单子。”

    “嗳,谢谢你!”万春生客气地应了一声,然后接过汇款单便趴在一边的桌子上认真地填写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利落地扎着一个马尾的少女便走了进来,少女进来只是打量了一下邮局里的人,便几步走到了万春生的身边,凑过头去看他正在填写的汇款单。

    京城昌平区第五中学初三二班李文海。

    而再想想欧阳老爷子交给自己的资料上,关于这个万春生的资料,其中他所资助的这个叫做李文海的学生,可是用笔在纸上多写了几行字,这个李文海根本就不是什么贫困学生,他的父亲活得好好的,而且还是昌平一家民营企业的老板,而他的母亲也并没有身染重病,因为他父亲很善于经营,所以他母亲早在几年前便辞职在家,做起了全职妈妈。

    李文海也是为了成为区级优秀学生干部,还有自立自强三好学生的称号,所以才由他的父亲买通了一些人为他做了假的信息。

    而万春生并不知道这些事儿,他坚持为李文海汇钱已经从李文海刚上初一的时候持续到了现在,那个孩子现在可是初三的学生,居然一坚持便坚持了整整三年的时间。

    虽然他每一个月汇的钱不多,只有五百块钱,可是,可是就这五百块钱也是他每一个月省吃简用省下来的。

    而李家的人明知道他们骗了一个好心人,可是却依就是每个月理所当然地拿着万春生的这五百块钱。

    缪如茵看着汇款单上李文海的名字,她只觉得气愤,姓李的那家人也许都不会将这每个月五百块钱看在眼里,可是他们却不知道,这五百块钱,可是万春生每个月留够自己吃喝所余的全部的工资,而万春生每个月的工资也不过只有八百块钱。

    难道为富就一定要不仁吗?

    万春生写完了最后一笔,还不待他拿起汇款单呢,一只素白的小手却已经先他一步将汇款单拿在了手里。

    “呃!”万春生微微一怔,有些诧异地抬头看向缪如茵,却见面前美丽的少女只是向着自己微微一笑,倒是并没有如其他人一般乍一看到他只有一只眼睛,便会大吃一惊,然后露出了害怕或者恐惧的神色:“这位,这个汇款单是我的。”

    “我知道!”缪如茵点了点头,可是却丝毫没有想要将手里的汇款单还给万春生的意思:“李文海,这个人你认识吗?”

    “我,不认识,可是我知道他是一个很好的孩子!”万春生道。

    “有没有想过他其实只是在骗人。”

    听到了这话,万春生却是呆了呆,不过很快的他便摇了摇头:“不可能的,我和那个孩子通过电话,他,他应该不会说谎的。”

    “李文海,京城昌平区第五中学初三二班,现任初三二班的班长兼团支部书记,家住昌平区一个很不错的小区龙泽别墅区,g二栋,他的父亲叫做李立民,今年四十三岁,在昌平区开了一家汽车维修中心,年收入可以达到五百万以上,他的母亲朱维珍身体健康,现在在家里做全职太太。”缪如茵其实真的很不愿如此直白在一个善良的老兵面前揭开这份丑恶,可是她却更看不得这样一个善良的老兵再继续被蒙在鼓里,这样的人不应该被人愚弄,也不应该被人欺骗。

    万春生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不过军人的沉稳却并没有让他失态,只是他的胸膛却急剧地起伏了几下,缪如茵看得出来面前的这位老兵只怕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可绝对不是他现在表面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深吸了一口气,万春生才平静地开口问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的?”

    “缪如茵,也是一名军人!”少女的脸上浅笑盈盈,虽然现在她并没有穿军装,可是从某个方面来说她这也不算是忽悠人吧。

    一听到军人两个字,万春生的眼睛不由得就是一亮,可是很快的他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李文海的事情?”刚才这个少女可是根本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先看看这个吧,这上面的笔迹你可熟悉?”缪如茵自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张折叠整齐的纸递到了万春生的手里。

    有些狐疑地看了一眼缪如茵,男人还是伸手接过了过来,然后打开,于是一行苍劲有力,却又熟悉的字体便映入到了眼帘中,而且那行字迹很新,看得出来写上还没有多久,而这些字所写的正是关于李文海的信息。

    再往下看便是他万春生的信息了。

    “这是,这是……”看着那熟悉的字体,男人的独眼里闪动着激动,就连那平日里稳如泰山的大手都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是他让我来接你的,还有你的其他战友们,现在京城有家公司专门为了安置你们这些老兵而存在,所以请和我回京城吧,而且他和你的那些战友们也都期待着你回去,那里你和你的战友们所需要的一切全都准备好了,他说这是命令,希望你能服从。”

    万春生的一颗心此时被深深地震动着,虽然他极力压制着,可是那只独眼里还是忍不住流出了泪水,他的声音带出了几丝颤音:“万春生服从命令。”

    只是在缪如茵陪着他去单位进行交接的时候,他却是沉默了半天然后对缪如茵说,等到了京城他想要见见那个叫做李文海的学生。

    缪如茵没有丝毫犹豫便点头同意了,这件事儿就算是万春生自己不提出来,她也会这么做的,她不知道李文海这个孩子自己是怎么想的,可是她觉得不管怎么样,也得让这个年纪轻轻的孩子明白一件事儿,那就是无论是谁只要做错了事儿,那么便注定要付出代价。

    当然了,李文海的父母也必须要付出代价。

    这样的事儿,如果她不知道那么也就算了,可是很不幸,她知道了,而且不只是知道了,她还因为这件事儿而感到愤怒了,那一家人不只是在欺骗万春生一个人,他们根本就是在践踏这些心地善良的老兵,而且她还侧面了解了一下,有一次万春生因为病得很重,所以没有及时去单位开工资,所以也就没有及时地给李文海汇钱,可是那个孩子居然直接打电话到万春生的单位打电话问,万春生叔叔怎么还不给他汇钱。

    这样的行为已经不能再用小孩子不懂事,小孩子不过就是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来解释得通了,用缪如茵自己的话来说这根本就是无耻下作,而且还是无耻至极,下作至极才可以形容的了。

    ……

    京城昌平区龙泽别墅区g二栋。

    李立民,朱维珍,李文海一家三口,还有李文海的奶奶李母正一起吃饭,因为李母今天才刚从海南旅游回来,所以这顿晚餐也是带有为李母接风洗尘的意思,倒是极为丰盛。

    四个人吃得也很开心,只是李文海突然间道:“爸爸,妈妈,这个月我还没有收到那个人给我的汇款呢,我要不要明天再打个电话给他啊?”

    每个月都会有五百块钱额外的零花钱,这对于十五岁的李文海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虽然这五百块钱他并没有放在眼里,平素里随随便便从他父母的手指缝里漏出一点儿来也会比这五百块钱多,可是习惯了便就是习惯了,如果那边的那个人突然打破他的这种习惯,他还是会觉得不爽的。

    朱维珍一听到这话,当下便立马点头道:“当然要打电话给他了,好好的怎么可以说不汇钱就不汇钱呢,我记得那个人可是说会一直持续到你大学毕业呢,这做人啊可不能言而无信。”

    李立民在一边夹起了一块清蒸海鱼肉放在儿子的饭碗里:“你妈妈说得不错,做人啊可不能言而无信。”

    一边本来还满脸笑容的李老太太听到了这话,却是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赞同地道:“咱们家反正也不缺那五百块钱,而且那个人都坚持了三年了,也实属不易,我看啊,还是让文海和那个人说,不用他再汇钱过来了吧。”

    朱维珍一脸的不赞同:“妈,又不是我们逼着他汇的,这可是他自愿的。”

    对此李立民自然是站在自己太太的那边了:“就是妈,你放心吧,现在也没有谁家还会在乎一个月五百块钱的,而且我还觉得这个人有些太小气了,一个才五百块钱,他也好意思拿得出手。”

    李老太太看着自己的儿子:“你又不知道人家到底是什么家庭条件,说不定……”

    只是李老太太的话还没有说完,门铃便被人按响了。

    “我去看看!”李立民放下了筷子,有些不高兴:“到底是什么人,居然会赶在人家饭点上上门,真是不知道礼貌了。”

    等到李立民打开门,却是呆了呆,门外站着两个人,一个是不过十几岁,呃,应该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少女,夕阳西下的余辉正好洒在少女的背上,倒是为她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打上了一层暗影。

    而少女的身边却站着一个中年男人,而且这个男人居然少了一只眼睛……

    这样的组合也不知道是应该说怪异啊,还是应该说古怪,不过倒是真的很有几分视觉冲击力。

    “你们找谁?”李立民拧着眉头问道。

    少女扬眉一笑,声音清越动听:“请问昌平五中初三二班的李文海同学是住这里吧?”

    少女的容貌本为就是极美,现在这么一笑更让人觉得赏心悦目,李立民忙点了点头:“是,那两位请先进来吧。”

    李文海,朱维珍,还有李老太三个人也都被惊动,纷纷走了过来,目光惊讶地看着走进来的这对奇异的组合。

    万春生的目光落在了李文海的脸上,之前李文海有一次寄过一张照片给他,上面的李文海穿着一身旧旧的校服站在操场上,而那张照片上孩子的模样此时此刻与这个富家少爷模样的少年可是真的可以重合到一起。

    “你们是什么人,来找我家文海有事儿吗?”朱维珍有些不悦地开口了。

    而在万春生的目光下,也不知道为什么,李文海居然有些心虚的感觉,于是他便咬了咬嘴唇,伸手扯了扯父亲的衣袖。

    缪如茵脸上的笑容如同阳春三月里的春风:“初三二班应该没有与李文海同学重名的人吧?”

    “没有!”李立民肯定地摇头。

    “哦,那么也就是说李文海同学在这个三年里每个月都会收到一位好心人的捐赠,每一个月五百块钱,而且已经持续了整整三年的时间,而且你还说你的父亲早年出车祸早亡,你的母亲身染重病,家里一贫如洗根本上不起学了是不是?”

    少女的脸上笑容依就是无比的明媚,可是此时此刻李老太太,李立民,朱维珍,李文海这一家四口人的脸色可是不好看了,这件事儿怎么可能会有外人知道呢。

    朱维珍的柳眉一立,眼神不善,她厉声道:“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居然会在青天白日闯进我家来胡言乱语……”

    缪如茵也不生气,脸上的笑容依就:“李文海同学,你可知道我身边的这个人是谁吗,他是一个老兵,他的眼睛便是因为在执任务中受了伤而失去的,他每个月的工资只有八百块钱,可是为了不让你也同当年的他一样成为一个因为父亲早逝,母亲重病而不得不辍学的人,他每个月便将自己工资的一大半拿出来资助你……”

    李文海紧紧地咬着嘴唇,他知道缪如茵正在看着自己,可是,可是他却根本不敢和缪如茵对视,不过却还是不服地出声道:“那又不是我逼他的,是他自己愿意汇钱给我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