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机场安检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你知道你哥去投奔谁了,在哪里吗?”

    “我知道……”

    话才刚说到这里,便听到一个高亢的女声响了起来:“丁小秀你的活干完了吗?”

    听到了这个声音丁小秀的脸色陡然一变,然后忙高声应了一声:“妈,我马上就回去。 .”

    然后忙压低了声音:“我哥在嫩江,李照那里,具体地址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李照似乎是在一个修理厂工作。”

    只是说完了这句话,丁小秀便忙又回去了,缪如茵看了一眼那青砖瓦房,她知道只怕丁小旺与丁小秀的继母现在就在屋子里,古人都说有后妈便有后爸,这事儿缪如茵还是很相信的,其实有些家里有继母的孩子,他们的生活倒是还不如那些孤儿院里的孩子自在呢。

    缪如茵自然不会再继续在这里呆着了,嫩江距离大柳树镇倒是不远,于是她便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打车去往嫩江,倒还是颇有些幸运,这个司机的父母便住在嫩江,所以对于那里他倒是很熟悉。

    “师傅,嫩江有几个修理厂啊?”缪如茵一看这位司机师傅很健谈,于是便也与他聊了起来。

    东北人的骨子里总是带着一种异乎于常人的热情与豪放:“一个,大的就一个,如果是个人的那些小修理铺子可就多了,哦,小姑娘你想要去哪个啊?”

    缪如茵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一边在心底里默念着丁小旺的名字,一边掐指暗算,只是片刻之后,她的脸上便扬起了一抹浅淡的笑意:“就去那家大的修理厂。”

    “好的!”司机师傅答应了一句,然后脚下便又重重地踩了一脚油门,出租车呼啸而去。

    ……

    嫩江,林业修理厂内,丁小旺正用独臂熟练地滚着一个汽车轮胎,而李照却是正有些艰难地蹲在地上,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他正动作迅速地将一个新轮胎安在车上。

    “照哥,今天就是开工资的日子吧!”丁小旺那黝黑的脸膛上难得露出了笑容。

    李照手上的动作不停,不过听到了这话,却也抬头看了一眼丁小旺:“是啊,这段时间咱们一直都是干计件,倒是赚了不少的钱。”

    “这下子秀芬嫂子的手术费应该就够了吧。”丁小旺停了下来,抬手抹了抹自己额头上的汗水。

    李照点头:“是够了,可是我们还得努力啊,嫂子手术完还需要营养呢,而且还有朱宏那孩子,朱明牺牲了,那么他的媳妇和孩子便是我们大家的亲人,这可是咱们之前说好的。”

    “嗯!”丁小旺应了一声,滚着轮胎来到了李照的身边,他看了看李照那有些别扭的姿势:“照哥我来吧,你休息一会儿。”

    李照这一次倒是看也没有看他,直接道:“还是我来吧,我能比你快点。”

    沉默了片刻,丁小旺开口问道:“照哥,等着秀芬嫂子身体好了,咱们再赚钱,你就先动手术把你体内的那些弹片取出来吧。”

    李照直接无所谓地一摆手:“太多了,根本取不完,反正既然取不完,那么便就让它们在身体里呆着好了!”

    丁小旺的嘴巴动了动,终于还是没有再说出来什么,可是他却已经暗暗地下定了决心,等到秀芬嫂子的身体好了,便赚钱给照哥做手术,虽然照哥总是说那些弹片在身体里没有关系,可是每每想到照哥蹲下之后,再想起来疼得满头大汗的样子,每每到阴天下雨天照哥浑身上下酸疼难忍,可是却又不得不紧咬着牙关忍耐着的样子,他心疼。

    虽然看起来照哥的身体是完整的,可是他却知道照哥的身体只怕还不如自己的。

    缪如茵在修理厂大门外下了出租车,付了钱,司机师傅还很热心地问:“小姑娘,要不要我进去帮你找人啊,你一个小姑娘又穿得这么干净……”

    只怕她在修理厂里走上了那么一圈,这身衣服也不用要了。

    “谢谢了,我自己去找他就行了。”

    ……

    走进了修理厂,缪如茵也没有部人,面是是直接便向着东北方向走去,之前在出租车上她便推算出来了,丁小旺人在东北方。

    果然,时间不大,她便看到了一个独臂青年正伸手去搀扶一个正有些艰难地想要站起来的男人,当下缪如茵的眸光便闪了闪,天眼之中她看得很清楚,那个男人的身体里有着弹片,呃,一片,两片,三片……少女的脸色变了,她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男人的身体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弹片,不用问她也猜得出来,这个男人应该就是丁小秀口中所说的李照了。

    而且那些弹片在他的身体里只怕时间已经不短了……

    “啊!”终于站直了身体,李照呼出了一口气,只是一时半会儿他还动不了,丁小旺显然已经很清楚了,当下他便伸出自己的独臂轻轻地按在李照的双腿上,他不敢用力,因为弹片的边缘处都是很锋利的,万一一个用力,令得那弹片割破照哥的肌肉或者血管可就大事儿不好了。

    就在他的拳头再次抬了起来,准备落下的时候,缪如茵的目光却是突地一变,然后她身形急闪来到了两个男人的身边,及时地伸手握住了丁小旺的手,成功地阻止了他的动作:“如果你这一拳下去,便需要送李照去医院了。”

    突如其来的清冷声音,突然间出现在两个人身边的少女,同时令得丁小旺和李照两个人一怔,丁小旺和李照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丁小旺率先开口问道:“你是谁,我们不认识你啊!”

    单看穿戴打扮,面前的这个少女便与他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所以他们又怎么可能认识呢。

    “这是我的证件。”缪如茵看着面上有些防备的两个男人,暗暗地抽了抽嘴角,随后她便掏出了自己的军官证,好吧,现在可以尽快与面前这两位拉近关系的方向也只有自己出具军官证了,军人与军人之间有着天生的亲近感。

    李照伸手接过军官证,打开,丁小旺也凑过去两个人一起看着军官证里的照片,姓名,还有那深刻的钢印。

    “缪如茵。”轻念出了军官证上的名字。

    少女笑了:“不错,我叫缪如茵,我奉欧阳老首长的命令,前来接你们两个人去京城。”

    丁小旺与李照两个人同时一怔,欧阳老首长这个名字他们自家是知道的,而且他们还曾有幸见过那位老首长呢,并且当年那次边境狙击敌人的任务也是由那位老首长的儿子亲自指挥的,而丁小旺的手臂也是在那次任务中失去的,李照在那次任务中身负重伤,同时在他那本来就有十几片弹片残留的身体里又添了不少的新弹片,只不过因为当时李照的身体情况,还有那些弹片所在的位置也极为危险,如果做手术一个不好便会引发大出血,而李照的血型居然还是典型的熊猫血,所以这件事儿便拖了下来。

    可是,可是,他们都已经退伍了,怎么老首长居然还记得他们……震惊过后便是浓浓的惊喜了。

    “老首长让我们去京城是干嘛啊?”李照一边问道,一边有些不好意思地将自己的一双大手往工作服上抹了抹,面对着这一身干净清爽的少女,再看看自己和丁小旺两个人的一身脏污,还真是有些让人脸红呢。

    “因为京城有个地方需要你们,而且这可是老首长的命令呦,两位老兵,服从命令吧。”这段时间一直与这些老兵们打交待,可以说缪如茵一直都奔波在路上,而她的一颗心也在时刻地为这些质朴的老兵们所感动作着,每每当听到她说是要安置他们的时候,这些本来就生活困难的老兵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他们不能给国家添麻烦,不能给老首长添麻烦,可是一旦她说到这是命令的时候,他们就算是有再多的疑问,那么也会答应的,毕竟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句话可是早就已经牢牢地被刻在他们的心底里,骨子里,还有灵魂深处。

    两个人应了一声,随后丁小旺的脸上又有些为难:“照哥,如果我们走了,那秀芬嫂子那边又要怎么办呢?”

    李照拧着眉头想了想,然后抬手拍了拍丁小旺的肩膀:“你去,我就不去了,我来顾照秀芬嫂子和孩子!”

    缪如茵在一边听着,虽然只是两个人很简短的对话,不过她却也听出了一些什么,于是就在丁小旺摇头拒绝的时候,她便已经开口问道:“秀芬嫂子是谁?”

    “是我们连长朱山的媳妇,我们连长牺牲了,当时我们大家都约好了,谁牺牲了,那么牺牲战友的父母便是我们大家的父母,我们为他们养老送终,朱连长的父母已经去逝了,可是,可是他媳妇身体不好,还有一个儿子今年刚上小学四年级,秀芬嫂子得了病,需要做手术,我们,我们现在才刚凑够手术费,可是手术后秀芬嫂子也需要营养的,还有孩子也需要上学的……”各各方面都是要用到钱的。

    缪如茵听明白了,那个秀芬嫂子是烈属:“朱连长牺牲后的抚恤金呢?”

    “当年朱连长的父母得病的时候,家里欠了不少钱,拿到抚恤金后,嫂子便还了欠的债。”

    “哦!”缪如茵明白了,这样的事儿她都已经不用再想了,直接便道:“那就一起,既然这位秀芬嫂子需要动手术,我想京城的医院条件应该要比这里医院的条件好,而且京城的学校教学水平也会更好的吧。”

    丁小旺与李照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话说这天下可是真的砸下来一个大馅饼呢,这惊喜要不要这么大啊。

    “可是……”丁小旺张了张嘴,可是这应该不是老首长的命令吧。

    “放心,一切有我来安排。”缪如茵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笑容。

    少女的年纪虽轻,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脸上那灿如春花般的笑容,丁小旺与李照两个人真的是安心了。

    ……

    于是几天后,缪如茵便带着丁小旺,李照还有梁秀芬,朱宏,五个人一起走进了飞机场,考虑到几个人的身体都不是很好,而如果坐火车的话时间又太长,缪如茵便决定直接带着几个人坐飞机不过两个多小时就能飞抵京城了。

    只是在进行安检的时候,缪如茵,丁小旺,梁秀芬,朱宏四个人倒是很顺利地就通过了安检,不过等到李照的时候,那检测仪才刚刚靠近他的身体,便发出了刺耳的尖鸣声。

    安检人员的脸色沉了下来,声音也冷了下来:“这位先生,请把你身上携带的东西拿出来。”

    丁小旺急急地道:“他身上什么也没有。”

    安检人员连个眼神也没有给丁小旺,你这不是逗我们玩呢吗,他身上如果真的什么也没有的话,那么检测仪怎么会响?

    一个安检人员已经上前,让李照张开双手,他从头搜到脚,果然什么也没有发现,可是检测仪却还在响个不停。

    “他身上是没有任何危险的东西!”缪如茵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来,少女掏出自己的军官证递给一位安检人员:“他是一位参加过边境实战的老兵,你们的仪器之所以会叫是因为他的身体里有弹片残留。”

    此时此刻安检这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变得静悄悄的,少女的声音虽然并不是很大声,可是却还是清楚地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便都一下子集中到了李照的身上,看着这个只穿着一袭朴素衣服的中年汉子,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些百感交集的味道。

    是啊,现在是和平年代,除了老一辈上了岁数的人外,都没有体验过战争,甚至太多的人以为战争距离自己很远。

    可是人们却忘记了在国家的边境上还有着我们华夏的军人在时刻地守护着我们的领土完整,在时刻保护着我们的家园,并不是所有的边境都是太平的,也并不是和年代便没有局部战争,只是那样的残酷只有军人才会去经历,才会去流血去牺牲。

    没错,就是因为有这样的铁血军人在,才令得我们这些老百姓,可以夜夜安枕,可以幸福美满的生活。

    再看向李照的目光,其内都充斥着满满的敬意。

    安检人员吸了吸鼻子,尊重地道:“这位先生,我需要再次为你检查一下。”

    李照点了点头,十分配合地抬起了双手,仪器从李照的肩膀上开始往下移动,刚刚到李照的背部时,便开始尖锐地鸣叫了起来,然后腰部,腿部,特别是腿部那仪器的叫声便越发的响亮了起来……

    安检人员的眼圈红了,附近正在过安检的乘客还有正准备过安检的乘客们一个个的眼圈也都红了……

    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起初只是稀稀拉拉的掌声响了起来,不过很快的掌声便响成了一片,是啊,人们正在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向我们的英雄表达着他们的敬意,而也有人重新将目光落在了丁小旺的断臂上,还有那对衣着同样朴素的母子身上,一开始看到这样古怪的五个人时,大家只是觉得有些怪异,可是现在大家的心里都有数了,那个独臂青年,应该也是军人,看他的站姿就可以判断出来,那么他的手臂……

    还有那对母子……

    于是就这样在掌声中李照走过了安检,一行五个人寻到了他们的登机口,因为时间还不到,所以一行五个人便寻了一排座位坐了下来。

    “打扰一下!”随着声音,一个老者带着一个年轻人疾步走了过来,缪如茵礼貌地站了起来:“老先生您有什么事儿吗?”

    “你好,我叫方文远,这是我的名片,既然你们是坐这趟班机的,那么想来应该也是去京城的,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请这位先生去我们医院,我愿意亲自主刀为他取出他体内的弹片。”

    接过名片,缪如茵认真地看了一眼,方文远,京城医学院附属医院的院长。

    “谢谢方院长,到时候我会联系您的。”缪如茵感激地道,本来她也打算等到了京城,好好地为李照做下身体检查,然后动手术将他体内的那些弹片取出来。

    方文远也是要乘坐这趟班机的,看看几个人身边还有空位置,便直接拉着自己身边的年轻人坐了下来,竟然与缪如茵聊到了一起。

    而当方文远知道,丁小旺也是在战斗中失去的手臂,而梁秀芬与朱宏居然是烈士的遗霜与遗孤,老人立马便表示请梁秀芬去他们医院做手术,而且她与李照两个人在医院的一应费用全部减免。

    缪如茵自然是要好好地表示感谢,而方文远也很快地便发现自己身边这个漂亮的而且又年轻得不像话的少女居然在医学上的造诣也是极为不简单了,而且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她居然都精通,这一发现令得方文远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丫头你,你是哪个医学世家的孩子啊?”

    在他看来也只有那几个医学世家才能培养出这么变态的妖孽出来呢。

    “我只是学生,一个高三学生。”缪如茵道。

    “高三学生……”

    不只是方文远与他身边的年轻人呆住了,就连李照,丁小旺,秀芬嫂子,还有朱宏也都呆了,不是说她是军官吗,而且还有军官证为证啊!

    ------题外话------

    从今天起到二十号,游游不在家,所有的章节从存稿箱里发出!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