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不打麻药的手术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京城医学院附属医院,在一接到方文远打来的电话里,他们便已经收拾好了手术室,所以在方文远带着人一到,便直接将李照送进了手术室里。 .

    本来医院里的大夫和护士们都以为这一次会是方院长亲自操刀呢,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一次要进行主刀的大夫居然会是方院长带回来的一个名不见经转的少女,而且这个少女的年纪……

    是不是有点太年轻了呢,这个少女无论怎么看也没有到二十岁吧,而且就算是他们医学院的那些高材生们,最年轻的一个拿出来只怕也要比她大出来最少十岁吧。

    不得不说看着缪如茵在那边淡定地换衣服,然后进行手部和手臂的消毒,他们自然也看得出来,这个少女的动作很专业,而且还一丝不苟,看那动作当中丝毫没有任何的迟滞,就好像是同样的动作她早就已经做了无数遍了一般。

    而且这些医护人员对于自家的院长大人也是很了解几分的,所以他们自然也是知道的,自家的这位院长大人可是一个相当严谨的人,所以既然他肯同意让这个少女亲自操刀进行手术,那么不用问也知道,他对这个少女绝对是相当有信心了。

    于是众人一个个的便更是好奇缪如茵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就降在了他们医院里了,当然了令得他们感兴趣的还有这位少女与他们院长又是什么关系呢?

    话说就连当时方院长的孙子方少华在院里实习的时候,方院长也不肯轻易让他操刀进行手术呢,更不用说是担任一场手术中的主刀大夫了。

    用方院长自己的话来说那便是每一台手术都关乎着病人的健康与生命,所以身为医者我不求你们个个都有一颗仁心,可是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做到身为医者所能做到的最基本的原则,那就是尊重生命,尊重你们身上的这件白大褂。

    而且不管手术大小,是困难还是简单,方院长都要求大家一定要严谨再严谨,就算是再小的手术也不可以出现丝毫的马虎。

    而这一次他居然会放心大胆地启用一个年纪轻得让人吃惊的新人。

    几个与方少华交好的年轻大夫,便聚在了方少华的身边低声地询问了起来,而对于些方少华却只是摇了摇头倒是并没有给出那些人想要的解释。

    如果说之前的时候他对于缪如茵还一直抱着怀疑与不认可的态度,可是现在他却是也真的很期待一会儿缪如茵在手术中的表现了,爷爷这辈子识人无数,所以爷爷一定不会看错人的,而且刚才爷爷可是低声交待了他,让他好好地观摩一下缪如茵的手法。

    本来他可是真的不认为就算是缪如茵的医术不错,可是以她的年纪又真的会做过几台手术,手术可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的游戏呢,但是现在看看缪如茵那熟稔到骨子里的如同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他相信爷爷的话了,这个女孩子绝对不简单。

    李照换好了衣服也被护士推进了手术室,至于丁小旺,秀芬嫂子还有朱宏却是得等在手术室外,虽然他们也是很相信缪如茵的,虽然她年纪小,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少女就是能给人以一种力量,一种信任的力量,但是他们还是忍不住要担心。

    一切准备就绪,麻醉师也已经就位了,他看向缪如茵:“现在可以开始麻醉了,请问是要局麻还是全麻?”

    所谓的局麻也就是局部麻醉,而所谓的全麻则是指全身麻醉。

    还不等缪如茵说话呢,躺在手术台上的李照却是开口说话了:“如茵我听说麻药会影响脑子,我这个人本来就不是很聪明,所以咱能不麻醉吗?”他可不想过后因为自己脑子的关系而影响到自己执行老首长交付的新任务。

    一句话令得手术室里的所有人,所有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缪如茵的身上,此时此刻少女已经全都准备完毕了,只余下两只漂亮的眸子露在外面,听到了李照的话,她的眼睛弯了弯:“你全身上下一共有一百七十八片弹片,而且分布范围也是全身,也就是说想要一次性取出这一百七十八片弹片,便需要在你全身开刀,那样子会很疼,所以你真的确定不用麻药吗,要知道在我手术的过程中你是不能有任何动作的。”

    “呼!”吁出一口气,李照笑了:“我明白,我也能做到!”

    “那好,那么便不用麻醉了!”缪如茵已经做出了决定。

    “丫头!”方文远不赞同,要知道就算是病人自己要求不用麻醉,可是身为主刀大夫也不能同意啊,在完全没有麻醉的情况进行手术,这要考验的可不只是病人,还有大夫,试问一下现在手术室里的这么多人,谁在病人保持完全清醒的状态下为病人进行过全身手术……

    那样的心理压力要比病人在完全麻醉的状态下增加数倍甚至十数倍。但凡心理素质差一点的大夫,只怕自己会先撑不住的。

    “缪小姐!”方少华也没有忍住:“我相信这位李先生可以撑得住,可是在疼痛袭来的时候,人身体的肌肉会有自己下意识的反应,那并不是李先生自己说他不会动便能真的不动的,特别是人还有反射神经……”

    只是方少华的话还没有说完呢,缪如茵便已经拿出了一包银针:“放心,我还有针。”

    话音落下,少女的手指只是微微一动,三根明晃晃的银针便刺进了李照的头部,于是李照的眼睛便缓缓地合上了。

    “好了,现在我们大家各就各位手术开始了。”缪如茵已经站在手术台前,进入工作状态的少女,那本来弥漫在少女周围的散漫,慵懒的气度便在瞬间发生了改变,现在的她,给人的感觉却是冷静,自持而又严谨到一丝不苟的。

    这样的改变实在是有些太过的突然了,大家竟然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不过方文远却是在第一时间回过神来,他已经站在了缪如茵的身边,伸手将一柄锋利的手术刀递到了少女的手里。

    虽然按说进行这样的手术,应该先给李照拍一个全身的片子,以此来确定那一百多片弹片都在什么位置,可是这对于拥有天眼的缪如茵来说只是耽误时间。

    于是众人便看到这个少女只是抬手看似很随意地在李照的身上轻轻按了按,便确定了弹片的所在,然后果断地一刀划下去,她的手很稳,而且力道把握得也是极准,于是很快的一块弹片便自李照的身体里取了出来。

    “天,真是神了!”一个护士忍不住低呼出声,而就在她的声音落下的时候,第二块弹片也已经被取了出来,而且因为少女出刀果断,下刀的速度极为迅速,所以虽然一连在李照的身上割了两刀,可是居然没有什么血流出来。

    方少华有些吃惊地看着那两处只余下两道血线的细微刀伤,心里可是极为难得地对缪如茵道了一声服气,就算是他爷爷也做不到这样的手术刀功。

    缪如茵的动作极快,下刀又准,本来因为李照提出不要麻醉的要求,而导致大家都多多少少有些紧张的氛围居然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现在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少女的手上,准确地来说是集中在了少女的手术刀上。

    那雪亮的刀芒在明明灭灭间仿佛是在跳舞一般,这也令得他们吃惊地发现了一个事实,手术居然也可以变成一种极具美感的艺术。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走着,在手术室外等候的几个人有些焦急地看看手术室外面依就闪亮的红灯,再看看那窗外已经渐渐黑沉下来的天空,要知道手术室的门已经关上七个小时了,可是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一个医护人员走出来。

    而手术室里在将又一片弹片取出来之后,缪如茵任由着身边的护士帮自己拭去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她抬头看向方文远:“方老先生,接下来有四片弹片因为在他的体内时间太长,所以已经和肌肉长在了一起,并且还正好包围着他的腿部神经,而且旁边还紧贴着腿大动脉,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

    方文远毫不迟疑地点头:“好!”

    经过了七个多小时的紧张手术,虽然方文远并不是这台手术的主刀大夫,可是毕竟他的年纪在那里摆着呢,再加上他又是下了飞机直接赶到医院进的手术室,期间可是没有经过丝毫的休息,而且现在也早就已经过了晚饭时间……

    所以方文远现在可是真的已经累了,保养得宜的脸上已现出了苍白的颜色,可是他却知道接下来那四片弹片的取出可是不容有半点失误,而现在在这手术室里可以胜任的除了缪如茵便只有自己了。

    方少华有些担心看了看自己的爷爷,他很想要说要不他来上吧,可是,可是面对又是肌肉纹理,又是神经,又是动脉的,他还真没有什么底气和自信呢。

    而且人家缪如茵也没有选他。

    方少华有些丧气地垂下了头,他一直以为在国内同龄人中他的医术是最厉害的,可是今天他可是深受打击了,这个叫做缪如茵的少女今年才只有十六岁,足足要比他小了十二岁,而这年长出来的十二年却并没有带给他任何优势,这个少女无论是医学知识,还是她的手术实操都不是他可以与之相比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少女清冷的声音便再次响了起来:“方少华,你来!”

    “啊!”乍一听到少女叫自己的名字,方少华不由得一怔,有些不明所以看着缪如茵。

    方文远看了一眼自己的孙子,示意他看看自己的手,方少华这才发现,因为自己爷爷的身体着实是有些吃不消这种长时间高强度集中注意力的手术,所以导致他握着手术刀的手正在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而如果手不稳也是无法给病人进行手术的。

    可是,可是让他来顶替爷爷的位置……他能办得到吗?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来给他多做思考了,因为缪如茵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方少华你动作快点。”

    “我,我,我……”

    “你什么你,你不是医学高才生嘛,怎么能连这点自信也没有呢,相信你自己,你一定可以的,要知道你吃的盐可比我吃的米还要多呢。”缪如茵头也不抬的一句话喷了过去。

    手术室里大家的嘴角同时抽动几下,就算是人家方少华比你大十二岁,那也不至于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吧,除非方少华这小子天天抱着饭碗在那里吃盐……

    方少华的嘴角也是一阵抽动,不过他的心里却因为缪如茵这话生出一股不服输的信念,是啊,他可不能白比这个丫头多活出来十二年。

    看着自家孙子的眼神变了,方文远的脸上便露出笑容,他甚至还感激地看了一眼缪如茵。

    方文远相信自己的孙子经过这一次缪如茵给他的打击还有与缪如茵的合作,他在心智上会有长足的成长。

    两个人的合作倒是还很顺利,半个小时之后,两个人成功地将那四块粘连在一起的弹片取了出来,而且也没有伤到李照的腿部神经还有腿大动脉。

    “现在他的身上还有最后两块弹片,只是位置有些恰到好处了,你要做好准备。”缪如茵抬眸看了一眼方少华,好吧,这话本来就是对他说的。

    方少华抬头对上缪如茵的目光:“在哪里?”

    少女抬手一指李照的心脏,还有头部。

    方少华吞了一口口水,这妞的玩笑要不要开得这么大啊,最后两块弹片一块在心脏一块在头部了……他本以为刚才那四块弹片就是最难的呢,现在才知道刚才那四块不过只是牛刀小试罢了,真正的难度在这里。

    尼玛,而且这位还没有被打麻药,所以缪如茵这妞是准备在李照没有被麻醉的情况下,同时进行脑外科和心外科的手术吗?

    虽然在心里他已经很认可很认可缪如茵的医术了,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开口问一句,你以为你是神医吗?

    幸好方少华没有问出来,否则的话少女一定会告诉他一句,是的,本姑娘就是货真价实的神医,是可以和九殿阎罗王抢命的神。

    手中的手术刀已经切开了李照心脏那里的皮肉了,可是居然还没有看到方少华那边有任何动静,于是少女一挑眉:“方少华你怕了?”

    激将法,而且还是很蹩脚的激将法……

    不过虽然蹩脚,可是偏偏对方少华还就管用了,于是只见男子深吸了一口气,便也专注地拿起了手术刀。

    这最后两块弹片取出的时间要比之前取出那么多弹片的时间更长,方文远本来还想要坚持到手术结束了,可是人老不以身体为能,最后他还是不得不让护士先将自己扶出去,毕竟如果他真的在手术室里出点什么事儿的话,那么方少华的心绪便不可能再继续稳得住了,这一台手术……他看得出来,对自家孙子很重要,所以他不能打扰到方少华。

    而手术室里的其他人,除了缪如茵和方少华两个人外,也都统统地又换了一茬。

    毕竟疲劳驾驶是危险的,同样的疲劳手术也是危险。

    不过缪如茵与方少华两个人却是无人可以替换,而且就算是有人想要替换他们两个人,他们也不会同意的。

    方少华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他紧盯着缪如茵的每一个动作,甚至不肯错过任何一个小小的细节,这个少女手中的手术刀,就好像是她身体的一部份一般,那种如臂指使的感觉,让他羡慕和钦佩不已。

    手术一直持续到了东方的天空都泛起了鱼肚白的时候,当缪如茵与方少华两个人缝合了最后一针时,宣布手术成功,整个儿手术室里发出一片欢呼声,而直到这个时候方少华才发现自己的爷爷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手术室里了,而且身边的其他人员也不是最初的那些人了。

    “方少华你不错啊!”缪如茵摘下了口罩,毫不吝啬地向着方少华竖起了大拇指。

    虽然从很小的时候便是在身边人不断地夸奖和赞美声中长大的方少华,这一刻的心里却是由衷的开心,因为他明白这是代表了面前的少女对自己的一种认可,而且他更是觉得无比的庆幸,自己参与了这次手术。

    只是还不待他谦虚两句呢,少女便已经话锋一转:“果然不愧是方老先生的孙子呢!”

    方少华有些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不过还是诚心实意地向着少女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缪如茵谢谢你啊!”

    缪如茵微笑着伸出手和方少华的大手握在了一起,她自然明白方少华在谢自己什么:“既然感谢我,那么李照接下来便交给你了,还有秀芬嫂子的手术也交给你了。”

    “没问题!”

    ------题外话------

    我是存稿君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