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车虎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缪如茵微笑着伸出手和方少华的大手握在了一起,她自然明白方少华在谢自己什么:“既然感谢我,那么李照接下来便交给你了,还有秀芬嫂子的手术也交给你了。”

    “没问题!”方少华立马答应了下来,看着少女脸上明媚的笑容,他也笑了,男人本来便长得极为英俊,而经过这件事后他身上的傲气也一下子被磨掉了不少,倒是令得他整个人看起来越发的顺眼了起来。

    而方少华也感觉到了他与缪如茵的关系,居然因为这一笑竟然一下子被拉近了许多,如果说之前他们两个人只是陌生人的话,那么从现在开始他们两个人便已经可以称做是朋友了。

    朋友,多么难得的字眼啊,特别面前这位还是一位医术极高的存在,她的身上有太多值得自己学习与称道的地方了。

    当看到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自手术室里走了出来,方文远的脸上再次浮起了笑意,他也可以感觉到自己孙子的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了,这很好,这真的很好,而且这也是正是他所期待的。

    “缪小姐,我照哥怎么?”丁小旺,秀芬嫂子还有朱宏已经迫不急待地扑了过来。

    看着面前三张急切的脸孔,缪如茵给了他们三个人一个安心的眼神:“放心吧,手术很成功,他体内所有的弹片全都取出来了,只是我想让他多睡一会儿,如果现在他就清醒过来会很疼的。”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丁小旺兴奋地挥了几下拳,然后他居然感激地向着缪如茵深深地鞠了一个躬:“缪小姐谢谢你!”

    虽然从缪如茵找到他和李照的时候便一直对他们说这是老首长的命令,可是刚才他正好接到以前战友的电话,这才知道他有好多战友都已经来到了京城,而他们也都被安排进了一个叫做缪如茵所开办的公司里进行工作,并且这个少女还以公司的名义,为他们解决了住房,虽然每一家住房的面积都不是很大,可是在京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能拥有这么一处温馨的住宅已经足矣让他们感到高兴和开心的了。

    所以丁小旺这才知道,其实这一次的手术也是这个少女为李照争取来的,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少女为何会这么做,可是她却足矣获得所有军人与老兵的敬意了。

    一看到丁小旺的神色,缪如茵的心里便已经有数了,她伸手扶起丁小旺:“其实我更想看到你的军礼。”

    丁小旺的右臂被截肢了,而军礼却必须要用右手的。

    “我会安排人去美国帮你们订制义肢,到时候我希望看到你们所有的老兵都可以站起来,都可以用右手敬军礼。”缪如茵说的是你们,而不仅仅只是一个你,既然他们的肢体是为了保家卫国才失去的,那么她便要帮他们补全,这是她所能为他们做到的,那么她便要尽力去做好,挣钱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花了吗,所以钱花在这些老兵的身上,她高兴!

    ……

    而当缪如茵再次打开欧阳竟老爷子交给她的那叠资料,再对照一下已经来到京城和正在路上的那些老兵名单,还有一个人没有找到,因为就算是欧阳竞老爷子也没有那个人的地址还有联系方式,而这个人就是前狼牙特别行动队的大队长车虎。

    而且车虎也是第一任的狼牙特别行动队的大队长,在五年前一次边境执行任务中,车虎为了掩护战友突围,一个人独自对抗从境外越境的一支足足有十八人的雇佣b兵小队,他的战友是顺利的突出了重围,可是当大部队再回去寻找车虎的时候,才发现他浑身浴血,身上居然没有一块皮肤是完好的,而且他的右手还有右腿都已经被人斩断了……而他的战果却是以一人之力,全灭了对方的那支十八人的小队。

    自然了那一次的战斗,也是车虎军人生涯中的最后一次战斗,在那之后他便光荣退伍了,本来部队首长想要安排他负责后勤的转运工作,可是他却说什么也不愿意给部队添麻烦,一定要转业回地方。

    只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退伍之后,车虎整个儿人便如同消失了一般,不但老首长他们找不到他,就连那些与他出生入死过的战友也没有人能联系到他,甚至欧阳傲阳还曾亲自去了车虎的家乡,可是得到的消息却是车虎并没有回到家乡,所以现在居然没有人知道车虎到底去了哪里。

    看着资料上车虎的生日,缪如茵很难得地拿出了六壬式盘,她启卦很少用六壬式盘的,可是这一次她居然想都没有多想便直接将六壬式盘拿了出来。

    卦象上很快便有了显示,从其上来看车虎是去了南方……少女的眼睛眯了起来,南方属火,可是从车虎的命格上来看,他是属水命的,而水火相克,他去南方只怕不但是会困难重重,而且还会步步给艰。

    确定了车虎在南方,少女再次又启一卦,从其卦象上来看却是大凶之象。

    “不好!”缪如茵在心底里暗叫了一声,车虎有难,而且此难如无贵人相助那么便会身首异处,而凶地直指海市。

    于是缪如茵也顾不得休息,直接订了机票飞往海市。只是她也很奇怪,不知道车虎在海市到底惹到了什么人,还有他又为什么要来海市呢,而且这几年来他在海市过得并不好,那他完全可以换个城市生活的,可是他却没有……

    ……

    海市,是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生活里的这里的人们,最喜欢说的一句话便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只是不管在哪里,就算是再如何美丽的地方,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黑暗所在。

    在一处海滨浴所里,此时此刻里面正是一片欢乐的海洋,那些身姿妖娆的身着比基尼的年轻女子们,正在那浴场中间的高台上疯狂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而周围的人们却是不断发出一声声的欢呼声,还有那连续的口哨声。

    而在海滨浴所的一处安静的房间里,一男一女正面对面而坐,女子的脸上妆容精致,可是却难掩那眼下的青影还有那眼底里的疲惫,只是在看向对面所坐的男子里,她的眼里闪动的却是无奈与伤心。

    而男人则是面容端肃,身体坐得笔直,如果有了解军人的人在这里便可以一眼看出来这个男人的坐姿势绝对是标准的军人坐姿,只是在男人看向面前的女子里,他那张坚毅的脸上便多了一抹温柔的暖意。

    两个人倒是没有谁率先开口的,女子突然间有些烦燥在打开自己放在一边的手包从里面摸出一包香烟,倒是也问面前的男人要不要一支,直接夹了一支在自己的两指之间,然后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一口烟充斥着女人的口腔,倒是令得她整个儿人都有些放松地靠在椅背上,缓缓地吐出一连串的烟圈,女人终于开口了:“车虎,我已经和你说了好多遍了,我不会和你走的,我们早在五年前便已经分手了,你不要再来继续纠缠我了好不好,我有我的生活,你这是在打扰我的生活。”

    五年前同样的话车虎已经听了太多遍了,只是每一次听到这话,他的心里还是有种刺痛的感觉,这一次也不例外,他的目光依就是专注地落在女人的脸上,虽然在烟雾之中女人的脸孔也变得有些迷蒙了起来。

    眼看着女人一支烟就要抽完了,车虎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很是有些低沉,还带着一种淡淡的沙哑:“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打扰你的生活,可是,可是朱丽你跟的那个男人他在做什么你知道吗?”

    朱丽听到了这话,那精心描画过的凤眼里却是倏忽间掠过一抹冷芒,而与此同时她的声音也冷了下来:“他做了什么了,能让你这么的看不过眼儿。”

    “他居然在这里贩毒你知道不知道。”车虎压低了声音,他有些急切地看着朱丽,这个与自己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女子,而且这个女人还曾做过自己四年的未婚妻,那个时候只等到他复员后,两个人便会举行婚礼了,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他倒是顺利地退伍复员了,可是却也少了一条手臂和一条腿,于是为了不拖累自己心爱的人,他果断地与她退亲,本想着从此后男婚女嫁各有各的幸福了,可是却没有想到她居然跟着一个叫做吴明的男人来到了海市。

    而且她到海市不久便给他写了一封信,信中写了那个叫吴明的男人一些有些古怪的行为,还有她的害怕与担心,于是为了自己心爱的人,他带着刚安好的义肢便来到了海市,而且一呆就是五年。

    而在这五年里,每当吴明打她了,或者她与吴明发生矛盾的时候她便会来找他哭诉,只是这五年来,她的变化也越来越大了,她的眼泪也越来越少了,甚至今年她从来都没有主动找过自己,而他也终于发现了吴明的秘密的,而且最最让他感到痛心的却是朱丽居然也参与到了这件事儿中来。

    他也是想了好久,这才决定来找朱丽好好地谈谈,他想要把她带走,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明知道她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还要眼睁睁地看着她一路走到黑吧。

    而这只怕也是现在他唯一能为她做的事儿。

    所以他殷切地看着面前的女子:“和我离开这里,你不能再继续呆在这儿了。”

    一边说着车虎便伸手想要去握住朱丽的小手,可是朱丽的手却是直接往回一缩,然后她居然笑了起来:“呵呵,呵呵,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吴明为人可是很小心谨慎的,倒是没有想到居然会被车虎发现。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车虎道,他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浪费太多的言语:“和我离开这里,我知道我是一个残疾人,我也配不上你,可是我希望你可以离开这里,找一个平安喜乐的地方继续生活,而不是做这么危险的事……”

    朱丽眼底里对于车虎最后的一抹感情已经彻底地泯灭了,在这个男人道明他们正在做的事情时,人情冷暖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可是感觉得最深呢,而这五年来她也看得很清楚再何深厚的感情,也不如自己的小命值钱,而以她这五年来所经手的数量,只怕枪毙上十次都不只了,而这事儿既然已经被车虎知道了,那么她自然也就不用再有什么可不忍心的了。

    “车虎,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朱丽再次拿起一支烟点燃,于是烟雾又再次在两个人之间升腾了起来,令得车虎根本看不清楚女子脸上的表情。

    “什么话?”车虎的心头有些微动,此时此刻朱丽突然间说出这句极为不合时宜的话,令得他的心头有种不好的预感。

    “知道太多的人,命都不长。”朱丽的声音彻底阴冷了下来:“而车虎你知道得太多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车虎有些不敢相信地盯着面前的女子,这一刻他看清楚了,看清楚了女人脸上的冷戾与杀机,此时此刻朱丽的样子,还哪里有五年前的柔弱与胆小,这,这分明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女人。

    “我就是这个意思。”朱丽的脚轻轻地在地上一蹬,于是她坐着的椅子便直接向后滑出一大截,而与此同时门也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吴明带着七八个人走了进来,吴明看着车虎,脸上尽是冷酷的嘲笑:“车虎,真是没有想到啊,你居然还有一副好眼力,可是眼力再好,如果命没有了,那么也是一场空,哈哈哈,居然还想要打我吴明女人的主意,哈哈哈,五年前你没有那个艳福,五年后你便更没有这样的福份了。而且我能给她,她想要的生活,你能吗?”

    说着吴明一脸嫌弃地打量了一下车虎:“少了一条手臂和一条腿的人,你只要继续苟活着便好了,干嘛还一门心思地想要拐别人的女人跑路呢,你特么的以为你是救世主吗?”

    说着吴明便环着朱丽的腰,两个人向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吴明停住了脚步,回头交待了一句:“只要把他的那条假手臂和假腿卸下来,他就会成为一头没了牙的老虎,你们先好好地教训下他,可别弄死了,咱们慢慢玩,怎么着也得玩个三天三夜再让他死啊,只要这样他才能有记性记得下辈子再投生成人的时候,不要肖想别人的老婆了。”

    “是,大哥,你放心好了!”立马便有人连声应道。

    于是吴明与朱丽便离开了,房门再次被关上了,只是从头至尾朱丽也没有再回头看一眼车虎。

    而在门关上的那一刻,几个男人便直接一拥而上,车虎虽然很厉害,可是那假臂假腿到底不如自己原装的灵活,所以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他的假手与假腿便被人给硬扒了下去,而独腿独臂的车虎很快地便被打翻在地,几个男人一边大声地嘲笑着,一边肆意地踢着打着,甚至还有人揪起车虎的头发,狠狠地在他脸上甩着耳光……

    终于当几个男人打累了,便丢下已经昏迷不醒的车虎走了出去,当然了他们可没有忘记将车虎的那两个义肢拿出去,大嫂可是有说过,这个男人可是很不简单呢,如果把义肢和他丢在一起,那么只怕他还会有反手还击的可能,而现在他们需要的可不是车虎的反手回击,而是让大哥和大嫂玩尽兴了,再顺便解决掉这个人便好了。

    反正干他们这行的,谁的手上不沾点血,这样的事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刚开始的时候还是会有些害怕的,可是到了现在,一提到杀人,他们每一个人的心底里居然会隐隐的有种极为兴奋的感觉。

    而房间里,车虎狼狈地趴在地上,他现在是清醒的,可是却没有睁开眼睛,脑海里当年的那个朱丽不断地闪动着,他知道她是一个多么善良而又美丽的姑娘,曾经无数次他都梦到她为他披上嫁衣是多么的惊艳……

    泪水缓缓地自眼角滑落下来,那个美丽的姑娘已经不在了,他爱的人其实不是现在这个朱丽,而是五年前那个温柔美丽的朱丽……

    想通了这一点,车虎的眼睛睁开了,那灼灼的目光闪动着坚定与决然,他是军人,虽然五年前便已经退伍了,可是一天是军人,那么这辈子都是军人,所以他已经有了他的选择。

    有些艰难地站了起来,他跳到窗前向窗外看去,却是看到自己的那两个义肢就被丢到距离房门不过二十来米远的地方,而也许是那些家伙太看不起他了,以为失去了义肢,他便什么也做不了,所以门没有锁,而且门外也没有人看守他。

    于是车虎动了,他轻轻地推开门,仔细地听着外面的动静,从那兴奋的喧哗声中便可以听得出来,外面的那些人正嗨到**,倒是也没有人会想起来注意到他这里。

    于是他迅速地闪身而出,就地一滚,再停下亚的时候便已经拿到了自己的那两个义肢!

    ------题外话------

    还是敬业的存稿君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