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柳泽白眼镜男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你把钱准备好就行了!”少女很没有形象地白了眼镜男人一眼。.

    “妈的,你想死是不是,想死老子成全你!”身后的男人也是怒了,这样的人质简直就是在挑战劫匪的耐心还有心理承受力,这个女人到底知道不知道她的小命现在可是握在他的手里呢。

    “你以为你杀得了我?”少女继续挑衅:“小子你做不到的!”

    柳泽白对于面前的这一幕也是有些好笑,本来在那个少女开口的时候,他还以为这个少女与那个男人是一伙的呢,不过就是在演一场戏给他们看,只是现在越听越觉得自己的判断似乎有点错误啊,不过只怕这个小丫头很不简单呢,有趣了,这件事情居然会往有趣的方向上发展!

    只是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子还真是有趣的很呢,于是他勾了勾唇角:“怎么了,是不是还给再给你们两个人一点儿时间来好好地商量一下呢?”

    缪如茵真想一爪子拍在那个眼镜男满是笑容的脸上,果然戴眼镜的长得好看的男人都是属于欠抽型的。

    而一个警察听到了柳泽白的话,直接惊出了一头冷汗,他苦笑着扭头看了一眼柳泽白,压低了几分声音:“柳少,咱们现在还是不要激怒那个劫匪的好。”

    “哦,我知道啊!”柳泽白点了点头。

    四个警察的嘴角同时抽了抽,你知道你还这么干,所以说那个被劫的少女果然是与你有仇吗?

    而柳泽白的眼底里的眸光却在这个时候猛地有了些许波动,因为他居然看到那个男人的手已经狠狠地向着扳击扣去,同时那个男人的大喝声也跟着响了起来:“妈的,你真当老子不敢杀你啊,女人死吧……”

    与此同时缪如茵也动了,她的手扣住男人勒着自己鼻子的手臂,然后猛地一猫腰,直接来了一记漂亮的背摔,直接将男人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呯”的一声,枪响了,子弹正好是贴着地皮射出去的,所射的位置正好是柳泽白的方向。

    缪如茵的眼睛微微一眯,子弹正好射进了柳泽白的皮鞋里,然后便停住了,正停在某人的大脚趾和脚食趾中间……并且还没有探破一点儿油皮。

    柳泽白的脸色僵了僵,然后有些不可思议地低下头,去看自己皮鞋上的那个枪洞……虽然理智告诉他,没有人可以在那子弹射出的千分之秒的时候,做出如此的精妙的判断与设计,可是再看看对面少女正拎着公文包一脸微笑着向自己缓步走来的样子……

    他却是又有种,这一切都是面前这个少女故意为之的……

    所为的不过就是报复他刚才故意开口刺激那个劫匪的报复行为……一个小女生就有着这么一副记仇报复的脾气,以后长大了谁敢娶啊。

    “喂,拿钱来。”心思百转之间,缪如茵已经来到了李泽白的面前,她随意地摇晃着手里的公文包,一只莹白如玉的小手却是已经伸到了柳泽白的面前:“一千万一分都不能少啊。”

    不过当看到面前的男子脸色有些苍白的时候,缪如茵可是不厚道地笑容越发的灿烂了起来,靠,居然敢算计她,真当她缪如茵是泥捏的不行,而且就算是泥人也还有三分的火性呢。

    如果不是因为看出来这个眼镜男没有恶意,只不过是在笃定自己不会有事儿的前提下,突发其想整出来的恶作剧罢了。所以她也还以恶作剧,否则的话他今天最少得毁掉一只脚……

    嗯,嗯,突然间发现如果一个长相斯斯文文的,还算是挺漂亮的男人,每天只能以金鸡独立的方式进行生活,也是可以娱乐大众的呢。果然她缪如茵的心肝还是不够黑呢!

    柳泽白的镜片有些反光,他微微抬头看向面前的少女,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一身简单的白色休闲服,不过因为刚才被那个男人给劫持的关系,所以上面倒是多了几个黑色的手印。

    这个少女玉白的肌肤带着青春的活动,一双鸟黑的眸子深邃而远,此时此刻她的脸上虽然在笑着,可是他却看得出来少女的眼底晨可是没有丝毫的笑意,而且那微勾起来的唇然也是略显冰冷,所以刚才她果然是看出来了他是故意的了。

    柳泽白只觉得面前的女人就好像是一只小猫般的,而因为自己刚才的招惹现在正乍着一身的毛。

    于是他也勾起了嘴角:“你刚才是故意的。”

    这不是疑问句,这是肯定句。

    虽然柳泽白并没有将话说得太清楚,可是他相信面前的少女明白自己指什么。

    可是明白归明白,谁规定明白就要说实话的啊,有的时候装糊涂也是必须的。

    少女眨巴着眼睛,一脸的不解与无辜:“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呢。”

    李泽白忍住了想要翻白眼的冲动,这个女人真是太能装了:“果然你就是故意的。”

    麻蛋,眼镜男果然不是好东西,她明明什么也没有说,可是面前这货居然还就是一口咬定了是自己,靠,你特么的是有人证啊,还是有物证啊,还是你那四眼中的哪个眼睛看到了……无凭无据空口白牙……果然是很欠抽。

    手好痒要怎么破?

    “请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吧!”柳泽白也伸出了手。

    缪如茵低眉在他那空空的爪子里扫了一眼,特么的这货是把自己当成三岁的小孩儿了,就凭刚才那个倒霉蛋儿的行为来说,这公文包里绝对有料啊,而且还是大料呢,可是面前这个眼镜男明明答应自己一千万美金的,可是现在居然白伸着爪子就想把东西回去……

    “喂,你是不是男人,说好的一千万美金呢?”不爽,缪如茵现在可是真的很不爽呢,而且她还特意加重了语气在美金两个字上。

    “你不会认为我每天出门还得在兜里揣上一千万美金吧,我有那么白痴吗?”柳泽白微笑。

    缪如茵觉得自己快被口水呛到了,他的意思是说自己有那么白痴了:“可以转帐,或者我可以陪着你去银行提取现金,哦,支票也是可以的,不过看你那一脸奸臣样,用支票的话,我需要你和我一起去银行把钱打到我的帐号里,我可信不过你这么小白脸。”

    小白脸……柳泽白抽了抽嘴角,这个女人自己的脸也是很白的好不好。

    而这个时候那四个警察已经押着那个劫匪走了过来,当中一个人陪着笑脸:“两位,还请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去警局做一下笔录。”

    看来出门没有看黄历的人是自己才对,这才到香港还不到两个小时呢便被请去警察局喝茶了。

    可是又不能不去。

    柳泽白点头:“好!”然后大手再次伸了过来:“我来提。”

    缪如茵一瞪眼:“不用!”不用你好心烂肠子,不给钱就别想我把公文包还给你。

    于是这一配合警察叔叔的工作,便又生生地耗去了缪如茵整整三个小时,等出来的时候一看表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半,尼玛,好饿有没有。

    现在只怕大卫那个家伙早就已经吃过了吧。

    有些沮丧地揉了揉自己的肚子,而这个时候男人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是不是累了,那么还是我来提吧。”

    阴魂不散的大手再次出现在眼前。

    “拿钱,一千万美金!”缪如茵咬牙切齿地盯着柳泽白,虽然一直觉得长相好看斯文又戴眼镜的男人不是好人,不过现在见到了面前这一只,她是真的很确定,很确定……这种人真的不是好东西!

    “哦,那就算了,这个公文包便送给你好了!”柳泽白的脸上笑意浓浓,然后直接一摆手便向着停车场走去,刚才他可是开着自己的车过来配合警察工作的。

    缪如茵瞪着眼睛盯着男人的背影,狠狠地磨了磨牙,然后二话不说直接拉开了公文包……说好的大料呢……里面居然只有一叠厚厚的废报纸。

    “眼镜男……”所以这个男人之前只不过是一直在和那个蠢货劫匪逗着玩儿,顺便连自己也被忽悠了,所以那说好的一千万美金,自然是打水漂了……

    ……

    而人在不顺的时候,还真是喝口凉水也塞牙呢,缪如茵丢了那该死的公文包,站在路边想要拦辆出租车,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等来出租车的影儿……

    今天晚上香港的出租车司机这是都罢工了不成?

    “嘟嘟……”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缓缓驶在了她的身边,车窗摇下露出了那张欠抽的眼镜男侧脸:“喂,我说要不要载你一程?”

    缪如茵怒气冲冲继续往前走,可是才不过走了两步,这妞又想到了什么,当下便停下了脚步,一抬小巧的下巴,看着开车的男人:“哼,算你还有点良心。”

    看着少女那很是有些气怒的小脸儿,柳泽白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个丫头果然是属猫的,他现在居然有种逗猫的成就感,而且还真的是深感心情愉悦呢。

    果然把别人惹火了,总是会娱乐到自己的。

    “你是从内地来的?”柳泽白问。

    缪如茵白眼中……刚才在警局不是都知道了吗,知道了还问,没话找话,明知故问的人还真是神烦。

    柳泽白也不介意少女对自己的态度继续问道:“你来香港是要什么的?”

    歪头去看车窗外的香港夜景,嗯,至少比身边的男人有吸引力。

    “折腾了这么久,你饿不饿,我可以请你吃饭,正好我也饿了。”

    “不饿!”缪如茵没好气地回道,她才不用这个男人的假好心呢。

    只是嘴巴是够硬了,肚子却偏偏不争气,缪如茵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她的肚子里便直接“咕噜,咕噜……”地连叫了两声。

    腾地一下子,饶是某妞的脸皮够厚,在这个时候也是真的红了起来。

    “哈哈哈哈……”看着少女那囧囧有神的样子,柳泽白不禁笑出了声音,逗猫果然是太有趣了:“说吧,想吃什么,我请客,这一次是真的。”

    缪如茵眨眨眼睛,现在她也是真的不好意思了,于是语气倒是好了不少:“看在你如此有诚意的份上,那么就带我去吃大餐吧,我要吃香港最贵的。”说完了,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不求最好但求最贵。”

    柳泽白没有再看缪如茵,只是嘴角的弧度却是越来越大,看得出来此时此刻男人的心情是真的很不错呢:“呵呵,可是万一我身上的钱不够呢?”

    “把你押下就行了,你放心,你的皮相还不错,所以人家应该会很乐意收的。”缪如茵淡定地补刀。

    哪个餐厅敢因为钱没带够的原因就把他堂堂的柳大少给扣下来呢。

    不过想了想,柳泽白的脸上突然间有些怀念的情愫,甚至还多了一抹让人意想不到的温柔:“这样啊,你就当陪我去的好不,我带你去吃一样东西,那是我很小的时候最喜欢去的店了。”

    “好!”缪如茵也没有多想便直接点头同意了,反正她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好好地祭祭自己的五脏庙才行。

    听到少女答应了,柳泽白脸上的笑容里也多了几分真诚,于是车子便加速向前行驶。

    只是当车子终于停下来的时候,缪如茵有些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尼玛,这是神马情况,眼镜男快点来解释一下,这货居然开着一辆限量版的最新款劳斯莱斯,穿着几百万的西服,竟然带她来了这种不起眼的小店……

    这货难道就不觉得画风不对吗?这里根本就是老旧小区中间的一条只有着几点昏黄灯光下的路边小店……所以这个眼镜男果然是忽悠人忽悠上瘾了不成。

    “喂,我说你是不是舍不得花钱啊?”缪如茵记得很清楚,她的要求可是不求最好,但求最贵,怎么着也得让她吃个够本才行吧。

    可是但求最贵呢?

    “我们走,放心,你一定会喜欢上这里的。”男人却是熄了火,然后拔下车钥匙,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无奈了翻了翻白眼,反正自己是跟着来蹭吃蹭喝的,所以还是不要挑那么多了。

    缪如茵一向是一个很能想得开的姑娘,只是她刚想要开车门,男人却已经从外面主动帮她打开了车门,并用还很绅士的伸手帮她挡在车沿旁……

    “才发现你居然还挺绅士的。”缪如茵夸了一句。

    小店很小,不过也就是十几平米的样子,根本摆不开几张桌子,所以又在外面支了不少桌子,而且看得出来这家小店的生意很不错,几乎每张桌子旁都坐满了人。

    “好像没有地方了。”缪如茵看了看道。

    “那里还有位置。”柳泽白的个子可是要比缪如茵高出半个头。

    顺着男人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那张桌上的客人应该是刚走,还没有来得及收拾。

    看着前面的男人已经走了过去,缪如茵便也只能很配合地跟在后面。

    “小柳,你来了。”店主是一个五十多岁白白胖胖的中年妇女,一看到柳泽白那张圆润的胖脸上倒是立马堆放起了笑容,她忙过来,一边收拾桌子,一边打量缪如茵,眼底里闪过一抹惊艳,同时一边开口问道:“小柳每次来我这里都是只有一个人,这一次倒是难得带了一个人和你一起。”

    说着中年女人的脸上便多了几分不一样的意味:“是女朋友吧?”

    缪如茵黑线中:“您误会了……”没看到对面那只那么老,她可是真值青葱好看华呢,怎么看也不可能会是一对的好不好啊。

    只是还不等缪如茵把话说完呢,柳泽白便已经打断了她的话:“吴姨,她是我的朋友。”

    吴姨一脸的不用说,我全都知道的表情。

    缪如茵翻了翻白眼,他们才不是朋友呢,如果非得要说的话,充其量也就是一对仇人,绝对是有仇的。

    “今天吃点儿什么?”吴姨问道。

    “一份蛇羹,一份烧鹅,一份叉烧,一份菠萝包,一份古法炒牛河,一碗云吞面。”柳泽白道,然后又看向缪如茵问道:“要不要喝两杯?”

    问完了也不等缪如茵回答,便直接道:“再来十瓶冰镇啤酒,哦,吴姨你看着再给添点可以下酒的菜吧,我的这位朋友可是第一次来呢,我和她说来过这里一次便会再想第二次,第三次的。”

    “放心吧,你吴姨的手艺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

    缪如茵在听到十瓶冰镇啤酒的时候挑了挑眉,不过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她的小动作却被柳泽白看在眼里,于是在吴姨走后,柳泽白含笑问道:“怎么了?”

    “十瓶啤酒喝进去,你还用再吃东西吗?”话说啤酒那种东西可是相当占地方的,浪费是件很可耻的行为。

    “哦,没关系,不是还有你的呢吗,我听说内地人都很能吃,所以不会浪费的。”柳泽白微笑着道,倒是回答得极为顺口。

    谁给这货灌输的这个错误思想啊,内地人很能吃……人只有一个胃一个肚子,再能吃想要往哪装?

    于是某妞只觉得面前这个眼镜男越发的不顺眼了。

    ------题外话------

    某妞现在正在火车上晃悠!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