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打架,欠我个人情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啤酒和白酒混掺在一起,果然是很容易让人醉的,一杯白酒进肚,缪如茵便看到了对面的男人双眼有些迷蒙了,可是他还是固执地拿着酒瓶子继续往杯子里倒酒。.

    缪如茵也不阻止他,她只是沉默地将自己面前的酒杯也倒满,只不过她为自己倒的不是白酒而是啤酒。

    柳泽白没有看缪如茵,只是沉默地自己端起了面前的酒杯将里面的白酒一饮而尽,然后居然又以极快的动作又端起了缪如茵面前的酒杯,还是很痛快地一饮而尽。

    少女地叹了一口气,一抬头却是正对上吴姨那心疼担心的眼神,当下缪如茵便只能无声的向吴姨示意,自己不会再让他有喝自己啤酒的机会了。

    于是两个人便就这么你一杯白酒,我一杯啤酒地喝了起来。

    眼看着白酒瓶和啤酒瓶都已经见底儿了,一个听起极为刺耳的声音却是在缪如茵的身后响了起来:“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给我当了七年小堂弟的柳大少吗,怎么今天想起来过来这里了,只是你这穿得也太好了吧,你不觉得与这里格格不入吗?”

    随着声音,一行五六个流里流气的年轻男子便走了过来,其中为首的那个人,穿着一件黑色的印着一个黄色虎头的t恤,露出来的胳膊上却是纹着两条眼镜蛇,看起来分外的狰狞,男人的身体不算强壮,可是却很有肌肉,而且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根足有婴儿手臂粗细的钢管,其他几个男子也是一样。

    缪如茵垂了垂眼帘,果然她今天出门就是没有看黄历,看吧,尼玛这是又遇到一伙专门来找麻烦的,虽然这些人很明显是冲着柳泽白来的,可是现在不管怎么看她与柳泽白也是一起的,再加上之前这个男人说让自己在香港有事儿便去找他……

    好吧,本姑娘算是领你一份情,这场架必须要帮忙打了。

    为首的那个男人,抬手便向着柳泽白的肩膀拍去,只是就在他的那只爪子就要拍到柳泽白的肩膀上,却被柳泽白一巴掌给拍下去了,“啪”的一声那叫一个响啊,而且还响得无比清脆。

    周围的客人,本来吃得好好的,一看到这几位的架式,便知道不好,当下纷纷把钱放在桌子便急急地离开了。

    于是不过片刻的功夫,这里便只余下了柳泽白,缪如茵这一桌两个人与面前的五六个人男人对峙。

    男人的爪子被拍掉了,当下他眼底里的眸光一寒,刚想要叫骂几句,眼光一转便看到了缪如茵,当看清楚少女的模样时,他扯着嘴巴便坏笑了起来:“哟,不是说咱们柳大少是不近女色的吗,原来不是不近,而是口味太重啊,喜欢不是那些莺莺燕燕,而是这种漂亮的……呃,这小妞应该是初中生还是高中生啊?”

    “不过小妞啊,你真的看上这个小白脸了吗,只是像他这样的小白脸在床上只定没趣啊,所以你可以好好地考虑一下,要不要换哥几个来,我向你保证,哥几个在那方面的功夫绝对比这种小白脸要强百倍,保证你知道什么才叫做欲仙欲死。”

    缪如茵冷眼看着面前的六个人,那眼神似乎是在看几个可怜的跳梁小丑一般。

    只是这样的眼神却一下子激怒了为首的这个人,妈蛋的,如果是缪如茵他们的形式强,那么用那样的眼神来看自己,他也就忍了,可是现在很明显是六对二,而且二那边还有一个小姑娘,根本做不得数,所以直接便可以视为是六对一,这样的比例,就算是柳泽白会点防身的功夫,也没有什么卵用吧。

    于是男人一怒便一边怒骂出声:“妈的,小妞你特么的别不知道好歹啊……”一边便伸出了大手向缪如茵的马尾抓住。

    而就在这个时候柳泽白却动了,他的手上正好端着最后一杯白酒,还没有来得及喝呢,一看到这货居然想要动缪如茵,便直接一扬,当下那个男人便被扬了一脸酒水。

    “妈的,柳泽……”男人忙伸手去抹脸上的白酒,而这个时候柳泽白却是站了起来,顺手抡起旁边的椅子便狠狠地向着男人的后背砸去。

    “啊!”这下子可是结结实实砸了一个正着,男人被砸翻在地,发出一声痛呼:“你们还等什么啊,我们六个人,他打不过的,给我打,狠狠地打……”男人怒了。

    于是其他五个人便将柳泽白和缪如茵两个人围在了中间。

    少女依就是坐得稳稳的:“柳泽白你行吗?”

    柳泽白的脸儿一黑:“不要问男人行不行这种问题!”

    缪如茵黑线中,这货居然也不看看都什么时候,居然还有心情远抠字眼儿游戏。

    “他当然不行了,你以为他一个能打得过我们六个,你也太谪看他了。”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不是一个人,还有我,应该是两个!”缪如茵很认真地纠正道。

    “你……”

    “哈哈,小妹妹开什么玩笑……”其他五个人听到了这话,全都笑了起来,他们觉得缪如茵果然是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女生,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

    柳泽白自己还是很清楚自己的斤两,所以他知道以自己这点儿身手,对付一个两个还成,可是想要一对六……好吧,他没有那么勇猛。

    不过……他的目光扫向缪如茵,虽然不知道这丫头的功夫到底怎么样,可是凭着今天下午在维多利亚港她露的那一手,还有这妞可是有师傅专门传授过她功夫的,所以……对付面前这六条杂鱼,想来也是没有问题的吧。

    收到了他的眼神,缪如茵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就知道会这样,不过既然都说了他们是朋友,那么有架……自然由她来打了:“柳泽白你坐下,我来掂量一下这些家伙的份量。”

    说着缪如茵便站了起来。

    “好!”柳泽白可没有什么大男人主义,反正他是不行,既然不行,那么就让行的上好了。

    那六只一看到柳泽白居然真的坐下了,还摆出一副我就等着看你们打架的架式,六个人看看柳泽白,再看看缪如茵,然后再看看柳泽白,再看看缪如茵,终于没有忍住一个个的嗤笑出声。

    “嗤,柳泽白你到底是不是直的啊?”

    “哈哈哈,一看这副样子就是一个软蛋。”

    “居然好意思让女人上,你特么的以后不要说你是男人。”

    “小妞啊,你看到了,这个男人其实就特么的是一个怂货,所以你还是跟了我们吧,我们哥几个保证没有弯的。”

    ……

    “喂,你们特么的不会是六个女人吧,还是六个碎嘴的老娘们,打架不用手的,都是用嘴的!”缪如茵把周围的四张桌子还有十几把椅子都推到一边,这样便空出了一声地方,呃,应该足够用了,她省着点力气就行了。

    六个男人没有想到他们不想落个欺负女人的名声,结果反倒被缪如茵骂成是女人,而且还是碎嘴的老娘们……

    老话说得好,士可杀不可辱,这个小丫头居然敢嘲笑他们。

    “妈的,不识好歹的玩意,哥几个上,让这个小娘皮好好地见识一下哥几个的厉害……”为首的那个男人大叫一声,于是六个大男人便一起大叫着从六个方向向缪如茵扑了过去,少女的脸上不见任何的慌乱,反而还露出一抹残酷的微笑,没错就是残酷的微笑,看到了少女的笑容,柳泽白在心里对那六个家伙生出了一丝同情,唉,这六个家伙还真是招子不亮啊,想找你麻烦,也得很擦亮眼睛好好地看看吧,看看到底什么样的能招惹,什么样的人不能招惹吧。

    就凭着这妞被枪指着脑袋还有心思说笑,这六只怎么可能够看的。

    就在六个人就要扑到近前的时候,少女动了,她的双腿连动,同时踢起地上的两个酒瓶子,然后双手握住酒瓶子,身形一动,随着两声玻璃碎裂的声音,两个酒瓶子放倒了两个,而缪如茵又夺了这两只手里的钢管,直接横着双管一起向着一边一扫,正好结结实实地打在了第三个人的肚子上。

    “啊!”那人惨叫着倒趴在地上。

    接着又是两个人扑到了少女的身边,两个男人的脸上一片狰狞,他们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钢管恶狠狠地向着缪如茵的脑袋上砸了过来。

    少女身形连退两步,直接甩手抛掉手中的钢管,然后居然直接一手一个同时按在了两个男人的肩膀上,借着他们两个人扑过来的惯性,一引一拉,于是好嘛,两个人手中的钢管,你的砸在了我的脑袋上,我的砸在了你的脑袋上……再接着两个人只觉得眼前金星乱舞,然后身子一软,脑子停摆,直接昏倒在地上。

    六个男人,不过一分钟的时间里,便已经被放倒了五个,只余下最后一只了,还是之前叫得最欢的那一只。

    他握着钢管的手里已经全都是汗了,吓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柳泽白身边的这个漂亮的女孩子,居然会有这么厉害的身手,妈蛋的,到底是哪个王八犊子,居然跑到自己面前告诉自己,柳泽白带着一个嫩得能出水的小妹妹在这里吃东西啊,妈蛋的,自己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了呢,哪天来找柳泽白的麻烦不行啊,怎么就偏偏选择今天了呢,明明自己还搂着刚来酒吧的细妹子想要亲热呢,裤子都脱到一半了,就那么生生地打住了……

    悔啊,这个悔啊,这货现在可是真的把肠子都悔青了。

    缪如茵悠然地站在那里,等着这最后一只冲过来呢,可是却没有想到这只叫得最响的居然是最没种的一个,竟然开始往后退了,于是缪如茵不干了,本姑娘没打过瘾呢,你能走吗?

    哦,想来就来,想打就打,现在居然想走就走……还真以为全天下的便宜都轮到那只来占了是吗?

    “喂,我说你到底过不过来,如果你不过来,那么本姑娘过去也是可以的,不过你可得考虑好了!”你过来一拳完事儿,本姑娘过去的话,可就不是一拳就能了事儿的了。

    虽然后面的话缪如茵并没有说出来,不过这一只也听明白了,他可是快要哭出来了,看缪如茵这边是说不通了,便转头去请求柳泽白:“柳大少,是哥几个错了,哥几个和你赔不是还不行吗,对不起了,你就当今天晚上什么也没有发生放过我们吧。”

    柳泽白浅笑着,也不知道是从哪个桌上拿来的一瓶还没有打开的啤酒,慢条斯理地打开来,然后倒在酒杯里,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而那只也只能很有耐心地等着。

    终于柳泽白把那杯啤酒喝完了,然后他也终于开口了:“凭什么?”

    男人一怔,有些没有听明白。

    “你来找我麻烦就行,结果发现打不过了就想要求饶,我凭什么要放过你?给我个理由,如果能说服我,我可以帮你求求情。”说着,柳泽白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

    缪如茵与柳泽白对视一眼,两个人相视一笑,柳泽白的话可是给某只挖了个坑,不管他听得明白还是不明白,都得往里跳。

    人家只是说求求情,可没有说缪如茵就一定会放过他。

    “那个,咱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是不管怎么说也是好歹做了七年的堂兄弟呢,总还是有点情份在的吧,而且,而且把你养到七岁的人可是我奶啊,你就算是不看我面子,也得看看我奶的面子吧,我奶对你可比对我好多了。”男人急急地道。

    “奶奶去逝,是我守的灵,是我买的墓地,是我扶灵入的土。”柳泽白看着自己手里的酒杯,看着杯里那淡黄色泛着白沫的液体,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动容,似乎在述叙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可是缪如茵却能看到,他的另一只手已经在桌子上握成了拳头,握得很紧。

    再次将一杯酒一饮而尽,柳泽白再次淡淡地道:“老人家重危之际,那么想要看到你,还有你的那个真正的堂兄弟,可是那个时候你们又在哪里?现在你竟然好意思和我提起老人家,你不觉得可笑吗?”

    “我,我,我那个,我那个时候不是没钱吗。”男人低扬道:“不过你也知道,你离开后,奶奶可就我一个孙子了,那个人直到现在也没有改回我家的姓啊,你就忍心让奶奶在天之灵看到我挨打?”

    柳泽白没有兴趣再理会这个人了,他抬眸看向缪如茵:“如茵我给他求情了。”

    “好!”缪如茵点了点头。

    男人松了一口气,以为自己这下子终于没事儿了,却没有想到眼前黑影一闪,少女已经来到了近前,然后一拳便重重地打在了他的小腹上。

    “啊!”男人只觉得自己的肚子里疼痛如同刀搅一般,他痛叫着跪倒在地上,身子躬得就像是一只垂死虾米:“你,你,你……”

    柳泽白明明是给自己求情了的,而且这个女人也明明是答应的了,可是,可是……真是太卑鄙了。

    “柳泽白求情本姑娘答应了,可是本姑娘却没有答应放过你啊,将准备好的五拳减成一拳,你惊喜去吧!”缪如茵蹲下身抬手在男人的脸上拍了拍。

    男人恨恨盯着缪如茵,眼底里都起了血丝。

    “呵呵,是不是很想要报复我啊,是不是很想要打回来啊,好啊,本姑娘等你,不过下次可没有柳泽白再给你求情了。”少女的脸上满是气死人不偿命的笑,同时她的五根手指上也不知道何时居然凝聚起了五小团黑色的煞气,轻轻一弹,五道煞气便悄无声息地进入了之前五个人的身体里。

    敢欺负她的人,可不只是会被揍。

    至于面前这只……煞气的量自然是要翻倍的啊,谁让他长着一张一看就想要抽他的脸呢。

    “柳泽白你欠本姑娘一个人情。”少女站了起来,看着柳泽白脆生生地道。

    “好,不过我们也该回去了,我喝了不少酒,就由你开车送我回去吧。”柳泽白将车钥匙抛给缪如茵,手扶着桌面站了起来,同时也没有忘记取出一叠钱放在桌子。

    “柳泽白……”男人咬牙切齿地低吼出柳泽白的名字。

    柳泽白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黄风,你挨打,怪我喽?”

    看着柳泽白虽然脑子还有些清明,可是脚下的步子却明显有些虚浮了,于是缪如茵便紧走了几步,伸手扶住了他的手臂,男子脚下的步子微顿,低头看着那扶在自己手臂上的雪白小手,反光的镜片下,眼底里有着暖意在流动着:“如茵谢谢你。”

    “相比起谢谢来,我更喜欢你欠我一个人情。”

    “哈哈,放心这个人情我不会忘记的。”柳泽白今天的心情的确是很好。

    将男人塞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然后自己再跑回那边坐到驾驶位置上,系上安全带,发动车子:“柳泽白,你家怎么走?”

    旁边的人没有任何动静,倒是很快地响起均匀的呼及声,缪如茵扭头一看,好嘛,副驾驶位置上的某人已经睡着了。

    所以你打算让我把你送到什么地方去?

    ------题外话------

    某人怕玩得太开心,耽误回来的时间,所以多码了两章,这章还是存稿君发出!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