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缪如茵的警告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没有,没有,小姑奶奶你听错了,你真的听错了……”丁岸现在哭的心都有,这话现在他可不敢承认,如果承认了还不知道这个小恶魔又要如何的折磨自己呢,所以现在就算是再借自己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承认呢,只求着自己如此这般装疯卖傻可以令得面前这个少女不要再追究了才好啊。

    丁俊生看得很清楚在听到了自家二叔的话后,他背上的少女却是再次展颜一笑,那笑容灿烂得若夕阳西下时西边天空的似被火焰燃烧的火烧云一般,虽然美丽夺目可是却带着一抹毁灭的味道。

    果然不出所料,丁俊生的念头还未落下呢,便又是“咔嚓”一声清响,丁岸的肋骨再次被少女看似无力轻轻的一脚给踩断了,丁岸张嘴刚想要叫出来,却感觉到自己背上少女的足下似乎力量又有所加重了,于是他居然强忍着痛意,生生地将那已经到了嗓子眼儿的痛叫声给憋了回去。

    顾不得去抹一把自己那满脸的汗水,丁俊生已经明白少女的意思了,如果自己再叫出来,只怕自己的肋骨会接着再断下去……所以尼玛现在就算是再怎么疼他也得咬着牙忍下去。

    丁俊生看着自家二叔那张苍白而可怜的胖脸,却是并没有任何想要开口为他求情的意思,甚至他心里还生出一种快意,这个二叔他也是够了,丁岸并不是丁俊生的亲二叔,而是在三十七年前他爷爷奶奶拣的一个快要饿死的孤儿,当时虽然丁家也吃不饱饭,可是丁爷爷和丁奶奶还是坚持将这个可怜的孩子收养了下来,在他们看来大不了在做饭的时候多加一瓢水,一家人都少吃一口,怎么着这也是一条人命。

    可是却没有想到他们的好心居然养出来一条白眼狼,在丁爷爷丁奶奶年老之后,这位所谓的二叔不但将二老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偷走了,便再也没有回去看过老人,更不用说替老人养老送终了。

    而他们家也是因为丁父出车祸没有了双腿,丁母又得了白血病,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才会去向丁岸借钱……

    现在丁俊生也明白了为什么当时丁岸明明一开始是拒绝的,可是在看到自己的弟弟丁俊仁后便立马同意了,原来他居然打起了小弟肾的主意……

    这样的二叔既然对他们产一家人毫无亲情可言,那么他自然也不会再拿这位所谓的二叔当亲人来看了。

    丁父看着丁岸那痛苦的样子,张了张嘴却终于没有说出什么,看看自己怀里昏过去还没有苏醒过来的妻子,还有自己长子刚刚抱起来的自己那也一样昏迷不醒的小儿子,而这一切也都是拜自己的这位二弟所赐。

    他是一个重情的人,可是却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他不应该开口求情,如果不是这个白衣少女出现的及时,他甚至都不敢想像自家今天到底会怎么样。

    不过很明显那边丁岸的回答可是一点儿也没有取悦到他背上的少女:“咦,那么按着你的说法岂不是说我听错了,哎呀,我可是才十六岁呢,我的听力就会差到如此的地步了呢,如果我这么告诉你,你相信吗?”

    丁岸一咧嘴,妈蛋的,他说错话了,这个妞就不是一个会按常理出牌的人,心里那叫一个后悔啊,不过丁岸的嘴上可是已经立马改口道:“我错了,我错了,刚才,刚才那话是我说的,是我说的,可是,可是现在我知道了我说错了,求求你,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我就是一个小人物,真的入不得你的眼呢。”

    “哦,可是我是未成年人啊,你可是一个成年人,我听人说成年人必须要为自己做错的事儿和说错的话付出代价呢,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少女的一双玉足终于从丁岸身上迈了下来,看着那双白色的运动鞋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丁岸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不过接着他便发现这个少女居然蹲下了身子,一双清灵灵的大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那双眼睛里虽然没有丝毫恶意,可是他却被盯得浑身上下的汗毛都根根立了起来,于是丁岸立马强撑起了身子,然后连连道:“是,是,是,我嘴贱,我嘴贱……”

    一边说着他居然一边抬起手狠狠地向着自己的胖脸抽去,在少女的注视下他可不敢留有力气,每一巴掌可是都用足了力气,不过几下子他的那张胖脸就更胖了,而且因为刚刚肋骨断了两根的关系,所以每动一下,那肋骨的断处都是钻心的疼……

    丁岸带来的那几个男人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不过他们也不是笨蛋,在这个时候既然那个少女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于是他们也都一个个接着躺在地上装死,不敢再发出任何的声响,生怕被这个少女注意到他们的存在,如果现在地上有个地缝的话他们可是会真的一头钻进去。

    十几岁的女孩子,他们见过得多了,玩过得也多了去了,可是像面前这个少女这般强悍的……绝对是第一次遇到,话说这么一个暴力妞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还有丁俊生这小子认识的人他们明明查得很清楚了,可从来都没有消息说他认识这么一个暴力少女啊。

    几个男人此时此刻可是在心里卧了一个大槽,同时把带他们来搞事情的丁岸在心里给骂了一个狗血淋头,如果不是丁岸,他们今天又怎么会受到如此的惊吓呢。

    只是几个人正在腹诽中时,却是只觉得身上一寒,这才发现那白衣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转着眼睛向他们看了过来,她的脸上依就是笑魇如花,可是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却是没有半点的笑意,而只是那冷冰冰的一眼看过来,便让他们立马明白了什么,于是几个大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同时一咬牙都举手向着自己的脸上打去。

    于是丁家那破旧的小院子里,这个时候打脸的清脆声音便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而丁俊仁这个时候也醒了过来,少年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看着院子里的一切,不用自己哥哥来说明,他也能猜到这是怎么回事,当下丁俊仁很是机灵地搬来了一张椅子,还特意用自己的衣袖擦了又擦,然后才将椅子放在缪如茵的身后,有些感激又有些怯怯地看着少女:“天使姐姐,你,你请坐。”

    看着面前脸色红得跟红苹果似的少年,缪如茵不由得一笑,前世的时候她可不知道丁俊生竟然还有一个弟弟,想来是被丁岸弄去生生地摘了肾,然后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导至这个少年死亡了……所以这一世自己的重生也改变了这个少年的命运了。

    一念及此,缪如茵回了面前少年一个微笑,然后道了一声谢谢便坐了下来,她不会拒绝这个少年好意,而这个时候她也看清楚了丁俊仁的面相,果然看到他的脸上有一道死气正在渐渐散去,于是少女抬手在少女的头上揉了揉。

    这般很是有些亲昵的动作,只有爸爸,妈妈还有哥哥才会对他做,而现在这个漂亮的天使姐姐居然也如此亲昵地对待自己,小少年的脸上一时之间便更红了起来,平素里一向胆大的少年在这一刻也不好意思地躲在了丁俊生的身后。

    丁俊生看到自己的母亲也在父亲的怀里醒了过来,他回手握了握自己弟弟只有骨头的小手,然后来到了缪如茵的面前,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一下自己心中的情绪波动,这才开口:“这位……小姐,很感谢你今天帮我们解决了麻烦,我,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谢谢你……”

    丁俊生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丁岸那带着十足哭腔的声音便响了起来,直接打断了丁俊生的话:“大哥,大嫂还有俊生啊,你们就帮着我求求这位小姐吧,求求她,让她放过我吧,我错了,大哥,大嫂我真的知道错了,呜,呜,呜,我的肋骨也断了两根,而且你们也知道你们弟妹,还有三个孩子可都指望着我呢,如果我出了什么事儿,那他们要怎么办啊,大哥,大嫂我知道我不是人,我忘恩负义,我就是一只白眼狼,可是大哥,大嫂我也是没有办法啊,那笔钱可是高利贷啊,我只是帮老板收债的,如果这债收不回去老板可是会找我麻烦的,老板那可是会打断我的腿的……”

    丁岸一边说一边哭,说得那叫一个情真意切,哭得那叫一个悲悲切切,他现在可是真的在哭,这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假哭,毕竟那肋骨断处可是真疼啊。

    丁俊生皱了皱眉头,然后看向自己的父亲,他自然是不想心软,可是他却知道自己的父亲一定会心软,要知道自己这位二叔被拣回来的时候可是自己的父亲一口一口喂大的,所以父亲对于二叔还是有着很深感情的。

    缪如茵倒是没有开口,其实对于丁岸这样的人,在她看来就应该直接一巴掌拍死,这种玩意儿只要给了他缓口气的机会,那么他势必会反噬的,可是……

    从丁父的眼里她也看出了他的不忍,还有丁俊仁,这个小小的少年,虽然一直在遭受着别人的白眼,也从来都没有吃饱过,可是他的心底里善良还是存在的。

    缪如茵自己虽然长着一颗黑心,可是那也是两世为人,看尽了世间的人情冷暖才会造就出现在冷眼面对杀伐生死的她,可是她却不想丁俊仁这个少年心里的善良在他这么小的时候就泯灭掉……

    而且在丁家人的面前做那种血腥的事儿……无论怎么想也是有些不妥当的……

    只是看了一眼丁俊生,缪如茵却是抿了抿唇,她看得出来虽然现在丁岸哭得可怜无比,不过丁俊生的眼里却没有半分的不忍与波动,于此缪如茵在心里也直接为这个青年点了三十二个赞,只有这样的铁石心肠,才能造就他在商场中的铁腕无情,而也只有那样坚定与冷情的心智才难让他在商海的沉浮中立于不败之地。

    丁俊生倒是没有错过少女眼中对自己的淡淡赞赏,他微微一怔,而很快的他便已经暗暗下定了一个决心。

    而这个时候丁父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有些干涩更有些不忍:“这位小姐,我知道这话我不该说,可是,可是他毕竟是我的弟弟,就算是做错了,可是我还是想请这位小姐高抬贵手可以放过他这一次。”

    丁俊生冷凝的目光重重地在丁岸的身上一落,虽然他不想放过这个人渣,可是他也没有拂自己父亲的意思。

    “既然丁叔叔开口求情,那么我自然是会答应的。”缪如茵笑眯眯地开口了,少女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真诚与明澈,让人看起来就仿佛是邻家少女一般的可亲。

    听到了这话,丁岸在心里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妈的,只要老子现在能离开这里,等这个煞星的小丫头离开了,看他怎么报复回来。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少女却是用鞋尖挑起了他的下巴,强行令他不得不与少女的眸子对视:“丁岸你来告诉我,如果我放过你,你会不会再来丁俊生家找麻烦啊?”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丁岸立马连声保证道:“如果我再来找他们一家的麻烦那么就让我不得好死。”

    “哦,不得好死嘛,这个我很喜欢。”少女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丁岸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的心里居然一阵的发寒,而少女却又继续问道:“那他们家欠你的钱怎么办呢?”

    “这个钱我不要了,我不要了,真的,真的不要了!”丁岸忙道:“请这位小姐放心,我是真的不会再要了。”

    “嗯,这个可以有!”缪如茵点了点头:“可是你来这里把丁家的人都打了,这医药费怎么办呢?”

    丁岸一扯嘴角,尼玛好疼,话说真正被打的是他们好不,真正需要医药费的也是他们好不,可是现在这话他也不敢说啊,立马从善如流地道:“我付医药费,我这就给钱。”一边说着他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小心翼翼地放在了缪如茵的脚边:“这是七万块钱。”

    “哦!”缪如茵示意丁俊生拿起那叠钞票,可是这事儿却还没有完:“只是你们还弄脏了我的鞋呢,还有精神损失费你还没有给呢。”

    丁岸现在真是已经可以很肯定很肯定了,自己今天出门绝对没有看黄历,尼玛这特么的也太倒霉了吧,还有这妞的鞋是他想弄脏的吗,明明是她自己踩的他们,也是她自己用鞋尖挑自己下巴的,到现在都没有拿开的好不。

    在心里恨得直骂,可是脸上却不能表现出分毫来,于是丁岸又摸出了一张卡片,虽然很是肉疼不过却也递给了丁俊生:“这卡里有三十万,是我存下来的钱……”

    缪如茵却是不等他再接着演苦情戏直接问道:“密码?”

    “六个八。”丁岸道。

    “丁俊生你去把这里面的钱取出来,现在就去,等你把钱取出来了再让这些玩意儿离开。”缪如茵说着又顺便将其他几个男人身上的钱全都搜了出来。

    丁俊生去得快回来得也快,他直接将那三十万块钱的袋子递给了缪如茵,少女并没有接,而是直接说了两个字:“滚吧!”

    一听到这两个字,丁岸等人可是如蒙大赦,立马爬了起来便向着丁家院门外跑去,而少女接下来清冷的声音便也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传进了丁岸的耳朵里:“如果你不长记性,我不介意真的让你不得好死,还有你不是想要丁叔叔,丁俊生,丁俊仁一人一个肾吗,到时候我会要你妻子和你儿女一人两个肾,在我的字典里可没有祸不及妻儿这话。”

    丁岸身体一震,可是他脚下的步子却没停。

    看着他狼狈远去的背影,少女的唇角微勾,看来不出半个月便可以让丁父与丁母看明白这个丁岸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小人,到时候只怕丁父与丁母对丁岸最后一丁点的感情也会消失殆尽,也正好让丁俊仁明白一件事儿,那就是人可以善良,可是却并不是对每个人都要善良的。

    善良也是要分人的,盲目的善良只会害人害己害了自己身边的人。

    丁俊生看着丁岸离开的背影,虽然心里有着太多的不甘,可是更多的却是无奈,以他对丁岸的了解,他几乎可以确定那个小人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候只怕就算这个少女还在丁家也不会这么简单就能打发走他们的。

    不过他还是很快收回了目光,真诚地看着缪如茵,天知道当他看到这个年纪比他小的陌生少女挡在他身前的那一刻,他心里的震动,从来都是他挡在家人的面前,为家人要遮风挡雨,可是天知道他也是人,他也是血肉之躯,他也会累,他也想要有一个人可以在他需要的时候挡在他的身前。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那只是他自己的奢望,可是却没有想到今天终于有这么一个人愿意挡在他的身前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