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尽情地跳脚吧(一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为笑着点了点头:“不麻烦,不麻烦。”

    心里却是颇为有几分满意,居然还顺便用满意的眼神看了一眼缪如茵,既然如此,做为奖励那么一会儿便让她死得舒服一点好了

    许父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不过却被崔玉兰用眼神给阻止了,好不容易才让那个小贱人点头同意下来,万一这老许再说点什么让小贱人反悔了可就不好了,这位胡大师可是说过的今天之后那个小贱人用不了几天就得死翘翘了,至于所说的这个小贱人是特么的什么天乙贵人的,崔玉兰根本就不相信,小贱人那么小便死了亲妈,这明就是克父克母的命格,怎么可能是个狗屁的天乙贵人呢,一定是胡大师老眼昏花地看错了。

    而且就算是胡大师没有看错,那么这个小贱人也必须得去死,她如果不死的话,这许家那么多的家产又怎么可能全都握在她们母子三个人的手里呢。

    所以要怪就怪这个小贱人,居然不知道好歹,竟然不知道乖乖地把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吐出来,那样的话说不定她还会大发一下善心,然后每个月给那小贱人一点点好处,可是谁让她居然如此的不识趣呢,那又怎么可能怪得了她。

    所以在崔玉兰看来她可没有害许丹琪一切都只是许丹琪自己的不好歹罢了。

    胡为那有些贪婪的目光不断地在许丹琪,缪如茵还有纪明珍三女的身上扫过,不得不说这一次的生意接得还真是太划算了,不但可以有大量的金钱来供自己消费的,而且还可以让自己身边再多三个美人儿,虽然那个纪明珍看起来年岁有些大了,可是老女人也有属于老女人的味道呢,也是颇与众不同的,哈哈,当然了那位许小姐还有她身边的那个同学,长得可真是太漂亮了,胡为已经不记得他到底有多久没有品尝过这么鲜嫩的女孩子了。

    因为在心底里胡为已经将这三个女子视为了他的个人所有物了,所以他那打量的目光也越发的放肆了起来,特别是其内的一些意味更是赤果果的毫不加以掩饰。

    许丹琪的脸上有些不好看起来,她的眉头轻皱了起来,这个老男人的眼光还真是让她只觉得各种的不舒服呢,如果不是刚才缪如茵开口说了话,她只怕早就转身走人了。

    缪如茵笑看着胡为,一脸好奇宝宝的模样:“胡神医是与许夫人是朋友”

    胡为理所当然地点头:“那是自然了,如果不是看在许夫人的面子上,我也不会答应帮这个忙的,毕竟想要找我看病的人可是太多了。”

    缪如茵点了点头:“那么便麻烦胡神医来先给我看看吧,我从小就崇拜神医呢。”

    胡为看了一眼崔玉兰,那个女人点了点头,虽然崔玉兰也知道胡为这一次是对许丹琪势在必得的,不过先给那个小贱人的同学看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胡为立马点了点头,然后向着缪如茵一招手:“行啊,那你过来吧。”

    只是胡为却并没有注意到缪如茵眼底的眸光闪动。

    很快的胡为便假模假样为缪如茵,许丹琪还有纪明珍三个人都诊了脉,然后又拿出三粒药丸让她们三个人服下,直言这可是他辛苦炼制出来的丹药,对身体那可是再好不过了。

    崔玉兰忙吩咐下人倒水过来,想让她们三个人立刻马上便将这药丸吃下去。

    缪如茵看了一眼手里的药丸,做势就要吃,不过纪明珍却是一伸手直接夺过了缪如茵与许丹琪两个人手里的药丸,她对上胡为那有些不好看的脸色,却是侃侃而谈:“空腹吃药对胃不好,等一会儿我带她们吃过饭了再吃也不迟。”

    崔玉兰几乎都有些笑不出来了,这个叫纪明珍的女人,她是最讨厌不过的,特么的这个女人都已经坏了自己多少事儿了,这一次居然还想要坏自己的事儿不成

    当下她在心底里冷哼一声,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不满,而是堆着一脸的笑容:“呵呵,那么便在家里吃吧,丹琪也许久没有在家吃过饭了,你爸爸可是想你想得紧呢,正好我们丹琪平素里也很少会请同学过来,这一次既然请了同学过来,那么我们做父母的自然也是要尽地主之谊的。”

    许丹琪直接摇头:“那倒是不用,既然让我回来就是为了这事儿,那么我便走了。”

    家这个词语对于许丹琪来说那可绝对是一个冷漠的存在,所以她根本就不想在这个所谓的家里多呆一分钟。

    许父的脸色阴沉如水:“你妈让你在家吃顿饭你就吃,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咦”许丹琪有些奇怪地挑了挑眉:“我妈不是死了很多年了吗,爸你居然还能听得到她说话”

    许父闻言气得满脸铁青,这个孩子果然不是个省心的,她现在这么说自己这不是摆明了诅咒自己吗,当下许父可是怒发冲冠:“你这个孽女你在说什么,我养了你这么多年是白养了,果然和你那个贱货妈一样是贱人”

    许丹琪虽然与许父的关系不好,可是她却也知道这个男人就算是再怎么讨厌也是自己的亲爹,所以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尊重他的,否则的话她也不会接到许父的电话便赶回来,可是是人便有逆鳞,而许丹琪的逆鳞正是她那已经故去多年的母亲,现在一听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居然会如此地说自己母亲,许丹琪的脸上一下子便如同覆上了一层坚冰般的寒冷坚硬:“你居然敢这么说我妈妈”

    十几个字就如同是生生地自许丹琪的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对上自己女儿那寒光迸射的眸子,心里也知道自己一时气怒居然说错话了,其实当年在娶许母的时候,他便已经和崔玉兰两个人认识了,而且还是互有好感的那一种,可是架不住那个时候他只是一个穷小子,人家崔玉兰的父母根本就看不上他,所以他这才翻着花样地讨好许母,终于把这位富家千金给娶到手里了。

    许母的娘家虽然不是那种千万富豪,可是每年也有几百万的入帐,而且还有着一家小公司,生意还不错,于是今天的英克斯集团便是在那家小公司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所以他一直觉得自己在家里低许母一头,而在许丹琪出生之后,崔玉兰居然又找上了他,向他哭诉了她生活的艰难,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的不易,甚至还告诉了他那两个孩子可都是他的种。

    于是许父就这样再次与崔玉兰滚到了一起,而且在这边他就是崔玉兰母子三个人的天,所以他当着崔玉兰的面儿便也时不时地流露出如果许母死了那么他便可以娶崔玉兰进门了。

    当然了离婚神马的他根本不敢想,虽然他挂着公司总经理的职务,可是公司里的那些老人们却只听许母的,一旦离婚,他所得的也不过只是一些股份罢了,他可不甘心,同样的崔玉兰自然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与许母离婚,那么她们母子三个人又怎么可能入主英克斯集团呢,于是崔玉兰便在那个时候开始留意东港有些名气的风水师们,也是那个时候她经人介绍认识了胡为。

    所以许父对于许母的死因很清楚,可是他却并没有阻止这一切的发生,甚至他还很有些高兴,自己终于可以摆脱那个女人了。

    本来崔玉兰设计的是许母与许丹琪两个人一起身死,可是却没有想到那天许丹琪居然没有和许母在一起,所以倒是留下了这个讨厌的小贱人。

    “许晋江从现在开始我们便不再是父女了,你承着我妈妈一家的恩情,可是却居然如此的恶毒,许晋江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愿意成为妈妈的女儿,却绝对不会再做你的女儿,我的身上居然会有你一半的血,这是一种耻辱。”许丹琪的声音如同冷玉,动听得让人只觉得心底里发寒。

    “好啊,既然你那么想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我可以成全你,不过你要把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还回来。”许父也是怒极了,这个贱丫头居然敢叫自己的名字。

    崔玉兰,梁娜,梁奎军母子三个人的脸上同时露出了喜意。

    “股份”许丹琪笑得一脸嘲讽:“我已经送人了。”

    “送人”许父,崔玉兰,梁娜,梁奎军四个人的脸色同时一变,都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直盯着许丹琪,这绝对是假的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现在可是能卖几千万呢,可是这个贱丫头居然说她送人了,忽悠人也不带这么忽悠的吧,你就算是想要说假话那么也应该先好好地打出一个腹稿的好不好。

    “哼,许丹琪这个笑话不好笑。”梁奎军有些忍不住了,要知道许父可是承诺过的,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要回来,会给他,他姐姐还有他妈妈各百分之十的,所以他要是能忍得住才怪呢。

    “呵呵,今天早上我刚刚签的股权转让协议,所以纪姨才会和我一起过来。”看着明显有些气急败坏的几个人,许丹琪的心情却是莫名地愉快,所以你们现在可以尽情地跳脚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