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指控(二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怎么个情况,谁能来为在卒的大家解释一下,现在的这些高中女生要不要一个个都开放成这般样子啊,刚才那个穿着丁字小内内的也就算了,这个居然更大胆,居然在现场跳起了脱衣舞……

    陈惠苹院长的脸色一片绀紫色,她与脸色已经是铁青一片的严如意两个人同时站了起来,便向着后台疾步而行,今天她们女书院这边可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而且只怕还会影响到男书院那边……

    两个人的心里现在都已经怒极了,如果说这一切只是一个意外的话,那也不可能会如此的接二连三好不,严如意看着舞台上的那呆若木鸡的男生,还有其他伴舞的学生,忙厉声喝道:“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点儿将人拖到后台去!”

    而这个时候林萤的身子已经如同蛇一般地攀在男生的身上,并且不管不顾地向着男生脸上亲了过去,那副热情如火的样子,还真是……不去跳艳|舞真是可惜了呢。%d7%cf%d3%c4%b8%f3

    听到严如意的声音,那个男生与其他人也终于清醒了过来,于是大家忙将两个人团团围上,一起向着后台退去……

    于是这一次菁萃书院的校庆到了这个地步也无法再继续进行下去了,一干校领导们的脸色也是难看到了极点,只怕不用等到明天,他们菁萃书院便会成为整个儿东港最大的笑话。

    柳泽白看着已经纷纷离场的嘉宾们,想了想却还是决定自己先去后台看看那个小丫头,不管怎么说今天的她可是惊艳了整个儿菁萃书院,所以做为朋友必须要恭喜一下才对的。

    后台,柳萤已经清醒过来了,她的身上披着一件长外套,正趴在桌子放声大哭,而那边的阎媛也正伏在自己母亲的怀里不停地流泪:“爸,妈,一定是缪如茵害我,一定是她害我!”

    听到了这话,柳萤也立马反应过来于是也痛恨地道:“院长,主任一定是缪如茵害我们,一定是她,我们和她有仇。”

    阎父的脸色怒沉如水,听到了这话,便立马沉声喝问:“哪个是缪如茵快点给我出来。”居然敢害他女儿如此出丑,他一定不会放过。

    陈惠苹与严如意两个人迅速地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严如意清咳一声:“阎媛同学,林萤同学,你们说这事儿是缪如茵同学陷害你们可有什么证据?”

    “呜,呜,呜……”阎媛能有什么证据啊,于是现在她唯一能做的便只是继续哭,现在她已经不用再说什么了,因为一切她的爸爸和妈妈都能帮她搞定,而缪如茵那个大陆妹,不管今天的事儿是不是真的与她有关系,都必须得由她来背锅,只有这样才能更突显她的无辜,是的,今天的阎媛就是一个可怜的受害者,所以她必须要得到其他人的同情。

    阎母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女儿,也是怒冲冲地抬头看着陈惠苹与严如意两个人道:“陈院长,严主任,我和我家老阎之所以会将女儿送到你们菁萃女书院来读书那是因为你们书院在东港是属一属二的,而且你们对学生的要求也很严格,所以今天的事儿不只是你们得给我们阎家一个交待,而且那个叫做缪如茵的学生必须要付出代价。”

    “哦,阎夫人好大的口气啊,居然想让我付出代价,不知道严夫人想让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随着这个清冷的声音响起来,缪如茵与何丹琪还有屠苏三个人便已经走了过来,对上阎父阎母那凶狠如狼般的目光,缪如茵却是笑得嘲讽。

    阎父咬牙切齿地道:“你就是那个缪如茵?”

    “不错,只是我想要问一句,你们有何证据可以证明今天的事儿与我有关?”缪如茵淡淡地问道。

    阎母几乎都已经尖叫出声了:“我家媛媛说是你那么就肯定是你了,我家媛媛从小就不会说谎。”

    “嗤!”屠苏直接笑出声来了,当然了他也立马接受到了阎父和阎母瞪视的目光,然后这货居然很不怕死地道:“都是知子莫过父,知女莫过母,不过看来你们两位倒是太差不了解你们的女儿了,呵呵……。”这最后两声呵呵还真是意思太多呢……

    “护短的父母我很欣赏,可是很报歉对于像你们这种毫不知道讲理的父母我真的是很讨厌呢。”缪如茵的脸色冷了下来,林萤和阎媛这两只,真的已经让她厌烦了,她从来都没有招惹过这两只,可是这两只自从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时候,便百般挑衅自己,好吧以前那些她只当是小孩子不懂分寸,小小地教训一下便也不放在心上了,可是今天这两只的所做所为可是真的激怒她了,妈蛋的,不让你们知道一下惹得缪如茵发怒的后果到底有多严重,那么你们就不会怀疑人生了:“既然我说的话你们不相信,那么想来你们自己孩子所说的话你们一定会相信的,当然了,这话不会由我来问,我刚才在你们诬蔑我的时候已经报警了,现在我也不想和你们说什么,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可以和我的律师谈。”

    纪明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听到缪如茵的话,她便走上前来,冷冷地扫了一眼阎媛和林萤,以她的眼力如何能看不出来这两只是说了假话,当下她的声音也是更冷了几分:“我是缪如茵的私人律师,关于你们刚才恶意诬蔑和指控缪如茵小姐的话,我已经做了录音,如果有需要的话,它会成为呈堂证供。”

    “你,纪大状……”纪明珍在东港也是很有名气的,虽然阎父与这位纪大状不熟,可是却也绝对不陌生,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叫做缪如茵的小丫头居然能请得动纪大状……

    那么这个女孩子怎么可能真的像是女儿所说的只是一个大陆妹儿呢?

    要知道阎父之前也想要请纪大状做为自己公司的法律顾问,为此还专门托了人去和纪明珍说向,可是却被纪明直接拒绝了。

    而现在这位名动东港的大状居然会站在那个大陆妹的身边。

    “纪大状!”阎母也出声了:“纪大状只要你愿意我们阎家也愿意请你成为我们的私人律师,而且我想我们阎家能给你的绝对要比这个大陆妹能给你的多得多……”

    缪如茵挑了挑眉,同时手上用力按下了想要为自己说话的何丹琪,这位阎夫人还真是一个妙人儿呢,如此众目睽睽之下便直接大模大样地来挖自己的墙角……果然是富贵的高高在上日子过得太久了,只怕这位夫人都已经忘记了她自己姓什么了吧。

    纪明珍冷笑:“我没有兴趣为专门诬蔑人的人做私人律师,那是对我人格与人品的最好玷污。”

    “你……”阎母气得有些说不出话了,在她看来她刚才那翻话已经很给这位纪大状面子了,可是这个女人居然是如此的不识好歹,真真是可恶呢。

    “好了,你先给我闭嘴!”阎父皱了皱眉,不满地瞪了自己夫人一眼,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怎么可以如此失态呢。

    “阎夫人,阎先生我看咱们还是先等等警察的调察结果吧!”缪如茵淡淡一笑。

    “哼,就是你害的我女儿,我告诉你大陆来的,你给我等着,我们阎家必然会让你付出代价的,你别想再回大陆了!”阎夫人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可是还没有人敢如此落她的面子,特别是面前这个人还是刚刚被自己女儿所指证的害了自己女儿的人。

    缪如茵一挑眉:“阎夫人这是在威胁我吗?”

    “哼,你喜欢当做是什么便当做什么好了!”阎夫人一脸的不屑:“不过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还敢和我们阎家叫板,你也太看得起你了!”

    “哦,真是没有想到后台居然有这么多的人。”一个好听的男声响了起来,随着声音戴着金丝眼镜,身着一袭灰色西装的奢华尊贵的男子款步走了进来,他的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只是那笑容却是有些冰冷。

    “柳少!”一看到来者,当下阎媛的眼底里便是一喜,在她看来这一定是因为柳泽白看到了自己的委屈,所以他才会来到后台安慰自己,于是这下子她脸上委屈的神色便更浓了,甚至眼角处还挂着两串泪花那副梨花带雨的样子,还真是……啧啧啧,别样的动人呢。

    阎父看到柳泽白来了,面上也是一喜,也不等其他人说话,便上前一步:“柳少你说说这世上有没有这样的道理,我的女儿被人害了,现在这个心肠恶毒的学生居然指责我的女儿……”一边说着阎父还一边抬手指向缪如茵。

    阎母也是道:“是啊柳少,你说说这些大陆人怎么一个个都生着一副恶毒的心肠呢……”

    柳泽白明显看到在阎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边一直冷冷淡淡的少女眼底里更是冷意流动,很显然少女已经不悦到了极点。

    低头看了一眼阎父伸到自己面前的手,柳泽白却是冷冷一笑,然后径直自阎父的身边走过,他居然是向着那个大陆妹的方向走去,而且还是一脸歉意地道:“如茵你还真是太客气了,不是说过了吗,我们可是好朋友,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为何不和我讲!”

    ------题外话------

    汗,三更又赶不上审核了,所以还得继续麻烦大家明天九点再来看!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