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提醒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缪如茵意外的好说话,让陈惠苹和严如意两个人也吃惊不小,在这妞入学的第一天,两个人便已经领教了她的强悍了,而且这才刚过去多久啊,就算是缪如茵的性子大变也万万不可能变成一个厚道的存在?

    是的,一点儿也没有错,在陈惠苹和严如意两个人看来缪如茵这货与厚道这个词绝对不可能搭得上边儿,所以这妞突然间做出如此这般的厚道举动还真是好意外有木有。严如意与陈惠苹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觉得有些古怪。

    不过看了一眼现在就准备上来与自己谈条件的阎父与林父,缪如茵挑了挑眉头,然后便直接带着两个人去了一处角落,虽然当着众人的面儿,只是三个人的声音却是压得极低,众人倒是都没有听到什么,不过很明显现在那里绝对是很吸引人眼球的地方。

    只不过缪如茵只是在最开始的时候说了几句话罢了,而至于阎父与林父却似乎还想要讨价还价,不过当缪如茵摆了摆手一副不欲再往下谈的样子,阎父与林父两个人便也立马消停了,虽然是无比的肉疼,可是却还是不得不点头答应了,两个人可都是只有一个宝贝女儿,所以就算是这个代价再怎么大,他们也不得不答应下来。

    屠苏笑得一脸的得瑟,他虽然没有学过唇语,可是以他的本事儿想要听清楚那边三个人的谈话内容,也不是难事儿,更何况缪如茵也没有想过要背着他的意思,这倒是令得他心头的欢喜更浓了,老大果然是拿他当自己人呢。

    只不过柳泽白金丝镜片后面的眼眸里也有着微光闪动,这个丫头还真是宰起人来毫不手软呢,所以她也果然算不得是什么好人呢,或者说他们两个人其实也可以算得上是同一类人呢。

    低头看了看自己修长的双手,就连柳泽白自己都没有感觉此时此刻他的唇角正高高地挑了起来。

    杜宇浩手上的血已经止住了,不过他看了一眼柳泽白,脸上的表情倒是有些古怪了,这小子不会是想要来个老牛吃嫩草,虽然这也不是不可以,可是那草未免太嫩了一点!

    而这个时候缪如茵已经走了过来,她在纪明珍面前停下脚步,然后低声对纪明珍说了几句,纪明珍的眼神明显是有些变了,那眼神里更多的就是吃惊了,不过却还是很快便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阎父与林父就匆匆离开了。

    杜宇浩本来他有些好奇的目光一直在追着缪如茵,而在纪明珍离开后,缪如茵便与何丹琪还有屠苏站到了一起,杜宇浩自然是不认识屠苏的,但是当他的目光落在何丹琪脸上的时候,却是微微一怔,然后迈着长腿便走了过来:“请问你就是许丹琪许小姐吗?”

    何丹琪上上下下地看了看杜宇浩然后叹了一口气:“杜警司,很不好意思,许丹琪只是我以前的名字,现在我叫何丹琪。”

    杜宇浩眨巴了一下眼睛,以他的敏锐自然是能感觉到这个少女只怕与她父亲许先生的关系其实并不好,想想也是,有后妈就有后爸,这句话可是千古名言呢,特别她那个后妈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而那位许先生也不是一个精明的人,倒是被那个姓崔的女人哄得团团转,她既然改姓了母姓只怕也是不想再与许家的那些破事儿有任何的联系了,不过现在这件事儿还是得告诉她一声,于是杜宇浩道:“昨天许家大宅出事儿了,死了两个人,一个是崔玉刚,一个是胡为,而就现场的痕迹来看,是他们两个人杀死彼此的。”

    “哦!”何丹琪的双手紧紧地握了一下,不过脸上的神色却是没有任何动容,是的,那个家里已经与她没有任何关系了,所以就算是死人了,只要死的那个人不姓许就行。

    看着面前少女冷淡的小脸,杜宇浩又接着道:“你爸爸说他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可是却没有一个能打通的。”

    “杜警司。”何丹琪很认真地看着杜宇浩,然后也同样是很认真地道:“那位许先生自己亲口说的与我再也不是父女关系了,所以我们现在只是熟悉的陌生人罢了,他们许家有事儿,他有他的女人,而且还有儿有女的,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他的女儿之前的那个许丹琪已经不存在,那么属于许丹琪的手机号码自然也不会再存在了。”

    杜宇浩看得出来,面前的少女眼神虽然平静,可是那眼底深处却有着隐藏的悲伤,他有些能理解面前的少女,不管怎么说那个男人也是她的亲生父亲,而一个父亲对于自己的亲生子女却是还不如那两个与他毫无血缘关系的外人,只怕不管换作是谁都会伤心的。

    而且在警局录口供的时候,那位许先生可是不停地在骂这个女儿,说都是因为她昨天回了许家把晦气带回了家,所以家里才会有血光之灾的。

    于是杜宇浩点了点头:“我也只是在之前看过你的照片,所以既然认出了你,便通知你一声。”

    “谢谢杜警司了。”何丹琪道。

    缪如茵伸手在何丹琪的肩膀上拍了拍,何丹琪咬了咬嘴唇,一把便握住了缪如茵的手,握得是那样的紧,她现在需要从缪如茵的身上汲取些力气,她,她现在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她想要大哭一场,可是,可是现在这里却不是她可以任性的地方。

    缪如茵张开双臂拥抱了何丹琪:“没事儿的,有我在。”

    “嗯,嗯,嗯!”何丹琪用力地点了点头,她没有哭,只是眼圈却红了,现在这个时候有缪如茵可以在她的身边真好!

    就在杜宇浩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缪如茵却是叫住了他:“杜警司。”

    杜宇浩扭头看着她。

    缪如茵从衣兜里取出一小盒药膏递给他:“用用这个,可以让你手上的伤很快愈合,而且还不会留疤。”

    杜宇浩本来是想要拒绝,可是一听到可以不会留疤时,他便改变了主意,他可不想在身上留下一个疯女人的痕迹,好晦气有木有。

    “谢了!”杜宇浩一脸愉快地接过了那个小盒子,小盒子不大,也就是有他四分之一掌心那么大罢了,打开看看,却是一种看起来很漂亮的绿色膏体,而且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当下杜宇浩然便直接用手指挑了一些涂在自己的伤口上,立马一股极为清凉的感觉便传了过来,真的是很舒服呢。

    顺便他又扬了扬手里的小盒子,当然了是正对着柳泽白的方向。柳泽白白了一眼杜宇浩。

    而那边阎父与林父两个人又开始与菁萃书院的领导们进行沟通了,既然已经没有他们的事儿了,所以缪如茵他们一行人便也离开了。

    “如茵!”柳泽白可是没有忘记提醒她:“明天上午我开车过来接你。”

    “呃!”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令得缪如茵不由一怔,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的感觉。

    看着少女难得迷糊的样子,柳泽白也只能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不得不提醒道:“咱们不是说好了吗,明天后天你要去柳家做客,我爷爷可是很高兴呢,所以你不会告诉我你想要放我鸽子?”

    缪如茵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好,她能说她真的是有些忙忘了:“好,那你明天过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就行了。”

    “好!”柳泽白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便和几个人道了一声再见就离开了,杜宇浩也交待了手下的人几句,也快步向着柳泽白的方向追了过来:“泽白,柳泽白。”

    “有事儿?”柳泽白那张极尽奢华的脸上笑容已经敛去。

    不过杜宇浩似乎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他直接勾着柳泽白的肩膀一脸八卦地道:“喂,我说泽白,大家都是好兄弟,你要不要这么冷淡啊,那个,那个我就是想要问问,你们两个是”

    柳泽白一抬手拍掉了某人的爪子:“朋友!”

    杜宇浩也不介意,又厚着脸皮继续道:“好,好,好,我知道了,是朋友,不过柳泽白明天轮到我休息了,所以我想去你家看老爷子,嘿嘿,我和老爷子可是很好的棋友呢”

    看了一眼某人一副我就是想要去看看戏的表情,柳泽白果断地拒绝道:“明天我爷爷有事儿,没空和你下棋。”所以你不用来了。

    “哦,这样啊!”杜宇浩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却是已经堆了起来,所以明天自己可是必须要去了呢。

    再说缪如茵那边,屠苏正缠着她想要明天缪如茵能带着他一起去玩,柳家大宅啊,那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去的,所以他也很想要去嘛,更何况那个柳泽白明显一副没安好心的样子,所以他也应该去保护老大才对嘛。

    而何丹琪却是一直没怎么说话,她的心里还是担心许家大宅的事儿,大宅里既然死了两个人,只怕也不适合再住了

    缪如茵看了一眼何丹琪,然后又看了一眼屠苏,直接道:“明天你陪着丹琪,我可把她交给你了!”

    别啊,他是应该当护花使者的,可是他不是应该给自家老大当护花使者的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