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柳家作客上(一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阎媛却是道:“爸,妈如果你们还当我是女儿的话,就找人把缪如茵做了!”

    只要把缪如茵那个大陆妹做了,她的心底里才会舒服些!所以既然她倒霉了,那么她便绝对不能看到缪如茵好过。

    阎父的眉头一皱:“既然昨天晚上的事儿真的与缪如茵无关……”

    只是他的话才刚刚说到这里,便听到阎母道:“好了,老阎我来劝劝女儿吧。”

    阎父听到阎母如此说,当下便点了点头,在他想来当妈的和女儿一起沟通总比他这么一个大男人和女儿沟通要方便得多,于是他还叮嘱了一下自己的妻子:“那行,你好好地劝劝她,这事儿过去了就过去了,暂时先当没事儿发生,等到咱们的女儿去了日本重新开始生活了,那个缪如茵不是在东港有家什么网络公司吗,哼……”

    阎父说着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女儿变成这副样子他这个做父亲又怎么可能会不心疼呢,而且不管昨天的事儿是不是真的和缪如茵没关都没有关系,在阎父看来,如果不是自己的女儿因为没有算计到缪如茵而心里不舒服,那么怎么也不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归根究底有错的就是缪如茵。

    只是现在他暂时还不能招惹缪如茵,那个丫头的身边又有柳泽白柳少还有纪明珍纪大状,单就是这两位大神也不是他想要招惹便能招惹得了的,而且现在一旦他动了缪如茵,那么只怕对方会报复在自己女儿身上,所以这种报仇的事儿,还是要等到女儿离开了东港再说。

    而且刚才他与自己的妻子已经将话说得很明白了,他相信自己的妻子应该也能听明白的。

    毕竟女儿才是最重要的。

    阎母的确是听明白了,当下她便也暂时按下了自己心头的那个想法,坐在阎媛的床前劝她:“媛媛啊,刚才你爸的话你也听到了吧,你爸还是一心为了你好的,而且他说的有道理,你在东港,那万一那个小贱人再干出点什么对你不利的事儿呢。”

    “妈妈!”阎媛却是一把便抓住了阎母的手臂,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只是那其中的恨意却是浓重的,她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咆哮出声:“妈妈,我要缪如茵死,我要在离开东港之前便听到她的死讯,妈,你就这么忍心看到你的女儿受到这么大的委屈吗,妈,你帮帮我,你不是最疼我的吗,那么便帮帮我,帮帮我啊,妈,我忍不了,凭什么她一个大陆妹现在还过得好好的,可是我却落到了现在这样的下场,凭什么啊,凭什么啊,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特别是当每每想到柳泽白含笑看向缪如茵的时候,阎媛只觉得自己都要疯了,本来她最好的联姻对象就是柳泽白呢,可是,可是经过这两天的事儿后,就算是他们阎家人去柳家求,只怕柳老爷子也不会答应的吧。

    所以她恨,缪如茵,是这个大陆来的女人毁了自己,是的,就是她毁了自己,她本来应该有美好的未来,有着光明的前途,可是现在这一切的一切却都因为缪如茵而毁了,那么便让缪如茵去死吧!

    对上自己女儿那悲痛欲绝的目光,阎母只觉得自己心如刀绞,被她捧在手心里的女儿,落得现在这样的下场,便必须得有人为此付出代价才行。

    虽然自己丈夫临离开时候所说的话还言犹在耳,可是阎母现在却顾不上了,既然他在心里已经有了打算,那么他们两口子便各干个的吧。

    于是阎母便点了点头:“好,妈答应你了,你放心。”

    “谢谢妈,我就知道妈才是最疼我的人。”阎媛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不过阎媛却并没有忘记提醒了一句:“不过妈,这件事儿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爸,否则的话他会生气的。”

    而且还会阻止阎母行事儿,虽然阎媛也很赞同动动那个什么华夏网络,可是父亲不想现在这个时候对缪如茵动手,却让她格外的不满。

    阎母也是很了解自己丈夫的,所以听到女儿的话她也点了点头:“放心吧。”这事儿自然是要说的,可是却得看是什么时候说的,等到那缪如茵死了再说,相信到时候自己的丈夫就算是有什么不满也不会说什么,更何况那个缪如茵不但害了自己的女儿,甚至还又狠狠地割了他们阎家一块肉呢,哼,那个大陆妹儿该不会是以为有柳家和那个纪大状护着她便可以没事儿了不成?

    她想得太简单了,而且她也太小看他们阎家了。

    阎母想了想又给林母打了一个电话,只是她的话才刚刚说完,那边便响起了林母拒绝的声音:“阎夫人,你们家大业大什么也不怕,我们林家可和你们阎家不一样,所以这事儿阎夫人想要怎么做便怎么做吧,我们林家还是不参与的好。”

    林父与林母虽然也为自己女儿感到心痛,他们对缪如茵也不是没有怨言的,可是真的说起来他们最恨的人却不是缪如茵,而是阎媛,如果没有阎家女儿的各种蛊惑,那么他们林家的孩子又怎么可能会去害缪如茵呢,所以这事儿追根究底都是阎媛那个祸害的责任,这一次他们林家女儿因为交友不慎已经吃了大亏了,所林家万万不会再吃第二次亏了。

    放下电话,林母看着林父冷哼了一声:“那个阎夫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还想要拉我们林家一起下水,他们把咱们林家当成是什么了?”

    林父冷笑:“让他们好好地作吧。”

    “那这件事儿?”林母看着林父。

    林父道:“我们不参与,我们只要静静地看着就好了,哼,不管是阎家吃亏,还是缪如茵死,于我们林家来说也都没有什么坏处。”

    林母想了想也是点了点头,那个缪如茵的后台居然是柳家,而如果柳氏集团想要动他们林家,只消柳泽白动动小手指那么便会令得他们林家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地步,所以他们林家现在没有任何动作才是最聪明的。

    虽然这口气如果想要咽下去,也是真的有些艰难,可是就算是再怎么艰难也必须要咽下去才行。

    ……

    而这个时候缪如茵已经坐着柳泽白的车驶进了柳家大宅,下了车一个柳家下人走了过来,恭敬地道:“泽白少爷,老爷与杜少爷在花园下棋,说是泽白少爷与缪小姐回来了,便先去后花园。”

    柳泽白的眉头皱了皱,杜宇浩这个家伙……自己昨天那明示暗示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可是这货居然还是厚着脸皮来了,再说了今天这一大早的,因为林家与阎家两家女儿的事儿也是搞得警局不得消停,他居然还能继续安安稳稳地休假……

    而下人又补充了一句:“还有申公雷爵士也来了。”

    柳泽白无奈地笑了笑,然后这才对缪如茵道:“那我们便先去花园吧。”

    缪如茵点了点头,于是两个人便一前一后地来到花园。

    柳家大宅的花园还真是百花争艳,各种名花争奇斗艳,而且中间的位置还有着一个不小的池塘,碧水清清,一弯月亮石桥横跨其上,倒是格外的别致。

    柳老爷子现在正在观战,远远地一看到自己的孙子来了,立马便笑了起来:“泽白这里!”

    柳泽白的脸上露出了温暖的笑容,忙带着缪如茵加快了脚步,

    玻璃花房内现在申公雷爵士和杜宇浩两个人正在棋盘上杀得难解难分,而一边的柳老爷子也是一会儿为这个人支两招,一会儿又为那个人支两招。

    “柳爷爷,观棋不语真君子!”杜宇浩无奈地提醒身边的老者一句,话说您老人家现在根本就是在打扰我的思路好不。

    不过柳老爷子却丝毫不在意:“我是老头子,不是君子!”有几个能在商海里征战几十年的老家伙是君子的,就算是表面上表现得再怎么像是君子,骨子里也肯定不是,如果真的是君子只怕坟头上的树都有合抱那么粗了。

    而趁着杜宇浩与柳老爷子说话的功夫,申公雷却是悄悄地将自己的棋子多放了一个。

    “申爷爷……”

    只是杜宇浩的话还没有说完呢,申公雷便已经立马道:“我也不是君子!”所以别跟我老头子说什么君子之约的……

    杜宇浩没辙了,两个老头儿齐齐地这么耍赖,他也是无可奈何啊,而且申公雷还兴致高昂地道:“杜家小子,快点,快点该你了,如果你不走我就再走了。”

    传说中的老不要脸应该也就是这样了吧?果然没事儿过来见见这些老一辈还是很涨知识的。

    听着三个人的对话,缪如茵不由得笑出了声来,倒是没有想到在书院里一向都是一脸严肃的申院长居然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当然了那边的柳老先生也同样很可爱。

    “如茵丫头过来过来!”申公雷也看到了缪如茵立马伸手招呼,一边还没有忘记很嫌弃地挥了挥手,那语气就像是在赶苍蝇一般:“杜家小子行了,你一边玩去吧,来如茵丫头过来陪我下几盘!”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