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柳家做客中(二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听到申老的话,再加上那动作还有那语气,杜宇浩只觉得有一口老血梗在自己的咽喉里,不上不下的那叫一个难受……

    而且话说真的论起关系来,自己也算是申老看着长大的吧,所以咱们爷俩的关系应该更近才对吧,您老如此这般好像狗都嫌的口气,真心让人很受伤。

    申公雷似乎一眼便看穿了杜宇浩的心思,当下他翻了这小子一眼:“如茵丫头可是我们菁萃书院最优秀的学生。”你小子是吗,当年你可是没有考进我们菁萃男书院呢?

    所以果然老人家也都是喜欢记仇的。

    而柳老爷子也是微笑着看向缪如茵,自己的孙子,还有申公雷将他们两个人对于这个少女的印象还有判断自然是全都告诉他了,特别是昨天校庆时发生的事儿,这个少女面对着那样恶意的陷害,却表现得异样冷静,不但没让自己陷入到什么麻烦中,还狠狠地进行了反击。

    不要说昨天舞台上林萤和阎媛两个人遇到的情况和缪如茵没有关系,骗骗那些涉世不深的小孩子还行,想要骗过柳老爷子,申老这两个人老成精的存在,还有那位天天和各种各样的罪犯打交道的杜警司,还真是有些不可能。

    这三位敢打赌,昨天的事情上如果没有缪如茵的手段那绝对不可能,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也许会有人说缪如茵太狠了,但是却丝毫不影响这三位对缪如茵的高评价,在这三位看来既然林家和阎家的两个丫头有胆子来算计缪如茵,那么便也要做好被人反咬一口的准备。

    毕竟虽然笨人很多,可是聪明的人也一样很多,既然自己没有本事儿算计人家,却还偏偏要算计,那么就算是下场再怎么凄惨也怪不得别人。

    申公雷如果年轻的时候没有手段,不够狠的话,又怎么会在国外以东方人的身份达到今时今日的地位。同样的柳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如果不狠辣的话,那么只怕也没有现在的柳氏集团了,有句话人们常说商场如战场,虽然没有血肉横飞,可是却也有战火硝烟,也有人在其中殒命。所以经过了昨天的事儿,两位老爷子的意见很一致,那就是这个缪如茵可成大事儿。

    至于杜宇浩,也绝对是一个心黑手狠的主儿,面对那些犯罪份子心不黑手不狠,那一个搞不好就得被那些杂碎们牵着鼻子走了,所以对于昨天的事儿,用杜宇浩的话来说那就是那个丫头很适合做警察啊,多好的苗子啊,可惜了居然跑去经商了。

    当然了这些话三个人都不会明说的,毕竟有些事儿自己心里明白便好了,压根没有必要挑明,而且人家缪如茵做得很干净,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证据能显示昨天的事儿就和她有关了。

    所以有些事儿是可以做的,可是却不能留下不利于自己的任何证据。

    至于这三位是怎么猜出来的,你想啊阎媛和林萤两女其实也算是聪明人吧,所以她们绝对不可能蠢到把加过料的东西用在自己身上……既然排除了最可能的,那么那个看起来似乎是最不可能的便成了可能了。

    而缪如茵一听申公雷叫自己,也是笑着走了过来:“申院长……”

    “叫我什么呢?”申公雷一瞪眼:“我之前和你是怎么说的。”

    “申爷爷!”缪如茵有些无奈,这老头儿固执起来,只能是自己顺着他来了。

    “如茵这是我爷爷!”柳泽白也走了过来。

    缪如茵忙向着柳老爷子含笑伸手:“在我来东港之前,便听说过柳老的大名,柳老可是东港商界的传奇人物呢,所以我一直想要看看这传奇的缔造者,今天晚辈终于有幸一睹前辈的风采,果然是名不虚传呢。”

    “哈哈哈哈……”柳老爷子听到了这话,不由得大笑起来,虽然这辈子好话,奉承的话他听得太多了,可是却还没有哪个像面前的少女一般这马屁拍得太让他舒服了,特别是这丫头不管是脸上的表情,还有那眼神都是无比的真诚,饶是以他老辣的眼力也看不出来半点敷衍:“叫什么前辈,柳老的,叫爷爷。”

    听到了这话,杜宇浩不由得看了一眼柳泽白,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一撞,都看出了彼此的惊讶,要知道柳老爷子虽然看起来一副很好说话的和蔼模样,可是其实老爷子才不好亲近呢。

    可是这个缪如茵居然才见了老爷子第一面,便能得到老爷子如此相待……

    柳泽白之前想过爷爷会喜欢缪如茵的,可是那也是需要时间的,他万万没有想到所需要的时间居然会这么短……

    不过再扭头看看缪如茵,只见少女笑得一脸乖巧,哪里还有半点儿自己之前见到的咄咄逼人的样子,打架剽悍的样子,还有那算计起自己一副小狐狸的样子……

    这个丫头倒是百变得紧呢。

    柳老爷子的大手与缪如茵的小手握到了一起,只是他的目光却是微微一闪,因为少女的手指若有若无地在他的脉门上按了一下,他突然间想起来了,泽白说过这丫头可是大陆相当有名的神医呢……

    杜宇浩这个时候指着自己的鼻子道:“那我呢,我就不用介绍了吧,我们昨天可是见过面的,所以今天再见也算是熟人了,而且我与柳泽白可是好朋友好兄弟!”朋友的朋友还是朋友嘛。

    缪如茵眨巴着眼睛看看杜宇浩,又看看柳泽白……

    杜宇浩没搞明白这丫头看什么,不过柳泽白却是明白的,于是他解释了一句:“这货和我倒是同岁,就是长得有点着急。”

    一句话倒令得几个人全都笑了起来,可不是长得有点着急了吗,明明是同岁的人,现在看起来倒像是差了好几岁似的。

    “喂,咱不带这样的,我变得这样怪谁?”杜宇浩瞪着柳泽白:“如果不是为了帮你,老子堂堂一个高级警司犯得着把自己晒成黑鬼,然后亲自去卧底吗,现在你倒是说起老子长得着急了,柳泽白你小子也太不厚道了。”

    柳泽白却不看他,而是看着缪如茵:“如茵你那里有没有什么可以让人重新变白的药,这货可是相了几次亲了,不过都被人女主甩了,所以你说如果这家伙打一辈子光棍,那岂不是得天天来烦我。”

    杜宇浩一摆手:“那些美白的东西我又不是没有用过,广告都说得呱呱叫,用起来没有一个管用的。”

    缪如茵看着杜宇浩的嘴巴一张一合的,然后微微一曲手指,于是一枚药丸便弹到了他的嘴里,杜宇浩完全没有任何防备便将那粒药丸给吞了进去……

    于是声音停了,安静了,杜宇浩摸了摸自己的喉咙,然后又看看缪如茵和柳泽白有些不太确定地道:“那个,我刚才好像吃了什么东西?”

    柳泽白翻了一个白眼,这么呆的人怎么做到高级警司位置上的。

    申公雷已经忍不住催促了起来:“丫头,丫头快点陪我老头子把这棋下完,那三个人都是臭棋篓子,我不要和他们下。”

    杜宇浩无奈,申老爷子这话说得还真是……自己的棋艺臭得不能再臭了,居然还好意思说别人是臭棋篓子……

    果然是脸皮的厚度和年纪成正比吗?

    缪如茵一点头:“好,咱们高手只能和高手对决!”

    这话说得申公雷可是太满意了,就是,他怎么可能会是臭棋篓子呢,他的棋艺一向很不错的……当然了这只是他老人家自己这么认为的。

    于是一老一少两个人便下了起来,看着看着,杜宇浩不由得也佩服起来,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缪如茵的棋艺是真的很不错,只是明明她可以很轻易地赢了申公雷,但是她却步步为营,既让申公雷赢,又不让他赢得太轻松,而且最精妙的是这一切她都做得不露痕迹,所以申公雷完全不会感觉到根本就是面前的小丫头在让着他,相反还下得越发的兴起了。

    柳老爷子自然也看出来了,当下他看向缪如茵的目光便又更深了几分,如此有心计,有手腕,有远见,有狠辣,还心思缜密,特别是还如此年轻的少女……听孙子说她是一个孤儿,只有一个师傅将她带到大山里呆了八年……

    柳老不由都有些好奇了,他甚至想要知道那八年里这孩子的师傅是如何培养的她,才可以将她培养得如此优秀。

    “哈哈哈哈,我赢了,我老头子赢了,哈哈哈哈……”申公雷赢了,一番围杀与反围杀后,虽然艰难可是最后还是赢了,这让申公雷笑得像个孩子,他老人家还是第一次下棋下得如此痛快呢。

    一局结束,柳泽白也将话题拉到了他最关心的问题上:“如茵,你帮两位老爷子都看看身体吧。”

    “呃!”申公雷与杜宇浩两个人都有些奇怪,这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了吧!”柳老爷子笑了笑:“这丫头还是大陆有名的神医呢!”

    我去,这丫头要不要这么狠啊,怎么好像什么都会的赶脚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