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柳泽白的手段(一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诚却还是一脸强硬梗着脖子道:“我什么也没有干,我只是帮了朋友个忙,那些不过是给我的报酬罢了,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老管家听了这话气得浑身直颤,这个混蛋,这个混小子,他当初真是眼瞎了,才让这小子来到柳家做事儿,帮忙……这话骗骗那些不长脑子的人还行,如果不是因为他在柳家那么有谁会找他帮忙的……

    缪如茵冷眼看着阿诚,虽然他的妻子阿兰此时此刻正挺着个大肚子在那里哀哀哭得可怜,可是这对夫妻真的可怜吗,柳老爷子对这些下人一向和善,而且柳家给出来的工钱也要比不少白领的工资更高,可是得来的回报却是出卖,这样的人不可怜可恨。

    只不过这是柳家的事儿,她就算再与柳泽白是朋友,也是外人,而她既然帮着柳泽白把这个人揪出来了,那么现在只要看着就好了。

    阿诚现在是咬死不承认,他知道以柳家人的性子来说绝对不会对自己做什么,因为柳老爷子真的是很厚道的,平素里下人们谁犯点错误神马的,柳老爷子从来不会多说什么,所以阿诚只觉得自己其实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儿的,毕竟柳老爷子都已经这么大岁月了,所以他必须要为他的名声考虑一下吧,如果柳老爷子真的把他如何了,那岂不是说他老人家想要晚节保吗?

    只是阿诚的算计倒是很好,可是他却忘记了一件事儿,那就是对于柳家来说想要搞他,就像是一个巨人想要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的简单,虽然有句话叫做人命大于天,可是那也是要分在谁的眼睛里,在某些人的眼里,人命真的算不得什么呢。

    柳泽白的金丝镜片反射着幽幽的冷光,他从来都没有试过如此的愤怒,可是今天他却是真的愤怒了,感觉到不但自柳泽白身上飙出来的冷气,杜宇浩直接又将自己与柳泽白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远一点,这个家伙一旦真的怒了,那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儿,所以这个叫做阿诚的家伙,你到底知道不知道你招惹了一个怎样可怕的存在啊。

    柳泽白的唇角勾起了一个有些古怪的弧度:“不说是吗?”淡淡的声音似乎如同春雨润物一般,只是听在阿诚的耳朵里却是莫名地令他浑身一哆嗦居然直接打了一个寒战,阿兰也是在这种声音下怔了怔,不过只怕阿兰这个女人是会错意了,她瞪着一双泪眼看着柳泽白,只觉得这个浑身沐浴在灯光下的奢华男子就如同古希腊神话中的神祇一般,于是她居然直接扑到了柳泽白的脚边,也顾不得自己是大肚子了,便直接跪在男子的面前,伸手扯着男人的裤角:“柳少,柳少,求求你了,放过我们吧,而且,而且阿诚……阿诚……”阿兰的话说到这里,可是真的有些说不下去了,虽然阿诚没有和她说过这些,可是刚才她想起了一件事儿,有天晚上自己睡醒一觉起来,却发现阿诚并不在自己的身边,便下床寻找阿诚,结果听到阿诚在阳台上打电话,虽然她不知道职阿诚到底是在和谁通电话,可是阿诚说的是放心吧,那东西已经放在了柳老爷子的咖啡里,而且他还亲眼看到柳老爷子喝了下去。

    那么,那么也就是说……

    “柳少,放过我们吧,阿诚,阿诚不会叛柳家的,他不会的……”虽然想起了一些事儿,不过阿兰自己也想得很明白,自己绝对不能说实话出来,否则的话自己的丈夫便完了,只怕柳家会将他送到监狱里,那自己和孩子怎么办:“柳少,柳老爷子,你们柳家每年做那么多的善事儿,每年都要往慈善机构捐出那么多的钱,这一次便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

    是啊,阿诚所得的那些钱,还不够柳家给慈善机构捐一次钱的呢……

    “呵呵!”柳泽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地低笑了起来,他似乎很嫌弃面前的女人,只是冷冷地道:“柳家慈善就应该等着你们来陷害吗?”这个女人的脑子里是不是有坑啊,而且这坑的面积还着实是不小呢。

    不过很明显她没有继续要再听这个阿兰哭求的话了,他冷眸看向阿诚:“听说你还有一个妹妹,哦,还是一个母亲,而且据说你很疼你的妹妹,也很孝顺你的母亲是吧,在这半年里,你母亲住进了东港最好的养老院,而且那家养老院还是我们柳家出资建的,你妹妹也被送去了新加坡读书。”

    阿诚的眼神变了:“柳少,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真的没做对不起老爷子的事儿啊!”一股不好的感觉从心头升了起来,只是他的心里还抱着最后一丝饶幸,他不相信柳少会对他的母亲还有妹妹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让人将你给我爷爷下的药又加重了剂量然后去喂你的母亲和妹妹了。”话说到这里柳泽白的声音微微顿了一下,然后他便又继续道:“哦,还有你的妻子,毕竟那样的好东西如果不与人分享的话,岂不是太可惜了!”

    “不行,不行!”阿诚的眼瞳猛地一缩,他可是很清楚自己当初到底给柳老爷子下了什么药,如果真的给他的妻子,母亲还有妹妹喝下去的话,那么她们就算不死也会变成傻子呆子的,不行,不行,他怎么可以容允这样的事情发生:“柳少,你看现在老爷子不是没事儿的吗,所以,所以柳少求求你就搞抬贵手吧,只要你放过我和阿兰,我们立刻便离开东港!”

    老管家的眼睛里是十足的失望。

    缪如茵却是冷笑,这个男人还真是会想美事儿呢,他害了人,拿了钱,然后居然还有脸求饶,还想要求着受害者放过他,还要离开东港……这种天大的便宜都敢想……果然是太无耻了有木有。

    柳泽白冷笑的目光盯着阿诚,阿诚被这样的目光看得只觉得头皮有些发麻,他只觉得柳少看向自己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只疯狗一般,这让他不由得咬了咬牙。

    柳泽白同时拿出两个手机,分别拔出了两个电话,而且他居然开了免提,可以令得这里所有在场的人都清楚地听到他与那两边的对话。

    而这个时候柳泽白又扭头扫了杜宇浩一眼,当下杜宇浩的脸色就垮了下来,话说他可是高级警司好不,这个混蛋居然让他知法犯法……果然是小的时候交友不慎的下场吗?

    不过他还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好吧,今天他休息,所以今天他不是东港的高级警司,他只是面前这个败类的好朋友,所以这也算是为朋友两肋插刀吗?

    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之前便准备好的药瓶,药瓶不大,也就是一个成年男人大拇指粗细大小罢了,里面盛着的却是一种无色无味的透明液体。

    一看到那小瓶子,阿诚的眼睛便瞪大了,他记得很清楚当时给柳老爷子下药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瓶子,也是这样的液体,妈的,那个人之前可是告诉过他的,说是这种药吃进去,根本没有仪器能查得出来。

    仪器是真的查不出来,可是却并不代表神医也查不出来……

    杜宇浩已经打开了瓶塞,来到了阿兰的面前,阿兰恐惧地放开了柳泽白的裤脚,坐在地上不断地向后退去,还一边不断地摇着头:“不,不,不,不要,不要,我不要喝,不要……”

    杜宇浩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不想喝,那么我可是不会怜香惜玉的,而且我更不会看在你是一个大肚婆的份儿上,反正我们这里有神医在,所以我相信不管我怎么折腾你,她都能帮你保住了肚子里的那个孩子的!”

    说着这货还顺便向缪如茵飞了一记媚眼,不过却立马收获了柳泽白的一记眼刀,妈蛋的,柳败类到底知道不知道他现在可是在为他两肋插刀好不。

    “不,不,不,不要……”

    只是阿兰又怎么可能会是杜宇浩的对手呢,她还没有来得挣扎呢,便已经被杜宇浩按倒在了地上,然后掐住下巴便被强行掰开了嘴巴。

    “姓杜的,你是警察,你是警察,你这是知法犯法……”阿诚声嘶力竭地叫着。

    “哦,多谢提醒,我知道啊,所以你可以去告我啊,不过如果你没有人证和物证的话,我也可以告诉你诽谤啊!”杜宇浩一脸的有种你来咬的欠抽表情。

    “啊!”阿诚也明白,虽然现场的人不少,不过只怕这些人也没有谁会为他做证的,于是他大叫了一声,便向着柳老爷子扑了过去,他还没有失去冷静,所以他很清楚他不是杜宇浩的对手,那么不管是柳老爷子还是申公雷,这两个老头子只要他能制住一个人,那么今天晚上他便赢了!

    只是阿诚的动作虽然很快,可是还有人比他的动作更快的,缪如茵根本连脚步都没有移动分毫,只是向着阿诚的方向随意地挥出了一拳,两个人之间可是还有好几米的距离的,可是阿诚却发出一声闷哼,然后整个儿便直接被击飞出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