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茅山风清扬,沙铁城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呃……”杜宇浩的嘴巴抽了抽,突然间感觉嘴里的烤肉似乎也不是那么美味了,恶灵觉醒听着好恐怖的样子。

    “似乎和傀儡术很像啊!”柳泽白想了想道。

    缪如茵挑了挑眉,饶有兴趣地看向柳泽白,语气里却是十足的调侃:“倒是没有想到啊,柳少也知道傀儡术。”

    柳泽白微笑:“只是听说过罢了。”而且他也不过只是听有人随口提起过罢了,当时没有留意,不过在听到缪如茵讲起恶灵苏醒的时候,突然间想到了就随口说出来罢了。

    缪如茵点了点头:“不错,恶灵觉醒与傀儡术在某些方面的确是略有相似,只是傀儡术中的被施术者,就如同是提线木偶一般,不管是行动还是言语都有些木讷,如果换种方式来说就是反应会比正常人慢一拍,虽然具备自己的思维,也可以按着自己的所思所想行动,可是却也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毕竟一个提线木偶出现在一群正常人当中还是很怪异的,想要不引人注意都不可以。”

    “只是傀儡术中的被施术者,一旦持续了一个比较长的中术时间后,那么他就会渐渐失去自己全部的意识,而真的只成为了一个被人操控的机器。所以一般而言傀儡术都会施放在身体强壮,受过很严格训练的人身上,因为这样的人一旦变成了没有丝毫意识的机器后,那么便会是……”

    杜宇浩直接脱口而出:“杀人机器!”

    缪如茵给了他一记赞赏的眼神:“不错,就是一具货真价实的杀人机器,而且因为已经失去了意识,便也会没有疼痛的感觉,而且就算是真的被杀死了也不会有人心疼,毕竟这样的人还是很好找的,大不了就再找一个好了。”

    杜宇浩吸了吸冷气,果然人命神马的,在这些风水师的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同时暗暗地在心里下定决心,看来风水师神马的可是不能招惹滴,嗯,是必须不能招惹滴,否则的话以自己的身体素质而言,真的有什么人给自己种个傀儡术神马的,那自己岂不是悲剧了。

    想到了这里,他便又巴巴地问了一句:“对了,如茵妹子,不知道傀儡术能不能解除啊?”

    “当然,不过得在被施术还有自我的意识的时候,而且如果一旦施术者急需要傀儡人的话,那么便会有点麻烦,只怕到时候两个风水师就会进行斗法。”缪如茵说着又吃了声烤肉,然后这才继续往下说道:“而且在我们奇门江湖中,如果没有特殊原因,一个风水师是不会轻易去破另外一个风水师的招法的,因为那样的话两方便会结仇了,毕竟不管是不是在奇门江湖中也没有人愿意结个仇人。”

    杜宇浩点了点头,本来他的嘴巴动了动,还想要再说点什么的,可是却被柳泽白一眼看过来,于是便只能巴巴地闭嘴了。

    柳混蛋果然是一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哼哼哼,下次再有事儿,哥们绝对不会再帮他两肋插刀了……

    三个人笑眯眯地在这里吃着喝着,倒是不亦乐乎。

    而此时此刻在内地,两个男人正在一座孤山之上,他们才刚刚进行完一场奇门江湖间的斗法,一个面容阴翳的中年男人咳了几声,一连咳出了好几口血,他抬头恨恨地看着对面的面容清隽的年轻男子:“风清扬你果然够狠。”

    “师兄,我已经手下留情了,你一连吸了八个少女的阴元,这已经犯了我们师门的禁忌,我不想杀你,不过还得请师兄跟我一起回师门认罪。”风清扬朗声道,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有朝一日会与同门师兄操戈,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位师兄为何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只是沙铁城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阴狠的笑容:“哼,我才不会与你回去呢,一旦回去等待我的就是废功圈禁,那么我还不如死了痛快呢。”

    “师兄……”风清扬这个人的脾气一向很好,虽然在师门中他是最小的师弟,可是门派中的术法却是他学得最快,掌握得也是最好的,可是他却从不与师兄们动手,就算是大家一起切磋,他也是点到为止,从来不会有失手伤人的事情发生。

    现在也是一样的。

    而沙铁城自然也很了解自己的这个小师弟,眼下自己可是已经被他打成了重伤,所以依着小师弟的性子,自然不会再对自己出手了,于是他竟然突然间长笑而起,身形如同一只鹞子一般向着风清扬跃去,同时双手呈鹰爪状便向着风清扬的咽喉抓住,眼底里的狠戾就如同是草丛中噬人的毒蛇一般。

    小师弟对他下不了手,可是他却很能下得去手呢,哼,这个风清扬明明要比加入师门更晚呢,可是凭什么他学什么都快,总是深得师傅的夸奖,而且也和几个师兄的关系都相处得很好,凭什么,凭什么,他明明要比小师弟更努力,可是他却从来都得不到师傅的青眼,所以在他的心里早就已经对他的这位小师弟嫉妒得发狂了,现在既然有着这么一个机会,那么他想要辣手杀手了。

    风清扬也没有想到沙铁城居然会在突然间暴起,而且从后者看向自己的目光中他也秒懂了后者的意思,他的这位师兄居然想要杀了他……

    因为事起突然,所以风清扬情急之下,一张不动金身符便拍在了自己的心口处,不动金身符启动,于是立刻一层淡淡的金芒便将风清扬整个儿人都包裹在其中,而就在这个时候沙铁城的爪子也抓到了风清扬的咽喉上,只听到一阵清脆的金铁交鸣声,其实还有一串火花溅起。

    “妈的,那个老不死的,果然在临死的时候把不动金身符也传给你了!”沙铁城大声怒骂。

    风清扬那张一直淡淡的脸孔上,终于浮起了一抹怒意,因为沙铁城口中所谓的老不死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师傅,师傅他老人家将他们这些孤儿收留在身边,养育他们长大,培养他们成人,传授他们奇门术法,可是这个沙铁城居然敢骂师傅一声老不死的……

    风清扬是一个鲜少生气的人,可是他却事师至孝,在他的心里师傅便是他的父亲,所以在听到面前的师兄居然敢喝骂师傅的时候,风清扬通身的气息就发生了改变,三枚铜钱自袖子里滑出扣在掌心,然后男子的身形突然间动了,他的脚步一滑便自沙铁城的身下滑出去,与此同时左手反手扣住了沙铁城的右臂,接着右手一扬,三枚铜钱闪烁着夺目的金光便向着沙铁城的面门呼啸而去。

    “啊!”因为距离太近了,而且沙铁城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一向举手为善的小师弟居然会真的对自己下了狠手,所以完全来不及反应更不要说躲闪了。

    于是三枚铜钱便全都击中了他的面门。

    一枚命中了他的右眼,一枚印在他的鼻梁上,一枚却是击上了他的额头,惨叫声在孤峰之顶响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沙铁城的右臂依就在风清扬的手中,男人的双手微一较力,只听到“咔嚓”一声轻响,沙铁城的右臂便应声而断。

    “啊!”当下又是一声惨叫响了起来,沙铁城眨巴着仅剩的一只独眼,还有那只正汩汩地流着鲜血的右眼,怒恨万分地看向风清扬:“果然不愧是我的小师弟呢,动起手来还真是不留情呢,呵呵,居然用那老家伙留给你的铜钱伤了你师兄,果然是我的好师弟呢!”

    风清扬看着他沉默不语,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他只是轻轻一抬手,于是那三枚铜钱便又重新飞回到了他的手里,其上依就是金光闪闪,居然没有沾一滴的血迹。

    “可是风清扬你可知道在师傅的这些徒弟里最不孝的是谁,哈哈哈,我与你成年呆在山上,我又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哈哈哈,采阳补阳之术可不是随随便便只要睡了就行的,哈哈哈,而咱们茅山术里可没有这种方法吧。”

    风清扬的脸色终于变了,他冷声问道:“是谁?”

    “哈哈哈哈,风清扬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哈哈哈哈,你不会知道的,你等着吧那个人一定会将整个儿茅山都掌握在手里,哈哈哈哈……”

    说着沙铁城居然大笑着直接纵身跃下了那陡峭的悬崖,而那大笑的声音却依就是不断地自悬崖下传上来。

    风清扬立在悬崖顶上,低头看着下方,已经看不到沙铁城的影子了,他却叹了一口气,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唉,果然还是下不了手啊!”

    其实他刚才有好多机会可以诛杀沙铁城的,可是心里终是念着那份师兄弟间的情义,所以还是没有下得去杀手。

    不过当看到手里的那本枚铜钱的时候,他似念微动,当下便直接抛起铜钱为沙铁城卜了一卦,看着卦象,他不禁喃喃:“果然是死不了,而且是东南方向……”说着他不由得抬头向着东南方向看去,然后眉头微皱了一下:“东港吗……”

    最后他呢喃出的那三个字,很轻很轻,轻得才刚刚出口,便已经直接被吹散在风里了……

    !

    瓜子小说 网  gzbpi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