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招魂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缪如茵直接取出一个玉件,也不管张黑云是如何的挣扎,直接便将他附在了玉件上,然后又顺手往上面贴了一张纸符,毕竟这种老小子心眼儿都太多了,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先限制下他的自由好了。

    展慕白一看到缪如茵已经收拾完了张黑云,于是便忙急步过来,与金富天两个人一起接过了展泠,一看到自己女儿没事儿,还好好的,展慕白紧绷的心也终于可以放下了。

    不过这一切还没有完呢,只不过现在这个房间里可是再也没有什么能下脚的地儿了,于是金富天便一边招呼人进来收拾,一边带着缪如茵,展慕白还有展泠进了另一间房间,毕竟展泠的命魂还没有回归呢。

    展慕白现在也对缪如茵的本事儿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少女居然可以胜过张黑云,虽然张黑云已经死了,可是他在新加坡那绝对是没有任何的风水师敢于招惹他的,在十五年前曾经有五名风水师联手想要将张黑云打败,可是却没有想到,张黑云虽然以一己之力同时对战五名风水师,虽然前期的时候他落于下风,可是最后他却绝地反击,竟然反杀了那五名风水师,而且这还不算完,为了防止那五名风水师徒子徒孙的报复,他居然直接在新加坡制造了一场大屠杀,将那五名风水师的家人还有他们的弟子全都杀光了

    这事儿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是张黑云干的,可是却偏偏的谁都拿不出来证据证明是他干的,而自那一战之后,新加坡的其他风水师们也无人敢再挑衅张黑云了,甚至有张黑云出现的场合,其他的风水师都会直接退避三舍,可是有很长一段时间在新加坡风水界谈张色变。

    而且新加坡的那些富豪们但凡是在风水方面有需求,也都会先客气地问问张黑云大师可愿意接下他们的生意,只有张黑云不愿意接的生意,才能轮得到其他的风水师们喝口汤水,至少总不至于饿死。

    虽然刚才缪如茵面对的是死掉的张黑云,可是他的本事儿也不会因为是个灵魂体便会有所削弱的。

    所以展慕白再看向缪如茵的眼神可就发生了变化。

    重新换了一个干净整洁的房间,缪如茵便直接拿起朱砂笔在地面上运笔如飞,她正在飞快地绘制着一个招魂阵法,有了灵龟飞腾八法,再配合上这个招魂阵法,那么便可以令得展泠的命魂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展泠的体内。

    招魂阵法倒也不是很复杂,不过半个小时便绘制完成了,然后缪如茵让展泠躺在那阵法中,她的双手在胸前合十口中喃喃有词道:“老祖传牌令,金刚两面排,千里拘魂症,速归本性来!”

    起初的时候房间里只有繏如茵一个人低低的声音响起,就连那边金满天和展慕白两个人拼命地想要听清楚也无法做到,可是渐渐的缪如茵的声音便渐渐地提高了:“老祖传牌令,金刚两面排,千里拘魂症,速归本性来。”

    又过了片刻,整个儿房间里四面八方居然都是这个声音,而且似乎还有着一阵阵的回声响起,那声音一重重,一**向着展泠席卷而来

    金满天与展慕白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惊色,不得不说今天缪如茵的这些手段还真是让他们两个人妥妥地

    大开了眼界,什么叫做神鬼莫测的手段,这就是啊。

    只是两个人却不知道,此时此刻缪如茵的心里可是正卧着一个大槽,妈蛋的,展泠的命魂居然还在新加坡游荡,居然得飘洋过海才能过来这个人情果然是不好欠呢,而史家那边又没有按照约定捐出他们的家产用来做善事儿的

    只是史家不管他们去了哪里,这业障果报自然是不会爽约的。

    也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终于缪如茵的声音停了下来,而展慕白也看到了一道透明的影子却是正自窗外走了进来。

    走进来的透明人形是一个女子,很年轻,而那张脸赫赫然正是展泠的样子,展慕白的心情不由得激动了起来,女儿的命魂终于回来了,不过这一次他可是不敢再忘记缪如茵之前的叮嘱了,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只是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命魂一眼便看到了那正平静地躺在招魂阵里的展泠,当下微微犹豫了一下,便抬脚走到了展泠的身边,她低头看了看女子纯美的脸孔,然后又俯下身抬手在展泠的脸上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可是却似乎并没有意愿想要再次进入展泠的身体里。

    看到自己女儿的命魂居然站直了身体,而且还直接向后退了两步,这明显是想要远离自己女儿的意思,于是展慕白的一颗心便再次提了起来。

    “等等,看来果然你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意识了,虽然刚刚开智可是却不愿意再继续做她的命魂了。”而这个时候缪如茵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命魂的目光也是第一次落在了缪如茵的身上,好片刻后她这才张了张嘴,有些艰难地开口说道:“就是你将我千里迢迢地召过来的吗?”她的声音和语气倒是与展泠一样,甚至就连那说话时的神态和表情也没有丝毫的区别。

    “不错,因为她现在三魂缺了命魂,而你就是她的命魂。”

    “可是,可是当时我也是尝试过很多次想要回到她的身体里,可是那个时候却是她的身体在排斥我,于是我便只能游荡了,我游荡了这么久,终于有了自己的意识,而现在你居然想让我回到她的身体里,你不觉得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吗?”如果说在开口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命魂的声音还像是一个刚刚学会说话的小孩子需要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崩的时候,而这才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她的语言便已经顺畅了很多。

    缪如茵看着命魂那张与展泠一模一样的脸孔,脸上的神色却是淡淡的:“因为你是命魂,你只是她的命魂而已,所以现在需要你回到她的身体里。”

    “不,不,不,我不想回去,我想要就这么自由自在地活着,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帮帮我,帮帮我好不,而且就算是我不回到她的身体里也是可以的不是吗,她还是她,她也不会死的”

    “不行!”缪如茵说着已经站了起来,她一把抓起放在一边的桃木剑向着命魂一指,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定:“你必须要回去,因为你们两个本来就是一体的,如果你们两个分开成为两个独立的个体,那么规则就会乱,我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缪如茵清冷的声音里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

    命魂怎么也没有想到缪如茵会如此的说,要知道独自流浪了这么久,让她也意识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她这张楚楚可怜的脸孔,是多么具有杀伤力呢,可是在这个缪如茵的面前却是不管用的。

    “可是,可是如果我现在回到她的体内,那么她的思维就会混乱的啊!”命魂急急地道。

    “我知道,所以在那之前我会先抹去你所有的神智!”缪如茵说着,便已经直接将手里的桃木剑甩了出去,那剑尖直接便惯穿了命魂的肩膀,然后直接带着她向后飞去,最后那桃木剑竟然深深地刺进了墙里,同时也将命魂钉在了墙壁上。

    命魂吃疼,她拼命地挣扎着,想要摆脱桃木剑的制锢,而随着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缪如茵却是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少女的脸上神色冷肃,但是目光却是沉冷的,眼看着少女的手臂已经缓缓抬了起来,命魂的尖叫声便越发的响亮了起来:“不要,不要,求求你,求求你了,我,我,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了”

    缪如茵的神色冷漠,眼神却是沉冷的,她抬起了自己的右臂,而此时此刻在她的右掌心上,亮起了一层莹白的光芒,那光芒虽然微弱,可是一亮起来的时候却让人只觉得它胜得过这世间一切的光明,金富天与展慕白两个人呆呆地看着那抹光亮,只觉得这股光芒无比的神圣,似乎可以洗涤和净化这世间一切不该存在的东西一般。

    命魂已经绝望了,她闭上了眼睛,泪水止不住地涌了出来,而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却是传进了她的耳朵里:“能有这么一段经历也是不错的,而你这一生只是命魂而矣,所以”

    所以之后是什么,命魂并没有听到,因为那个时候少女的右手已经落在了她的头顶。

    而此时此刻,正在昆仑山的一处山巅之上,一个老者本来正闭目而坐,却突然间心念一动,便忙睁开眼睛微微算了一下,那张苍老的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他淡淡地笑着开口了:“这个孩子终于走到这一步了,只是唉!”

    只是什么老人并没有说出来,可是那一声长叹却是被风吹出去好远,好远

    当展慕白看着那命魂一步步地走进自己女儿的身体里时,他一直提着的心也终于可以放下了!

    ------题外话------

    晚了晚了,报歉啊,肚子疼了一天!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