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坐地起价(二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阎夫人看着纳克那双望向自己充满着笑意的眸子,一时之间他的心底里却是冷了下来,那双眼睛里的威胁之意浓得化不开,而面前这个人,据说可是佣兵界的最强佣兵之一,这还是自己的女儿阎媛在网上找到了一个杀人网站,在那里找到了纳克的联络人,可是,可是想想如果再加钱的话,那岂不是说自己的私房钱根本就不够,那么她接下来要动用的就只能是自家公司的里的人,这种挪用工款的事儿,如果被老阎知道了

    纳克当然看出了阎夫人在犹豫,当下他只是轻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然后便自他刚拿出来的资料中取出了一张照片,用手指头点了点头,那噬人的眸子里笑意更浓了。

    照片上的是一个女孩子,而这个女孩子对于阎夫人来说可是无比的熟悉,因为那不是别人赫赫然正是自己的女儿阎媛,甚至在照片下,还有着关于阎媛的具体消息,甚至还有他们阎家的平面图,包括阎媛房间和他们两夫妻的房间都标注得很清楚

    一看到这里,阎夫人的身上不禁冒出了一身冷汗,她紧紧地咬着牙,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是在与一个恶魔谈交易,所以这一次自己的选择对不对呢,她有些后悔了,自己不该心软的,看到自己女儿的眼泪,还有她的苦苦哀求自己就心软下来,现在,现在她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可是这世上的事儿,有很多不是你说后悔便可以反悔的,有的时候有些事儿,只要你迈出了第一步,那么便再也没有可以后退的可能了,因为有些路只是单行线,不会给你后悔的机会,而现在阎家两母女的选择就是这样一条单行线。

    “好,我”阎夫人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终于是把心一横,既然她们已把这尊大神请回来了,那么现在便是硬着头皮也要上的,只是纳克一直在看着手表,而这个时候他却一抬手打为民了阎夫人的话,阎夫人气得一双眼珠子都几乎要瞪出来了,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纳克自然不会将面前这个女人的怒意看在眼里的,他笑着,笑得嗜血而张狂:“阎夫人如果在我没有亮出这张照片的时候,可以是刚才的价格”纳克露出了一口森白的牙齿,虽然现在是白天,可是阎夫人还是觉得他那口白牙看起来分外的刺眼,只是她还是有些强压着怒火:“那现在你想要怎么样”

    “八千万,你们华夏人不是讲究吉利吗,八这个数字我很喜欢呢,价码加到八千万,而且还得是先付帐,这笔生意我们便接了”纳克伸手比划了一个八字。

    阎夫人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她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她直盯着纳克,心里的怒意倒是暂时压过了心中的恐惧:“纳克先生既然这样的话,只怕我们也没有什么可谈的了,那么这笔生意便算了吧,我会再找其他人的,而至于你和你的兄弟们回去的班机我也会让人订好机票的。”

    “呵呵”纳克笑了起来,那笑容中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意啸,他的手指轻轻地在桌面上敲击着,那敲击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却每一声都震动着阎夫人的心,纳克的目光如同一条噬人的毒蛇一般落在她的脸上,又带着一种异样的锋利,生生刮得阎夫人的面皮生疼,阎夫人本来是想要硬气地一拍桌子直接走自己的,可是现在看着纳克的眼神却是生生地不敢再站起来。

    纳克满意地看着阎夫人的脸色渐渐地软了下来,甚至露出了哀戚的神色,他这才再次开口:“阎夫人我们这些人做事儿一向都讲究一个诚信,如果你反悔的话,我们也没有话说,可是我身边的兄弟们可不像这么好脾气,你猜他们现在哪里呢”嘴里是这么说着,可是纳克的手却有意无意地总是在阎媛的照片上敲来敲去,阎夫人的一颗心提起来再落下去,落下去再提起来了,她虽然不像是丈夫那般精明得滴水不露,可是她却也明白了纳克的意思,这个男人的意思是他的那些兄弟们正在盯着自己的女儿,或者他们根本不是在用眼睛盯着

    纳克的声音继续幽幽地传来:“当然了阎夫人可以表面上先答应我,然后再将你的女儿送走,可是相信我”他的声音压得很低:“不管你把你的女儿藏在哪里,我都能找得到,你信不信而且是你们两母女请我过来的,我记得最先和我的联络人取得联系的不正是你的女儿吗,我记得你们华夏有句话叫做请神容易送神难是吧”

    阎夫人的身子抖了抖,她咬了咬牙,终于横下一颗心来:“好,我答应,我现在就回公司凑钱,最迟今天晚上便将钱打给你”

    “好”纳克一点头,然后端起了自己面前的咖啡杯还特意举了举向阎夫人示意:“像阎夫这么爽快的雇主我们最喜欢了,祝我们合作愉快呢,而且我相信一定会很愉快的。而且我还可以再告诉阎夫人一句,我们的武器已经全都到了”

    阎夫人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不过她还是诧异地问道:“可是不是说机械过不了海关的吗”

    “是啊”纳克点了点头:“只不过我们的身份是机械工程师,所以需要托运一些机械配件入关,这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啊当然了,我们已经组装好了,而且正有兄弟在您家还有您家的公司外面保护你丈夫和你女儿的安全,所以夫人您真是一点儿也不亏,你看我们还附送了免费保镖呢”

    如果不是现在当着纳克的面儿,阎夫人正想要破口大骂,这种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呢,而且不用纳克说她也明白的,只怕也会有杆枪跟着自己的吧,这个男人现在根本就是在用他们一家三口的性命来做这个交易。

    “好,那么纳克先生便先自己在这里喝咖啡吧,我先告辞了”阎夫人现在可不想再与这个纳克多说半句话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真是太贪心太狡猾了。

    纳克笑眯眯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便看到阎夫人落荒而沈,当下他的眼睛弯了弯,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东港嘛,还真是一个难得的好地方,我喜欢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接起电话,他只是低低地与那个说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而这个时候纳克等人入关的消息,金满天那边也收到了,当下这位东港青帮的老大便立马看向缪如茵,要知道现在他,缪如茵还有展慕白三个人还在聊天呢,毕竟缪如茵帮了老展这么大一个忙,他必须要请这位小祖宗好好吃顿饭才行,而且金满天也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和这位小姑奶奶将关系打好打牢,就凭着她那手神出鬼没的本事儿,将来指不定也能帮上自己的忙呢,说不得这位哪天看出自己有什么灾祸的话,只出言提醒自己两句便是救命大恩啊。

    而且也说巧不巧,阎夫人与纳克两个人所约见的咖啡厅正是青帮名下的产业,要知道现在不管是青帮还有洪门都是有明面上的生意,在华夏建国的时候,这两个门派便已经将大半的生意洗白了。

    而且之前金满天也下令帮中的兄弟们要盯好了阎夫人母女两个人,倒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她们居然就联系到了国外的杀手了,于是金满天压断电话之后,便一脸严肃地看着缪如茵:“缪小姐,有件事情我想与你有关,所以还是直接告诉你的好”

    当下金满天便将纳克的消息还有阎夫人私下里与纳克接触的事儿全都告诉了缪如茵,金满天的话才刚刚说完,缪如茵这位正主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呢,展慕白却是已经怒得一拍桌子,虽然他一向是一个斯文人,也是青帮中少有的儒将,可是却也不代表他不会动怒,特别是在阎家所要杀的人还是自己女儿的救命恩人时,他便不能再忍了。

    要知道像青帮洪门这样传承了几代人,也有着自己历史的帮会其中最讲究的就是忠孝节义,有恩必报的,既然缪如茵是自己女儿的救命恩人,那么便也是他展慕白的救命恩人呢,所以他没法不怒,而且谁说儒将就不狠了,如果他不够狠,只怕现在他坟头上的树都有合抱那么粗了好嘛:“妈的,老金这里是你的地盘,不是新加坡,可是咱们是兄弟,如茵小姐是我的恩人”

    这话说得直接,金满天自然明白自家兄弟的意思,当下金满天立马就道:“我兄弟的恩人就是我金满天的恩人,缪小姐这些人要不要我老金帮你解决”他们青帮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就算是纳克那些人都是身经百战的杀手,可是他们青帮的兄弟也不怕。

    缪如茵一笑:“谢谢金老大,展老大,这事儿我能处理,两位不用担心,如果我真的需要会和两位老大说的”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