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翁婿渣人(二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深夜的吕家大宅的书房里,吕品方正在愤怒地咆哮着,而他所咆哮的对象此时此刻正站在他的面前垂手而立,头都已经低到了胸口以下的位置,不用问了也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了,不是吕品方的女婿宗怀义又是哪个呢。

    吕品方的脾气不好在他们这个圈子里简直是出了名的,不过对于圈里和他身份地位差不多的人还能客气几分,如果旭那些不如他的人,在他看来那是根本不用和对方交往的,甚至用他的话来说与其和那些人说话浪费时间,倒不如去想想怎么再谈成一笔生意才是正事儿的。

    而他对待家人,特别是这个倒插门的女婿那么便更是想骂就骂,有的时候怒极了甚至还上过手呢,不过宗怀义自然是无一例外全都忍了下来,话再说回来,这人渣就算是不想忍也不行啊,离开了吕家他根本什么也不是,宗怀义自己也很清楚其实别看现在不管他去了哪里大家都会给他几分面子的,可是那些面子也不过是那些人看在吕家的面子上才会给他的,所以他自己对于这事儿还是很肖楚的,吕家在那么他宗怀义就是人上人,吕家如果倒了,那么只怕他宗怀义立马就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虽然他与刘亚兰之间的事儿,被吕品方给生生地压了下去,可是那些嘴欠的人还不是到处议论,别以为他不知道,其实他吕品方还是很清楚的,那些嘴欠的人居然还说他早早晚晚都会有报应的!报应什么的,他是不相信的,毕竟见过那么多的人都发誓说什么天打五雷轰的,可是又有几个人真的见过天打五雷轰是什么样子的?

    所以报应这种事儿只是嘴巴说说,这世上毕竟真的没有老天爷存在,话再说回来如果这天底下真的有老天爷存在的话,那么老天爷得有多少双眼睛天天盯着下面的每一个人……就算是人说法网时时处处都在,而且法网如电网稍有不慎就会触电的,可是就算真的是电网不也有停电的时候吗?

    虽然他也很想知道刘亚兰到底是哪里来的本事儿居然能拿下那处地标,那四处地标虽然是政府很赞同被人拿走的,可是以刘亚兰龙九房地产开发公司而言,根本就不具备这样的资格好不好,可是人家刘亚兰就是拿了下来,而且不但拿了下来还非常完美地完成了改造,并且还将这四个地方改造成了风水上佳之所……

    所以按着宗怀义的岳父泰山吕品方的说法,只怕刘亚兰的身后有着一个风水师在支持她,或者说那位风水师在暗,而刘亚兰在明操纵着这一切。

    所以吕品方很想要认识一下那位风水师,一个可以将这四个地方化腐朽为神奇的风水师,见微知著便可以判出来,这位风水师绝对不简单呢,而这样的风水师与其去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龙九房地产开发公司去合作,那么倒不如想办法说服她,让她来和他们祥泰集团合作,毕竟和大公司合作才能赚得更多不是吗,而且吕品方甚至可以同意让利给那位风水师。

    当然了吕品方还想要收购那四处地标,那四处地标绝对都是在相当好的地段上呢,如果能以成本价收到手里的话,那么他们祥泰只消一转手便可以大赚一笔,所以他的算盘珠子可是打得老响了,而这事儿自然而然便落在自己女婿的身上。

    可是吕品方千算万算却并没有算到宗怀义居然没有成功,所以他现在很生气,哦不,已经不只是生气了,他更多的是愤怒,是怒火中烧,他那粗壮的手指几乎都要点在宗怀义的额头上了,那喷出来的口水也尽数全都喷在了宗怀义的脸上……

    这个混蛋,自从成为了自己的女婿,他就没有做过一件让自己顺心的事儿,而且更没有为公司做出过什么贡献:“宗怀义,就你这样的人,怎么配成为我吕品方的女婿,当初如果不是你勾引和我女儿上了床,我怎么也不会同意让我女儿嫁给你的,原本以为你多多少少还能有点儿用处吧,可是现在再看看你哪里能有半点的用处,你,你……”

    吕品方真的是怒极了,也有些口不择言了:“你根本就是吸血虫,你是寄生虫,你就是水蛭,你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你说说你天天开车出去怎么就没有被车撞死呢!”

    宗怀义的头很低,虽然他现在表现得倒是无比的谦卑,可是那双紧握成拳的手,手背上却是青筋毕露,他死死地咬着牙关,他知道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忍,忍下这口气,让面前的这个老家伙消气,哼,自从自己倒插门嫁进了吕家便没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这个岳父根本从来都没有拿他当女婿看过,甚至当着家里的下人,还是公司里的那些下属的面儿,想打就打,想骂就骂,甚至有的时候他走在前面,都能听到身后那些人在窃窃私语,他知道那些人都是怎么说的自己,那些人说自己根本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是靠着陪女人上床才上位的小白脸,甚至还有人打赌说自己的床上功夫之所以会很好,那是因为自己在岛国爱情小黄片里学习的结果……

    这些他都忍下了,每每这种时候他都会回忆起,那句话: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是啊,纵观华夏五千年的历史,有多少历史名人都是先苦后甜的,所以他相信自己也可是可以做到的,所以他现在就是在吃得苦中苦呢,等到他为人上人的那一天,第一件事儿就是和吕婉婉离婚,这个吕品方不是什么好货,他的女儿脾气简单和他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不只是霸道,而且还格外的小气,甚至还有多疑,而且完全听不进人的解释,只要是她认定的事儿,那么就是是也是,不是也是,不管你说什么都是巧言吝啬!

    所以宗怀义深知在吕家根本就不是一个可以讲道理的地方,在这里吕品方就是太上皇,吕婉婉就是那个女皇,而他就是那个最卑微的小太监,在别人面前可以人五人六的,在这两位的面前立马就得伏低做小变成一条听话的狗。

    吕品方终于骂累了,他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喝了一口茶,然后缓了缓气,这才开口问道:“那个女人为何会拒绝你啊,你不是说那个女人对你是没有抵抗力的吗?”

    宗怀义这才有了说话的机会,于是他忙开口道:“父亲,我看那个刘亚兰应该是移情别恋了!”其实在说这话的时候,宗怀义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在他看来他抛弃刘亚兰便是对的,而且还是再正确不过的,可是刘亚兰却不该不再爱他,她应该一边痛苦着一边继续苦苦爱着他,不是说求而不得的才会更爱吗,然后在自己去找她的时候她全痛哭着扑进自己的怀里,请求自己不要再离开她,然后只要自己开口,无论自己提出什么样过份的要求,她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话说以前的时候刘亚兰不就是这样的爱着自己的吗,可是,可是现在为什么就不了呢,女人果然都是水性杨花的。

    宗怀义很恨刘亚兰的变心,如果不是那个女人变心了,那么今天他也不会受到吕品方如此的羞辱了,所以这一切都是刘亚兰的错。

    宗怀义很恨,他恨刘亚兰,他也恨吕品方,当然了他更恨吕婉婉,可是,可是现在他却将一切的责任都归到了刘亚兰的身上。

    “哼,宗怀义就这样你居然还想让我把公司交给你,你好意思吗,你看看这么多年来哪次我交给你的事情你给我漂漂亮亮地办好了,如果不是婉婉一次次地在我面前求情,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呆在祥泰了,你太让我失望了……”吕品方还是很生气。

    宗怀义一听立马道:“父亲,还请父亲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再去找刘亚兰谈谈,我想她应该会给我这个面子的,毕竟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有父辈的情义在呢,她就算是再恨我,也不能不管父辈的脸面吧,而且她那个人本来就很重感情……”

    宗怀义开始了侃侃而谈,当然了他所谈的内容都是如何算计刘亚兰,而吕品方一边听着一边思考着,那本来气哼哼的老脸上居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只是两个人却并没有注意到,在窗外正站着一个白衣少女,少女似乎也听到了这房间里两个男人之间的对话,这令得她那双清冽的眸子里越发的冷沉了下来。

    人渣,吕家的人与宗怀义果然是一丘之貉。

    缪如茵冷冷地扯了扯嘴角,目光在宗怀义与吕品方两个人的脸上扫过,然后她脸上的笑容便更浓了,倒是没有想到第一次与这两个人见面,居然就看到了这么有趣的面相,看来她倒是不用出手了,这两个人的报应很快就到了,而且还全都是他们的自作自受!

    ------题外话------

    三更……赶不上十点半的审核了,请大家明天白天来看!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