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拔除人面疮(二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咯崩,咯崩,咯崩……”的声音响了起来,人面疮自己都没有想到,他的大门牙居然生生地被崩掉了四颗,谁能来给他解释一下,这是手吗,这是手吗,哪个女孩子的手可以有这么硬的,一口下去自己的门牙没有了……

    吃了一个大亏,人面疮便想要移开自己的嘴巴,可是人家缪如茵的手可不是你想咬就能咬,想松就能松的,他再想要张嘴便惊骇地发现自己的嘴巴似乎被牢牢地粘在了这妞的手上一般,竟然完全张不开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

    人面疮的脸色一变,心里生出了浓浓的不安,可是还不待他再有什么动作,一只纤纤素手便已经卡在了他与闾丘御宸的脸孔相接的地方,那只手明明应该是柔若无骨的,可是这个时候却生生地给了他一种如同铁钳一般无法摆脱的感觉。

    “唔,唔,你想要干嘛,你放开我……”人面疮道。

    “屠苏帮忙按着闾丘御宸,不要让闾丘御宸动!”缪如茵却不打算再理会人面疮了,和一个不是人的东西说太多的话那是浪费口水,而刚才之所以会说那么多,不过是她需要将自身的元力注入一部份到闾丘御宸的体内,否则的话只怕生生地将人面疮从闾丘御宸的身体里拔出这个男人会受不了,那无异于生生地拔出他休内一部份血肉,那样的痛苦,再铁血汉子也是受不了的。

    只是这种事儿可没有什么麻药可打的,所以只能靠屠苏了。

    屠苏从缪如茵的声音里也听出了慎重,当下他一点头,一双大手便按在了闾丘御宸的肩膀上,闾丘御宸的心里也多了几分明悟,当下他抬头看向缪如茵:“我能撑住。”

    “……”缪如茵看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虽然少女没有说什么,可是却还是示意屠苏留意好闾丘御宸,屠苏点头。

    于是缪如茵的眸光一转便落在了人面疮的脸上,人面疮立马尖叫了起来,直觉告诉他现在大事儿不好了,这个女人居然真的想要将自己自闾丘御宸的身体里分离出来……

    可是这一次他却是还没有来得及尖叫呢,便被缪如茵一手掐着脖子,一手扣着他的脸皮便将他生生地向外扯去,人面疮这一下子可是吃惊非小,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叫做缪如茵的少女居然会用这样的简单而且粗暴的办法来对付自己,这也太不合理了好不好,虽然这样的方法很有效,可是,可是难道她就不知道考虑一下闾丘御宸的承受能力吗,这个男人可能受得了,那样的疼痛可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可以承受得了的,就算是闾丘御宸也是一样的。

    “嗯!”闾丘御宸闷哼一声,这样的疼痛他也是第一次体验到,似乎是将他整个儿身体生生地撕裂一般,他的双手紧紧地握住了椅子扶手,青筋毕现,汗水在这个时候也如同不要钱一般不断地滚滚而下……

    屠苏的双手再一次按在了闾丘御宸的肩膀上,虽然这样的痛苦他没有体验过,可是看着那不断地自人面疮与闾丘御宸两个人相连接处所撕裂的肉丝,翻开的血肉,他也终于有些看不下去地侧过头去。

    人面疮吃惊地发现这个叫做缪如茵的少女力气居然非同寻常的大,这样生撕一个活人的力气她居然也具备,妈蛋的,谁能来告诉他一声,面前的这只真的是一个女人吗,这样的力气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女孩子可以拥有的?

    而且,而且他早早地便已经给主人那边发了消息了,可是主人怎么还不来救自己呢?

    不过现在这个问题自然是没有什么人来回答人面疮的。

    缪如茵的脚步微微向后移动了一步,现在人面疮的头,脖子,还有半个上半身都已经被少女生生地拉扯了出来。

    闾丘御宸在屠苏的帮助下,身子一直如同一块磐石一般,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只是那本来玫瑰色的唇瓣却已经失去了血色,而此时此刻鲜血也正不断地自他的脸上流出来,那滚烫而鲜红的血浆不断地滑过他的脸孔,然后洞着他的脖子直接流遍他的全身,这才不过片刻的时间,闾丘御宸整个儿人就像是从血水里捞出来的一般,血水混合着汗水簌簌流下来,甚至就连地面上也蜿蜒出一道血色的小水洼。

    只是随着人面疮的身子往外拖出来的越长便越是艰难,缪如茵现在也用出全力,而且她现在可是分心二用呢,她不但得牢牢地抓着人面疮将他往外拖,一边还要时刻注意着闾丘御宸的情况,但凡他有任何撑不下去的情况,她都会在第一时间内停止自己的动作。

    不过还好,虽然闾丘御宸支撑得很痛苦,可是他的神智却是一直都很清醒,他自然也感觉到了缪如茵在时刻关注着,于是当少女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他身上的时候,他颇有些艰难地向着少女扯了扯唇角,表示自己没事儿。

    人面疮的身子在不断地扭曲着,他能感觉到随着他的身体被自闾丘御宸的体内拉出来的越来越多,他的力气也正在一点一点的流逝着,他毕竟是寄生在闾丘御宸身体里,就仿佛是菟丝子一般,一旦失去了自己可以寄生的土壤,那么等待自己的便只有死亡一途了……

    他不想离开闾丘御宸,他不想死,那么好的肉身那位可是答应过自己的,只要自己再坚持一段时间,那么那位大人便可以帮助自己将闾丘御宸的灵魂封印,到时候这美好的肉身自然便是属于他的了,他的死法其实并不光彩,甚至无法再进入轮回,现在又回到了他当年的死亡之地,这对于他来说可是一个极为难得的机会,所以,所以他以为这一次他一定可以成功的,可是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居然会从半路上杀出一个程咬金出来,该死,该死……

    而缪如茵那只一直紧紧扣住人面疮的手掌却是微微地动了动,少女的眸光飞闪,她居然可以如此清楚地感觉到人面疮的情绪波动,当下她的心头微动,她想她似乎已经知道了这个人面疮到底是谁了。

    于是她居然在这个时候抽空开口问道:“闾丘御宸你十八岁的时候可来过塞班岛?”

    闾丘御宸微微一怔,不过却还是点了点头:“不错!”当年也是他姐姐说这里的风景好,所以为了给他庆祝生日带他过来的。

    “那你是不是在离开这里之后才开始长了这么一个东西。”缪如茵已经可以确定了。

    “是的!”闾丘御宸应了一声,他也不是笨蛋,虽然剧烈的疼痛令他的脑子有些不怎么好用,可是却还是立马便反应过来了:“你的意思是说我的人面疮和我十八岁的时候来这里有关系。”

    缪如茵倒是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又加了一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当年应该是你姐姐带你来的吧。”

    闾丘御宸的目光变了,他已经明白了,本来之前在猜出自己这所以会变成这副样子的背后黑手居然是自己的亲姐姐时,他的心里多多少少还存在着几分侥幸呢,却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姐姐,原来在那么早的时候便已经巴不得自己去死了吗,她,她可是自己的亲姐姐啊,而且从小到大自己都很敬重她,甚至自己一直都在为她打算着,在她的帐户里存下了一大笔钱,还有在法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地都为她置办了产业,只是想着自己死后,姐姐可以不用吃苦,可以依就过着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他自问他这个弟弟做得还是可以的,可是,可是姐姐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他不知道,可是心底里却有着一股愤怒在充斥着。

    而随着缪如茵再次加大了力气,那人面疮的身体再次被生生地拉出来一大截……

    鲜血如同流水一般的不断地自闾丘御宸的脸上流下来,只是男人的那双眼睛里却没有了痛苦了波动,他的眼睛似乎失去了神彩,只是有些空洞地没有焦距。

    “喂,闾丘御宸你醒醒神!”屠苏按在闾丘御宸肩膀上的双手却是加重了几分力气:“喂,为了一个不知道珍惜你的人,你值得这么伤心吗?”

    只是屠苏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便听到他居然又发出一声惊呼:“啊,老大,这要怎么办?”

    闾丘御宸的眼珠转了转,当他看到此时此刻缪如茵情况的时候,也是震惊了,只见那人面疮的身上不知道何时居然探出了数条触手一样的东西,竟然紧紧地缚住了缪如茵的身体,那样子似乎只要他离开了闾丘御宸的身体,那么便会在第一时间里进入到缪如茵的身体当中去……

    “我没事儿!”可是饶是如此,少女的脸上依就是没有丝毫的担忧与慌乱:“屠苏你按好了,还有闾丘御宸忍着些!”

    两个男人听到了这话,只是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就在下一秒的时候,少女的脚掌一抬,居然一连向后退了几大步,而人面疮的身子终于也被她生生地从闾丘御宸的体内彻底扯了出来。

    闾丘御宸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屠苏一边急急地为闾丘御宸止血,一边着急地看向缪如茵:“老大,你快点告诉我,我现在要怎么做才能帮得到你?”

    少女看了一眼闾丘御宸,然后心念一动,于是一只身形硕大的黑猫便突兀地出现在了蓝洞里。

    “喵呜!”大黑眨巴着一双碧绿得如同深夜鬼火般的猫瞳盯着人面疮低低地叫了一声。

    嘿嘿,千年老猫……屠苏的小心肝震了震。

    而大黑却是一张嘴巴,便一口就咬住了人面疮,然后三口两口之间就将这货生生地从自家主子的身上扯了下来,接着便吞到了肚子了。

    “大黑,记得只是寄存啊,你可不能真的把那个家伙消化了。”缪如茵抬手拍了拍猫头叮嘱道。

    “喵呜……”大黑不甘心地低吼了一声。

    “不乖以后就没有肉吃了!”少女一扬眉。

    于是某猫立马歇菜了,好吧,虽然人面疮这种东西很补,可是为了以后主子能时不时地放自己出来混肉肉吃,他就先消停的吧。

    将大黑收起来,缪如茵看了看闾丘御宸的情况,然后那只玉化的右手便覆在了闾丘御宸的脸上,体内的元力喷薄而出,而一边的屠苏嘴巴却是渐渐地张大了起来,天啊,他看到了什么,他居然看到了闾丘御宸脸上的伤口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着,妈蛋的,他的眼睛一定是花了,他一定是看错了,就算是神医也不带这么神的好不。

    可是他摇了摇脑袋,然后又闭了闭眼,可是再来看,闾丘御宸脸上的伤口已经消失不见了,只余下一张没有血色的俊颜,果然正应了之前自家老大的那句话“郎独艳绝,天下无双”。

    “没事儿了,他现在就是失血有点儿多!”缪如茵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了一颗补血的药丸塞到了闾丘御宸的嘴里。

    “老大,你知道那个人面疮的来历了?”屠苏也不是笨蛋,刚才自家老大和闾丘御宸之间的对话他也从中听出了一些什么来了。

    “呵呵!”少女微微笑了两声。

    “呃!”屠苏抓了抓头,有些郁闷,老大你这呵呵是几个意思啊,不过想了想他又道:“老大,是不是有架打了,算我一个!”“放心吧,打架这样的事儿怎么可能少得了你呢!”缪如茵微微一笑:“到时候你就和闾丘御宸姐姐好好打一架吧!”

    听到这话,屠苏幽怨了:“老大……”

    某妞斜视着他:“不要告诉我你不打女人?”

    ------题外话------

    一会儿还有第三章!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