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朱砂血染,命途天定(三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于是屠苏吸了一口气,好吧,他不是绅士型的男人,所以在他的字典里也从来没有不打女人的说法,而且既然是老大让他打的,那么只要打便好了。

    不过那边他的老大又幽幽地补了一句:“对了,你可不输了啊,那样的话我丢不起那人!”

    屠苏磨牙:“老大你放心吧!”

    而此时此刻在塞班岛的一处山洞里,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本来正一脸惬意地与身边的男人缠绵不休,却是突然间一张嘴一口鲜血便直接喷了出来,男人不曾防备居然直接被喷了一身。

    女人一连吐了三口血,这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目光幽幽地看着身上的男人:“有人破了我们的招法!”

    男人冷哼:“看来这一次你那个弟弟倒是找了一个好帮手。”

    女人的脸色惨白,只是那眼底里却涌动着怨恨:“哼,那又有什么用,他必须要死,他活着我只能觉得恶心!”

    男人听到这话,却是一笑,然后伸手勾起女人的下巴,居然不管女人依就自嘴角不断流出来的鲜血直就吻了上去。

    于是两个人甚至都没有去擦拭一下身上的血迹便再次滚到了一起。

    ……

    闾丘御宸醒来的时候,只觉得鼻间有一股浓郁的烤肉香味挥之不去,他缓缓地睁开眼睛,却是看到缪如茵与屠苏两个人正坐在他的不远处烤着几条海鱼,正他看过去的时候,屠苏也正向他看来,当下一扯嘴巴露出一口小白牙:“你醒了。”

    闾丘御宸点了点头,抬手向自己的脸上摸了摸,他记得自己晕过去之前,那个人面疮已经被从自己的身体里拉出去了,所以现在只怕自己的脸上现在应该是一条长长的疤吧,而且似乎应该正好将自己的脸孔分成两半……所以自己还是那么恶心的一个人吗?

    只是当手指触到脸上的时候,手指过处却是一片平滑与细腻……闾丘御宸有些不敢相信地又仔细地摸了又摸,没有疤,居然没有疤,可是这么怎么可能呢?

    看着闾丘御宸满脸不相信的样子,屠苏倒是一脸好心地取出一块小圆镜递给闾丘御宸。

    接过镜子,闾丘御宸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鼓足了勇气才去看镜子里自己的那张脸,可是他看到了什么,他居然看到了一张完好无损的脸,没错,这张脸正是自己的脸,还是自己促膝八年前的样子,只是相较于八年前,这张脸上更多了几分冷厉与棱角。

    “嘿嘿,也不看看我家老大是什么人,那可是神医呢,既然是神医,她又怎么可能会让你留下疤呢,那岂不是自己砸自己的招牌吗?”屠苏挤了挤眼睛道。

    不过还有一点不同,那就是在他的眉心之间居然多了一点朱砂痣,他有些疑惑地抬起头看向缪如茵,此时此刻那少女正背着自己,不过就算是如此,她似乎也能感觉到自己的目光,只听少女的声音低沉地道:“朱砂血染,自此后命途自有天定!”为闾丘御宸解决了人面疮的问题,而且缪如茵自己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在取人面疮的时候,也将他体内的血咒一并拔除了,不得不说这样的作法,于闾丘御宸来说也无异于是逆天改命了,自此后闾丘御宸的命运便由天定了,或者说由她缪如茵来决定了,因为在动手之前她便看得出来闾丘御宸这个人是一个极为重情重义的人,所以就算是为了救他,而令得自己背负些东西,她也不在意,特别这个人面居然还是那样的存在,那么她便一定要除之后快才行,这是她缪如茵行为立世的准则。

    闾丘御宸的心头一动,将手里的镜子还给了屠苏,然后他站起来走到少女身边,微垂着头道:“闾丘御宸信守承诺,从此后臣服于您!”

    缪如茵转过身,一双眸子却是定格在闾丘御宸眉间的朱砂上:“好!”这本来就是她来这里的目的,有了闾丘御宸和他的人马在,那么七星岛的一切她便可以彻底放下心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屠苏看到自家老大的眼神向自己瞟了过来,当下汗毛一竖,直觉上便不好了:“老大你想要干嘛?”

    “与闾丘御宸以后一起去七星岛吧!”缪如茵道。

    “老大你想要让我当海盗不成?”屠苏翻着白眼道,可是想了想还是只能认命了:“老大交待的事儿,我自然是要全力以赴的。”

    缪如茵听到他的话只是笑了笑,然后她抬手向着巴那迪洛的方向一指:“走吧,那里有人正在等着我们呢!”

    巴那迪洛也是日军最后司令部遗址,当年那位日军司令就是在那里剖腹而亡的。

    屠苏乐了:“太好了!”话说他也有好久没有和人动过手了,真的有些想念那种拳拳到肉的刺激了呢。

    闾丘御宸自然并没有错过缪如茵与屠苏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他也走了过来:“我和你们一起去吧!”

    屠苏皱眉,就算是这位再怎么能打,现在以他的身体而言也不适合打架啊,可是还不等屠苏开口拒绝,闾丘御宸便又继续道:“相信那个人现在也在那里吧,正好我有事儿想要问问她呢。”他想要问问那个人,为什么会对自己恨到如此的地步。

    缪如茵点了点头。

    屠苏一急:“老大,现在他的身体吃不消的!”

    缪如茵抬手在屠苏的脑门上敲了一记:“你这是不相信我的医术了!”

    屠苏一听这话立马一缩脖子,得,老大我说错话了,就是啊,以老大那双回春妙手而言,闾丘御宸又怎么可能会需要所谓的恢复时间呢,所以果然还是自己想得太多了。

    巴那迪洛的山洞里,那一男一女两个人终于缠绵够了,女人仰面而卧,微张着红润的小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刚才的运动一来时间有些长,二来也着实是有些太剧烈了,所以现在她连一根小手指都懒得动一下:“庆吉,你说刚才我之所以会吐血是因为闾丘御宸身上的人面疮被人解决掉了,可是这怎么可能呢,你可是土御门家的嫡系子弟呢,而且也是土御门家下一任家主的候选人,你的实力怎么可能会被人破掉。”到这个时候了女人还是不想相信那样的事实。

    土御门庆吉却是微微一笑,倒是不怎么在意:“那不过是我八年前下的术法罢了,八年前的我怎么可能比得上现在的我呢!”而且最关键的一点还是,那个术法并不是他亲自下的,而是以身边的女人为媒介,借这个女人的手去下的,否则的话凭着她弟弟的机警与敏感,也不是他想要算计便能算计得了的,还好,这个蠢女人太爱自己了,所以便对自己言听计从。

    “那就好!”女人的脸上本来还有些担心的,可是听到土御门庆吉如此说,便放心了不少,只要她身边的这个男人能好好的,那么她便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儿。

    “只是你有没有后悔过,那个人毕竟是你的亲弟弟啊?”土御门庆吉问道。

    “呵呵,狗屁的亲弟弟!”女子一张美丽的脸孔在听到身边的男人提及闾丘御宸的时候,便立马变得扭曲了起来:“他才不是我弟弟呢,不过就是因为他是男孩子,所以自从他出生之后,我爸妈的所有关心便全都给了他,那个时候,我们家里似乎根本就没有我这个人一般,哼,所以从那个时候起我便恨他,我恨不得他去死。虽然爸妈说那是因为他活不过三十岁,而且因为血脉诅咒的关系,他一旦到了十八岁每一天活着都是一种痛苦,可是,可是那血脉诅咒又不是我给他下的,关我什么事儿啊,可是他却偏偏夺走了我应有的关爱……”

    土御门庆吉微笑着看着身边的女人,这些话其实他已经听过不只一次了,而且每一次这个女人提及的时候,都是如此深深的怨恨……呵呵,这个女人的心眼还真是小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呢。

    而洞外,闾丘御宸也沉默地听着这一切,他紧紧地闭上了双眼,置于身侧的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他,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亲姐姐居然会如此的恨着自己,而且还是从自己很小的时候便开始了吗,哈哈哈哈,是了闾丘家的血脉诅咒只传子不传女,所以,所以爸爸妈妈才会将关爱全都给了自己……所以姐姐才会如此的怨恨吧。

    “哼,我爸爸也是三十岁生日那天死的,本来那天爸爸和妈妈特意将我和弟弟打发出去了,不过我悄悄地回了家,你知道吗,当看到爸爸惨死的样子时,我的心里有多痛快,他在临死的时候看到了我,抬手想要摸摸我的脸,可是我就是没有让他碰到我,哈哈哈哈,我看得很清楚他在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一双眼睛里还有着遗憾……”女人的声音带着笑意,那是一种舒心的笑:“还有我妈,我让她去死,她不是深爱着我爸吗,那么既然她的男人都已经死了,她为什么还要活着……”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