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式神之地缚灵(二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土御门庆吉现在真的是狂怒了,要知道他们土御门家族在日本的地位那是何等的高绝,不要说他这样的家族嫡系子弟出门了,就连那些旁支子弟出门在外都处处受人尊重,可是现在在这里他却听到了一个支那人对他们家族如此恶意的谩骂,他怎么能够受得了呢。可是他虽然一向自诩自己的口才也是很不错的,不过那得分和谁比,现在和屠苏相比起来,还真是小巫见大巫,完全没有可比性好不好。不过既然自己的嘴皮子比不上人家,那么接下来便还是来看看到底是谁的拳头最硬吧。于是土御门庆吉当下一握拳,身上的元气波动,一只身形巨大的,通身包裹在一团黑色雾气中的如同穿山甲一般的东西便张牙舞爪地出现了。闾丘御宸一惊,他虽然知道这个土御门庆吉是一个阴阳师,可是却一直都没有看过他的手段,看着土御门庆吉身后那如同巨大怪物一般的存在,闾丘御宸的脸色不由得一变。缪如茵的身形微动,便挡在了闾丘御宸的身前,只是她却只是轻轻挑了挑眉,不过就是一头普通的地缚灵罢了,倒是有些让她意外了,身为土御门家的嫡系子孙,而且不是说这只还是很得土御门家族高层看重的吗,所以他为毛会有这样的一只地缚灵?所谓的地缚灵是指人或其他物体死后活动范围有地域限制,被束缚在该地的亡灵,此类亡灵多有怨念不化,因而成为恶灵。或者是有很大的仇恨,一直无法解脱,从而形成了这样一种特殊的生命体,但地缚灵一般是无法离开自己地界。而也正是因为这样便导至了地缚灵以一小块土地包括建筑为躯体,甚至可以称是地神的幼形,只要把它“地缚”的范围扩大万倍十万倍百万倍,就是掌握一方土地的地神。所以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于是日本的阴阳师们便会有不少人很喜欢和他们缔结契约成为自己的式神。式神,又识神,在日本指为阴阳师所役使的灵体,其力量与操纵的阴阳师有关。但“式”者,侍也。式神可以理解为是“侍神”的意思,就是侍奉其主的地缚灵。阴阳师操控式神是阴阳术师的主要法力技能。有通过封印函定下契约书的,有通过结印阵降服方法的,有以流镝以朋友关系自愿递交,一般阴阳师佩戴流镝配合“染付春秋,和汉三才,修罗”三个结押产生契约术,引导地缚灵成为自己式神,并将自己超脱欲念。等需要帮助时以剪纸而成形,可以利用“木灵御币,集古兵要,五音分金”契押和式神约定召唤咒语,只要念出约定的咒语随时控制招唤出来。地缚灵式神是日本的操偶术的一种,是以本身的灵力召唤异空间的生物。与傀儡术不同的是,普通人也可以和地缚灵缔结契约,就是需要长期才可以达到阴阳师的能力。也是因此日本的武士道传统的家族里,也有守护家族的家族式神,和具有继承性的式神。而式神又分为下阶灵体,成长型式神,高级式神还有人形式神,所谓的人形式神在日本有文字可考证的记载中,只有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十二天将才是真正的人形式神,也是日本等级最高的式神。而高级式神和成长型式神都是家传的。一般属于家族内部的,除非家族遇到了毁灭性的灾难时,轻易是不会动用高级式神和成长型式神的,而这样的式神也不会与人类缔结臣服或者奴役的契约,都是看在与自己有渊源的家族先祖的面子上自愿守护着这个家族,或者是与这个家族的先祖有着什么口头约定,要守护这个家族多少年或是帮着解决多少次的麻烦所以对于这样的守护型的式神,一般的家族是不敢也不会轻易请动的。而低阶的式神,就如同现在土御门庆吉召唤出来的地缚灵一样,只是战斗型的式神,它完全没有自己的意识,一旦接收到来自于主人的命令便只会一味的疯狂攻击而且这样的地缚灵如果死了,身为契主的土御门庆吉也不过就是受些轻伤罢了,只要休息几天便可以彻底恢复过来,然后再令寻灵物与之契约便可以了。本来缪如茵还以为土御门庆吉既然他的家族如此的看重他,那么怎么着也应该给他搞一只已经开智的式神吧,要知道拥有了智慧的式神,是可以与主人心意相通的,并且还能配合主子进行合而围攻或者是分别攻击的战术配合。所以缪如茵突然间发现其实也许土御门家族并没有土御门庆吉自己自以为的那么看重他的。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头巨大的穿山甲却是已经呼啸着向着屠苏扑了过来。“哎呀,好吓人啊,人家好怕怕啊!”屠苏这货居然学着刚才闾丘青青的样子扯着嗓子尖叫了起来。缪如茵翻了一个白眼儿,这货演戏也不用演得这么投入吧,不过她却是根本不理会某个入戏的家伙,而是直接一拉闾丘御宸的手臂便退后了几十步,于是原地便只有屠苏一个人面对那头凶悍的地缚灵了。“卧槽,老大你要不要甩锅甩得这么干净利落啊!”屠苏这个家伙立马哇哇地大叫了起来。闾丘御宸也是一脸担心:“老大,屠苏能行吗?”缪如茵却是微微一笑,一脸笃定地道:“放心,那货如果不行的话,他早就脚底抹油溜了,你真当他是不会跑的啊!”“呃!”闾丘御宸的嘴角抽了抽,话说自家老大原来是这么评价屠苏这个家伙的啊。不过很快的缪如茵便又补充了一句:“放心好了,我身边的人没有那么没用的!”两个人说话的功夫里,那头穿山甲地缚灵已经张开血盆大口向着屠苏当腰咬去,屠苏却是不慌不忙,右手的食指与中指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正夹着一张纸符,看着穿山甲的大嘴吞来,居然不慌不忙地将自己的右臂一伸,竟然主动将自己的右手直接送入到了穿山甲的嘴巴里“嗷呜”接着便听到了那地缚灵的惨叫声响了起来,而再看去它的那张嘴居然合不上了,而且那张嘴里正不断地有着“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来缪如茵笑了,屠苏这个家伙啊果然还是太不厚道了,居然将那张符贴在了地缚灵的上腭,那道符可是用阳气写成的,而地缚灵又是阴气的聚合体,所以它又怎么可能受得了呢。而这还不算完呢,屠苏这货从来就是得理不让人的存在,当下这货又立马丢出了数道符箓,不但有飞进地缚灵嘴巴里的,还有贴在地缚灵身上的,本来还凶焰滔天的地缚灵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便已经委顿了下来,但是那身子还在不断地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扬起尘土飞扬。“庆吉怎么办,我们要怎么办?”闾丘青青慌了,她可是不只一次见过土御门庆吉使用这只穿山甲地缚灵的,可是却第一次看到这只地缚灵竟然如此的不顶用,还以为这一次它还是可以像是以前一样,一旦出马便能横扫一切呢。土御门庆吉的脸上却不见慌乱,甚至他的脸上居然还带着几分笑容,只是那笑容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时候里,看起来竟然是那般的诡异与诡谲,竟然让闾丘青青的心里有些惊怕的感觉,她竟然不由自主地想向后退几步,可是这个时候土御门庆吉居然一伸手臂便环住了她的腰,然后微一用力竟然将她的身子带进了他的怀里。闾丘青青有些惊恐地看向土御门庆吉,却是对上了男人一双脉脉含情的眼睛,那双眸子里荡漾的居然是柔情缱绻,看着看着竟然让她的一颗心又不由得化为了一汪水,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可是她的最爱呢,是啊,为了这个男人她连自己的亲生弟弟都可以牺牲,所以他是她的爱人,而他应该也是如她一般的爱着自己吧,不,应该是深爱着自己的吧。满意地感觉着怀里女人的身子软了下去,土御门庆吉的脸上笑意更浓了几分,而与此同时他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低沉而富有磁性,就在闾丘青青的耳边响了起来,带着一股潮热的气息直扑她的耳畔,令得她不只是身子,就连心尖都忍不住颤了又颤:“亲爱的青青,我是那么的爱你,我相信你也是爱我的吧?”声音里带着蛊惑般的毒,直流进闾丘青青的心底里,令得她的一双眼睛也不由得有些迷离起来,这一刻她已经忘记自己身在何处,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边还有一场地缚灵与屠苏的战斗正打得如火如荼,她的眼里现在只有面前的这个叫做土御门庆吉的男人,于是鬼使神差的闾丘点了点头:“是的,我爱你,我爱你!”“既然你是如此的爱我,那么你都愿意为我付出什么啊?”男人抬起闾丘青青的下巴,认真地看着面前的女子,而且他的脸,他的唇,他的眼睛距离女人已经越来越近了,那呼出来的气息直喷在女人的脸上,令得女人痴迷地道:“我,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付出我能付出的一切,而不后悔!”“付出一切嘛”男人低低地笑着,他一边呢喃着,一边低头狠狠地吻住了女人的唇。------题外话------注:关于式神,地缚灵的资料来源于百度!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