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7】,离魂草稻草人(二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黑根本都不用缪如茵开口便已经化为了一道黑风而去,而缪如茵却是自柳泽白的驾驶座位下拣起了一个小小的稻草人,说是稻草人,可是却是漆黑的,而且那五官俱全的人脸上,一双不过绿豆大小的眼睛还在不断地眨动着,而从那双小眼睛里射出来的却是满满的恶意……

    “如茵这是什么?”柳泽白扶着柳老爷子走过来,一看缪如茵手里的东西当下便皱了皱眉头,就是这个东西在关键时刻,扑在自己的脸上,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如果不是自己带着如茵给的护身玉,如果不是如茵出现得及时,那么今天他和爷爷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儿,他简直都不敢去想了。

    “这是用离魂草编成的稻草人,而且居然还是百年的离魂草!”缪如茵的声音冷了下来,离魂草这可是只有邪灵师才能培育出来的东西,而且这种邪灵草必须要种在人的体内,然后自种下之日起便要每日用最新鲜的人血不停地灌溉。

    因为是不能间断地浇血,所以邪灵师便会抓活人过来,然后将人吊在离魂草的正上方,那人的脚上划开一道伤口,让鲜血不断地自那道伤口流出来,然后滴在离魂草上……

    可以说这用来浇灌离魂草的活人,被邪灵师称之为肥人,也就是所谓的用来给肥沃离魂草的人,这样的人不会立刻就死,甚至有些邪灵师还会继续给这些人饭喂水甚至是补血的药物,这样的这些人便可以活得更久一些。

    而这些肥人死后,那么他们的尸体便会成为种植离魂草最好的容器。

    据说曾经有一个邪灵师豢养了一个肥人整整百余年的时间,而他培育的一株品相最佳的离魂草就是用那个肥人的血浇灌出来的,而最后那个人在被折磨了百年后,终于又成为了离魂草生长的沃土。

    而这些肥人因为在活着的时候是亲眼看着自己的鲜血一滴一滴地自自己的身体里流出去,然后一直等待着自己体内的鲜血流干,最后再死去,所以这样的人被折磨的时间越长,那么他心里的怨恨也就会越重,而这些怨恨也会融入到他的身体里还有他的血液里,当他的血液不断地灌溉在离魂草上,当他的身体成为种植离魂草的温床时那么这些怨恨便也都会被离魂草所吸收,而用那些邪灵师的话来说,只有吸收越多怨恨的离魂草才会更强大。

    以至于到了现在,那些邪灵师们一旦抓了肥人便会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折磨着这些肥人,让他们越痛苦,越惨便越好。

    只是邪灵师在亚洲是没有的,他们只存在于英国,当然了邪灵师最初也是在英国起源的,现在倒是没有想到柳家的人居然会与邪灵师勾连到一起。

    “如茵,是不是这个稻草人是风水师的东西!”柳泽白问道,虽然他从来也没有听说过有哪个风水师会用稻草人的。

    “这是邪灵师的东西,哦,你们柳家谁在英国呆过?”缪如茵抬手直接将手里的稻草人弹晕,然后便收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邪灵师虽然在英国,可是却不是土豆白菜,走在大街上随随便便就能遇到,所以只能是有人在英国呆过不短的时间,然后利用一些关系才能与邪灵师取得联系。不过想要请动邪灵师出手,那费用可绝对不会低的。

    柳泽白还没有说话,那边柳老爷子的脸色就已经变了:“是柳钰!”柳老爷子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刚才他还以为自己的这个养孙是个好的呢,倒是没有想到他还是参与了。

    柳泽白微微垂下了眼帘:“我大伯家的两个堂哥也在英国留学!”

    柳老爷子一怔,然后也点了点头:“不错。”所以这嫌疑人里不但有柳钰还有自己的长子了。不过现在柳老爷子已经顾不得想太多的东西了,那些不肖子孙,既然他刚才已经说过了会将这件事儿全权交给柳泽白来处理,那么他自然也不会食言,只是心底里却是越发的心疼自己的这个孙子了。

    柳家的所有子孙里,可以说只有这个孙子的命是最苦的,一出生便被抱错了,等到柳家将他接回来的时候,他却又要面临着自己亲生父母同时离世的惨剧,他老头子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呢,那时才不过几岁的小男孩,曾一连三个月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本以为自己的儿子和女儿都会心疼与疼异这个侄子呢,可是却没有想到……

    没有人能比柳老爷子更了解柳泽白,所以柳老爷子很清楚,自己的这个孙子有多么的重情,这样的好孩子,可是自己其他的子孙们却要用最残忍的方式将这个好孩子推得远远地远离他们。

    心里想着,于是那握着柳泽白的大手,便又紧了紧,老人虽然没有再说什么,可是却用实际行动来告诉柳泽白,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儿,他这个做爷爷的,始终都会站在柳泽白的身边。

    柳泽白自然也明白爷爷的意思,当下他抿了抿嘴唇,唇线冰冷而锋利。

    “喵呜!”随着一声猫叫,大黑的身形出现在头顶,然后一张嘴,便将那几个封锁着路口的几个枪手全都吐了出来。

    “这些人……”柳泽白的眼睛眯了眯。

    “你可以先用来当人证,放心你用过之后我来处理!”缪如茵一笑,做为朋友她知道柳泽白要做什么,其实她也很清楚,柳泽白自然也是可以处理掉这些人的,不过与其让柳泽白处理掉这些人,那么还不如到时候让大黑吃点肉解解馋呢,她家大黑可是一个标准的肉食动物呢。

    而且这样的处理方式……绝对是毛儿的痕迹也不会留下。

    柳泽白点了点头:“好,那么便麻烦如茵了!”

    “客气了,到时候记得付我工钱,顺便再请我吃顿饭就好了!”缪如茵扬眉一笑。

    听到了少女这调侃的话,柳老爷子与柳泽白两个人同时都笑了起来,祖孙两个人竟然异口同声地评价道:“你啊,还真是个财迷!”

    “哈哈,既然知道我是财迷,到时候工钱可得丰厚些才行呢!”说着缪如茵一挥手,于是大黑便张开大嘴直接将那些被缪如茵砸得不像样的车还有那些枪和人全都吸进了肚子里,好吧,大黑现在也发现了自己的肚子不知道自什么时候起便成了自家主人的储物袋了……

    好吧,身为人家的小弟还是将心里那点点的不满直接自己消化了了事儿才好,跟在这个主人身边这么久了,大黑还是很有几分自知之明的,这个主人看起来对什么都是一脸淡淡的样子,可是实际上这妞却绝对是一个记仇的,而且会整到你生不如死,所以……本猫是只聪明的老猫,所以……本猫心里什么都明白,可是本猫什么也不会说。

    而接下来三个人重新坐回到车里,一起去参加申公雷爵士的生日宴会。

    柳泽白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下缪如茵身上的白衣休闲服,然后唇角扯出了一个笑容,手中的方向盘一转便上了公路,看着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与行人,柳泽白的眼前似乎又浮现起在不久之前,自己与爷爷最危险的时候,那个从天而降的纤细身影,风水师……他不是没有见过,可是像身边少女这样的风水师还是第一次见到,想来这个丫头只怕就算是在风水师中也是属于很强的那种吧,还有她的那只大黑猫,还真是好大一只呢。

    柳泽白倒是并没有直接开着车带着缪如茵与柳老爷子去申公雷的家,而是先去了东港最好的高端礼服定制专卖店,可以说东港很多上流圈子里的人都在这里订过礼服,订制的话自然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行,不过他们店里也有不少的成品礼服,相信一定可以选出一件缪如茵合意的。

    缪如茵在柳泽白的车子一停下来的时候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老实说对于柳泽白的细心她也是很领情的。

    “走吧,下车选一件礼服,当我送你的谢礼!”柳泽白微微一笑,推开车门走了下来,然后先体贴地帮缪如茵打开了车门,然后这才将柳老爷子也扶了出来。

    不得不说这家店里的礼服都非常漂亮,于是三个人便在侍者的带领下看了起来,柳老爷子的目光如炬只是一眼便相中了一套礼服,他抬手向着店内正中展台上的一套礼服指了指:“这套就非常漂亮呢,丫头很适合你哟!”

    缪如茵顺着柳老爷子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件明黄色与大红色相间的古典长裙,而且裙子采用的是华夏古代的风格,而且衣服上还手工刺绣着凤穿牡丹的图案,华美而又尊贵。

    这分明就是一件凤袍。

    “柳老的眼光真好,这件礼服是我们店里最新推出的男女伴套装,这是女装,还有一款男装要不要也看看?”漂亮的侍者有礼貌的开口询问道。

    “好,好,好!”也不去问缪如茵的意见,柳老爷子便连声称好!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