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小辈的感言(三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缪如茵的声音里没有不甘,没有愤怒,甚至没有悲伤,她只是冷淡地在陈述着一个事实。

    欧阳傲阳有些出神地看着缪如茵,心里也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现在随着那些老爷子的年纪越来越大,而且他们子孙一个个也都生出了各种各样的小心思,所以这些老爷子们的心思也都变了啊。

    “如茵……”

    “好了,不用再说了!”缪如茵既然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那么便不会再和欧阳傲阳继续谈下去了,她这一生都不会也不愿意再受制于人了,也不会容许有人对不起她,如果有人敢打她的主意,那么吕家与陈家便是榜样了。

    敢欺她的人,她也会直接欺负回来,瓷器与石头相碰嘛,吃亏的会是哪个,相信聪明的人一眼便能看出来,所以那些瓷器们,你们尽管来碰。

    ……

    不过此时此刻欧阳竟老爷子与其他两位老爷子竟然坐在了一起,本来他们这些硕果仅存的老家伙们只余下了五个人,而因为吕步先与陈思李两个人又突然间同时死亡,所以有些事情他们也不得不考虑了。

    其实人越是年纪大了,便越想要可以活得更长久,所以缪如茵手上那奇特的药方便是他们到底能活多久的关键。

    所以那两位老爷子才在一大清早便匆匆地过来找欧阳老爷子来商量这事儿。

    欧阳老爷子直接将吕家与陈家的人到底对缪如茵和她的公司做了什么,都说了一遍,一夜的时间已经足够欧阳老爷子将一些事情查清楚了,而那两位老爷子也是一万个没有想到,本以为吕陈两家只是想要一起与缪如茵分享她那神奇药丸所可以带来的利益呢,却是没有想到他们想要的居然那么多,而且竟然还生生地逼得缪如茵要将公司全面撤出国内。

    “欧阳,这个缪如茵可不能让她走啊!”蔡沧澜老爷子开口了,现在他怎么越发的觉得这个叫做缪如茵的丫头根本就是一个宝儿呢。

    任东生也是叹了一口气:“看来之前是我们估计错误,倒是让这个孩子受了好大的委屈与损失啊,老欧阳啊,你不是和那个丫头很熟吗,这样你和她好好地谈谈,只要她肯留下来那么那些损失我们可以以另一种方式补偿给她。”

    欧阳竟道:“这个我也是这么想的……”接着他便将自己和自己的孙子欧阳傲阳所说的那种补偿办法说给蔡沧澜和任东生听,两个人听完了,也都是点头表示这样的补偿办法他们也是可以答应的。

    只是三个小老头儿谈得很好,也很愉快,可是却没有想到等到欧阳傲阳回来的时候,带给他们的消息却是人家缪如茵根本不接受。

    任东生皱眉:“这个丫头居然还不肯知足,她这是什么意思。”

    “是啊,既然身为我国的公民便应该为国家做贡献!”蔡沧澜也道:“而且就算是受点委屈,在大是大非上面,这些又算得了什么,而且人怎么可能一直都是平平顺顺的,受些委屈挫折也是在所难免的。”

    欧阳傲阳看了一眼面前的三位老爷子,又听出了任东生与蔡沧澜言语之间对缪如茵的不满,于是欧阳傲阳也有些不高兴了:“任爷爷,蔡爷爷,你们这话说得有失公允啊,难道之前如茵做得还少吗,你们知道不知道在军中她的口碑有多好,她为我们三军将士解决了后顾之忧,这是其他人能做得到的吗,我知道其实可以这么做的,能做到这一点的人有很多,可是那些人肯做吗?他们不肯,这么多年了只有如茵肯这么做。”

    “她这么做了,可是她得到的是什么呢,只是因为你们这些高层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便想要将她的集团,她的公司当成是大肥肉瓜分掉,这是你们应该做的事儿吗。”

    “是挫折风险什么的,这些都无所谓,也是她应该经历的,可是现在她遇到的这些却是因为你们的原因而人为施加给她的,她会怎么做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如果换成是我的话,那么我会二话不说将公司迁到国外去。三位爷爷也请你们设身处地的为她想一想,如果现在你们是她,你们又会如何做呢?”这些老爷子可别光说不练地当个嘴把式!

    “傲阳!”欧阳竟老爷子瞪了一眼自己的孙子,这话说得可是有些不好听了,而且一个小辈怎么可以训责长辈呢:“这事儿与你蔡爷爷和任爷爷没有关系。”

    “爷爷你错了,这事儿不只是与蔡爷爷,任爷爷有关系,同样的也和你有关系,如果不是你们当时默认了吕家和陈家的贪婪,那么会有这样的事儿吗?有句古话我这个做小辈的人今天倒是很想要和三位爷爷分享一下: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如茵对我说过,军人已经为国家流过血了,那么她便会尽自己的最大的努力不再让军人和他的家人们流泪。因为这些守土卫国的英雄不应该流泪。而现在我也想要将这句改一下送给三位爷爷,像如茵这样的人,他们为国家考虑,为国家着想,那么你们能不能不要伤他们的心,不要让他们寒心了成吗?一颗心冷下来容易,再想要捂热的话,却不会容易了。咱们能不能让像如茵这样的人多一些啊,可是现在再看看这些事儿,还有几个人敢再这么真的去为国分忧……谁不怕被踩,谁不怕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事来最后却成为了别人的嫁衣!”

    欧阳竟,蔡沧澜,任东生三位老爷子同时呆住了,心底里也为欧阳傲阳说出来这样一番话而感到无比的震惊。

    一时之间房间里居然沉默了下来,三位老爷子只是各自捧着茶杯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欧阳傲阳刚才的一番话却是将自己心底里的郁闷一扫而空了,所以他便直接坐在三位老爷子对面,等着看一会儿这三位到底会说什么。

    “哈哈哈哈,倒是没有想到今天居然被一个小辈给教训了啊!”任东生哈哈一笑率先打破了沉默。

    蔡沧澜也笑了:“老欧阳啊你可是生了一个好孙子啊,这番话可当真是醍醐灌顶啊,我们三个人之前如果坚决反对,那么吕家与陈家也不敢这么做。”

    “是啊!”任东生点了点头:“不过他们两家倒是用手段逼了缪如茵,可是他们两家这边也……”

    话说到这里,任东生与蔡沧澜两个人的心头同时一动,当下两个人迅速地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两个人的目光又落到了欧阳老爷子的身上。

    想了想还是蔡沧澜先开口了:“老欧阳啊,那个吕家和陈家的事儿是不是与这个丫头有关啊?”

    听到这话,欧阳傲阳的心突突一跳,然后他立马紧张地看向自己爷爷。

    欧阳竟却是不慌不忙地端起茶喝了一口:“这顶级的大红袍果然是太好喝了!”

    说着居然又一连喝了两口,这才放下了茶杯,然后抬头看向三个人微微一笑:“你们刚才说什么?”

    “哦哦哦,想起来了,老蔡啊,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吗?无凭无据的这么信口开河可一向不是你的风格啊!”

    蔡沧澜与任东生两个人再次对视了一眼,然后居然也笑了起来,是啊,无凭无据自己怎么可以信口开河呢。

    “不过听刚才傲阳的意思,是不是缪如茵根本就没有答应!”任东生说着叹了一口气:“哦,要不这样把这个丫头约过来,我们三个人一起和那个丫头聊聊如何,这样的人就像是傲阳所说的,这样的人越多才越好,不管再怎么困难,这颗冷了的心,我们也得捂热啊,为此损失些利益也是无可非非的。”

    任东生一句话便将这事儿的解决基调确定了。

    蔡沧澜点头:“这个我看行,而且我一直对这个小丫头也很好奇呢。”

    欧阳竟老爷子想了想道:“这样吧,那我便亲自打电话给那个丫头,不管怎么说就算是看在我这张老脸上的份上她也得给我个面子的,不过两位,那丫头的脾气可是不怎么好呢……”

    “哈哈,真正有本事儿的人脾气好的少!”任东生倒是不介意。

    蔡沧澜也是笑了起来:“这事儿本来就是我们这些老家伙有错在先,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那丫头应该不会太过为难我们才对的。”

    ……

    缪如茵是真的有些心寒了,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不过接到了欧阳竟老爷子打来的电话,说是蔡沧澜与任东生两位老爷子想要见见她,所以便问问看她什么时候方便。

    这样三个身居高位的老爷子想要见自己,居然还先问自己什么时候有时间……不得不说这也算是给足了自己面子了,缪如茵不是不识好歹的人,所以自然便答应下来,甚至三位老爷子想要见她的目的,她也是很清楚的,不过到时候就看那三位的诚意如何了,而且有的谈的话,她也需要为自己和自己的集团要一份保障。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