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堂兄弟间的恩怨(一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只是当少女拐到左边的时候,身后的阿撒兹勒居然也跟着拐到了左边,自然了亚纳尔也紧紧地跟了过来。

    “王八蛋!”缪如茵咒骂了一句:“不是说好了,你往右边跑的吗。”

    不过阿撒兹勒可不生气:“我一向喜欢靠左侧通行的,而且美女啊我想要和你交个朋友,你说好不好……”

    “不好!”缪如茵头也不回地道,这个混蛋居然敢算计自己,等着吧她一定要找回场子!

    阿撒兹勒的脸皮可不是一般人可以与之相比的,这货立马再次开口道:“那个美女我的名字叫做阿撒兹勒,你的名字叫什么啊,我想你这么漂亮,想来名字也一定是相当美丽的呢……”

    缪如茵不理他,对于这种敢黑自己的人她一向没有什么好感,所以她是真的很不待见这个叫做阿撒兹勒的混球儿,而且这货到底是眼神儿不好啊,还是神经太粗了啊,君不见身后那个叫做亚纳尔的家伙正高举着一柄天使圣剑向着他们这里劈下来嘛……

    而亚纳尔现在可是真的很火冒三丈呢,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混蛋堂弟,不但没有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等着让自己砍,他居然还带了一个帮手来,而且他居高临下看得可是相当清楚呢,两个人居然一边玩命地跑着一边还在有说有笑呢,虽然他根本听不到下面的那两个人到底在说些什么,可是架不住这世上还有一种东西叫做脑补啊,所以他现在可是越发的性得牙根直痒痒的,于是手中的天使大剑便一连劈下了七剑。

    缪如茵与阿撒兹勒两个人当下同时提气纵身,身形连动间便一连闪过了七道剑气,而那七道剑气却是劈在了马路上,竟然生生地将这里的柏油路劈开了七道巨大的口子。

    “美女看来我堂哥似乎好生气的样子啊!”阿撒兹勒一边说着一边扭头向着半空中的亚纳尔看去,一看到亚纳尔那张几近扭曲的脸孔,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灿烂了起来:“呵呵,不过美女你有没有发现我堂兄生起气来其实还是挺帅的嘛,哈哈,我喜欢他现在这副样子!”

    缪如茵根本就不理他,对于这个男人她现在是掐死他的心都有,虽然以她的实力也不惧与那个亚纳尔一战,可是她为毛要打啊,然后让这个叫做阿撒兹勒的混蛋坐收渔人之利,天底下怎么可能会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可是阿撒兹勒对于缪如茵不理会自己这个事实,却丝毫也不介意,他继续说着他的:“美丽的小姐,你是华夏哪个地方的人啊,我虽然是英国人,可是我的师傅却是华夏人,哦,你是哪个门派的人啊,说起来咱们可都是奇门中人,而且还同时老乡,怎么样要不要咱们也来一个老乡见老颖两眼i泪汪汪怎么样,哈哈,美人垂泪那可是很美丽的享受呢。”

    享受你一脸呢!

    缪如茵狠狠地磨着牙,终于还是有些受不了这个男人的咶噪了:“你这么能说你师傅知道吗?”

    “知道啊!”阿撒兹勒立马露出一脸理所当然的神色:“他必须知道啊,哈哈,怎么美女也觉得我的口才很好是不是。”

    半空中的亚纳尔这个时候将手中的天使大剑直接往自己的身前一横,然后背后的翅膀一拍,身形便化为了一道流光向着缪如茵与阿撒兹勒便来了一个俯冲。

    “哎呀,美女快点救救我啊,我真是好怕怕呢,哎呀,我的小心肝啊……”阿撒兹勒扭头看到了,当下立马扯着嗓子叫了起来,一边叫着一边居然更向着缪如茵的方向靠近了过来。

    却没有想到缪如茵这个时候居然直接飞起一脚,正好踢在了他的屁股上,然后只是一脚便直接将阿撒兹勒向着亚纳尔踢去:“走你吧!”

    “美女你好狠的心啊,果然我师傅说的话全都是真理啊,我师傅对我说世间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阿撒兹勒一边手忙脚乱地挥舞着四肢,一边大叫着。

    缪如茵看着阿撒兹勒那副张牙舞爪的样子,却是直接翻了一个白眼,从阿撒兹勒的声音里她可是没有听到半点的慌乱之意,所以这个家伙的实力指定不是如他现在所展现出来的样子一般逗逼,这货装得这么不着调的样子,又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杀器呢,而且……不知道那个亚纳尔看明白没有,反正缪如茵可是看得相当分明,这个阿撒兹勒根本就是在故意激动亚纳尔,包括他一路不断地和自己搭讪,都是因为笃定了只要他这么做,那么亚纳尔就会很生气。

    而结果很明显,亚纳尔现在可不就是怒发冲冠嘛。

    亚纳尔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看到如引这般的一幕,话说那个女人与阿撒兹勒不是一伙的吗,可是他们两个人怎么会跑着跑着,说说笑笑之间就会陡生异变呢,而且那个少女居然一脚就将阿撒兹勒踢向了自己。

    亚纳尔先是了怔,不过身为德拉诺汀家族的继承人,亚纳尔自然也不是一个一无是处的蠢蛋,所以只是片刻的功夫他的脸上便露出了一抹笑容,然后他居然将天使大剑交于了自己的左手里,然后伸出右手向着阿撒兹勒抓去,只要他抓住自己的这位堂弟,那么便会在第一时间送他去死,然后他也不用再继续看到这张与自己相似的讨厌脸孔了。

    阿撒兹勒现在与亚纳尔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自然也是很近了,而且他也将亚纳尔的动作,还有他脸上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当下阿撒兹勒的唇角也勾起了一个弧度,于是他的双手便在胸前迅速地结出了一组手印,然后一张灵符便被她贴在了自己的右臂上,于是他的右臂在瞬间便粗壮了起来,亚纳尔的脸色也是一变,之前的得意与势在必得在这一刻立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现在只是意识到了一点,似乎他一直有些太小看这个所谓的表弟了,于是他立时再次用双手同时握住了天使大剑,然后向着阿撒兹勒刺了过去,而阿撒兹勒也在这个时候挥起了自己的右拳,毫无畏惧地正面迎上了那金光闪闪的天使大剑。

    缪如茵看到这一幕双眼却是迅速地闪了闪,她可是清楚地感觉到了那个叫做亚纳尔的人现在气息已经直线下降了,所以他化身天使的时间其实并不能持续太长……而只怕这一切身为他堂弟的阿撒兹勒也是很清楚的,所以他才在一直在逃跑,一直在捉弄着亚纳尔,而且之前就算是自己不踢阿撒兹勒那一脚,只怕这货自己也会纵身向着亚纳尔扑过去,所以这个阿撒兹勒果然不愧是八大堕落天使之首呢,果然是一个心机无比深沉之辈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阿撒兹勒的右拳与那柄天使大剑已经重重地撞在了一起,没有想像中那惊天动地的声响,可是以两个人为中心所产生的灵力冲击波,却是迅速地扩散了开来,脚下的大地在这种冲击波下也终于化为了一片废墟……

    而亚纳尔手中的天使大剑也在这一刻化为了寸寸碎片,可是阿撒兹勒的拳头却去势不停,终于击在了他的双臂之上,随着亚纳尔的一声惨叫后,他的双臂软软的垂了下去,而阿撒兹勒的右拳却是终于轰在了他的胸口上,于是亚纳尔的身子便直接倒飞而去。

    “呯!”此时此刻的亚纳尔哪里还有半点刚才那副得意而又高高在上的样子,现在的他就如同一个破麻袋一般,身子重重地砸进了下方的废墟中,还震了两下,激起一片烟尘腾起。

    “咳,咳,咳……”咳出几口血,亚纳尔身后的那对大天使的翅膀也消失了,他强忍着双臂被折断的痛苦,拱着身体想要站起来,可是阿撒兹勒却是已经落在了他的身边,并且抬起一只脚正踩在他的胸口处。

    “你,你,你之前是故意的!”亚纳尔恨恨地用泛着血丝的眼睛直盯着阿撒兹勒,如果说刚才他不明白,可是现在都已经落到这般田地了,如果他再没反应过来那么他就不是德拉诺汀家族精心培养出来的接班人了。

    “哟,我亲爱的堂兄,你终于想到了,可是现在才想到似乎有点晚了呢。”阿撒兹勒笑眯眯地道,他蹲下身子,抬手在亚纳尔的脸上轻轻地拍了拍,只是阿撒兹勒虽然脸上在笑着,可是他的眼底里却是一片冰冷,便是连半点的笑意都没有,同时他的声音也冷了下来:“呵呵,我亲爱的堂兄,你应该没有想到过会有这样的一天吧,哈哈哈哈,可是我却一直在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你知道不知道我盼了多少钱,我的那几个弟弟盼了多少钱,我们的心里有多恨……”

    亚纳尔打了一个冷战,他从阿撒兹勒的眼底里看到了杀意,他这才反应过来,这个他的堂弟居然想要杀了自己,于是他慌了,他真的慌了,他也害怕了,他是真的很害怕很害怕:“不,不,不,不要杀我,那些事儿与我无关呢,你也知道那些事儿不是我决定的,都是家里的长辈们决定的,我,我和你们可是同一天出生的,所以我真的不知道啊,有些事情不是我可以做得了主的,我,我也是身不由己的……”

    “呵呵,以你的资质怎么可能会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就修炼出天使大剑呢,你的身上如果不是在出生的时候将我们八兄弟的德拉诺汀血脉剥离走,然后全都注入到你的身体里,你又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好命呢……”阿撒兹勒的声音阴冷了下来:“是的,将我们体内的德拉诺汀血脉剥离,我们便不能再进行任何修炼了,可是就算是这样,你的父亲也没有想过要放过我们,居然直接将我们丢在乱葬岗上,说的是让我们自生自灭,可是实际上却是想要我们冻死饿死罢了……”

    缪如茵挑眉,她倒是没有想到德拉诺汀家族居然还有着如此的阴私之事儿。

    “那不是我干的,那些事儿与我无关啊,真的是与我无关的,你不要把这些事儿全都扣在我的身上好不好……”亚纳尔都快急哭了:“我现在已经修炼出了天使大剑,要不这样好不好,我现在在家族中也有着不低的话语权,我可以向家族长老会提出让你重新回到家族,家族还会承认你们是德拉诺汀家族的人如何?”

    “天使大剑……”阿撒兹勒的嘴角轻扯,然后一抹嘲讽的笑意便浮现在他的脸上:“你想知道天使圣剑是怎么修炼的吗?”

    “什么?”亚纳尔听到这话,不禁一怔,当下便不由自主地看向阿撒兹勒,怎么可能呢,他一个从一出生就被逐出家族的不祥人,怎么可能会知道天使圣剑是怎么修炼的呢?

    阿撒兹勒在笑着,笑容里带着一种叫做残忍的东西:“只要再次开启倒八芒星血脉重铸阵法,将你从我们体内夺得的东西重新夺回来,那么我便可以开启堕落天使暗芒剑了。”

    堕落天使暗芒剑可以说是传说中堕落天使的终极武器,就像是天使圣剑是大天使的终极武器一般。

    一听到这话,亚纳尔的脸色不禁大变,他连连摇头:“不要,不要,你不能这么做,你不能这么做啊,我,我,我可是你的堂兄啊,我们之间可是血脉至亲呢……”

    “血脉至亲?”阿撒兹勒低低的呢喃着,好特么讽刺的血脉至亲:“我这不是也仿照你们德拉诺汀家族对待血脉至亲的方式来对付你的吗,所以你还有什么可怨的。”

    “不,你不圾这么对我,我已经和波伊尔家族的大小姐订了亲了,所以如果你想要对我不利的话,那么你将要面对的可不只是德拉诺汀家族还有波伊尔家族的,你可要好好的考虑清楚!”亚纳尔色厉内荏地道。

    “哦,波伊尔家族啊…”阿撒兹勒的音调拉长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