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逆八芒星(二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哦,波伊尔家族啊…”阿撒兹勒的音调拉长了。

    而缪如茵在听到波伊尔家族这五个字后,目光也是闪了闪,她记得自家师够了似乎与这个家族有仇,自家师兄可是杀过这个波伊尔家族两个人呢……当下少女的手不由抬了起来,隔着衣物紧紧地握住了自己胸前的那个白玉棺材。

    亚纳尔听到了阿撒兹勒的话,便忙点了点头:“是的,是的,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没有骗你啊,只是我们订婚的消息两个家族出于一些方面的考虑并没有公开罢了,所以,所以外人全都不知道罢了,可是,可是我敢保证这真的是真的,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没有骗你……”

    阿撒兹勒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心里已经迅速地拿定了主意,他伸手卡住亚纳尔的脖子:“那又如何呢,如果你现在死了,又有谁会知道你是我杀的。”

    亚纳尔感觉着自阿撒兹勒的指尖处不断地传来的冷意,他的一颗心可是越发的不安了起来,这种感觉他说不出来,可是他对于自己的直觉一向很有几分自信,所以他相信只怕接下来自己的这个堂弟会做对自己相当不利的事情。

    而果然的他接下来便看到阿撒兹勒的手掌缓缓地伸了出来,与此同时阿撒兹勒那向下的手掌心里暗光浮动,一个逆八芒星阵竟然在他的手心中渐渐成形了。

    “不要,不要,不要……”亚纳尔的眼瞳狠狠一缩,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这位堂弟到底想要做什么了,于是他拼命地摇晃着脑袋,想要摆脱开阿撒兹勒对自己的钳制可是他的双臂已经断了,现在他再如何疯狂的挣扎,可是却都徒劳无功,眼看着阿撒兹勒的手掌便向着他的额头上落了下来……

    那逆八芒星阵就在阿撒兹勒的掌心中飞快地旋转着,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亚纳尔的双腿乱蹬着,脸色已经变成了青白色,恐惧袭上心头,这是一种近乎于绝望的恐惧,逆八芒星,一想到他们家族自五百年前流传来的预言他的脸色可是越发的难看了起来。

    德拉诺汀家族在五百年前有一位天资出众的老祖,这位老祖精通占星术,而他占星之后只说了一句话,逆八芒星亡德拉诺家族,同时也再三告诫家族的后世子孙不要再用八芒星阵了,可是自从那位老祖死后,家族中的人也就记了一百五十年的时间,不过在那一百五十年的时间里,家族中也没有发生过任何事儿。

    所以八芒星阵便被再次启动了,毕竟只有这样才可以尽全力地保持德拉诺汀家族嫡系血脉的纯正与强大,只不过自这个时候起被八芒星阵剥离了血脉的族人,无一例外全都被直接杀死,于是自那个时候起,每一次启动八芒星阵在结速的时候整个儿八芒星阵都会被鲜血染红……而随着日积月累下来,八芒星阵内的怨气也越来越浓郁了,就算是家族的那些长老们动用大净化术居然也无法清理干净,所以到了他与阿撒兹勒那八兄弟同时出生的时候,才没有将阿撒兹勒等八个孪生兄弟才没有被直接杀死在八芒星阵里,只是,只是他们明明都只是刚出生的婴儿,在大冬天的时候,外面滴水成冰的时节里被丢在死人堆里,这个阿撒兹勒居然还能活下来……这简直就是太匪夷所思了。

    “你,你,你怎么可能会活下来!”亚纳尔突然间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直接开口大声地问道:“还有,还有你们不是八胞胎吗,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了,其他人呢?”

    “呵呵……”阿撒兹勒笑了起来,起初他的笑声十分的低沉,可是很快的他的笑声便高昂了起来,继尔又变成了放声大笑,只是笑着笑着他的眼里却流出了泪,而亚纳尔却看到了阿撒兹勒的手掌停了下来,当下他长长地出一口气,好险真是好险啊。

    “想知道我的兄弟都在哪里吗?”阿撒兹勒低声问道,那低沉的声音听在人的耳朵里只让人觉得这个声音似乎是从九幽地狱里生生挤出来的一般,带着一股令人绝望的寒意与一种无比凄凉的悲怆:“那么你就来看吧……”

    说着他三把两把的便扯开了上身的衣服,露出了赤果的上半身,而接着亚纳尔与缪如茵两个人的视线同时都凝固了,没有人能想像得到,阿撒兹勒看起来像是一只真正的天使,可是现在的他,不管怎么看却都如同是一只从地狱归来的恶魔,他的身上到处都是缝合的伤疤,而且其上还纹着七个人的脸孔与名字。

    “呵呵……”阿撒兹勒低低地笑着:“你知道吗,那天我师傅正好路过那里,听到了微弱的婴儿哭泣声,便巡着声音找到了我们,然后这才发现了我们,只不过当时他们七个已经死了三个了,可是我师傅还是将我们八个全都打包带走了,只是在路上又死了两个,等到了师傅住的地方,他才发现虽然我们还活着三个,可是我们每一个身上的冻伤都非常严重,不但是救不活了,而且就算是能救活,只怕也是一个废人。”

    “于是师傅便想了一个办法,他在唯三存活的三个孩子里选择了那个看起来生命力最强的我,然后将其他两个孩子所余不多的生机全都注入到了我的身体里,接着他又将我身上被冻坏的部位取下来,移植了我那几个兄弟们身上还没有坏彻底的部位,所以我就是以这样的方式而终于存活了下来!”

    “怎么样是不是听起来很可怕,是不是听起来很震惊,哈哈,只是我师傅并不是一个普通人,而刚出生就死的孩子灵魂是不可以进入轮回的,于是他便将我七兄弟的灵魂掬了出来,然后让我七兄弟的灵魂陪着我一起长大,从小到大,从小到大,我们八个就从来没有分开过。”

    亚纳尔目瞪口呆地听着这一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今天居然会听到这样的事儿。

    “呵呵,八芒星阵,那是德拉诺汀家族嫡支给旁支用的手段,可是,可是我们也是正经的嫡支血脉好不,我们的父亲和你的父亲根本就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阿撒兹勒说着眼神再次变得锋利了起来,而这个时候在他的身边,也浮现出了七道小小的身影,而且这七道小小的身影也渐渐地变得清楚起来,居然是七个不过刚刚出生的婴儿样子,只是这七个婴儿在看向亚纳尔的眼神也是充斥着怨恨,是的怨恨,他们的命,他们的性命都是因为面前这个人才变得一文不值,都是因为面前这个男人,他们才受到了这样无尽的苦楚,如果没有面前的这个人,他们兄弟八个人会一起快快乐乐的长大……可是最后却只能由阿撒兹勒一个人来背负着他们八个人共同的命运,这二十几年来阿撒兹勒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没有人比他的那七个兄弟更清楚了。

    “不,不,不,你,你们不能杀我!”看到阿撒兹勒再次抬起了手掌,掌心中的逆八芒星阵再次开始疯狂地旋转起来,于是亚纳尔再次尖叫起来:“你不能杀我,如果你杀了我,那么你的父亲还有你的母亲也是都要死的。”

    阿撒兹勒的动作再次停顿了下来,不过很快的他的眼底里光芒微闪,于是他冷哼一声:“在我二十几年的人生中既然没有他们两个人的出现,既然他们当年生了我们可是却并没有保护我们,你觉得我还会在意他们吗?”

    “他们当然想要保护你们了,你爸爸为了保护你们不惜自毁了自己的灵脉,你妈妈为了保护你们,宁愿进入家族黑牢里……”

    阿撒兹勒的眼瞳缩了缩,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关于自己父母的事儿,以前的生活中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父母,甚至他还曾怨恨过他们八兄弟居然会有这样的父母,既然不能保护他们,那么把他们生下来干嘛?

    可是,可是现在他才知道,他的爸爸和妈妈从来都没有想过放弃他们,他们也曾尽全力保护他们八个人,可是,可是最后却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所以,所以……

    “那么,现在呢?”阿撒兹勒的嘴唇颤抖着,很是有些艰难地问出了这句话。

    “现在,现在他们还在家族的黑牢里,而且,而且自从半个月前的日全食之夜,他们便开始用自己鲜血与生命为祭,诅咒整个儿德拉诺汀家族,爷爷,我父亲还有家族的那些长老们一个个都非常生气,可是却偏偏没有办法,而也就是直到半个月前的时候,爷爷,我父亲还有家族的那些长老们才知道,当年你父亲居然偷学了家族的禁咒,而且他和你的母亲两个人之所以可以在黑牢里撑过二十多年所为的就是等到半个月前的那次日全食……他们从来都没有抛弃过你们,他们一直想要为你们报仇的,他们是那么的深爱着你们,所以,所以你现在还不想救他们出来吗?”亚纳尔的语速很快:“这事儿我可没有骗你,真的!”

    “他们还活着?”阿撒兹勒阴冷地问道。

    “是的,是的,还活着,是家族没有让他们死,因为,因为只要他们的鲜血没有流干,只要他们还没有彻底地死去,那个诅咒便不会降临到德拉诺汀家族,所以现在家族是无论如何也想要拼命地保住他们两个人的性命的。”亚纳尔现在已经完全顾不得了这件事是家族中他爷爷亲自下的封口令,不准对任何提起的,可是,可是现在他要顾及的可不是家族,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他不想死,他真的不想死啊。

    阿撒兹勒冷冷地点了点头:“好,那么现在就告诉我吧,他们现在在哪里?”

    亚纳尔的眼神闪了闪:“放了我,只要你肯放了我,那么我就带你去,真的,没有我带领的话,那个地方你根本就进不去!”

    阿撒兹勒的眼底里全都冰寒。

    “真的,真的,那里可是家族的秘地,进出都是需要有权限的,所以,所以你真的进不去……”亚纳尔拼命地道:“只要你肯放过我,那么我就可以带你去,你放心我是很有诚意的,我一向言而有信的,真的,真的,请你相信我……”

    阿撒兹勒的心底里蕴酿着风暴,他的双眼血红,直直地盯着亚纳尔,亚纳尔的心底里寒冷如冰:“放过我啊,那件事儿本来也不是我愿意的啊,那个时候我根本就没的选啊……”

    而这个时候阿撒兹勒身边的七兄弟中的一个却是突然间扭头向着缪如茵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便一脸欢喜地向着缪如茵所在的方向指了指。

    阿撒兹勒看了那个兄弟一眼,然后便扭头向着缪如茵看去:“你们想要我求她帮助我们?”

    七兄弟一起齐齐地点头。

    亚纳尔这个时候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敢情阿撒兹勒与那个东方少女两个人根本就不认识……那么也就是说自己刚才到底是徒什么……玩命地追着两个人,结果到了后来自己居然先灵力耗尽了……

    后悔啊,现在亚纳尔的心里别提有多后悔了,妈蛋的早知道他们两个不认识,他何必生那份闲气呢,而如果不生气,他也不会灵力早早地就消耗一空了啊。

    可是现在再说什么也都晚了,有钱也没有地儿去买后悔药去。

    “你可以愿意帮我?”阿撒兹勒回头看着缪如茵直接开门见山地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