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故纸堆与佛珠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边可以说根本就是一个故纸堆,可是却看得缪如茵的心里丝丝泛着疼痛,尼玛,这特么的是个屁的故纸堆啊,这些根本都是华夏的道家文典,这些东西现在在国内都已经失传了,可是现在在大英博物馆里却是被当成故纸直接胡乱地丢弃在地上,而且还泛着一股浓重的霉味儿。    只怕再要不了多久这些就会真的变成故纸了。    缪如茵想了想,当下心念一动便将大黑又召了出来,大黑一出现便立马抬起前爪将自己的鼻子捂得严严实实的,然后眨巴着一双碧绿色的眼睛幽怨地看向缪如茵,这货的意思很直白,主人你干嘛把人家叫到这种地方来啊,这里不需要大黑,这里需要的是除菌剂好不好,而且这种地方大黑觉得就算是他呆得时间长一些,只怕也会长毛的好不好啊。    缪如茵根本不理会某只老猫的耍宝,她抬手一指那厚厚的故纸堆:“大黑把这些东西先装在你的肚子里,等回去了我有用。”    大黑的眼睛瞪圆了,简直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抬起爪子指了指自己的肚子,然后又指了指地上的故纸堆,那意思就是在问:主人你确定要这些东西吗?    缪如茵点头:“很确定。”    大黑摊爪表示,主人我很忧伤有木有,主人咱不带这么玩的好不好啊,这东西进了本猫的肚子,本猫应该是会闹肚子的?    缪如茵黑线中你已经是一只死了上千年的老猫好不,从来没有听说错死猫也会闹肚子的,所以大黑你这个混球根本就是想得太多了:“所以你是装呢还是装呢还是装呢?”    主人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威胁呢,大黑扯了扯嘴角,事情已经到了这份儿上了,他还能说不吗,可是主人啊,你不是还有两只东北虎吗,话说这虎肚子应该要比猫肚子更能装    不过大黑现在也只是在肚子里腹诽了几句,还是老老实实地张开猫嘴,阿呜一大口便将那个故纸堆一口吞进了肚子里。    果然这味道大黑干呕了几下,终于还是没有真的将那刚刚吞进肚子里的东西再吐出来,可是这滋味怎滴一个酸爽难受了得啊。    不过大黑还没有来得及再表现得更夸张一点呢,便如同被人踩了猫尾巴一般,一下子便化为一道黑色的流光闪了回去。    主人,这一次可不能怪本猫啊,谁知道那堆废纸下面还有东西啊。    缪如茵这个时候也看到了那东西,那一串已经长满了绿色霉菌的佛珠串,她走过去伸手拣了起来,手指碰触到那层厚厚的绿毛,也令得她不由得皱了皱眉毛,可是她也同样能感觉到这东西里那纯正的金吉之气,想来这应该是华夏古代某位高僧的东西,可是按说有如此浓厚的金吉之气,不应该会长毛才对啊?    不对,等等少女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股纯正的金吉之气是来自于这佛珠的内部    于是捏着佛珠的手指微微一用力,于是那已经有些腐朽的木制表层便应声而碎,接着一抹毫光便透了出来。    原来这串佛珠根本就是用上好的羊脂白玉所制的,而且每一颗白玉珠子上都精雕着莲花纹与咒纹,想来这样一串珠子也是价植不菲的,所以才会外面又包了一层薄薄的木料。    而也正是因为外面的那层木料,所以大英博物馆的人才会将这串佛珠丢在这里,只怕是想要和那些书一起当故纸丢掉。    于是缪如茵自然也直接将这串佛珠收在了身上,华夏的好东西到了这里却被这些人当成了垃圾,还真是又可悲又可叹。    目光再次在这地下室里扫了一眼,少女的心中一动,于是大猫小猫两个身形硕大的东北虎便也出现了,这两只倒是不用缪如茵开口,也知道他们的主人只怕是要借用他们的肚皮来了装东西了,于是两只老虎立马就用爪子比划着,那意思很明白,主人你指哪个我们便吞哪个。    看看果然是老虎比老猫更上道。    缪如茵微微一笑,然后抬手便指向了一个大的青花瓷瓶:“这个!”    于是有了开始,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便一气呵成了,少女低沉的声音便响了起来:“这个,这个,还有那个,哦,那边的那个金钟”    两只老虎张开血盆大口,拼命地往肚子里塞去,他们可不能在这种事儿上被那只黑猫比下去了,他们也要在主人的面前表现得很中用才行。    一直等到两只大家伙已经再也吞不下任何一点东西了,缪如茵这才很是遗憾地看了看余下的,还有好多啊    她现在居然已经在想了,自己要不要抽时间多来几次英国,然后晚上的时候顺便来大英博物馆做客呢?    乔凡尼该隐老老实实地立在黑暗里当雕像,可是那双红色的眼睛里却是分明写着担心两个大字,主人已经下去近两个小时了,居然还没有出来,主人不会遇到什么事儿了?    正在乔凡尼该隐各种的胡思乱想时,却是看到地面上再次出现了水样的波纹,于是他立马拍打着翅膀扑了过来,可是也许是因为飞得太急了,竟然来不及刹住速度竟然直接向着那波纹一圈圈的荡漾开来的地面上栽了过去。    不好乔凡尼该隐的心底里涌起了一股不好的感觉,他居然会犯这样的错误,不过就是这个时候一只纤白的小手却是自那水纹中探了出来,然后及时地一把将蝙蝠的小身子抓住。    用翅膀拍了拍自己心脏的位置,乔凡尼该隐不禁松了一口气。    “该隐,你这个家伙怎么不知道小心点!”少女的头露了出来,这妞一张嘴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主人我不是故意的!”乔凡尼该隐绝对是一个好孩子,立马便低头认错。    如果此时此刻面前的是屠苏的话,那货只怕会立马为自己找一堆理由,然后一张嘴便不知道又要再说多久了。    “好了,没事儿,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缪如茵给了乔凡尼该隐一个笑容,然后便将他再将放在肩膀上便向外走去。    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走出华夏展厅呢,乔凡尼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主人,外面又有人进来了。”    “呃!”缪如茵一呆,又有人来了这是什么意思。    “是的,有人进来了,而且还是从正门进来的。”乔凡尼该隐很肯定地道。    而以缪如茵那敏锐的听力也听到了一阵有些杂乱的脚步声,还有低低的说话声    而且这些人的方向居然是亚洲展区    当下缪如茵的眼神微闪,然后身形一动便闪出了华夏展厅,这些人既然来的是这个方向,那么不知道他们又要来亚洲展区的哪个方向呢?    脚步声越来越近,速度很快,还有低低的声音传来:“这个物件有些大,一会儿你们拿出去的时候小心些!”    “哎呀,放心,这事儿咱们又不是第一次干了,而且这一次的价格你也知道可是相当高的,反正华夏的东西你们这里多得是,我们拿走几件,你再从库房里顺几件摆在这里不就行了!”满不在乎的声音,而且缪如茵听得很分明,这样的事情这些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    “不过咱们可是说好了,这是最后一次,再也没有下次了!”之前的那个声音道,只是这话说得却是完全没有底气的样子。    “我说你这个人在这里叽叽什么啊,如果没有我们的话,你欠的那么多钱是怎么还上的,现在你的房子车子又是从哪里来的,而且咱们干了这么多次了,哪次出现过失误。”    人走近了,缪如茵也看清楚了,这是五个男人,其中前面的一个有些瘦弱,而且他一脸的焦急与不安,想来这位应该就是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今天晚上应该是他值夜,而那另外四个人应该就是来搬东西的,只是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居然得这么四个大汉过来搬运呢?    这五个男人自然不可能感觉到缪如茵的存在,一边走着一边说着便直接自缪如茵的身边走过。    于是少女的目光闪了闪,便果断地跟在五个人的身后。    “喂,我说你要带我们去哪里啊?”发现那个瘦弱的男人带的路有些不对,于是后面的一个男人便低吼了起来。    “嘘!”瘦弱男人回身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你们要的那件东西我早几天就给换下去了,现在在库房,我带你们去库房。”    听到这话,那四个大汉便不由得都笑了起来:“哈哈,哈理啊,你小子还真是够小心的呢,不过我喜欢你的小心谨慎,那走!”    当下四个大汉便跟着哈理走到了楼梯口,向下的楼梯那里却是虹膜锁,瘦弱的男人将自己的眼睛贴过去,于是不过片刻功夫,便听到“咔”的一声响,锁打开了,哈理推开门,带着四个人走了下去,而缪如茵却是扯了扯嘴角也紧紧地跟了进去,她倒是想要看看这些人监守自盗的到底是哪件藏品。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