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天使家族的恶魔召唤阵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就是洛书?”阿撒兹勒表示自己的眼睛就算是脱窗了也看不懂啊,而且洛书不应该是书吗?所以主人求教,这样的洛书要怎么啊?    缪如茵却是重新将龙首石龟用红布包了起来:“这只是一半还有一半呢!”    阿撒兹勒与乔凡尼该隐两个人的嘴角齐抽,一半?话说这只石龟看起来很完整有木有啊。    不过两个人既然不懂倒是也没有想要再接着往下刨根究底,毕竟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也不是他们问了,便能够得到的答案的。    但是只看缪如茵那一脸笑意满满的样子便可以知道她对这一次的收获可是相当满意呢。    不过这一天里他们却并没有离开过房间,因为亚纳尔醒过来了,而这个人既然醒了,那么自然便要尽可能多的从他的嘴里得到一些东西才行,可是亚纳尔倒是意外地表现出了一种很有骨气的样子不管阿撒兹勒再怎么威胁还有真的动起手来,他就是把自己的嘴巴闭得严严的。    阿撒兹勒将亚纳尔抽得满脸都是血,可是得到的却只有严纳尔的一句话:“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既然你对我用了逆八芒星,那么我这辈子便完蛋了,既然都是完蛋了,那么你觉得我还会怕死吗?”    不得不说亚纳尔这话还真的是大实话呢,说得简直是太对了,他这辈子可不就是完蛋了吗,毕竟对于德拉诺汀家族来说如果亚纳尔不行了,那么他们完全可以再用八芒星阵重新再缔造一个合适的家族继承人出来,所以所谓的家族继承人并不是非亚纳尔不可的,就像是这个名字一样,他能叫亚纳尔,那么别人也是可以被叫做亚纳尔的。    所以亚纳尔现在可是抱着必死的心在这里,只是一些皮肉上的痛苦,他还真是不用太放在眼里的。    阿撒兹勒叹了一口气:“主人怎么办,我现在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缪如茵微笑的目光却是看向乔凡尼该隐:“该隐,你要不要喝点什么,哦哦哦,新鲜滚烫的鲜血对你来说才应该是最好的饮料,怎么样要不要现在就大喝一顿?”    乔凡尼该隐连连摇头:“不了,不用了,那个,那个其实我吃食物也是可以的。”他可是高级吸血鬼,可不是那种低等的吸血鬼可以与之相比的。    “呵呵”很明显乔凡尼隐这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于是缪如茵轻笑了两声然后解释道:“那个我的意思是说,亚纳尔的鲜血对你来说应该很有帮助的,反正他自己都不想活了,那么他身上的血你不喝也是浪费啊,而且我一向认为浪费是一种很可耻的行为。”    乔凡尼该隐这一次可是真的听明白了,也就是说自家的主人并不是想要试探自己才那么说的,而是她真的觉得浪费是不应该有的行为。    于是乔凡尼该隐便扬起了笑脸:“如此便谢谢主人了!”既然主人都没有意见,那么他自然更不会有意见了,于是乔凡尼该隐便走到了亚纳尔的身边。    亚纳尔的脸色猛地一变,有些慌乱地摇头道:“不要,不要”他是决定自己破罐子破摔了,可是他发誓他可是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一只吸血鬼吸干了血而死啊而且他们德拉诺汀家族可是拥有着凌驾众生的血脉呢,所以他怎么可能让这肮脏的吸血鬼吸食自己的鲜血呢:“你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只是乔凡尼该隐却是笑了,本来看起来很是平滑的牙齿却是变长变尖了起来,而且他的一双眼睛也变成了血红色。    看着乔凡尼该隐张开嘴就要向着自己的脖子上咬下来,于是亚纳尔也再顾不上什么面子了,现在这个时候还要视死如归,那就真的要被吸成人肉干了:“我说,我说,不管你问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只是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让他吸我的血了”    “呵呵!”缪如茵的笑声响了起来,少女挑眉:“该隐那么我们便先给他一个机会好了,只不过亚纳尔先生希望你能好好地配合我们啊,我这个人其实耐心一直不怎么好呢。”    亚纳尔苍白着一张脸:“好,你想要知道什么?”    缪如茵点了点桌子上的纸还有笔:“把你们德拉诺汀家族的详细图纸画出来,还有黑牢的方向要怎么走,各处都有什么布置我全都要知道。”    “我明白了!”亚纳尔点了点头,于是他便一副认命的样子,伸手拿起笔,想了想便在纸上迅速地画了起来,不得不说德拉诺汀家族对于子弟的培养也是很到位的,所以这么一个小小的结构画于他来说也算不了什么,于是便听到笔尖碰触纸面的声音响起来,随着一阵“唰唰唰”的声音不绝,大约过了两刻钟的时间,亚纳尔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笔:“好了,这就是了。”    说着亚纳尔便将笔丢在了桌面上:“黑牢的外面只有着一个召唤阵法,一旦有人想要进去,便会触发召唤阵法,然后就会自动召唤出一只恶魔来,这是我祖父设下的。”    “那平时你们进出黑牢都是怎么走的?”缪如茵问,她可不相信德拉诺汀家族的人不去给阿撒兹勒的父母送饭食,总不能他们进出一次,便被召唤出来的恶魔杀死一次,或者是杀死一头恶魔。    只不过    “呵呵,堂堂天使家族设置出来的召唤阵居然不是用来召唤天使,竟然是用来召唤恶魔的,呵呵”    缪如茵的这两声呵呵,亚纳尔听明白了,这个妞分明就是在嘲笑,不过她的话也是对的,按说拥有天使血脉的家族怎么可以与恶魔为伍呢,而且就算是设置出了召唤阵法,那么被召唤出来的也应该是天使而不是恶魔啊。    能与恶魔为伍的天使,只能是堕落天使了    亚纳尔不由得抬头向着站在缪如茵身边的阿撒兹勒看去,只是没有想到阿撒兹勒也正看向他,两个男人的目光居然在这个时候不期而遇了,在空气中撞出一串的火花。    于是亚纳尔很快地便又垂下了头:“这个我不知道,我没有进出过黑牢,而且黑牢都是由爷爷亲自掌管的。”    阿兹勒才应该是堕天使,而他应该是光明大天使才对呢。    不过这话他自然不会傻到在这里说出来,于是他握了握拳头,便又抬起头直盯向缪如茵:“那么按着约定,我已经画好了图纸了,所以你现在也应当放我离开了。”    少女看着亚纳尔,笑了,那笑容里却是带出了几分玩味:“呵呵,约定?亚纳尔本姑娘自问可是从来都没有说过要放你离开啊,真是笑话了,这是你的耳朵出了问题了,还是本姑的记性出了问题了,这下子整误会了可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事儿呢。”    亚纳尔自然知道之前这个东方少女可是从来也没有说过如果自己画了图之后就会放自己离开,他也不过就是随口一诈罢了,说不定万一他运气够好的话,那么自然便可以借以脱身了。    只是却没有想到这个少女的反应速度倒是服务和很快呢,于是亚纳尔立马改口道:“哦,那应该是我听错了!”    “呵呵!”缪如茵的笑声里多了几许别样的意味:“亚纳尔我自问自己一向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可是很明显你并不是一个懂得信用的人,而既然你对我如此的不诚信,那么我自然也不用以诚信来回报你。”    亚纳尔一呆,继而便反应过来了,这一次只怕是自己弄巧成拙了了,于是他的脸色不由大变,便忙道:“那个,那个,是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晚了!”少女的眼神冷了下来,然后扭头吩咐乔凡尼该隐:“他的血是属于你的了。”    “不要,不要,我敢说你们还是需要我的,我知道有种办法可以规避那个召唤阵法,真的,真的,这个我也是可以告诉你们的”亚纳尔惊慌失措的叫了起来:“而且,而且德拉诺汀家族里还有好多秘密我也都知道,这个,这个我也可以全都告诉你们。”    乔凡尼该隐冰冷的手掌按在了亚纳尔的肩膀上,听到了这话,他扭头看向缪如茵,却见缪如茵微微向着自己点了点头,于是乔凡尼该隐便再也没有了任何顾及,直接低头便一口深深地咬了下去,长而锋利的牙齿迅速地刺破了亚纳尔的皮肉,接着他便清楚地感觉到一股吸力自自己的脖子上传来,接着自己体内的鲜血便如同受到了召唤一般源源不断地涌了出去,甚至他都可以清楚地听到乔凡尼该隐吞咽的声音    “救我,堂弟只要你肯救我,那么我保证,我真的可以保证帮你救出你的父母,你要知道现在家族里的人其实并不知道我已经被你们抓到了,也不知道我的血脉已经被废了,所以我还是家族的继承人,所以有很多事儿我可以很轻易地就做到,所以堂弟求求你救救我”虽然之前各种的嘴硬,可是当死神真的来临时,亚纳尔这才发现其实自己真的很怕死呢,是啊,他不想死,他疯狂地想要活下去,继续活下去。凭什么他要为了家族去死啊!这些年他为家族做的事情还少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