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读魂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不想死,他疯狂地想要活下去,继续活下去。凭什么他要为了家族去死啊!这些年他为家族做的事情还少吗?既然他之前都已经为家族做了那么多事儿了,那么现在他真的不想再为家族而牺牲掉自己的这条性命了,也许一个已经被剥离走血脉人的性命,对于德拉诺汀家族来说算不得什么,可是对于他亚纳尔自己来说也是很重要的好不好。    鲜血在不断地流逝着,亚纳尔只觉得一股冰冷的寒意自自己的脚下升了起来,而且那寒意延的速度很快,甚至要比自己失血的速度还要更快,这样的冰冷是他这二十几年的人生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乔凡尼该隐自然不敢直接把亚纳尔给吸干了,毕竟亚纳尔刚才所说的一切也很有道理的好不,所以他也是真的不确定自家主人还要不要亚纳尔再活下去。    阿撒兹勒很努力很努力地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扑到主人面前,请求她暂时放过亚纳尔,可是,可是他却相信既然主人都已经这么说了,那么想必她是有着自己的打算的,而自己既然已经选择了向她效忠,那么首先自己便不应该也不能怀疑她。    亚纳尔体内的鲜血越来越少,越来越少,他觉得自己眼前已经有些发黑了,浑身上下也没有了力气,不过他却还是努力地让自己的眼睛睁得大点儿,大点儿再大一点儿,还好,还好,现在的他还能看清楚自家那个堂弟的轮廓,于是他努力地抬起手,向着阿撒兹勒的方向:“堂弟救我,堂弟求求你了,我,我,我,我真的可以帮到你,堂弟啊”    他现在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他拼命地用自己仅存的最后的力量说完了这段话,可是说完了这句话后,他便连再继续抬着手臂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的手臂软软地垂落下去,眼睛也终于闭上了。    于是德拉诺汀家族的继承人亚纳尔血竭而亡。    乔凡尼该隐心满意足地吞下了亚纳尔体内的最后一口中鲜血,然后抬起手背擦了擦嘴,要知道亚纳尔之前虽然因为逆八芒星而将之前属于阿撒兹勒八兄弟的血脉全部剥离归还了,可是他的血液里还有着专门属于他自己的血脉呢,而这些血脉的力量待得他彻底吸收后,实力便会更强几分了。    只是    乔凡尼该隐想到这里,抬头也看向了缪如茵,话说主人到底是在想什么啊,以亚纳尔的人品来说,他刚才画的那幅画指定是有问题的,而现在这货也已经死了,所以    缪如茵自然看出了乔凡尼该隐与阿撒兹勒两个人的狐疑,于是她笑着站起来走到了亚纳尔的尸体旁,抬手掀开他的眼皮看了看,嗯哼,居然还真的是死绝了。    “好了,阿撒兹勒过来。”少女笑着向阿撒兹勒道:“你应该听说过有一种手段叫做读魂。”    阿撒兹勒一呆,继而脸上又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主人你的意思是说你懂得读魂?”    所谓的读魂便是指,在人死后,将人的灵魂从人的肉身里剥离出来,然后读取灵魂所有的记忆。    这样的方法好处便是可以完全掌握对方记忆中最真实最全面的信息,而坏处就会对灵魂造成极大的损伤,甚至会令得对方的灵魂变得残破不全换言之也就是说这个灵魂整不好就会彻底废掉,所以就不要再去想什么转世轮回的好事儿了。    他之前就觉得自己所效忠的这位主人一定是留有后手的,可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的后手居然会如此的惊人。    缪如茵的双手在身前结出了一组繁复而古老的手印,同时口中也在念念有词:“呢默啦撒”    只是短短的四个字,可是当从少女的口中吐出这四个字节的时候,却让人有种这四个字节根本就是从另外一个空间响起来的一般。    于是少女的双手上泛起了一股异样的光华,那是一种圣洁而美好的光,她将手伸进了亚纳尔的脑子还有心口处,然后双手微动了动,接着便一抓,然后阿撒兹勒与乔凡尼该隐两个人就看到一道透明的人形就如此这般的直接被少女自亚纳尼的身体里抓了出来。    亚纳尼是真的真的真的没有想到自己明明都已经死了,可是这个东方少女居然连死人也不肯放过,她居然又把自己的灵魂给抓出来了,虽然他没有接触过东方的文化,可是却也听说过东方有句话叫做人死债消的好不好啊,可是他的人明明已经死了的,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这位小姐,我都已经死了,求求你放过我,就放过我”亚纳尔现在可是真的连哭的心都有,如果不是灵魂状态不能也不会流泪的话,他真的很想要哭给缪如茵看看的。    “呵呵!”    听到少女的笑声,亚纳尔一阵抓狂,他很想要问问这个东方少女,呵呵这是几个意思啊:“这位小姐,你们东方人讲的不是人死债消吗?”所以你看我都从人变成魂儿了,你就放我一马。    “哦,居然还听说过人死债消。”缪如茵点了点头:“不过我们东方还有一句话叫做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所以本姑娘可是一个女人哟。    虽然不了解东方文化,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亚纳尔居然秒懂了缪如茵的意思。    于是亚纳尔的灵魂也是彻底变了颜色,他刚才也听到了,而且还听得很清楚呢,这个东方女人要自己的灵魂上施展读魂的手段,果然是好心狠手辣呢。    “你,你如果敢这么对我,我们德拉诺汀家族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亚纳尔咬着牙道,眼底里的恨意深重,他现在也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少女今天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放过自己的,所以不管他说什么也没有什么卵用,可是,可是心里也还只能存着那么细细的一丝希望,希望自己可以凭借着这两个家族的名头来逃过一劫:“还有,我的未婚妻可是波伊尔家族的大小姐,我们两个已经订婚了,所以我死了,不只是德拉诺汀家族,还有波伊尔家族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不提波伊尔家族还好,一提波伊尔家族,缪如茵的脸上笑容便更浓了几分:“好的呢,本来就是早晚都会敌对的,所以这早一天还是晚一天的又有什么关系呢,而且亚纳尔本姑娘放过你或者是放过你的魂儿本姑娘才会真正的后悔!”    亚纳尔的声音一滞,不过很快的他便再次开口了:“我,我是言而有信的”    “呵呵”少女再次轻笑了两声,言而有信呵呵哒,谁信谁就是白痴。    于是少女也不再继续和亚纳尔再废话下去了,而是直接将手按在了他的头上,同时将另一只手按在阿撒兹勒的头上,于是读魂开始了。    亚纳尔的脸上立马便呈现出一种痛苦的扭曲,同时一声声鬼哭狼嚎的惨叫声也跟着响了起来,虽然读魂这种方式他听说过,可是亚纳尔却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居然会被别人读魂,而且还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好痛苦,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人正在用一种可以割裂灵魂的刀正一点点地剥下自己灵魂的皮,然后再次自己灵魂的血肉一点点地自自己的灵魂骨上剥离,而且少女的速度很慢,很细致,根本不肯放过自己灵魂记忆的任何一点小小的片段,所以如此一来他所要承受的痛苦也是要复又加倍的。    还好在读魂之前缪如茵便已经放出一个静音结界,否则的话就算是这里的隔音设雷再怎么好,只怕也隔不住这货的惨叫声。    亚纳尔的记忆,是先传到缪如茵那里,然后再传到了阿撒兹勒的脑子里,所以这些庞杂的记忆,缪如茵与阿撒兹勒两个人都是知道的。    阿撒兹勒的脑子随着这么庞博的信息不断地注入,他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很痛,很痛,可是当看到那些德拉诺汀家族的不传之秘时,他的眼里却又迸射出了喜意,这些秘法只要他能修炼成功的话,那么他的实力绝对不会逊色于亚纳尔,而且就凭着现在他三脚猫的手段,跟在主人的身边呃,似乎都不够给主人丢人的。    嘿嘿,其实那天晚上的效忠,他也是想要寻求这个东方少女的庇护,毕竟凭着他一个人对付一个亚纳尔都废了老鼻子白劲儿了,所以更不用说还要再对上德拉诺汀家族了。    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个少女明明应该是早就看出了自己的心思,可是却还是没有拒绝自己,甚至还帮他得到了亚纳尔的记忆,要知道这些关于德拉诺汀家族的秘法的记忆,于他来说可是再珍贵不过的东西了。    终于当读魂彻底结束之后,亚纳尔的灵魂也终于废掉了,只是栽在一边一副咽咽一息的样子,而且他的那双眼睛里已经失去了神彩。    “大黑,这个给你当加餐了!”既然大黑吞了那么多东西,特别是那些典籍的味道也是真的有些不好闻,所以经愉如茵自然也要体贴一下那只千年老猫。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