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未来的家主阿撒兹勒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了缪如茵的话,阿撒兹勒眨巴了半天的眼睛,脑子在这个时候似乎都有些不转了:“主人,这所谓的相面不是只能东方人有效吗,我可是西方人,我的这张脸也是典型的西方脸孔好不!”    缪如茵的嘴角一抽:“谁告诉你的,你师傅吗?”    阿撒兹勒的嘴角一抽,然后这货果断地摇头:“当然不是了,是我自己猜的。”    “嗤!”缪如茵笑出了声音:“面相学,是华夏的老祖宗们发明的,只是它不只是适用于东方脸孔,同样的也适用于西方脸孔,当然了只要你能掌握东方人与西方人在脸孔上的不同特征便可以了。”    当然了这个话题,如果真的想要说起来那可是相当长的,现在也不是两个人要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    虽然亚纳尔邀请了一位东方的风水师来做客,可是很明显德拉诺汀庄园里的真正主人也就是当代的德拉诺汀家族的家主安德烈也没有想要见见这位东方风水师的意思,而他的儿子乔山也对于所谓的东方风水师表现得很不屑一顾,毕竟对于并不了解东方神秘学的乔山而言,他只觉得这什么所谓的风水师根本就是拿不上台面的存在,而他们德拉诺汀家族那可是堂堂的天使家族呢。    不过对于这些缪如茵自然是不会在意的了,而阿撒兹勒也不会在意,在他看来德拉诺汀家族可是他想要夺到手里来的东西,所以现在在乎他们的态度,那岂不是给自己找堵吗,于是这两位倒是兴致勃勃地在德拉诺汀的庄园里参观起来。    这片庄园虽然很大,可是在这庄园里居住的人却是除了一些下人外便只有安德烈,乔山还有亚纳尔三个人,而亚纳尔也是会时不时在自己的别墅里住了,所以这山庄里倒是显得无比的空旷。    两个人这么一转悠便转到了天色都黑下来了。    “主人,我们去用晚餐,刚才我可是已经吩咐过下人了!”阿撒兹勒道。    “嗯!”缪如茵点了点头,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眉头却是皱了皱。    “怎么了,主人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阿撒兹勒忙开口问道。    “是乔凡尼该隐动用了凶刀腹蛇!缪如茵急急地道,说话之间她已经一伸手便抓住了阿撒兹勒的衣服袖子:“不行,乔凡尼该隐那边一定是出事儿了,我得赶回去了,这里你能行的。”    阿撒兹勒碧蓝色的眼睛如同一汪深不见底的海水一般,他深深地看着缪如茵,然后嘴角微勾,露出了一抹迷人的微笑:“放心,我能行的!”主人已经把他打造得与真正的亚纳尔可以做到以假乱真的地步了,而且他又获得了亚纳尔全部的记忆,如果这样他还是做不到的话,那么他还有什么用再继续呆在主人的身边呢,而且他也对自己很有信心,他阿撒兹勒但凡是想要做到什么事儿便一定可以做得到,而且他还从缪如茵的眼睛里看到了相信,既然连她都如此的相信着自己,那么他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自己呢:“我没有问题的。”    “好,有事儿随时联系我,还有自己千万要小心,我之前给你的那些药丸一定要小心藏好,那些药丸的用处你还记得”    想想阿撒兹勒就要一个人呆在这里面对德拉诺汀家族的一群虎狼,如果说缪如茵不担心的话,那绝对是在骗人,可是,现在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么阿撒兹勒便也没法再说不行了。    “主人,放心,我记得很清楚,而且我也很机灵的,不会有事儿的。”阿撒兹勒笑着保证,看到缪如茵张嘴还想要再说什么,于是他忙道:“行了,主人你放心就行了,我不会让自己有事儿的,我还有七个兄弟呢,你快去看看乔凡尼该隐那个家伙,那家伙万一搞不定的话,可是会很麻烦的。”    既然阿撒兹勒都已经这么说了,于是缪如茵便也明白了他这是做好了一切准备了,所以当下少女便微微一笑:“保重,自己一切小心!”    阿撒兹勒笑了,露出了一口白牙,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格外的认真:“主人放心,我会一切小心的,未来的德拉诺汀家族的家主一定是我,这个家族以后会成为主人的臣属家族,他的一切也都是会是主人的。”    “我相信你!”缪如茵点头,便也不再多做停留了,直接由阿撒兹勒将她送出了德拉诺汀庄园的大门。    当阿撒兹勒送完缪如茵回来的时候,迎面正遇到亚纳尔的父亲乔山,乔山正一脸似非笑地站在他必经的路口处,很明显这位父亲这是在专门等着自己呢。    脚步没有做任何的停顿,阿撒兹勒便走到了乔山的面前恭声道:“父亲!”    “怎么把那个东方女孩儿送走了,我还以为你会留那个女孩子在咱们家过夜呢。”乔山很是有些阴阳怪气地道。    其实本来在他不知道他的父亲安德烈打算直接跃过自己将德拉诺汀家主的位置传给自己的儿子亚纳尔的时候,他与自己儿子亚纳尔的关系还是很好的,可是当知道这个消息后,他先后跑到父亲安德烈与儿子亚纳尔的面前抗议过,可是在父亲安德烈那里,他根本就没有什么话语权,只要一看到父亲已经生气了,于是他便不敢再多说一个字了。    于是他便费尽心机地想要说服自己的儿子,将家主之位让给自己,毕竟将来他也是会将这个位置传给亚纳尔的,要知道他可只有亚纳尔这么一个儿子,不传给他又能传给谁呢?而且如此一来,于亚纳尔来说也不过只是晚上几年或者是十几年再当家主的事儿。而如此做却是可以全了他乔山为人父的面子,毕竟当父亲的人总是要比儿子强才会甘心。    只是他本来想得好好的,亚纳尔虽然一向只能安德烈言听计从,可是他对于自己这个做父亲的也是很尊重的,所以他一直以为自己一定可以说服自己的儿子,可是却没有想到一向听话的儿子这一次却是果断地拒绝了自己。    而自从那个时候起,他与儿子的关系便一下子降到了冰点,时不时地他都想要刺儿子几句,只希望这个儿子可以重新端正一下父子的关系,好好地尊重一下他这个当老子的人。    “父亲您想得真是太多了!”阿撒兹勒微笑着道,彬彬有礼的态度,可是却令得乔山只觉得自己一阵心塞。    “亚纳尔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我是你的父亲,你的生命都是我给你的,而我现在只是要求你让你爷爷不要跃过我直接把家主的位置传给你,而这样做对你也不会有任何的影响,我就搞不懂你有什么可不同意的,而且这么做也是为了全了我的面子罢了!”乔山老调重提。    阿撒兹勒的脸上还是带着迷人的微笑:“父亲如果有这样的想法,可以去和爷爷商量,只要爷爷肯答应,那么我这个做儿子的自然也会不不答应的。”    妈蛋的,居然又是这样的软钉子,乔山只觉得自己现在可是真的无比的暴怒呢:“你可还记得我是你老子!”    阿撒兹勒看着乔山,只觉得面前的这只不管怎么看都活脱脱的像是一个小丑,而自己的亲生父亲虽然据说与面前这只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可是那个男人可以为了他们兄弟八个人反抗他的父亲反抗他的家族,甚至就算是被关在黑牢里也要用自己的性命来为自己儿子复仇的父亲一定比乔山这个小丑可爱得多。    乔山看着阿撒兹勒眼底里那毫不掩饰的嘲弄与讽刺,于是他只觉得自己的火气是再也压不住了,居然直接抬手便向着阿撒兹勒的脸上抽了过去,同时还一边叫嚣着:“看我不打死你个孽子的”    阿撒兹勒一抬手便握住了乔山的手腕,只是一用力,乔山立马便大叫了起来:“啊啊啊,好疼啊,你放开,你放开,疼死了”    “哼!”珂撒兹勒冷哼了一声,看着乔山瘫在地上的身子,也蹲了下来,他冷笑着将嘴巴凑近了乔山的耳朵:“父亲大人,如果你还想要好好地过安稳日子,那么便少些折腾,你真的以为你在外面做的那些事儿我不知道吗,只是看在你是我父亲的面子上,我没有对爷爷提起来过罢了,父亲大人,人贵在知足啊!”    “你”乔山一惊,当下又惊又怒地看向阿撒兹勒:“亚纳尔你在胡说些什么”    “呵呵,我是不是胡说相信父亲大人的心里是明白的,不过你也最好记清楚了,我才是德拉诺家族未来的家主,如果父亲还想要再做些什么的话,那么可就不要怪我这个做儿子的不给自家老子面子了!”说完了这些话,阿撒兹勒这才松开手。    “啊!”乔山疼得直咧嘴:“你,你,你”    “还有,父亲大人最近最好不要再离开山庄了,我会交待下去的,而且父亲大人不是一向喜欢陪在爷爷的左右吗,我这也算是遂了父亲的心意不是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