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割了三两烦恼根(一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刘思纳与山口湘子两个人自然不会再继续呆在大屿山的别墅里,虽然刘思纳是因为他父亲的关系才在如此年纪就坐上了督查的位置上,虽然他在警校的成绩根本拿不出手,可是这么多年在警察局里耳濡目染,所以多多少少他也懂些反侦查的手段。

    更何况他的身边还有山口湘子这个女人在呢,山口湘子可是山口组中的高层人物,而且从小对于如何逃避警察这些事儿组织里也是有过精心培训的,再加上这么多年来她也没少经历这些腥风血雨的。

    所以在这种逃亡的事情上,她绝对要比刘思纳更果断。

    而刘思纳在东港的房产自然也不可能只有大屿山上的那一处房产,虽然明面上只有那一处房产是落在他名下的,可是谁规定自己的房子只能落在自己的名下啊。

    所以此时此刻刘思纳与山口湘子两个人正在刘思纳位于海边的一橦小别墅里,这套别墅虽然小,可是却是面对大海,所以倒是也别有一番意境的。

    不过刘思纳的脸上却并不好看:“山口湘子这一次你坑死我和我父亲了。”

    “嗤!”山口湘子冷笑:“那又如何?”

    听着面前女人那漫不经心的口气,刘思纳只觉得一股怒气自胸口腾起:“山口湘子,你这是怎么说话呢,难道就没有人教过你坑了别人后也要说句抱歉的吗?”

    “抱歉?”山口湘子似乎听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笑话一般,那目光落在刘思纳的身上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我为何要抱歉?”

    “你……”刘思纳气得站了起来,不过山口湘子却只是冷笑着看着他,一字一顿缓缓地道:“从你们父子两个睡了本姑娘的那时候起,你们便与我们山口组已经绑上了同一辆战车了。”

    “而且你们父子两个人也没少收我们山口组的钱吧,既然钱拿了,人睡了,那你们现在叫个屁的屈啊,难道在占便宜的时候你们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天?难道在帮我们办事儿的时候你们没有想到会有这个时刻吗?”

    “现在和我叫着是我坑你们了,难不成上床也是本姑娘逼你上来干我的不成?”山口湘子说着目光游离到了刘思纳的某个部位上,然后却是继续道:“自己管不住自己裤裆里的玩意儿,现在还好意思叫冤,果然是好厚的一张脸皮呢,我说你要点脸成吗?”

    “你,你胡说!”就算刘思纳是个扶上墙的,现在听了这话也不由得动怒了,只怕只要是个男人听到了这样的话也没法不怒吧。

    “哟,我胡说,是吗?”山口湘子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自己手中那还盛着红酒的高脚杯,女人脸上的笑容在这夜色中居然有些朦胧的感觉:“既然现在你的压力这么大,那么我来帮帮你了。”

    随着山口湘子的声音落下,女人手中的红酒杯便她在这个时候应声而碎,鲜红色的酒液自她的手上滑落而下,就好像是血在流动,听着那酒液“滴答,滴答……”不断地自山口湘子的手上滴落在地面上的声音,刘思纳的脸色不由得又变了变。

    这样子的山口湘子,只让他觉得无比陌生,老实说虽然他与面前的这个女人有着太多次的裸裎相对的时候了,可是,可是如这种样子的山口湘子他却还是第一次见到的。

    女人的脸上还是带着妩媚入骨的笑容,可是那笑容却让他的心里忍不住生出寒凉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山口湘子却是站了起来,随手抖了抖手上的红色酒液,刘思纳的目光却是定格在了女人的手上,在她的手中赫赫然还捏着一块破璃的碎片,灯光下那块其上还残留着腥红酒液的玻璃碎片上正闪烁着幽幽的寒光。

    女子笑着一步步地向他走了过来,鞋底上的酒液在那洁白的意大利进口的羊毛毯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清晰的鲜红色脚印。

    这一段路不长,只有两米的距离,可是那一串血色的脚步入眼却让刘思纳只觉得有些阴测测的感觉,仿佛那串血色的脚印根本就是一条刚刚铺就而成的通往地狱的路。

    “你,你想要干什么,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看着已经走到自己面前的女人,刘思纳的脸上终于涌起了一种叫做惊恐的情绪,他想要逃,可是女人的手却是已经按在了他的腰间,看起来那五指纤纤,可是被这个女人按住,他居然无力挣开。

    于是刘思纳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腰带被女人解开,当然了这样的事儿山口湘子也不是第一次干了,所以动作上倒是十二分的熟稔。

    女人跨坐在男人的腿上,笑得入骨生花:“刘思纳,怎么了,你不是最喜欢我在上面的吗?”

    刘思纳咬着唇,他能感觉到此时此刻女人的另一只小手正在抚弄着自己某个位置。

    他就算是再怎么蠢,也知道现在这个女人绝对不是想要和自己温存的,所以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山口湘子将男人眼底里的恐惧全都看在眼里,于是她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灿烂了起来,这些男人啊,一个个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虽然她色诱过不少的男人,也许在那些男人看来,他们其实是在玩她吧,可是实际上她又何尝不是在玩那些男人呢?

    而玩过了,也不再需要这些男人再继续存在的时候,她一向喜欢在解决掉这些男人之前,先帮他斩断烦恼根。

    呵呵,所以她还是很善良的。

    “刘思纳,你看你还是对我有反应的,这快就……”女人的声音低了下去,湿热的气息喷在男人的侧脸上,令得男人的身体也不由得绷紧了起来。

    可是就在下一秒的时候,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也随之响了起来:“啊!”

    刘思纳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被一个女人用一块酒杯的碎片,将自己变成一个太监……

    剧烈的疼痛,令得男人从沙发上滑落到地上的意大利进口的白色羊毛地毯上,鲜血不断地从刘思纳紧捂住某个位置的指缝里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

    滚烫的鲜血染红了白色的羊毛地毯,有些甚至与白色羊毛地毯上的红色脚印融为了一体。

    “为,为,为什么?”刘思纳不可思议地看着山口湘子。

    “呵呵!”女子依就是一脸媚笑:“因为我喜欢啊,怎么样这个就送我做过纪念吧,话说你全身上下也就这里是我最满意的了。”

    “你……”刘思纳额头上的冷汗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簌簌地滚落下来,他现在已经疼得完全说不出来话了。

    “咦,怎么舍不得吗?”女人依就是在笑着,只是那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冰冷了起来。

    刘思纳从来都不知道,山口湘子这个女人的变脸速度居然可以这么快,就在下一秒,女人一抬手将那个东西直接砸到了刘思纳的脸上:“既然舍不得,那么还给你就是了,不过只是三两的玩意罢了。”

    然后她便不再多看刘思纳一眼,转身又重新拿了一个红酒杯,再次为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红酒,美滋滋地喝了起来。

    刘思纳现在可是连肠子都悔青了,如果,如果早知道这个女人是如此的可怕,那么,那么他一定不会被她的美色所迷,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可是,可是他当时一定是鬼迷了心窍,所以才会被这个女人迷住的。

    可是现在不管他再怎么的悔再怎么的恨,也无济于是了。

    感觉着自己的血越流越多,刘思纳只觉得自己越来越虚弱,他,他,他还不想死,他才三十岁出头啊,他还没有享受够这灯红酒绿的世界呢,于是他抬起手,伸向山口湘子的方向:“求你,求求你,送我去医院止下血吧,不然,不然我会死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